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t2sg优美都市言情 奧特世界傳-第493章 毀滅的微笑[4]鑒賞-rr24t

奧特世界傳
小說推薦奧特世界傳
他可是很清楚的记得,自己是在一条河里昏迷过去的。
难道,闪光剑是在那时候掉出来然后被冲走了的?
飞鸟信抓着头发在原地踱步着,最后还是放弃了在原地想着什么戴拿也抛弃自己了的消极想法,跑向市区里面疏散着群众。
一回头发现飞鸟信不在了的新城对行动堪称雷厉风行的飞鸟信无语的摇摇头,找了个大致的方向后也去疏散起还未跑掉的群众。
风野信跑到废墟里面寻找着那个孩子,但是被毁的建筑物范围实在太大,而且刚才也没有看清楚那个孩子在哪里,他一时半会没办法找到那个孩子在哪。
不过好在在走了很长一段距离后,他终于听到了哭泣着的喊声,风野信急忙跑向哭泣声传来的方向,在火焰冲天黑烟滚滚的废墟里找到了一个在大哭着的,浑身脏兮兮的孩子。
重生後的那些事
极品全才 风一直吹
风野信立即跑过去,蹲下身伸出双手扶着孩子的双肩左右看看:“你没事吧?”
孩子泪眼婆娑的看着风野信,哭喊道:“我和爸爸妈妈走散了,我找不到他们了,为什么我喊戴拿奥特曼,戴拿奥特曼没有来,为什么我喊奈迦奥特曼,奈迦奥特曼也没有来!”
风野信怔怔的盯着眼前这个瘦弱的孩子,一瞬后抿了抿嘴,双手抓紧了孩子的肩膀:“别哭,我已经来了啊……”
孩子啜泣着看他。
“我带你去找你的父母,别哭,男子汉,应该坚强些!”风野信抬手抹去孩子眼角的泪水柔声道。
“你真的能帮我找到他们吗?”孩子抽泣着。
“能的。”风野信站起身,握住了孩子的手带着他往废墟外走去。
孩子懵懂的跟着风野信走,感受到手里传来的温暖,孩子慌乱的情绪逐渐的稳定下来:“大哥哥,你真的是奥特战士吗?”
风野信微微一怔,垂下头看着这个已经平复下情绪的孩子,露出浅浅的笑:“是啊,我就是被你喊来的奥特战士啊!”
“大哥哥是戴拿还是奈迦?”孩子好奇地问。
重生韓娛之墨魚小姐請站住
“你觉得大哥哥是哪个?”风野信轻笑着问。
“我觉得大哥哥应该是最厉害的奈迦奥特曼!”孩子气势十足的挥挥空出的拳头道。
风野信笑:“你为什么会这么觉得?”
“因为,大哥哥看起来更像奈迦奥特曼呀!”孩子懵懂道。
风野信微微的笑了一下,目光看向前方:“你猜的很准……”
风野信带着孩子走出废墟时,已经将群众疏散完毕了的飞鸟信急匆匆的找到了风野信跑过来,看了一眼风野信身旁的孩子,飞鸟信蹙眉凑到了风野信的耳边小声道:“风野不好了,我闪光剑不见了!暂时没办法阻止斯菲亚合成兽继续往前走了!”
风野信蹙起眉,看着还在破坏着自己路线周围城市的斯菲亚合成兽,紧了紧另一只手,思索一瞬后将孩子推给了飞鸟信:“你帮我看下这个孩子,把他带到安全的地方!”
飞鸟信接过孩子一脸茫然的看向风野信:“可是你……我带他走了,你在这里能帮上什么忙啊?”
风野信笑了笑,蹲下身看向表情有了变化的孩子轻声道:“等大哥哥打完怪兽,再带你去找爸爸妈妈好不好?因为大哥哥不能再让怪兽破坏城市,也不能再让别人受伤了!”
孩子强忍着心里慌乱点点头:“好,大哥哥我等你!你一定要把怪兽给消灭掉啊!”
风野信微笑着揉了揉孩子的头,站起身看向飞鸟信:“带他走吧!”
