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小說 我有一枚兩界印-第一百三十六章 爆出來一個南疆巫師推薦

我有一枚兩界印
小說推薦我有一枚兩界印我有一枚两界印
陆征环视一眼,此刻方才卯时初,城门刚开,城外的农人小贩纷纷进城,还有些人赶早出城,城门口纷纷扰扰,几人停在这里,颇为惹眼。
“巧得很,我们还没吃早饭,相见即是有缘,去前面那家粥铺喝碗粥如何?”陆征笑呵呵的来到了矮个子书生的身边,浑身气血一振。
“吼!”一声若隐若现的虎吼响起。
两个书生激灵灵的打了个冷颤,然后苦着脸,被陆征和渊静夹在中间,来到了城门里侧的一家粥铺外面。
“掌柜的,四碗粥,八个馒头!”
第二次的人生成為動畫師
“好嘞,您稍待!”
平日里都是些赶早离家进城的泥腿子百姓,没准备早食的,进城时饿了,在粥铺补一顿,还真是少有读书人来光临粥铺的,所以掌柜的与有荣焉,高声吆喝,不仅给四人的粥打的浓稠,还额外赠送了一份腌咸菜。
“您几位慢用!”
无视周围的好奇目光,渊静和陆征一人拿起一个馒头,就着咸菜就先吃起来了。
陆征看看两人,指指馒头,示意两人吃饭。
高个子和矮个子对视一眼,满脸苦涩,只能拿起馒头喝起粥,至于咸菜,眼看渊静和陆征不停的下筷子,他们是万万不敢去抢的。
“你们怕啥,按大景律,只要你们不犯事,我们也不会拿你们怎么样呀?”陆征好奇的问了一句。
渊静摇摇头,“师弟你错了,妖物犯事,那肯定是要抽筋扒皮的,但不犯事,咱们也是可以拿他们怎么样的,除非在州府录入名籍,或者拜入门派,否则大景律只护人不护妖。”
两个人的身子更僵硬了,高个子那个看样子……似乎要哭?
“哦。”陆征了然点头,然后又皱眉,“咱们长的也不像很凶残的人吧,难道咱们修行人看到异物就要拿下吗?我看故事绘本里,很多都是人妖和谐相处的嘛。”
两个书生松了一口气。
渊静点点头,“看人,咱们道门好点,佛门看派别,武者多不喜妖物,军中之人更是恨不得杀光天下妖物,毕竟北域三国一直觊觎大景繁华之地,而且都有大妖在背后撑门面。”
两个书生身形一紧,陆征刚刚露的那一手,可是明明白白的武者手段。
陆征表示明白,他也不是之前的小白了,恶补了不少常识之后,他也知道北域三国的事情。
蒙天、突颜、扬荒,在北方荒凉的崇山峻岭、荒原雪林建国,人口不多,但骁勇善战,而且更重要的是人妖混杂,不少大妖受其香火,为其站台,在北方和大景年年酣战,意图南下。
陆征很容易就代入到游牧民族和农耕民族的矛盾和战争,只不过这边是仙侠版的。
看到两个书生害怕的样子,陆征露出了和善的微笑,“别怕,我们是好人,只要你们行事良善,我们不会拿你们怎么样的。”
矮个子连连点头,高个子咽了口口水,也是僵硬的笑了一下。
“所以……”陆征用筷子敲了敲碗,脸上的笑容更和善了,“你们进城,要找谁?”
……
两个书生,瞬间安静如鸡,对视一眼,都不敢先说话了。
高个子嘴唇紧抿,矮个子咽了口口水,一字一顿的说道,“找女人。”
高个子连连点头。
渊静:∑(´△`)?!
陆征:(O_o)??
系統小農女:山裡漢子強寵妻 小說
这个,难道是我们误会了?这两个妖怪是雏儿,好不容易化人,这是来城里想要体验一下某些人类的乐趣?
平潭县,当然也是有香街春风楼一类的地方的。
陆征舔了舔嘴唇,“这个,你们可能来的有点早,这个时候,你们要去的地方,可能还没开门,这种地方一般是晚上比较热闹。”
“咳咳!”渊静干咳一声,这话题对他来说,也有点敏感,毕竟他也是……咳咳……
矮个子和高个子对视一眼,对方竟然知道自己要去什么地方?
矮个子眨眨眼,“你知道我们要找的人在哪里?”
高个子又惊又喜,“县里真有?”
可怜的娃……虽然是男妖怪,但是人家规规矩矩的去职业场所,老老实实的找专业人士,陆征也不好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指指点点,毕竟你情我愿,公平交易。
“对了。”陆征问道,“你们有钱吗?你们干这事,可是要钱的。”
矮个子一脸懵逼。
高个子吃惊的道,“还要钱?”
多新鲜呐!陆征皱眉,“不给钱还行?你们不会准备干了就跑吧?”
