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1jw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討論-第971章 圍殺鑒賞-5ozhz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小說推薦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第971章围杀
‘嘎——!’
一声急促啼鸣,让地面三个身影倏然止步,陆寒昂头,发现一个黑点迅速飞来,眨眼就到头顶。
‘它回来啦!’
‘这家伙是不是灵智大开了?’
温娴和殷元基二人,纷纷喜上眉梢,哪怕骑上这只双头大鸟一天,也比双腿跋涉无数划算,正是省时省力。
以往,他们都瞧不起这些扁毛畜生,可以轻易打杀,此刻法力被封,又如蝼蚁般,需要仰望和惧怕这些肉体强横的存在。
“它的情绪有些不对,似乎非常焦急。”
‘嘎!嘎嘎嘎嘎……!’
“示警?!”
殷元基和温娴,几乎异口同声,脸色微变,眼神里多了警惕。
狂风飞卷,双头大鸟并飞落下来,四目凝视陆寒,一阵急促怪叫,然后又向东方看了看,眼睛里多了不该有的惊慌,接着就调头南方飞去,仿佛有强敌追赶一般。
“我明白了,快点冲进前方的小树林。”
在两人还在思虑中,陆寒语气发沉,向他们挥挥手,如离弦之箭一般向前飘去,无比强烈的危机感,也把殷元基和温娴吓了一跳,赶紧匆匆跟上。
小树林不大,方圆仅仅三五里,而且没有巨目古树,平均仅有水缸粗细,最粗壮的才七八棵,十个壮汉便能合围。
三人距离树林仅有十多里,以他们的速度,狂奔十几息时间便可到达,眼看近在咫尺。
但距离还有百丈左右,树林里忽然有恶风狂卷,接着就有两只怪鸟,一左一右大摇大摆走了出来,并用凶狠之目盯住他们。
左侧的怪鸟,全体黑灰色,体重不过七尺,但是双翅狂扇几下,几十丈方圆便被黑暗笼罩,仿佛日落黄昏之后,还迷茫着一股灰暗烟尘,刺鼻的腥臭无比强烈,距离很远就让三人皱眉不已。
另一只鸟的体型,也不过三丈左右,不同的是此鸟长着一大一小两对翅膀,浑身赤红色,泛着晶莹光泽。
略微诡异的是,双目之间还有一道竖纹,似乎藏着第三道竖目,此鸟走过之地,已经火苗升腾,一条火线正在延伸,恐怖高温热浪并起,仿佛在宣告它诞生于火山之间,
‘咕噜!咕噜!’
就见灰色怪鸟歪了歪头,对着赤红色怪鸟发出无法听懂的声音,后者立即点点头,一抹残忍的目光闪过之后,猛然转身对着树林,腹部反复膨胀,身躯就变得半透明起来。
肚子里面有万千火苗跳动,身上也爆发出恐怖温度,连目光都能被灼烧,紧接着就见此鸟张嘴一喷,一股股火龙如高压火枪,转眼覆盖小半个树林。
火光冲天,火舌迅速向前冲刺,将这片树林全部覆盖,浓烟四起,一片汹汹火海,彻底断绝了陆寒三人规避之计。
“咕嘎!咕嘎嘎嘎……!”
那只灰色怪鸟,缓缓昂起头颅,十分高冷和得意,用蔑视的眼神看一下陆寒,发出的声音似乎在怪笑。
“原来我们被这些妖禽盯上了,这是纯粹的故意针对,它们连捕猎的意思都没有,究竟意欲何为呢?”
温娴撩了撩刘海处的乱发,美目也充满煞气,轻轻一弹手中的短刀,金属之音荡漾开去,清脆中带着杀伐之意。
但让她眼皮乱跳的是,就见远方天际上空,至少六七个黑点向这里冲来,都是丑陋怪鸟和妖禽,一阵阵古怪的鸣叫声在彼此之间起伏,似乎急速飞行的同时,还在互相沟通。
果然,多达七只之多的妖禽,即将飞临这里时,开始调整纷乱的队形,变得进退有序,最终组成一个巨大扇形,在掠过三人头顶时,落在它们身后。
重生灵护 艾少少
这些妖禽个个体型巨大肥硕,其中为首的那只,竟然长着鹤嘴虎头,羽毛上长有豹纹图案,体长足有二十丈,在它的背上还站着一只仅有尺长的迷你灵鸟,双目闪烁出睿智之意,仿佛是个军师。
这七只妖禽落地之后,立即和火红色的以及灰色怪鸟之间,叽叽咕咕了一阵,那两只怪鸟立即点头,然后腾空而起,将两侧包围圈又延长了三五里。
“啧啧!这些扁毛畜生,是要将咱们逼进火海啊,难不成想烤着吃,何时改的口味儿!?”
