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z24x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代號候鳥-第二十章 發瘋的老鴇看書-805uj

代號候鳥
小說推薦代號候鳥
“谁!”
话还没有说完,李安平本能地一个转身,没想到竟然是王一发。
根本来不及同王一刀解释,更不想让他一个平常人也被卷入这一次风波当中,李安平简单交待后,又安抚了一下王一刀,还是让他回去了。
李安平没费多大精力就找出了另外两个和曹若飞接头的人的大致情况,那两人分别还有下线,他们和下线并没有秘密接头,而是见面接头。
从偷听他们的接头谈话中李安平获悉,这两人的代号分别叫“蝉”和“天鹅”。
李安平却无法确定这两人的身份,之前他是特务稽查组的可以在辖区派出所调阅户籍资料,但他现在是妓女改造组的,他也拿不出市公安局签发的调阅批示,派出所的人不同意他的请求。
李安平想到吕木的话,以及曹若飞在清华池和那些人接头时的做法,这个曹若飞应该是从不和接头人直接见面,就算是白天和他擦肩而过也认不出来。
李安平特别想知道纸条上写的什么,如果纸条上写的是情报就有证据了。
异能天下
有一次他几乎就要上前去拿走纸条,刚一探头就看见曹若飞从另外一个方向走过去,他赶紧转身离开了。
李安平随后留意到曹若飞都是提前到达接头地点,然后躲在和接头人行径路线相对的方向,等那些人放好东西,走远了,他才去取走。
曹若飞一定是不想躲在接头人行径路线上,如果被多看见几次自然就会被认出来,要知道特务们都很敏感。
最才子
电影世界的无限旅程
曹若飞的多疑反而使得他没有发现李安平,因为李安平要么跟在接头人身后要么跟在曹若飞身后,李安平始终处于暗处。
要独自应对这么多特务,还要和“理发师”也就是市公安局副局长曹若飞交锋,李安平觉得自己连活下去的可能性都没有。
“蝉”和“天鹅”的身份一直没法确认,李安平一人也跟踪不了四个人,深思熟虑后,他决定先集中精力把“鹤”陈晓拿下。李安平抓了李青峰必然打草惊蛇了,这些特务之间除了单线和曹若飞传递纸条,并未在晚上进行任何活动。至于他们白天在做什么,李安平无从得知,他实在抽不出身去调查,因为他的本职工作也异常棘手。
过去五天来,妓女改造组在对翠烟楼的上上下下思想改造中几乎没取得半点进展。翠烟楼是市里最老的妓院,清代中期就开始经营,现任老鸨从清末开始掌管翠烟楼。她仗着自己在这行做的时间长,阅历丰富,谁去她都不理,谁说她都不听,反而把劝说的人呛跑。
这不,李唐连着两天做老鸨的思想工作,那老鸨依旧冥顽不化,她嬉皮笑脸地说:“李姑娘,你说的这些我都懂,我大半个身子都踏进棺材里了,你要我关掉不做生意,我靠啥吃饭啊?”
“已经给你们安排好了工作啊。”这个问题李唐已经回答了无数次了,可一要老鸨关掉妓院,解散她下面的妓女,她就这样说,李唐也只能这样回答。
“呵呵。”老鸨苦笑两声,“李姑娘,我看你也是明白人,我们和你们不一样,我们是谁?我们的身子残败不堪,我们人尽可夫,我们是社会的败类,我知道外面的人都这么说。”
李唐忽觉话题一直被老鸨带着绕圈,既然好说善劝不成,她也只能拉下脸来了:“对你这个妓院的改造工作已经超过计划两天了,你同不同意我们都必须关停你的妓院,你看着办吧。”
老鸨原先还堆满笑容的脸,一下变成了万年冰川,她眼嘴一斜,说:“哼!清朝我经历过了;袁世凯上台我的妓院开着;军阀混战我的妓院开着;日本人来了,我的妓院照样开着;那国民党讲什么主义,我的生意反而更好。老娘我大风大浪都经历了,还会在你们这些共产党手里翻船不成?”
这不是李唐第一次做妓女思想工作,她见识已经够广了,对这些人撒泼使混也早习惯了,说理不通的时候就只能来硬的。李唐也不去接老鸨的话,说:“你们现在配合,主动解散还有工作等着你们。如果被强行关停,到时候连工作都没了。你好好想想吧。”
心会跟爱一起走 灰色天使
“你吓唬我?”老鸨怒目圆睁,凶狠地瞪着李唐,“你以为老娘白活到现在?”
“我不是吓唬你,我是把事实摆在你面前,让你做选择。”
道門入侵 Deathstate
仙缘秘录 星辰寄语
老鸨屁股一扭,身子侧坐着,说:“选择?老娘我的选择就是继续开下去。”说着她又扭回来了,身体前倾,换上一副笑脸对李唐说:“这个姑娘长得不错,看你还是处子之身吧。要不,你来我这里,保你当个花魁。”
“你,你……”李唐还没被这么说过,她气得语无伦次了,“你给我坐好!”
“哟……”老鸨看见李唐被说气了,更加来劲儿了,“看你也是难得的标致美人,我吃点亏,六四开,我六你四。只要一年,你就能红透大江南北,到时候要多少钱有多少钱,要多少男人有多少男人。”
李唐脸憋得通红,她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说:“你,你,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我告诉你,这个妓院关定了。”
“我偏不关。”老鸨占了上风,见好就收,继续耍赖。
炼狱人生 冰狱凤凰
“那我就不妨告诉你,今天就是你们主动关停的最后期限,在劝说无效的情况下,我们只能强制关停。刚才我已经劝过你了,既然你要顽固到底,我也不再多说了。”
“谁敢关老娘的妓院,老娘就跟他拼命,老娘也是活够了,临死拉一个垫背的。”老鸨只当李唐的话是随口说出来吓唬人的。
“妨碍和阻止关停的人都会被带走,你可要想清楚了。”李唐把记录本合上,走去找到同样在做思想工作的李安平,把谈话的结果告诉他。
李安平直摇头,强制关停就意味着他们之前的思想工作做得还不够深,只是现在他也没别的办法。
鳳凰錯,帝妃三嫁
李安平下令让翠烟楼的人都集中,然后向她们宣布必须立即离开翠烟楼并不得再擅自进来,否则一律带回公安局接受再改造。
李安平话音未落,下面就闹哄哄乱成一团,他正要高声制止,忽见老鸨发疯一般,张牙舞爪挥动着双手尖叫着扑向李唐。
李唐吓得花容失色,呆立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