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why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男人三十不回頭 線上看-第155章 南宮敏的身世閲讀-zjzwm

男人三十不回頭
小說推薦男人三十不回頭
“不可思议,对吧?”
南宫敏看着陈风脸上复杂的表情,就猜到对方不信。
她自嘲一声:“江城三大家族的掌上明珠,不仅仅是上流社会的交际花,而且自甘堕落,勾引男人,吸食禁药,呵,多可笑啊,说出去连我都不相信,又怎么会有人可怜呢……”
说着说着,豆大的眼泪从南宫敏的眼眸里缓缓滴落,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一般,一颗接一颗。
穿越安之若素
“我不哭,我说过不会再因为这件事哭的…呜…呜呜…不哭啊,我不哭啊……”
冰山殿下的小迷糊 莉纸
南宫敏咬着牙哽咽着,她似乎在极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拳头紧紧的握着,脖子上的青筋硬生生地冒了起来。
“不哭,我不哭,我告诉过自己不能哭的,不能哭的,呜呜呜……”
可越挣扎,眼泪流的越快,她拼命地擦着眼泪,一遍又遍的擦,玩命的擦,可事实上她越擦,眼泪却流得越厉害。
陈风看着对方的惨状,或是被对方的情绪感染,又抑或是同情心驱使,一时间他也不知道如何应对。
“哭吧,今天这里没人会伤害你,想哭就哭个痛快吧。”
青春从遇见他开始
太子爺的剩貨女友 渝昕怡
陈风拍着对方的后背轻声说道。
“呜呜呜…”
或许是第一次有人理解,南宫敏猛地扑向了陈风的怀里,抬起满是泪水的眼睛着陈风,不再压抑自己的情绪,整个人彻底崩溃了,那哭声响彻了整个房间。
南宫敏哭得很惨,哭得很烈,她紧紧抱着陈风,似乎想要将这几年受到的委屈一次性给哭出来,渐渐的,陈风胸口的衣裳都被泪水给浸湿了。
但是陈风没有阻止对方,他只是给她提供了一个可以倚靠的肩膀,静静地陪伴。
许久,南宫敏似乎哭累了,哭声也慢慢变小,渐渐的又只剩下低声的抽泣,最终只是安静地趴在陈风胸口。
陈风一直强撑着顶住对方的身体,后背又没东西倚靠,此时早已经腰酸背痛,可他怕刺激对方,不敢将对方推开,只能默默承受,因为他从对方的泪水中,似乎读懂了对方的心,对方的苦。
“陈风,谢谢你,真的很谢谢你。”
又过了一会,南宫敏坐正了身体,泪眼婆娑地看着陈风真诚说道:“我长这么大,你是第一个真正对我好的人,谢谢。”
最強軍師 師古寒未寒
陈风挠着头有些不好意思,他揉了揉依旧发酸的背脊故作轻松说道:“没什么好谢的,事实上我并没有做什么,如果我们是朋友,那么我所做的,其实微不足道。”
“不!”
南宫敏摇了摇头坚定说道:“或许这对你来说微不足道,可对于一个满身伤痕的人,尤其是一个女人而言,那太重要了。”
“好吧。”
陈风不再坚持,直接反问道:“关于你的故事,愿意跟我讲讲吗?”
“你…你真的愿意听?”
南宫敏狐疑问道,眼睛里闪烁着不自信的光芒。
“你愿意讲,我就愿意听。”
陈风收起脸上的笑容坚定说道:“因为我们是朋友。”
“朋友。”
南宫敏默念了一句,低着头眯上眼,似乎在回忆着某些事情。
傲血兵王 段玄
陈风也不打扰,他下意识掏出烟,可想到这个封闭空间不太合适,他又放回了桌面,岂料南宫敏注意到陈风的动作,她睁开眼,从烟盒里抽出一根含在嘴里点燃,吸了一口又递给了陈风。
看着对方的动作,陈风顿了一下,但还是接过烟抽了起来。
狼群當道 日月同陽
陈风没有拒绝,令南宫敏心头一喜,她又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缓缓点上,抽了一口缓缓说道:“众所周知,江城有两朵金花,一朵是白家的白灵儿,一朵是南宫家的南宫敏。
“可世人却不知,白灵儿是真正的白百合,是白家的掌上明珠,而南宫敏却是一朵交际花,是南宫家对外赚钱的工具。”
南宫敏说完,大力地抽了口烟继续说道:“我不同于南宫俊和南宫奕,我妈是小妾,起初只是南宫家一名工人,一次南宫华醉酒的晚上,我妈被侵犯了,因此有了我。”
“有人说母凭子贵,可却因为我是个女娃,我妈并没有因此过上好日子,相反的,那年我亲眼看到我妈从楼上跳了下来时,我才不到十岁。”
“二十岁那年,是南宫俊第一次逼我去陪一个岛国客户,目的是为了拿到一项技术专利,当时我死活不从,可他联同南宫奕对我下了药,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身处在一艘船上,我试过跳海,之后又被人救了……”
“救我的那家人对我很好,原本以为这样就可以彻底脱离悲惨的日子,可谁曾想到,那才是悲惨日子的开始,在我昏迷的那段时间,他们不仅拿走了我的初夜,甚至还给我注射一种药剂,目的就是为了更好的控制我……”
南宫敏彷佛就在讲述一个与自己无关的故事一般,神情淡定,没有任何情绪波动,没有任何感情起伏。
多塔奇緣
“陈风,知道吗?”
南宫敏说完,再次扭头看着陈风说道:“我…我就是一个笑话,一个不该活在这世上的笑话,很多很多次,我都想过一死了之,可是每次我都失败了,每当病魔折磨我的时候,那种痛苦,是常人无法理解的,而我必须听话,为的只是那瓶毫不起眼的药剂……”
顺着对方的眼光,陈风再次看了眼安静摆在桌面上的透明玻璃瓶,它很小,可它背负的却是无限的肮脏与邪恶。
“既然反抗不了,最后我索性认命了。”
南宫敏继续冷笑道:“南宫家不是要我陪男人帮他们赚钱吗?那我就索性玩男人,将各种各样的男人玩弄于鼓掌之中,然后控制住那些男人,让他们为我所用,也只有那种感觉,才能让我觉得,我还是个人,我还有生命,我还活着。”
醜丫頭變身美女校花 魚樂頭條
此时的南宫敏眼神是阴冷的,是怨气冲天的,陈风看着这双眼睛,突然明白为什么昨晚对方的变化,会让他觉得如此不安,觉得如何寒心,原来这一切,都是不堪的命运给逼的。
“所以你故意引我去酒吧,目的也是为了利用我而已?”
陈风看着对方,皱着眉头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