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超凡貴族 起點-第819章 根源的思考推薦

超凡貴族
小說推薦超凡貴族超凡贵族
神庙之战的十二天后,天气回暖,冰雪消融,雄伟的亚速尔塔山脉挂起一道道白练般的瀑布,宣告水之季的结束,万物复苏的新春终于来了。
萨希尔塔娜.苍月在潮湿的森林中疾行,前后左右共有五只形态各异的黑血恶魔充当护卫。它们基本上都属于敏捷类型的恶魔,身体不仅散发恶臭,体表还长有带毒的狰狞骨刺,并不适合用来骑乘。所以,萨希尔塔娜只能自己徒步行走。
暗精灵女祭司不以体力见长,连续十多天不眠不休地翻山越岭,她总算摆脱了险境,在远离亚速尔塔神庙4000多公里后潜入茂密的大森林,隐匿行踪。但是,萨希尔塔娜感觉自己的体能即将达到极限,她现在又累又困,不复高等精灵的优雅,黑矮人工匠精心打造的女士甲胄沾满了泥点,艳丽的紫色长发剪成披肩秀发,湿漉漉地贴在娇美的脸颊上,更糟糕的是,她穿过瀑布的时候被冰冷的雪水从头到脚地浇了一遍,连贴身的内甲都湿透了。
先前为了逃命还没觉得什么,现在心情放松了些,萨希尔塔娜顿时感觉浑身都黏糊糊的,非常难受。她急需生一堆篝火把衣甲烤干,最好还能洗个澡,然后再美美地睡上一觉。
沿着一条蜿蜒的林中小河,萨希尔塔娜找到一处地势开阔的小湖泊。湖水清澈见底,湖面安静地好像一面镜子,倒映蓝天白云和金灿灿的太阳。像这类靠近山脉水源的林中湖泊一般看不到鱼虾水鸟,当然也不会有凶猛的水兽。
暗精灵女祭司没有着急下水洗浴,而是警惕地在密林中沿湖岸绕行一圈,再派出恶魔奴仆调查周边环境,顺便捕猎一些动物。她自己跳上枝干纠结的古树,从树洞里掏出可以用来引火的干草枯叶。等恶魔奴仆带着一只林鹿回来,萨希尔塔娜确认周边没有异常状况,这才点燃篝火,脱掉潮湿的衣甲战靴,挂在火堆旁烘烤。她显露曲线美妙身体,迈动纤长匀称的双腿,走进湖中像一尾美人鱼在清澈的水里游动嬉戏。
初春的湖水寒意深重,但生活在地底的暗精灵天生具有高于地表精灵的元素抗性。这种水温比地底暗河要暖和多了,对萨希尔塔娜来说是恰到好处。她在湖中尽情地游泳,享受水波轻柔地抚慰,游累了便交叠修长笔直的双腿,平躺在湖面上闭眼休憩。
不知道睡了多久,萨希尔塔娜通过心灵联结,感受到恶魔奴仆内心的恐惧和示警,她立即沉入湖中,调整身体姿态,让眼睛以上的部位浮出水面,望向对面的湖岸。
两个高挑修长,曲线曼妙的身影映入萨希尔塔娜紫水晶般的眼眸。她们一个蓝发蓝眸,另一个绿发绿眼,头部都长有一对向前弯曲的洁白犄角,姿容美丽非凡,胸部用兽皮简单地包裹,并在腰部以下扎了一件兽皮短裙,露出大片雪白娇嫩的肌肤,看起来仿佛是在林中漫步的仙子。
萨希尔塔娜的心却被名为恐惧的情绪给攥住了,她认识这两位外形美丽的类人雌性,蓝头发的那位叫梅尔菲亚雯,绿头发的名叫达芙格瑞尔,她们都是太阳之子的龙裔女仆。萨希尔塔娜也永远不会忘记这两位龙裔女仆在神庙中变身为八米多长的飞龙同苍白之主交战的场面。
束手待毙不是高等暗精灵的风格,萨希尔塔娜毕竟是传奇阶的施法者,她悄悄激活一个诡术,抵抗龙女仆的恐惧目光,快速思考当前的局面和对策。
但她沮丧地发现自己从两位龙裔手中逃脱的几率为零。这两位龙裔具有强大的古龙血脉,她们的龙威收放自如,接近一种本能天赋,几乎不需要耗费精力,可以长时间地压迫对手的心灵。尽管龙威普遍强于纯血龙裔本身的战斗力,但这也是她们实力的一部分。任何施法者持续遭受龙威的压迫,时间一长难免会犯错误,由此产生的后果是显而易见的。
萨希尔塔娜也不认为自己能够在短时间内成功魅惑一个纯血龙裔。如果她装备齐全,手持灰牙城的圣物匕首,或许还有一搏之力。可她现在不着寸缕地飘在湖中心,两位龙裔根本不会给她任何可乘之机。