飞鸟信抿了抿嘴,点点头:“那好吧,你自己小心点。”
困兽之斗之魅倦
飞鸟信说着,带着孩子往安全区赶。
风野信抬头凝望着斯菲亚合成兽,瞥了眼已经走远了的飞鸟信,左手腕微微一抖召唤出星翼镯右手顺势在星翼镯上一划而过。
光芒瞬间绽放,风野信化作光团飞向斯菲亚合成兽重重的一脚踹在斯菲亚合成兽的身体,斯菲亚合成兽迅速的反应过来撑开亚空间防护罩抵挡奈迦的飞踢。
奈迦在即将接近斯菲亚合成兽的一瞬间变成日冕星耀形态加大了飞踢的威力将斯菲亚合成兽的身体狠狠的踹飞了出去,斯菲亚合成兽的亚空间防护罩一瞬间破碎开来,当即砸落在一片无人区上扬起极高的尘土。
跑出一段距离的飞鸟信和孩子,听到动静立即朝斯菲亚合成兽的方向望过去,孩子在看见奈迦的一瞬间将心里的慌乱全部横扫一空:“是大哥哥!”
“大哥哥?”飞鸟信一脸茫然的看向孩子。
“是啊!刚才的大哥哥就是奈迦哦!他说他是我喊来的奥特战士呢!”孩子理直气壮。
“风野……就是奈迦……?”飞鸟信心里顿时充满了震惊,原来奈迦一直都在他的身边而他却没有发现吗?
奈迦借着踹中斯菲亚合成兽亚空间防护罩的反弹回来的力道一个空翻稳稳落在地面,在落地的一瞬间变成超速奇迹形态闪出数道残影闪到斯菲亚合成兽的面前再度变成日冕星耀形态挥出拳头重重的朝斯菲亚合成兽的脸打去。
斯菲亚合成兽在一瞬间蓄能爆出漫天的电光,电光瞬间将周围的建筑物全部电炸,奈迦见状身形往后暴退数公里远离斯菲亚合成兽爆出来的电光,在一瞬间转换成守护之焰形态凝聚出数道火焰甩向斯菲亚合成兽。
斯菲亚合成兽立即撑起亚空间防护罩,然而守护之焰落在亚空间防护罩上仿若掉落到了干草上面开始在斯菲亚合成兽的亚空间防护罩上面燃烧蚕食起亚空间防护罩来。
斯菲亚合成兽见状立即撤下亚空间防护罩,守护之焰随着亚空间防护罩的撤下,燃烧着的火焰也消失无踪,但是在燃烧时蹦出来的点点星火还是落在了斯菲亚合成兽的身上如同跗骨之蛆一般在斯菲亚合成兽的身体上开始燃烧起来。
奈迦在一瞬间变回常规形态调动着那零星半点的能量,凝聚成七色的八分切割光轮甩向斯菲亚合成兽。
七色的八分切割光轮蕴含着无穷的威力袭向斯菲亚合成兽,强大的能量让其所过之处空间都出现了极大的裂缝,仿佛下一秒空间就会像镜子一样破碎开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天空的云层开始增多,颜色也逐渐的变得漆黑起来,暗紫色的闪电在云层当中穿梭着,一道巨大的黑暗漩涡带着浓郁的黑暗气息在斯菲亚合成兽的头顶上旋转着,黑暗闪电在黑暗漩涡里面一闪而过,在下一瞬间突然以摧枯拉朽之势劈下。
而这道闪电刚刚好劈中了甩向斯菲亚合成兽的八分切割光轮,八分切割光轮瞬间被闪电劈碎开来,但是这道粗壮的黑暗闪电也被八分切割光轮给抵消掉了。
奈迦目光在黑暗闪电劈下来的一瞬间变得凝重起来,就连这股力量也仅仅是抵消掉了黑暗闪电,虽然知道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发挥不出这股力量的全部力量,可能只能发挥出个百分之五六左右的威力但也不是斯菲亚合成兽能够抵挡住的。
繁華落盡始盛開
然而这股能量却是被黑暗漩涡劈下来的黑暗闪电给说不上轻而易举但也差不多了的抵消掉了!
但是这种威力的黑暗闪电黑暗漩涡,又或者说是那个家伙有多少就可以用多少,而自己剩余的能量完全不够那股力量给抽的!
似爱而非 橙子雨
而黑暗漩涡在抵消掉了这道八分切割光轮的攻击后并没有立马消失,奈迦当即意识到情况不妙,拼了最后的能量凝聚着七色的蕴含着恐怖威能的八分切割光轮。
现在的斯菲亚合成兽的电击力都那么夸张了,要是再被狂暴化一下那地球不会变成电球吗?
