人氣都市言情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第兩千五百一十一章 真的是他看書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上門女婿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在陈厉婉要给唐若雪深刻教训的时候,叶凡正在江边一边烤鱼一边等公孙倩回家。
杨曦月把唐若雪现在的处境一五一十告诉了叶凡。
叶凡听完后翻了翻手里的架子,让鱼儿烤得更加均匀一点:
“这战太还真是一条疯狗啊。”
“ 我还以为她会跟唐若雪明争暗斗一番,没想到她这样撕破脸皮三连击。”
“又砸分行又打高管,还半路袭击联合车队,连经管署面子都不给。”
叶凡淡淡一笑:“看来战家真把自己当成明江的王了。”
“战灭阳和战道风死后,战家在铁木商会中的地位一落千丈,已经快要被挤出铁木商会的核心了。”
杨曦月迅速接过话题:“听说战家已从金牌会员降级到白银会员,再无作为或者潜力会继续降级成铜牌。”
“这逼得战家不得不把全部资源集中在战厉婉和战灭阳的手里。”
“战家希望战灭阳能够拿到张有有两百亿和盛唐集团的代理,度过资金难关甚至重返荣光。”
她轻声告知:“所以战太和战灭阳前所未有的膨胀。”
“当家作主的是战太和战灭阳……”
叶凡好奇问出一声:“战灭阳他爹呢?”
“他爹很多年前就死了。”
杨曦月回应着叶凡:“听说是去神州执行某个任务被杀了。”
“但具体是什么事情,却因时间久远暂时无法追查了。”
她声音轻缓:“战太和战灭阳一家算是战惊风扶持起来。”
“有点意思啊。”
叶凡消化了一下战家的情况,随后又问出一声:“唐若雪现在情况怎样了?”
“她杀人之后被侦查队堵住了。”
杨曦月忙接过话题:“战家棋子战大江用非法持械罪名抓走了她。”
“不过战大江撑死关押她四十八小时。”
“除了唐若雪他们是自卫反击之外,还有就是帝豪人脉在施压。”
她把情况告诉叶凡:“单单一个帝豪律师团就让战大江焦头烂额了。”
“这女人,还是有点愚蠢啊。”
叶凡闻言轻轻摇头,对唐若雪这一战恨铁不成钢:
“掐着那个时间点冲过去还不讲道理的探员,除了凶徒同伙根本不会有其余可能。”
“人都杀那么多了,干脆眼睛一闭,把战大江他们也都干掉。”
“事后就说受到惊吓杀错人不就行了。”
“而且还能从容藏起长枪或者让清姨他们替罪。”
“哪怕不忍心对战大江他们赶尽杀绝,也要顶住压力不跟战大江离开。”
“这一进去,不仅事情变得繁琐,还有很大的危险。”
在叶凡看来,唐若雪把一件简单的事情变成复杂化了。
杨曦月闻言冷汗渗透,叶凡看似轻描淡写,但骨子却带着淋漓尽致的杀意。
随后她艰难挤出一声:“叶少,那需不需要我带人捞她出来?”
叶凡话锋一转:“铁木清的帝豪账户冻结没有?”
“冻结了。”
杨曦月把一张图片调出来,放在叶凡面前给他过目:
“黄金营把一笔恐怖资金转入战惊风的账户,然后再分批打入铁木清的合法账户。”
“因为事关反恐,帝豪风控不敢怠慢,遵循国警要求第一时间冻结。”
她把冻结公告给叶凡看:“铁木清要想按照程序慢慢解封,至少要三个月以上。”
“很好,这冻结,注定铁木清焦头烂额,注定他要飞来明江找唐若雪。”
叶凡漫不经心开口:“张有有他们此刻想必也接到消息了。”
“唐若雪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
“但以陈厉婉刚愎自用的性子,她无法整死唐若雪,但肯定会搞小动作。”
他淡淡出声:“你今晚让人盯一下,不要让她出事了,不然铁木清就飞了。”
杨曦月点点头:“明白!”
此时,做了好几个小时笔录的唐若雪正被丢入一间十六人的大房间。
几乎是唐若雪刚刚进去,十几个膀大腰圆的女人就或站或跳,全部站在了地上。
一个个像是练了相扑似的,给人一股说不出的窒息感。
特别是她们向唐若雪靠近的时候,更有一种饿狼包围小绵羊的态势。
唐若雪止不住喝道:“你们要干什么?”
“不干什么,就是看你不顺眼。”
带头是一个扎着麻花辫的女人,她狞笑着回应唐若雪:“想要收拾你。”
唐若雪后退了几步,还对后面不断呼喊:“管理,管理!”