最重要一的点,她之前命令自己的恶魔奴仆探索湖岸周边,并没有发现异常状况。而龙裔是高傲的智慧生物,她们一般不会主动掩饰自身的气息,很容易被恶魔奴仆察觉。这两位强大的龙裔雌性潜行到湖岸,在萨希尔塔娜的面前现身,说明她们知道暗精灵的位置,是有备而来。
荆楚争雄记 黄易
既然她们能在广袤的无尽森林中准确地找到目标,那萨希尔塔娜就很难摆脱她们的追踪。
饲养 全 人类
她想到了龙裔女仆侍奉的主人——那位拥有半神位格的太阳之子曾经隔着遥远的距离,击杀了黑血主宰。
其实,被太阳精灵盯上也在萨希尔塔娜的意料之中,只不过,她当时急于摆脱格雷斯虫族亡灵和蚁人军团的威胁,还没来得及考虑应对太阳精灵的策略就独自离开了神庙。
果然,蓝发蓝眼的龙女仆梅雯对着她说道:“暗精灵,吾王要见你,跟我们走。”
萨希尔塔娜在水中轻轻划动修长双腿,试着说道:“能够拜见两位女士的主人是我的荣幸……我可以先穿上衣服吗?”
“不用,这样就挺好的……你是个美丽的暗精灵,王上也许会收你当奴仆。”格瑞尔掩嘴娇笑,碧绿的眼眸里闪烁着戏谑和狡狯的光芒。
萨希尔塔娜心中一动,暗忖这也是一条出路。她在盘算如何献媚太阳精灵的同时,对抗的念头也就淡了。
“如您所愿。”暗精灵的嘴角微微翘起,游向对面湖畔。反射阳光的璀璨水珠从她光洁的皮肤上自然滑落,当形状纤秀的玉足踏上岸时,除了那头披肩紫发,萨希尔塔娜全身都变得干爽洁净。
她跟着两位龙裔女仆走进湖边的森林,并通过心灵联结,命令恶魔奴仆带上她的装备和物品缀在后面,和她保持一段距离,以免引起龙女仆的误会。
梅雯和芙格瑞不在意萨希尔塔娜的小动作,带着她在树林中快速穿行,大约走了五十多公里,来到一处林间空地。
这处小小的林间空地并非自然形成,而是被人砍伐出来。几颗断掉的大树堆放在空地的边缘,断口平整的树桩上搭了一座简易的木板平台。一位黑发金眼的年轻男性正坐在一段原木桩子上,他的身边还站着一位头生双角的龙裔女仆。她和芙格瑞一样的绿发绿眼,身穿皮甲背心、短战裙,腿上套着一双半高跟的长筒战靴,翠色双眼正好奇地审视着没穿衣服的俘虏。
萨希尔塔娜完全没有注意这处临时开辟的小营地和陌生的龙裔女仆,她的眼睛眨一眨地凝望那位黑发金眼的年轻男性。
萨希尔塔娜见惯了高颜值的精灵,她甚至可以毫不犹豫地处决犯错的暗精灵雄性,但眼前这位大人的美貌是她前所未见,有着非凡的魅力,让自私冷血的暗精灵女祭司情难自禁,忍不住想要靠近他,守护他,时时刻刻都能看见他。不过,那双流光闪耀的亮金眼眸透着威严与力量,暗精灵女祭司无法产生占有这份美丽的念头,种种情绪糅合在一起就是她第一次感受到的敬爱情感。
黑发金眼的太阳精灵走到身边时,暗精灵女祭司才从迷思中回过神来,但听到他说的第一句话,萨希尔塔娜的心都要炸裂了。
“你很像我的一位妻子……”
在精灵语中“妻子”和“丈夫”这两个词一般只有低等精灵使用,代表平等的家庭的关系。而高等精灵会使用“伴侣”、“爱人”或“主人”来体现从属性质的亲密关系。事实上,几乎所有的高等生命都少见平等的夫妻关系,也包括人类王国的骑士贵族。但是,高阶骑士出于情感上的强烈需要,以及团结家族的目的,会给予爱人足够的尊重,习惯使用“丈夫”、“妻子”来称呼亲密伴侣。
高等精灵没有这方面的困难,她们的灵魂不受元素海的侵袭,坚持高等生命特有的伴侣婚姻制度。
太阳精灵说她像“妻子”,萨希尔塔娜开心坏了,她低着脑袋,一双纤手无处安放,手指都绞在了一起,脸蛋娇红艳丽,连颀长尖俏的耳朵也变成了漂亮的粉红色。
看着那双左右旋转的长耳朵,维克多忍不住伸手挼了一把。暗精灵女祭司挺翘秀美的鼻子立刻发出甜腻的哼声,她鼓起勇气,眼波脉脉地轻说道:“大人,我……我刚刚成年,还没有伴侣……”
维克多懊悔自己手贱,没事去摸暗精灵的耳朵干什么?
