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hfn精华都市言情 《小閣老》-第一百五十五章 退敵相伴-332mv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
残阳如血,山坡草木尽赤,那是被鞑子的血染成的。
董狐狸就像个输红了眼的赌徒,总想着这时候收兵人就都白死了,便不断的加码加码再加码!
为了能重整旗鼓,他把长秃从中路调了过来,命其率领本部兵马,继续对右路发起猛攻!
“冲啊,杀呀!冲上边墙赏牛一头、汉女一个!”长秃脱掉外袍,赤着上身,挥舞着弯刀,呜路哇啦的怪叫着,带着兀良哈勇士们越过满地的伤兵,朝着死尸枕籍的边墙,发起了不知第多少次攻击。
这次果然没有‘一窝蜂’的箭雨了,明军零星的矢石根本无法阻挡兀良哈精锐们的步伐。除了光着膀子的长秃,他们都穿着皮甲,戴着皮盔,手里还握着皮盾。可以很好的抵挡普通的弓箭甚至是火铳的铅子。
部众死伤惨重的苏巴海和炒花不由暗骂,董狐狸这只老狐狸,故意消耗我们的实力,然后摘桃子!
不过这不是计较的时候,还是赶紧攻下边墙要紧!
于是他们大声下令,吆喝部众向墙头射击,用密集的箭雨压制明军。
边墙上的明军被死死压制在垛口下,根本抬不起头来。两边敌楼上也不知怎么了,竟同时哑了火……
禁器煉制師 獨奏氣質
长秃身先士卒,不要命的冲到小丘顶端,两腿发力,一跃上了墙头!
箭垛后的明军吓一跳,还没来及抡起三眼铳,就被他挥舞双刀,砍瓜切菜般一连干掉了好几个。
兀良哈勇士们士气大振,仿佛打了鸡血一般,纷纷跟着跃上了墙头,朝着明军砍杀起来。
明军一触即溃,纷纷跳下墙头逃命去了……
转眼见,这段边墙上已经站满了兀良哈勇士!
天价试婚小娇妻
他们一手举着弯刀,一手举着皮盾,在那里欢呼雀跃,庆祝胜利……
“一群蠢货,还没赢呢!”董狐狸骂一声,眼里却满是宠溺,如此骁勇无匹,真不愧是自己的弟弟啊。
这次还真让他说着了,确实还没结束呢……
董狐狸忽见两边敌楼上,几乎同时喷出两条火龙,转眼就覆盖了整条边墙。
正在庆祝的兀良哈人登时变成了火人,纷纷惨叫着坠落墙头。
~~
敌楼中的一窝蜂确实用光了,但还有猛火油柜……
这是戚继光根据《武经总要》复原出来的,而且还借鉴了张鉴发明的排水王,让火蛇可以喷射七八米远。可谓猛火油柜的威力加强版。
超極品痞少【完結】
它以山西高奴县所产的‘石脂火油’为燃料,用熟铜为柜,下有四脚,上有带压杆的横置唧筒,与油柜相通,每压一次可抽取火油三斤左右喷出!
火油遇火点燃,喷出的烈焰宛如火龙。因为敌楼比边墙高出一丈多,火龙要比平地喷射长出两三米。两边齐射,正好覆盖二十米长的边墙……
看着方才还耀武扬威的勇士们,转眼成了火人掉下来。边墙下的兀良哈人赶紧上前救援。他们脱掉袍子拍打,解下水袋往火人身上浇,却非但无法扑灭,那火反而越烧越旺,甚至让救援的人也引火烧身。
外围的其它部落的蒙古人看了,竟纷纷丢下武器,虔诚跪拜起来。
“这是要投降吗?”要塞上,童梓基看得不由一愣。
“不是。”戚继光淡淡一笑道:“他们信奉的是自然崇拜的萨满教。这个教中第一崇拜的就是火,他们认为火来源于天界,是太阳月亮的一部分,最神圣洁净,能洗涤一切污秽、驱赶魔鬼。所以他们不能与火为敌,不然得罪了火神,日后就点不着火了。”
“怪不得大帅费那么大劲儿,要从陕西弄火油呢。”童梓功恍然道:“原来知道他们最怕这个,大帅真是无所不知啊!”