殷元基一阵苦笑,三个方向都被锁死,只剩熊熊燃烧的烈火之林,在等待吞噬他们,如此多凶禽恶鸟同时降临似乎,三人岂会不知道,他们的行踪已经触动了某种强大存在,天罗地网般的围剿已经开始。
“区区一片小火苗,能耐我何?!”
温娴歪了歪脑袋,略微思索片刻,然后昂起头,大踏步向熊熊火海走去。
丫丫河的儿女们《上部 成峰
陆寒回头,冷冷看了为首的凶禽一眼,那只恶禽立即尖锐怪叫起来,凶目射出两道白芒,以超高姿态向前压迫而来。
其他怪鸟随着跟上,形同联手逼宫,萧杀气息无比浓烈,然而陆寒冷笑后,又抬头看向天空,在几千丈和上万丈不等的苍穹上,不时就掠过一只黑影,向西方转瞬即逝。
他粗略估算一下时间,顿时摇头不已,恐怕那五位,刚刚用自己的方法越过大江,都未必跨越三千里,他们距离所在,至少还有两万多里的路程。
重生之逍遙唐初 南宮折雪
網遊之傲神時代 傲遊蕭雨
別怕死神來了 正月寧
‘自求多福吧!’
一股股凶狠的气息越来越强烈,这九只恶心怪鸟摆出联合纵横的阵势,向三人一步步筋痹,而且它们的神情中,已经得意非凡,仿佛在调戏小丑一般。
“杀不杀?”
殷元基气得发抖,自己何时受过这等鸟气,尤其是扁毛畜生都能欺负到头顶了,手里的斧子闪烁寒光,他只需要陆寒一句话。
然而,陆寒向温娴的背影指了指,抬腿向前走去,并且向围拢上来的妖禽勾勾手指,挑衅意味无比明显。
‘咕吽!咕吽!’
右侧,一只体长十丈,黑红相间,生有蝎子状长尾,并且白骨森森没有血肉的恶鸟,双目黑光狂闪,猛的扑了上来。
它那脸谱状的丑陋脑袋上,迅速泛红,然后变为紫绀色,大鱼般的扁平嘴巴张开,两排利齿苍白森森,一股黑漆漆的浓雾,猛然喷薄而出。
“我擦!小心!”
殷元基一惊,将手中厉斧攥了攥,杀机立即锁定扑来的恶鸟,但他发现温娴竟然还如无事一般,已经靠近火海,那里温度可以融化礁石。
‘奇怪!此女着魔了吗?’
虽然,玄仙的法体,这区区凡火根本无法奈何,而且他们所穿的更是仙法之衣,但也没人愿意自己跳进火海。
紧接着,就有诡异一幕出现了,那股黑漆漆浓雾,将陆寒迅速笼罩,凝结成一个球,仿佛中心有吸力,一个三丈大小的雾球,正向内部快速收缩。
细看黑雾,都是无数微小颗粒,并且不规则,呈砂砾形状,摩擦出刷啦啦的奇怪声音。
但最让人忌惮的,还是那股惊天煞气,不知扁毛畜生,到底吃了多少生灵,在体内积累的煞气成雾,就算修士的法宝,都不敢直视锋芒。
仙家肉身,不怕地水风火的摧残,可硬撼尖锐砍刺,就怕力量和腐蚀。
然而,那只恶鸟发出怪叫声,不断向后退却,眼神开始惊恐,似乎见到了可怕情景。
火舌涛涛的边缘,温娴已经被高温灼烧,她听见异样,回头蹙眉一瞥,接着就瞪圆了双目。
就见黑雾的确在缩小,但内部已隐约露出个身影,正高举着一个黑色短棍,棍体传出呜呜之音,如同鬼啸般。
相國
那些黑雾正疯狂的向短棍冲去,似乎遇见美味,然而细看就发现,是短棍正在把黑雾吞噬吸收,陆寒周围很快就变得清朗,光明再次恢复。
“还有吗?”
双极修灵 六班掌门
陆寒举着短棍,向怪鸟迈进一步,大声喝道,眼神里充满讥笑。
三罪须弥 大荒客
‘咕吽……吽吽……!’
恶鸟惊恐大叫,如见魔鬼般,哆嗦着不断后退,蓦然瞬间转身,展开双翅直上云霄,一抹黑烟里消失于天际。
其他妖禽受到感染,立即没了轻视,被一抹忌惮缠绕,纷纷弓起身躯,要么在准备战斗,要么准备腾空而逃。
“咦?我感觉,这些扁毛畜生的关注点,都只在你们二人身上,就没有一只用正眼看过我,奇怪!”