神庙之战对他的影响很大,准确的说是“弗雷娅之泪”的领域法则把维克多血脉天赋提升到古代种的水平,发挥出的超凡力量增强了十倍不止。幸好,“弗雷娅之泪”的提升效果是全方位的,原生种人类的血脉也得到了同步提升。否则,维克多怀疑自己的双血脉天赋树当时就完蛋了。
尽管如此,神庙之战带来的负面后果也非常可怕,超水准地发挥让维克多的精力彻底耗尽,一滴不剩。怒风剑圣只能依靠三位龙女仆的保护,脱离险境。好消息是,维克多的精神属性上限因此提升了两点。龙女仆带他转移到安全的地方,他便全心全意地修炼神话三头蜥观想法,总算恢复了部分实力。
不过,波尔塔诺斯观想法的毛病是让修炼者欲念翻腾,兽性本能大于理性。这对于高阶骑而言是优点,属于人的本能欲念可以加强他们同现实法则的联系,抵抗元素海的侵袭。另一方面,修炼者让兽性本能回归人性情感和理性思考是非常重要的,否则神话三头蜥会影响修炼者的意志侧,把他们变成真正的野兽。
高阶骑士运转斗气时,理性大于感性,无需担心修炼波尔塔诺斯秘法会走火入魔。维克多有X-3,他的理性意志能够媲美传奇骑士。
当然,连续几天几夜都在观想神话三头蜥,对维克多还是有影响的。
狩猎本能、杀戮之心、自恋、好奇心、占有欲、求知欲、食欲等等本能欲望都得到了强化了,他的脑海里时不时会产生各式各样的念头。X-3把这个念头按下去,那个念头又冒出来了……
简单来说,维克多现在的精神状态特别容易情绪化。而他也不可能一直维持X-3的运转。
偏偏梅雯和芙格瑞两位龙女仆把浑身光溜溜地暗精灵女祭司带到自己的面前。
这肯定是芙格瑞的主意,她和狄丽都外表温柔,其实腹黑阴险,不愧为绿龙血脉的龙女仆。
实际上,维克多应该夸奖芙格瑞才对。暗精灵女祭司是一个强大神秘的施法者,维克多也不清楚她有什么样的诡术。神庙之战中,她出手的次数有限,尤其“弗雷娅之泪”提升高阶战职者的血脉天赋,大家倾尽全力去攻击苍白之主,唯独萨希尔塔娜坐了冷板凳,她的实力肯定是最完整的。
在荒郊野外和陌生人相遇,双方会遵循黑森林法则。萨希尔塔娜手无寸铁,身无寸缕,这才符合维克多的安全利益。
由于宿敌天赋无法分辨颜色。这是维克多第一次亲眼看见来自地下城的暗精灵女祭司。萨希尔塔娜.苍月的紫发紫眼和天生魅惑令维克多想起了索菲娅。他现在终于知道紫眼贵女的血脉源自高等暗精灵,也明白了温布尔顿小男爵为什么对索菲娅一往情深,而索菲娅见到觉醒了风行天赋的维克多之后,对他也是柔情款款。这都是因为精灵血脉之间的相互吸引。索菲娅的暗精灵血脉强的时候,小男爵拜倒在她的超凡魅力之下;维克多的月精灵血脉强的时候,索菲娅又反过来被他吸引。
难怪埃莱亚诺家族的辛西娅女王,还有席琳公主都对月精灵血脉贵族情有独钟,
萨希尔塔娜的姿容和索菲娅相差无几,加上她的尖耳细眉的异域风情,可能还要略胜一筹。维克多注意到她的皮肤光洁无瑕,纤美秀气的玉足走了这么远的路也是一尘不染。考虑到暗精灵没有风行天赋,这就意味着,萨希尔塔娜点燃了心灵之火,她本身的战斗力恐怕达到了初阶白银骑士的水准。
不过,她的意志力比索菲娅差多了,见到维克多连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
神术施法者的超凡力量来得容易,意志力相对就薄弱,他们需要通过苦修来弥补这方面的短板。维克多相信,同为传奇强者的西科迪丝.风歌见到他,其表现肯定比暗精灵祭司要好许多,但肯定不如黄金阶的依露丝.月歌将军。
维克多发现太阳精灵的血脉魅力对高等精灵的影响尤其强烈,其次是树精灵,然后是野精灵。像银鹰城斥候小队中的野精灵只会远远地偷看夜莺先生,连找他说话的勇气都没有,她们反而对树精灵奥拉维.风歌暗送秋波,没事的时候就喜欢围着他转。
