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玄幻小說 特工毒妃:帝君逆天寵 txt-第三百三十八章 神鳥鳳凰分享

特工毒妃:帝君逆天寵
小說推薦特工毒妃:帝君逆天寵特工毒妃:帝君逆天宠
“婉儿……”
“不要啊!婉儿!”
白洛辰和国师君离澈看到晕倒过去的林清婉,不由同时失声惊叫道。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他们头顶的那片天空却突然黑了下来!
“不好!我来对付他,你们快……点想办法带着婉儿离开这里!”
所有人当中,只有修为最高的君离澈瞬间惊觉的说道。
因为林清婉使用了伤痛转移术,将国师受到的伤害转移到了她自身的身上。
所以林清婉陷入了昏迷之中,而国师也恢复了正常,他焦急的冲着白洛辰大喊。
林清婉身受重伤,性命堪忧,他需要尽快摆脱困境,去救她。
“把这个内丹给她复下,带她去安全的地方,一定要保护好她。”
国师君离澈看着白洛辰一脸凝重地说道。
“国师请放心。”
白洛辰看了看国师君离澈,一脸郑重的回答。
说完,国师君离澈双手一翻合拢在胸口,试图抵抗。
然而那片黑暗扩散的速度太过惊人,他的手指才刚刚一动,那一股强大的力量便已经当头笼罩了下来。
瞬间将他禁锢在了那道黑暗之中,谁做的?
是秦傲天那家伙吗?他究竟想做什么……
看到黑暗刹那间当头压来,国师君离澈脑海中只转过了这一个念头。
便和所有人一样,在一瞬间失去了意识。
“哈哈哈哈,这禁忌的恶魔的诅咒可真是厉害。
你们都去死吧!你们都死了,朔月和南渊便都将属于我们东黎国。
东黎想要称霸整个天玄大陆的霸业,就指日可待了。”
国师秦傲天,为了困住他们,不惜使用了禁忌的黑暗术法。
他并没有看到,当他使出暗黑术法的时候,有一团黑气悄无声息的钻进了他的眉心处。
几乎是在短短的一瞬间,整个战场的南渊国和朔月国的战士都仿佛被催眠一样。
全部倒地不起,陷入了昏睡之中。
整个叶城的战场上陷入一片寂静,如同时间被瞬间定格住了一般。
头顶声音起伏变化,情况危机,缓缓从昏迷中醒来的林清婉,对眼前的危机却没有丝毫的反应。
她只是木然地跪坐了起来,看着黑压压的天空,正电光闪烁,仿佛随时随地都会有滚滚天雷闪电当头劈下一般。
林清婉看着眼前所有的人都晕倒在地上,陷入昏迷的样子,眼神空洞,似乎魂魄已经游离在外,根本不知道眼前的奸险。
直到有人从天而降,缓缓的落在了她的眼前。
“我的天哪……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一道清脆的女声传入了林清婉的耳中。
她发出一声惊呼,“战神大人,对不起,我还是来晚了一步。”
是谁?谁在自己的耳边说话……林清婉迟钝地想着,终于渐渐地恢复了意识,抬起头。
那一刻,她只看到了一个巨大的羽翼笼罩在了她的头顶之上,一只巨大的凤凰神鸟正用它血红的眼睛定定地盯着她看。“这是……神鸟凤凰?”
她的脑子里轰然一响,瞬间脱口而出。
那是父亲的坐骑神鸟凤凰?它怎么会在这?父亲呢?
等等,她刚才看到了什么?林清婉瞬间清醒了过来,下意识的赶紧低头去看。
夜城城外的战场上躺着满满一地的人,蒙蒙细雨从头顶上空不断地飘落下来。
无声的打湿了她一头一脸。冰冷而湿润,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林清婉满手是血地跪在地上,茫然的看着白洛辰和国师君离澈躺在了自己面前。
除此之外,她的面前还有一个蓝色长发浑身的是血的龙人躺在她的面前。
胸口的鲜血不断的流出来,染红了那个龙人的衣服。
她狠狠的用拳头敲打着自己的脑袋,头痛欲裂,她脑袋里的思绪一片混乱。
每当她转过一个念头都有如针扎刀刺一般的剧痛无比。
就在这个时候,眼前一道画面突然从她脑海里闪现了出来。
原来在她使用伤痛转移术的瞬间,那个她留下来的龙人,竟然冲破了结界,将术法引到了他自己的身上。
替林清婉承受了原本国师受到的伤害,所以她才能活下来。
林清婉赶紧伸出手去为那个龙人把脉。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龙人吃力的睁开了眼睛,摇了摇头:“不必白费……力气了……我一向不喜欢欠人的人情……你救我一命……我现在把命还给你了……”
话音刚落,那个龙人就脑袋一歪,咽了气。
当那个龙人死在了林清婉的面前,她下意识的扭开头去,羞愧、内疚、哀伤各种复杂的情绪一齐涌了上来。
神鸟凤凰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地上死去的人,似乎不敢相信,又看了一遍地上的国师君离澈。
忽然,它全身漂亮的羽毛“刷”地一下在瞬间竖了起来。
它血红色的眼睛在看到倒在地上的国师君离澈的瞬间,突然露出了剧烈的震惊之色,喉咙里发出咯含糊的咕咕声。
它用力的扑腾着翅膀,卷起了满地的风沙,它快速的飞向了天空。
然后猛然急冲而下,“咚”的一声剧烈的撞击,它竟然将笼罩在林清婉头顶上空的那个蓝色的巨网撞击的粉碎。
它从空中飞落到了国师君离澈的身边,伸出脖子用脑袋推了推躺在地上的国师君离澈。
用尖利的鸣叫声来呼唤着它的主人,然而国师君离澈只是随着它的动作,微微动了动身体,依旧没有半分苏醒过来的样子。
梦幻王
鬼才召唤师:绝世倾城
那一瞬间,神鸟凤凰突然就呆愣住了,眼神中充满了悲伤和绝望。
仙界科技
两只眼睛变得更加的血红,
它赤红着双眼,爆发出了一声刺耳的鸣叫声,响彻了云霄。
“你不必难过,他们只是晕过去了,并没有死。”
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
林清婉抬头看去,只看到一只巨大的蓝色大鱼笼罩在她的头顶之上,有脚步声仿佛响在水中。
新妻不受宠:总裁,我要离婚
一步步朝着她走进,她的声音缥缈空灵,明明近在眼前,听起来却仿佛极其的遥远,如从彼岸涉水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