温娴仔细扫视场中情形,一阵蹙眉的嘟囔起来,放火烧林的那只,也完全无视她即将迈进火海,紧挨着的那只,更是匍匐拉弓,做出欲要突袭殷元基的姿势。
“才发现啊?它们灵智不算低,似乎意在驱赶我们,并且已经有了明确地点,至于焚毁树林,并非是让我等跳进火海自焚,只是防止咱们钻进去,造成围追的麻烦和阻碍。”
殷元基:‘……?’
温娴:‘……?!’
火海腾腾,照亮温娴尴尬的脸庞,她带着茫然的表情,开始返回靠拢。
但这八只妖禽,右侧的四只同时一阵怪叫,张牙舞爪逼迫上来,并非羽翅迅猛闪动,卷起狂风滚滚。
最前方的那只黑灰色怪鸟,又有昏暗烟尘扩散开来,距离它最近的火海,或者纷纷熄灭,或者退避三尺,似乎被死死克制住了。
“左侧那里,留给我们的空隙的确很大,似乎真有将咱们赶上砧板的驱使,为何它们的头领不亲自现身?”
‘啾!啾!’
就在此时,两声尖鸣从为首的虎头妖禽背上传来,那只几乎被无视的灵鸟,扇动几下翅膀,蹦到妖禽脑袋上,向远方看了看。
“东……东方,十六万里处,古老的祭坛,你们将在那里接受惩罚,快点走,否则将遭到半死而捉!”
三人立即讶然,这只最小的,被忽略不计的灵鸟,居然口吐人言?
此鸟的语气不太熟练,有些憋憋嘟嘟,似乎在一个字一个字的努力拼凑,这么久才组成一句。
“凭什么?你们这些扁毛畜生,湿化卵生的东西,居然敢对人族放肆。”
“啾!”
呼——!
嗖嗖……!
心湖雨又风
未等殷元基大怒呵斥完毕,那只灵鸟的左翅膀就伸了伸,一声尖锐伴随怒意发出,就见左侧几只妖禽,立即纷纷向他攻击。
一股火舌喷射而来,还有一只只翎羽,如箭矢般的射出,殷元基一丝慌乱闪过,急忙斜刺里弹起。
躲过火焰和部分箭矢,并挥舞斧头,将两支磕飞,金属碰撞的声音中,让他感觉到不俗的力量,那些箭矢射空,插入地面近半之深。
几只妖禽,却趁势逼近了十几丈,一副傲然姿态,随之准备再次攻击。
即便体型的差距,也让殷元基苦涩不已,并且他的余光发现,远处地平线上,不知何时掠来更多的妖禽,从三面低空贴地掠来,相继加入围堵大军。
温娴的脸有些苍白,如芒在背一般,开始加快脚步向陆寒靠去,此刻的半包围圈,已成‘U’型状态,似乎除了顺从,根本绝无他法。
“呵!”
陆寒将黑色短棍别在腰上,向两人耸耸肩膀,无奈的一笑,接着就伸手指了指西方苍穹。
两人不明所以,见他仍没有半点害怕,旧顺着所指看去,但随即就瞠目结舌起来,变成一脸惊骇。
从西方苍穹上,几乎妖禽密布半个天空,前方疾飞而来的,是三只巨大妖禽,但让他们骇然的,是这三只妖禽的利爪里,都抓着一个人影,半截身躯露在外面。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从他们头顶划过的瞬间,可看见其中一人是个青脸中年,还有个白衣女子,第三个是灰发灰袍。
“琼仙子?欧阳道友?莫老鬼?”
“似乎没有仇道友,澹台道友也未被擒住,似乎逃脱了。”
殷元基和温娴两人,真的脸色苍白了,那三只妖禽的任何一个,都比为首的虎头妖禽大了数倍,抓住三人如捉小虫般。
但这一幕,也随着几只凶猛巨禽出现,即将开始再次上演,
双世年华同生缘
“陆兄……?”
“走!有如此多护卫,多么拉风啊!”
陆寒诡异一笑,体内真气翻滚,环视这些妖禽一眼,接着就飞身而起,斜刺里向缺口冲去,脚踏草丛,如蜻蜓点水,一跃十几丈。
“还……是它们走运?还是那一拨人族全是废物?”
灵鸟扇扇翅膀,催动虎头妖禽追了上去,身后诸多恶鸟飞起,紧紧跟随保持包抄队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