“为将者自当知己知彼,天文地理也要略通一点。”戚继光嘴角牵起一抹微笑道:“今天应该就到这儿了。”
太阳已经落山,只有余晖照亮天际,董狐狸那边也无心恋战,很快吹起了收兵的号角。
暮色中,他手脚冰凉的立在山坡上,呆呆看着败下阵来的残兵败将。
董狐狸很清楚,虽然自己主力犹在,但蒙古人早不是成吉思汗时横扫天下的无敌军团了。现在说是一帮流寇更恰当。今日折损了十分之一的兵力,士气已经低落到极点,各部头领也不往他身边凑合了,显然对他十分不满,有消极抗命的企图了。
反观明军今日损伤寥寥无几,士气大涨,肯定会连夜重新装填那些一窝蜂,还有些喷火车……己方锐气已丧,明日就算鼓足余勇再战,恐怕除了损兵折将,不会有别的收获。
但就这么撤军的话,这个冬天怎么熬过去?各部奉他为首领,是因为他能带着他们讨生活,要是他没法养活他们,他们就会往东去投奔俺答,或者去更西面的青海找卫拉特人,绝不会留下来等死的。
曾祖好容易吞并了翁牛特和乌齐叶特部,祖父又统一了科尔沁草原,偌大的家业就要败在自己手里了吗?董狐狸实在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二叔,我三叔还活着!”他的大侄子长昂从败兵中寻回了长秃。
董狐狸回过神来,赶紧下去山坡,便见长昂身后有副车板改的担架,担架上是三分熟的长秃。
只见长秃全身毛都烧光了,整个人黑红黑红,只有胸口微微起伏,能看出他还活着。
“老二,老二?”董狐狸叫了他几声,长秃也没反应,只好摆摆手,让人抬下去叫蒙古大夫给治治看。
“叔,怎么办,明儿还攻吗?”长昂有些胆怯的问道。他父亲四年前战死在长城脚下,如今三叔又基本交代了。这让他无法不对这边墙和守卫边墙的明军,产生由衷的恐惧。
“再攻一天!”董狐狸一阵咬牙切齿,虽然攻破边墙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也得争取一下……当然更重要的是,得多消耗掉翁牛特和乌齐叶特部的兵力,这样就算铩羽而归,谅他们也不敢生二心。
于是在他的坚持下,翌日,蒙古人重整旗鼓,又对边墙发动了进攻。
但苏巴海和炒花也不傻,见兀良哈本部按兵不动,只让自己两部攻城。两人就知道董狐狸没安好心了。便授意部下出工不出力,董狐狸派人催逼,他们就推说部众太累了。连续多日赶路,又换了攻城的地方,打了一天仗乏劲儿终于上来了……
所谓法不责众,见这些家伙形成攻守同盟,董狐狸也无可奈何。
结果战斗的烈度与昨天完全不可比拟,打了大半天,攻城一方也没死几百人……
守城的明军更是连汗都没出,准备好的一窝蜂和猛火油柜也没捞着用武之地。
董狐狸实在看不下去这出猴戏,太阳还大高呢,就草草下令收兵了。
然后他让人把苏巴海、炒花等人都叫到自己帐篷里,一阵密议之后决定明日撤兵。回去打辽东汉人的主意。实在不行还有女直,虽然他们更穷,蚊子腿也是肉啊。
总之现在蓟镇有了戚继光,实在太硬了,不能再头铁往上碰了。
于是第二天天亮,他们便丢掉了攻城器械,空出马车来装上伤号,沿原路北撤了。
醫見鐘情,老婆如此多嬌!
蒙古人这次没有连夜撤兵,他们根本不怕明军追击。甚至巴不得要塞里能出来追兵,他们好一口吃掉,稍泄心头之恨。
因为上一次他们在野战中输给明军,还得追溯到一百多年前。
这一代蒙古人有一个根深蒂固的观念,就是明军只会缩在城堡里放火器,根本不敢出城与他们交战。有不信邪的明军将领,非要跟他们野战一番,结果无一例外,都全军覆没了。
夢幻追蹤
所以他们大摇大摆的撤退,好像在对要塞中的明军说快追出来啊,来呀,快活呀。……
被鞑子如此蔑视,童梓基不禁面色铁青,防守胜利的喜悦荡然无存。因为他真不敢追出去,凭他麾下边军出去就是送菜。
戚继光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咬牙切齿的童梓基道:“你们已经漂亮的完成了任务,剩下就看老胡和继美他们的了。”
我的诡异老婆 流浪的法神
“是。”童梓基点点头,心里的憋屈稍减。
~~
董狐狸见明军果然没有追击的意思,便放心率部北撤十余里。
中午时分,队伍到了长河谷地,他准备在这里与佯攻喜峰口、董家口和青山口的部队汇合,沿着长河撤回宽城去。那里有明军废弃的守御千户所,他占领后改建为仓城,准备暂存从明朝掠夺来的粮食和物资。
这样可以多抢几趟,省得像熊瞎子掰苞米似的,忙活一顿带不回多少东西去。
所以他在宽城留有少许部下和物资,这下抢劫不成,倒可以去休整一番再作他图。
‘唉,像我这样考虑周全的头领,草原上实在太少了……’董狐狸先给自己点了个赞,又暗暗抱怨起老天不公来。为什么要把河套那种好地方,留给俺答那个二货?
正胡思乱想间,忽听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远而来。
“报告台吉,不好了!”一名头前探路的斥候,满脸惶急的在马上禀报道:“我们的去路被明军拦住了!”
“什么?”董狐狸先吃一惊:“他们怎么干?”
然后才问道:“多少人马?在何处阻拦?”
“就在河谷口中,铺天盖地全是人,怕有几万之众……”斥候的声音都颤抖了。
——————
ps.明早得早起,今晚就到这儿了。明天再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