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u4wy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戰神:從奶爸開始 起點-第318章 演戲相伴-youzw

戰神:從奶爸開始
小說推薦戰神:從奶爸開始
刘风瞪他了一眼不说话。
“我可是听到刘先生说我级别太低,帮不上什么忙的!”
“这听墙角的事情,可不太符合守护者的身份啊!”
严俊文笑了起来,“我这不是找刘先生有事嘛!”
果然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厦市的毒品你怎么看?”
刘风扔下烟淡淡道:“这是你们守护者的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
开门进车,严俊文死皮赖脸的也坐了进来。
“你二叔不是被厦市的人带走了吗?我可以帮你把他保出来!”
“不用严守护者费心了!”刘风笑着打断他,“他现在入狱是他咎由自取,让他长长教训也好!”
严俊文没想到刘风软硬不吃,还要赶他下车,只得摁住车门,急声道:“你说要是你老婆知道,你能救,却见死不救,她会怎么样?”
说着,看着刘风的表情不好看,连忙解释:“厦市的毒品流到我们这里,上面要求我严查,我这是没有头绪,才想着来你这里取经的。”
刘风看着他,认真道:“你知道我最不喜欢和你们打交道!”
“上一次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可是以后,我还是希望你我,不要再有任何交集。
严俊文不知道刘风为何对守护者这么大的意见,但是他了解刘风的为人,这样的事情,他不会放任不管。
“既然你也说了,那我们就在合作最后一次!”
刘风懒得搭理他,打开车门推他下车。
我有壹枚合成器 夜影戀姬
严俊文看着车子里的人面无表情的启动车子,便爬上车门叫道:“只要查出幕后人,以后我们分道扬镳!”
田園晚色:肥婦三嫁
刘风驾车远去,对严俊文的话熟视无睹。
他不喜欢喝官场打交道,更不喜欢喝守护着的人走的太近。
原因无他,既然摒弃了之前的种种生活,以后的他,与纷扰无关,只想回归平静。
可是爱惹事的周家人,总是以这种那种的事情,把事情找上门。
是夜,浓重的不见一丝星眼。
刘风坐在车里,不多时,窗外出现一人,毕恭毕敬的弯腰行礼。
摁下开门键,他主动的打开后车门坐进来。
“风哥!”
刘风低了根烟给他,“霸天,这段时间北境可有异常?”
“没……有”
霸天竟然犹豫了。
刘风吐了丝烟气,说道:“虽然我已经不再那里,但是并不代表,北境发生的事情我不知道!”
霹靂之聖星之行
權傾南北 然籇
“我才走了几天,立下的规矩就都失效了吗?”
“风哥,没有!”霸天连声道:“弟兄们都记得您的教训,只是……”
刘风回身看他,这个当初以为是君王人选的霸天,却没想到还是沦为棋子。
是不是霸天坐上了君王,情况就会不一样?
刘风的脑海里出现一丝的幻想,只是很快,这种思绪消失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贪念,他无法去探究别人的想法。
尤其是人与人之间相处,一旦用利益去衡量,这份关系就彻底变质了。
“新上任的君王,不知道北境最近的变化吗?”
“知道!”霸天低沉的回答。
“为何不管?”
前妻耍大牌 墨铮
回应刘风的是无声的沉默。
爹地盛宠
气氛变得有些沉重,多时,刘风沉声道:“你转告左老爷子,近期我会回北境一趟,让他安排时间!”
霸天猛然抬头,眼神里透露出喜悦和高兴,但是很快,这种情绪就被他掩盖了。
直到车子消失在夜色中,黑暗中又走出一个人,站在霸天的身侧。
“他何时回北境?”
霸天低垂着眼睑,淡淡道:“不知!”
此人脸带愤怒,狠狠的瞪着他,“你们说了那么久的话,就只说了不知吗?”
“是的!”
此人气的浑身发抖,大骂一声,“废物!”
AS神的考驗篇 喵喵星人2號
霸天抬头看了他一眼,嘴角带笑,或许他说得对,从那个人离开北境以后,整个北境都变成了废物。
厦市港头。
武林歪俠傳
疯子被守护者抓走,港头的一些生意冷淡了许多,但终究是敌不过一些不怕死的贪图之辈。
夜里过了十二点,本还安静的港头,突然多了些人。
几艘轮船在海上缓缓的驶来,同时,岸上停了两三辆黑色的越野车,像是在等待轮船的到来。
船靠岸,有人先从甲板上跳下来。
“林冲呢?你又是谁?”
“林冲最近去外地办差,特意让我过来,当然我们的老板也来了!”说话人回过身指了指不远处的黑色越野车。
轮船上下来的人半信半疑,直到眼前的人拿出暗号,这才放心道:“我回去向龙哥禀告!”
他回到船上,陈老五向车上的人比了个手势,
看着陈老五,刘风笑着和历阳说道:“你们这算是本色出演了!”
原本就是混混,所以现在演起来还真是得心顺手。
看着五哥的身姿,历阳也笑了起来,“如果不是这机会,谁能遇见这帮亡命之徒!”
他说的倒是没错,混黑道有黑道的规矩,正经的道上人,很少有人涉及毒品生意,只因为做这个的大部分都是不怕死的。
不多时,船上的门再次打开,走出一个光头男子,而他身后紧跟着一个皮肤黝黑个头瘦小的男人。
“竟然不是我们国家的!”
历阳有些意外。
秦罗接触过毒贩,知道做这行的的源头很多都是国外人,但是如此大张旗鼓的来厦市,还不通过正规的入国手续,可真就有点大胆了。
“风哥,接下来怎么办?”
“继续演戏!”
美人長殤 司梟
刘风饶有兴致的看着老五和这个外国男寒暄着上车。
白晝的星光
“跟上他们!”
这突如其来的外国人,让陈老五有些意外,但看到他说的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就对他的身份多了些戒备。
“你说林冲最近有麻烦?”外国男皱紧了眉头道:“为什么没人跟我说这件事?”
“您有所不知,做我们这行的,出了事,都是大难临头各自飞,人人都顾着保命,谁还记得别的!”
“那你怎么……”
陈老五笑道:“林冲入狱前像是有所警觉,特意交代我,您今天晚上会带着货来这里,所以我才等您的!”
“你是陈老五?”
一句话惊破了二人说话的氛围。
陈老五不由得摸象腰间的枪。
他是陈老五,可是他更是刘风身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