她喊叫的很大声,走廊也很安静,但却没有人回应,更没有人跑来。
就连头顶摄像头也缓缓偏转方向,不再对着唐若雪她们这一边。
麻花辫女人喷出一口热气:
“叫吧,叫吧,大声求救吧。”
“你不叫大声一点,我们还不兴奋呢。”
“只是你叫再大声也没用。”
她一边得意说着,一边扭着脖子靠前:“今晚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唐若雪喝出一声:“我是帝豪银行董事长,你们不要乱来,不然事后我有很多法子弄死你。”
麻花辫女人嗤之以鼻:“帝豪银行董事长?很牛叉?很有钱?”
“可惜对我们没半点价值也没半点威慑力。”
“我们都是这辈子不能出去的人,你是什么身份都没有意义。”
“至于弄死我们?我们敢动你,自然有强大的庇护。”
麻花辫女人双手猛地一压:“别废话了,上!”
十几个女人如狼似虎扑了上去。
唐若雪奋力对抗。
她凭借自己学的防身术跆拳道,砰砰砰一口气打倒了四个人。
只是还没等她高兴,她的小腿就被人踹了一脚,接着脑袋也挨了一拳。
唐若雪顿时重心不稳还脑袋晕眩。
她咬牙稳住脚步,接着双手往前一抓,挡住了两个拳头。
但还没来得及反击,她腹部就被狠狠踹了一脚。
唐若雪闷哼一声后退,也失去了防守。
很快,拳脚就从四面八方攻击过来。
唐若雪手脚挥舞,勉强抵挡一番后,就被众女打倒在地。
顿时七八只脚对着她一阵猛踹。
麻花辫女人还一踩她的手指,让唐若雪发出一阵凄厉尖叫:“啊——”
“就这点能耐?还以为你多厉害呢!”
她哼出一声:“这点道行也敢在明江撒野,真是井底之蛙。”
她一边说,一边踩着唐若雪手指,让它变得血肉模糊。
唐若雪想要挣扎却始终难于动作。
“今晚降温,把她衣服全部扒了,再绑在栏杆上,让她好好冷却一下头脑。”
麻花辫女人享受践踏唐若雪的快感,随后又发出一个指令。
道觀
十几个女人马上撕扯唐若雪的衣服。
唐若雪歇斯底里喊叫:“你们别太过分!”
“砰——”
麻花辫女人对着唐若雪脑袋就是一脚。
一声巨响,唐若雪额头跟地面狠狠碰撞。
一股鲜血流淌出来,还模糊了唐若雪的眼睛。
“轰——”
唐若雪眼睛一片血红。
与此同时,咔嚓一声,唐若雪裤子被扒掉一半。
在唐若雪就要压制不住内心嗜血杀意时,只听房门哐当一声被人打开了。
一个身穿制服戴着口罩的年轻女人闯入了进来。
她手里拿着一把消音手枪。
二话不说,制服女人就对着辫子女人她们无情开枪。
一连串的扑扑扑声响中,按着唐若雪的七八个女人全部跌飞。
接着枪口一偏,又是一连串弹头倾泻出去,又是五六人惨叫摔飞。
一个个全都脑袋开花倒地。
“混蛋!”
麻花辫女人见状脸色大变,下意识要抓起唐若雪做挡箭牌。
可是她的手指还没揪住唐若雪,身躯就不断颤动,一股股鲜血迸射出来。
随后她重重倒在地上失去了生机。
制服女人没有就此停歇,上前几步,对着麻花辫女人脑袋补枪。
砰砰砰,枪声过后,麻花辫女人动都不会动。
“把药拿着,不要管尸体,好好睡一觉,明天就能出去了。”
制服女人丢了一瓶红颜白药给唐若雪:
“今晚不会再有人打扰你了。”
说完之后,她就收起了消音手枪准备离去。
“我不认识你,你为什么要救我?”
唐若雪震惊对方一口气杀掉十几个人之余,也连忙对着制服女人喊出一声。
制服女人没有回应,只是皮鞋敲地缓缓离开。
“是不是夏昆仑让你来保护我的?”
只不過是肚子餓了的茜用零花錢去吃章魚燒的漫畫
唐若雪对着制服女人背影吼道:“是不是他?是不是他?”
制服女人微微一滞,下意识回头,似乎意外她认识夏昆仑。
“我明白了,我知道了,真的是他,真的是他。”
看到制服女人的反应,唐若雪笑了,笑的很开心:
“我就知道,他一直在保护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