生命层次的巨大差异如同不可逾越的鸿沟,形成社会等级森严的精灵帝国。
精灵社会的这一特征有点像蜂群,可如果用图画的方式来表现,精灵社会的层级结构和树是一模一样的。
太阳精灵是树根,大精灵和月精灵是树干,树精灵是枝条,野精灵是树叶。遇到危险的时候,野精灵会奋不顾身的保护树精灵,树精灵保护大精灵和月精灵,而高等精灵将全力守护唯一的太阳精灵。
树叶掉了还能再长出新芽,树根断了,树的命运可想而知。
好在太阳精灵唯一也不唯一,因为在时间线上太阳精灵绝不可能独一无二。
结合亚速尔塔人的万灵之境、蚁人炼金塔,还有精灵帝国的社会层级结构,维克多的知识拼图催生出一个全新的研究课题——名为“根源”。
实际上,地球世界的神学家、哲学家、科学家都在尝试解决“根源”的问题。比如,宇宙是如何形成的,科学家提出宇宙大爆炸的假设性学说,并在这个框架内逐步验证。然而,就算宇宙大爆炸理论得到验证,谁又能解释宇宙大爆炸产生的原因是什么?
“根源”的研究似乎看不到边界,但阶段性的研究成果终将实现其应用意义。
维克多的情况差不多也这样,他穷其一生也不可能探索的根源的尽头,但对“根源”课题的研究对他的意义非同一般。
“弗雷娅之泪”的领域力量让维克多的精神属性上限提高了2点,这无疑是个巨大的进步。但维克多也更清晰地感受到命运之力的紧缩。
太阳神弗雷的心灵之光照亮了精灵族的道路,形成一个框架。维克多占据了太阳精灵的位格和力量,他的意志却游离在精灵族框架的边缘。命运之力正将他拉回太阳神制定的框架内。月神圣物馈赠其力量其实是牵引维克多的绳索。没有人知道,维克多把“弗雷娅之泪”抛给依露丝.月歌是因为圣物对他来说太烫手,他当时把月神圣物再往天井上拽,立刻就会蜕变成真正的太阳精灵。
即便这样,额外增长的两点精神属性也让维克多的双血脉天赋树变得摇摇欲坠。他直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正常,X-3的运转也不像以前那样得心应手。
“根源”课题的研究进展也许不会直接提升维克多的实力,但这并不重要。他相信“根源”课题的部分研究成果得到应用,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命运之力的反噬。
暗精灵女祭司是个绝佳的研究素材,她和精灵帝国的牵扯不深,又掌握深渊位面的知识。眼下,维克多准备针对第三次恶魔入侵,考虑应对战略,这也要落在她的身上。
萨希尔塔娜就像毛线团的一根线头,不伸手拽一拽,维克多都觉得对不起自己。
人道天
可是,美艳动人的苍月女士受到太阳精灵的撩拨,现在一副任君采撷的娇媚模样,不用指望她还能和金眼伯爵大人正常对话。
维克多这会又在心里骂自己,干嘛要去碰暗精灵的耳朵?
他郁闷地吐了一口气,示意龙女仆狄丽取来一张用各种兽皮缝制的斗篷,又亲手为萨希尔塔娜披上,遮住她曲线美妙的娇躯,温和地说道:“看得出来,你现在身心疲惫疲惫。我这里很安全,你可以先睡一觉。”
“嗯。”萨希尔塔娜乖巧地点点头,顺势靠入维克多怀里,脑袋搁在他的肩膀上,合上眼帘,就这么进入了梦乡。
维克多感受到紧贴胸口的两团柔软,嗅到萨希尔塔娜发梢上撩人情思的淡雅幽香。这种带有魅惑效果的特殊气息,他在索菲娅的身上也闻到过,心里不禁有些蠢蠢欲动。
怒风剑圣大人咬牙切齿地胡思乱想到:是该把这个妖精收了,还是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