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玄幻小說 開局簽到荒古聖體-第1444章 主祭者的秘密,殘酷的真相,祭祀成仙門展示

開局簽到荒古聖體
小說推薦開局簽到荒古聖體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五个主祭者席位……”
君逍遥喃喃自语。
主祭者,都是神秘强大到无法想象的存在。
一位就够恐怖了,足以让整个九天仙域动荡。
结果足足有五位!
他又想到了他签到所得到的主祭令,上面刚好有一个五字。
那岂不是说,君逍遥就是第五主祭?
说到这里,昆山看了看君逍遥,淡笑道:“其实仔细说来,你和主祭者,或许也有一丝因果在里面。”
“我,为什么?”
君逍遥脸色平静。
心里却微微一震。
莫非这昆山掌握他心通,能看透人心,知道他拥有主祭令?
谁知,昆山却是道:“外界都传闻,小友乃是无终大帝传人,没错吧?”
君逍遥点头。
昆山叹笑一声道:“你应该知道,当初无终大帝,将轮回海的一位无上禁忌打得重创沉眠。”
“而那位轮回海的无上禁忌,就是一位主祭者。”
君逍遥闻言,瞬间恍然大悟,明白了一切。
轮回海的那位无上禁忌,想必就是第五主祭。
而无终大帝,重创了轮回海的第五主祭,令其沉眠。
然后其主祭者身份,就被剥夺。
而君逍遥之所以签到了主祭令,除开巧合外。
也未尝不是因为,他无终大帝传人的身份。
无终重创了第五主祭,所以第五主祭令就落到了他这位无终传人手上。
这逻辑,没毛病!
和一個經驗豐富的女孩去旅館
“可以说,无终大帝真的是强大到古今绝颠,那些以往平定动乱的仙域大帝,其实未必都与主祭者交过手。”
“毕竟,每一次动乱,不是所有的主祭者都会现身。”
“有时可能只会现身一位,有时则是两位,几乎很少有三四位主祭者同时现身的时候。”昆山道。
“为什么会这样?”君逍遥迷惑。
昆山深深看了君逍遥一眼,道:“因为仙道物质不够分。”
“仙道物质不够,那黑暗动乱与成仙门的联系,莫非是……”
君逍遥如醍醐灌顶一般,思维瞬间清明了。
“没错,你可能会好奇,主祭者的身份,究竟能带来什么,又有什么特殊意义。”
“只要能得到主祭者身份的存在,都掌控有一种特殊的血祭之力,拥有一种能够献祭成仙门的手段。”
“而献祭的贡品,自然就是仙域万灵。”
“就好像古时候,皇帝祭祀苍天,会屠宰牛羊牲畜当做祭品一般。”
“所谓主祭者存在的意义,就是通过掀起黑暗动乱,以血祭之力,血祭仙域万灵。”
“以仙域万灵为养料,通过归墟之地的一座不朽祭坛,祭祀成仙门,令其打开。”
“当然,至今为止,成仙门都未彻底打开过。”
“只知道,献祭的能量越多,成仙门的缝隙,也就越大,自然就能流出更多的仙道物质。”
“虽然那些想要成仙的无上禁忌,无法进入成仙门,但仙道物质,也对他们大有裨益。”
“主祭者,身为祭祀的主体,掌控着最为庞大的血祭之力,自然能得到最多的仙道物质。”
“而通过不朽祭坛,祭祀成仙门的举动,被称为主祭仪式。”
昆山这一长串的话,让整个大殿,都是一片死寂。
这真相,哪怕是聂战,阿九等人,也是第一次听到。
“这……太过残忍了,将仙域万灵当做牛羊牲畜一般屠宰,成为贡品,献祭给成仙门。”
阿九玉手捂着红唇。
以她那古井无波的心绪,此刻都是忍不住掀起浪涛,带着一抹愠怒。
“这些主祭者,当真不是人!”
聂战也是表情冰冷,骂道。
虽然在他们这些强者眼中,可能那些芸芸众生,的确如同蝼蚁。
但请问,谁又不是从蝼蚁一步步蜕变而来的?
难道有谁,一生下来就是高高在上吗?(君逍遥除外)
身为站在巅峰的强者,不说慈悲为怀吧。
至少也不能通过,献祭亿万生灵的性命,去打开成仙门。
最主要的是,还一直都打不开?
这难道不是一种徒劳?
听到聂战的话,昆山露出一抹冷讽的笑意道。
“人?那些主祭者,他们早已不算是人了。”
“他们站在九天的最巅峰,早已抛弃了身为人的七情六欲。”
“成仙,是他们唯一的目标。”
“你可能无法想象,那种永远都停留在一个境界,直到在岁月中消逝凋零的痛苦。”
“还有那种成仙的希望就在眼前,却无法踏入的痛苦。”
“这种痛苦,令他们丧失了一切身为人的情感,成为了比天道还要冷漠的存在。”
“天道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在他们看来,只要能极尽升华,迈入仙道领域,便是献祭天下间一切生灵又如何?”
昆山的话,令在场众人都是沉默。
的确。
没到达他们那个境界,自然不可能体会他们的心境。
正所谓看山是山,看水是水。
不同境界的人,看同一样事物,都会有不同的看法。
在他们眼中,为一己之私,献祭仙域万灵,简直是罪大恶极。
但在那些主祭者看来,以亿万蝼蚁的代价,成就自身,有何不可?
君逍遥也是沉默了。
说真的,他也不是那种圣母类型的人。
对他而言,芸芸众生,也的确和蝼蚁没什么区别。
之前,终极厄祸之战,君逍遥被视为拯救仙域的大英雄。
但其实,他最开始的目的,不过是想帮助一下父亲君无悔,顺便捞一波信仰之力罢了。
真的不是为了当英雄而当英雄。
“难道,系统让我签到这枚主祭令,是真想让我成为第五主祭?”
君逍遥心里不由苦笑了一声。
系统难道也看透了他,知道他是什么性格的人物?
但不得不说,以君逍遥那淡漠一切,唯我独尊的性格,还真挺适合当主祭者的。
不过君逍遥仔细一想,自己应该还不至于黑化到那种程度。
虽然君逍遥和那些主祭者,在心态上有类似之处。
但其实,他和主祭者有一个最大的不同点。
那就是,他心有牵挂,有身为人的情感。
有两位如花似玉的美娇娘,在等待着他订婚的承诺。
君逍遥觉得。
姜圣依和姜洛璃,应该不愿意看到,她们的夫君,成为像主祭者一般泯灭人性的存在。
还有他的父亲君无悔,也不愿意看到这一幕。
“虽然不可能真正堕入黑暗,但……也未尝不可利用这主祭者的身份。”
君逍遥心里,已经开始打起了算盘。
他不是那种迂腐之人,眼里容不得一点黑暗。
力量没有善恶之分,只看如何去运用。
主祭者的身份和力量,君逍遥同样要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