高个子和矮个子对视一眼,满脸震惊,对方是怎么看出来的?
陆征撇撇嘴,这是准备白女票了?
陆征突然有一种老司机指点新人的感觉,警告道,“你们这是犯罪,不能强买强卖,不能强抢民女,更不能直接现原形,知道吗?否则到时候来找你们的就不是我了,而是镇异司的官爷。”
矮个子眼珠子乱转,似有所悟,急忙点头,就准备开口道谢。
不过高个子就先说话了,“可若是我们找到的人是民女怎么办呀?”
卧槽?!
陆征目瞪口呆,合着你这是准备只看眼缘,不管身份?
“当然不行,你们只能去香街找人。”陆征道。
“万一香街没有呢?”高个子问道。
“要求还挺高,香街的女人很漂亮的。”陆征解释道。
“可是我们要找积德行善的女子。”高个子解释道。
渊静:(⊙o⊙)
陆征:(°ー°〃)
矮个子目瞪口呆,一脸绝望。
渊静默默的放下了手里的馒头,陆征笑的更和善了,“来来来,跟我说说,你们为什么要找积德行善的女子?”
高个子一个激灵,神色慌张的看向矮个子。
矮个子咂咂嘴,“呵呵,其实我兄弟就是说个笑话。”
陆征看向渊静,“好笑吗?”
渊静摇头,“不好笑。”
陆征转过来,看向两个书生,也摇摇头,满脸笑容的说道,“我也觉得不好笑。”
高个子……又快哭了。
矮个子,非常勉力的笑了笑。
陆征和善的问道,“你们的本体是什么?”
刚刚问完,陆征又转而问渊静道,“我这么直接问,礼貌吗?”
渊静点点头,“没什么不礼貌的,妖物并不忌讳这个。”
“哦哦。”陆征点头,又转向两个书生,“打听清楚了,我好知道应该是添置一领围巾,还是一双靴子。”
“呜——”高个子真哭了,“前辈饶命,我们错了,我们不找人了,我们不去南疆了。”
渊静眉头一皱,陆征眼神一闪。
矮个子伸手拍了拍脑门,完蛋了!
事涉南疆,那就不是小事,渊静看向矮个子,沉声问道,“是你自己交代,还是我把你交给仪州镇异司?”
矮个子浑身一震,正色道,“前辈容秉,我要告发!”
感觉渊静和陆征的气势稍微降了降,高个子不禁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看向矮个子,“咱们真的要告发易老太君?她不是你本家吗?”
矮个子咬了咬牙,迎着陆征玩味的眼神,狠声说道,“她是田鼠,我是仓鼠,不算本家!”
……
有高个子打辅助,矮个子老老实实的交代了此事的前因后果。
平潭县北边百里的深山中,有一位身具数百年道行的易老太君,算是周边十里八乡的大妖。
只是这位易老太君一向深居简出,甚少露面,平日里只是她的子子孙孙外出行走,但也帮她打出了好大的威名。
谁知前几天,易老太君突然给周边的妖怪下帖,请他们前往洞府一聚。
他们去了之后,才得知易老太君和一位南疆来的巫师达成了交易,需要找一位乐善好施,功德在身的女子,只要将这女子交给巫师,巫师就答应在南疆给出力的妖物划出一片地盘,让他们可以作威作福,称宗道祖。
“南疆……”陆征点了点桌子。
南疆和北域不同,应该说,比北域更乱,北域只是人妖杂居,排佛抑道,南疆则是十万大山、层峦叠嶂,人、妖、鬼、巫,应有尽有。
相比于大景朝和北域三国,在南疆生活的人更加原始,也更加……虔诚。
他们除了本地土著之外,后来几乎每个中原王朝覆灭,都会有残余力量退入南疆,而因为地势和势力错综交杂的原因,几乎每个中原王朝都无力平推南疆。
所以……南疆越来越乱,越来越杂,各种力量体系也是繁杂多样,别出心裁,有时候还真的令人叹为观止。
比如陆征之前获得的《白竹咒》,就是南疆白竹教的咒法秘传,而白竹教的来历,则早已不可考了。
后来,在南疆发展出来的各种各样难以归类的力量体系,又有不知名的传承凭空出现,或繁杂诡异,或苍茫悠远,各支传承不深却广,所以就都被归入一种相对远古,但如今却传承断续的力量体系:巫。
因为南疆势力混乱的原因,所以在南疆生活的人,都只能祈祷自己的庇护者实力越来越强大,能一直庇护自己,所以祝拜时也会更加虔诚。
当然了,这种威逼式的祝拜,也被明章道长称之为歪门邪道,修行者不取。
而有南疆巫师前来平潭县想要寻找行善积德、乐善好施的女子,估计又是不知道哪一派的巫术需要的祭品吧。
陆征看向渊静,“此事要不要上报仪州镇异司?”
渊静点点头,“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