但是事实有些出乎奈迦的意料,黑暗漩涡并没有再降下黑暗闪电,倒是以奈迦从未见过,也不是,应该说是亲自经历过的一种做法将斯菲亚合成兽从地面带到了黑暗漩涡里,在斯菲亚合成兽完全消失在黑暗漩涡当中后黑暗漩涡才随之消散。
丁小毛重生记
虽然斯菲亚合成兽被黑暗漩涡给带走了,城市暂时安然无恙,但是亲自经历过这种方法的奈迦心里的危机感越来越强,那个家伙一定会把斯菲亚合成兽再放回来的,而且,是以被灌输了更强的黑暗能量之后的姿态回来的!
奈迦在原地毫无办法的看着黑暗漩涡完全消散后,将手里把空间寸寸撕裂的八分切割光轮给散去,用还回来的能量凝聚时空之力将城市恢复成原来的模样后才化作漫天的光粒子消散在城市当中。
风野信重新落回地面,感受着自己身体里面仅剩的体力才放心的走向飞鸟信带着孩子离开的方向。
看来……自己好像都有点习惯了超乎意料的强大力量了。
风野信拿出小型通讯器给飞鸟信打去了通讯:“飞鸟,你们在哪里?”
飞鸟信接通风野信的通讯,看了看周围的景象道:“我们在临海的地方。”
“好,在那里等我。”风野信说完便挂断了通讯器,急忙赶去飞鸟信说的地方。
飞鸟信带着脏兮兮的孩子站在海边眺望着波光粼粼的大海,突然飞鸟信的目光被一个棕色的物品给吸引住了,飞鸟信眯着眼往棕色物体仔细的观察了许久,等着棕色物体飘荡到近处的时候,看清楚了物体的飞鸟信的心顿时咯噔了一下。
深渊与玩家 召弓
是闪光剑!
飞鸟信当即蹲下身探出手去捞起闪光剑在队服上擦了擦,满脸失而复得的表情将闪光剑重新装回了口袋里。
风野信在片刻后赶到临海,看见等在那里的飞鸟信和孩子,立即跑了过去:“你们都还好吧?”
“都还好。”飞鸟信回答,随后他用审视的目光来回的打量着风野信,啧啧道:“看不出来啊,风野你藏得还挺深,原来你就是奈迦前辈啊?”
风野信闻言,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的笑了笑,从飞鸟信那接回孩子后,风野信朝飞鸟信道:“虽然现在斯菲亚合成兽被黑暗漩涡给带走了,但是危机还完全没有解除,被狂暴化后的斯菲亚合成兽随时都可能会被黑暗漩涡给放回来。
所以你现在立马回去告诉喜比队长,让大阪市持续处于戒备状态,最好是让所有人都离开大阪市!等到安全了再回来!”
“是……”虽然知道了风野信就是自己敬重的奈迦前辈,但飞鸟信的心态还是没什么变化,在他的眼里风野就是风野,就算是奈迦风野还是风野。
而且如果自己的态度变了,感到不自在的恐怕不只是自己还有风野吧?
飞鸟信想着,在应了一声后便跑着离开了临海。
风野信重新握住孩子的手:“走吧,我带你去找你的爸爸妈妈,还有,大哥哥是奈迦的事情,是你跟我,还有刚才那位大哥哥的秘密哦!所以你可千万不要说出去哦!”
孩子点点头:“我一定不会说出去的!那个……大哥哥,我叫大河望,你叫什么呀?”
大河望在事情暂时平静下来后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有告诉风野信自己的名字。
风野信看着面前这个瘦弱但是却很熟悉的孩子,浅浅一笑:“我叫风野信,记住了哦!”
因为,我们以后还会再见面的!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年纪还很小的大河望懵懂的点点头,被风野信握着手朝着避难所前进。
因为大河望是在逃跑的时候跟他的父母走散的,因此他的父母如果还安全的话应该会是在避难所里,如果不幸遇难的话那现在应该在大街上,风野信刚才的时空之力并不只是将城市复原,还有将已经遇难的人倒流他们的时间让他们重新活了过来。
只不过这么一做,风野信的时空之力又一次的见底了。
“风野哥哥,我的爸爸妈妈他们没事吧?”大河望担忧的问。
风野信微微的笑了笑:“你的爸爸妈妈一定会没事的!”
说着,风野信的目光突然变得深邃起来:“但是,如果真的仅剩自己一个人的话,也要努力的活下去,因为即使现在的情况很悲惨,但未来,一定还会是美好的,也一定不会还是自己一个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