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ety优美都市异能 腹黑太子極品妃 ptt-第154章 小姐你真壞閲讀-t7xx1

腹黑太子極品妃
小說推薦腹黑太子極品妃
气势比拼之后,五乔与杜子腾正式交手,你来我往打的很热闹。
这边的动静也引来了外面盯梢的下人的注意,有些下人忍不住想凑上前看清一些,结果就悲剧了,
都不用苏洛出手,战斗中的两个人就解决了那些大胆的下人,没弄死,直接弄瞎了双眼。
手段一出,盯梢的下人立刻吓的连滚带爬的消失了。
杜子腾一边打一边骂,没想到这个黑炭球那么变、态,战斗的角度也太刁钻了,哪有人从那个角度进攻的。
哎哟,不对,这个角度怎么反应的那么快,不应该啊。
玄 亚舍罗
我擦 ,黑炭球,你太阴险了,你怎么可以!
不管肚子腾怎么叫唤,五乔都是一字不发,坏人死于话多,这个坐右铭深埋在五乔的心里。
在五乔踏上修炼之路时,这个坐右铭就出现了,他们接受的训练就是人狠话不多,盘他!
苏洛三人一兽边吃边看,苏洛还会顺带点评几句,告诉飞白与玉儿遇到这种攻击,还有什么角度可以更快伤到对方。
人生主宰 殤心緣
飞白听的格外 认真,能得主上指点,绝对三生有幸,句句都是金玉良言。
玉儿的天赋差,苏洛讲的听不大明白,不过没关系,玉儿是个心大的主,她知道自己的天赋不行,那就伺候好小姐就行了。
于是布菜的事情玉儿一手接管。
杜子腾是个公子哥,再加上玄灵大陆的灵王极少,战斗经验不是一般的差,明明高了一个小境界,愣是被五乔压着打。
天降神山 小角马
气的杜子腾哇哇叫,打不过纳兰杰就算了,连个黑炭球都打不过,气死他了。
这绝对不行!
杜子腾使出浑身的本事,也只能保持一点点上风,然后这个上风随着时间的消逝,很快被五乔赶超。
“咦,杜子腾有空间之力。”
随着苏洛的这声轻咦,杜子腾又扭转了战局,站到了上风,一会功夫五乔挂了彩。
飞白的身子立刻坐直了,没想到杜子腾隐藏了实力。
“拥有空间之力的人战斗上太占便宜了。”飞白小声道,拿那种神出鬼没的手段没招。
五乔从没跟拥有空间之力的人战斗过,一开始简直被打懵了,根本没想到杜子腾的攻击角度会那么奇怪。
这是怎么做到的?五乔在心里寻问自己,这一分心,又中了一招。
“五乔,他拥有空间之力。”飞白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此言一出杜子腾惊的眉心一跳,怎么滴,他已经尽可能收敛了,为毛还是被人看出来了。
空间之力啊!五乔心里了然,就说对方的攻击为何那么怪呢,原来如此。
五乔并没有因为杜子腾拥有空间之力而胆怯,反正战意更旺,总结 下来就两个字:盘他!
只是有些时候有些事情确实不会因为人的意志而转移,五乔这次可没机会翻盘。
已经被人看出拥有空间之力,再藏着掖着就没意思了, 只会让别人看轻自己。
撿到壹只始皇帝
于是乎杜子腾使出了自己的真正本领,这么一交手变成了杜子腾压着五乔打。
家有悍妃 梦之龙
不过五乔也没吃亏,他得到了跟拥有空间之力的人战斗的经验,这是很多人求不到的好事。
斗爱成欢
待到两人打的差不多了,苏洛开口叫停了两人,让他们过来加入吃货的队伍,再不过来好吃的都要吃完了。
杜子腾特别痛快的收手,他也不想在五乔身上浪费太多时间。
待到两人坐定,苏洛笑嘻嘻的盯着杜子腾,盯的杜子腾低头猛吃,啥也不说了,还是先填饱肚子吧。
五人一兽吃的正开心呢,远处有人影闪动,很快脚步声由远及近。
飞白抬头看了一眼,冲苏洛说道:“忘记说了,那个孙姨娘随着苏哲的蹦跶也活跃起来了。”
孙姨娘也就是苏哲的生、母,都说母凭子贵,这话一点都没错。
以前孙姨娘被赵千芯压着,老实的跟个鹌鹑似的,整天缩在自己的小院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在赵千芯死后,孙姨娘也老实了一段时间,一直观望苏洛的态度,没想到事情没看清,苏洛先走了。
接下来就是长宁侯失踪,苏哲蹦跶起来,孙姨娘的心也就彻底活了起来,先是找到刘二要管家权。
结果自然没有要走,孙姨娘气的大骂刘二奴大欺主,扬言要去衙门告刘二,当时闹的还挺大。
但是刘二不待怕的,因为长宁侯失踪府中一切事情握在刘二手里,这位新任管家如果不松手,他们是讨不到好处滴。
不过刘二挺识相的,放了一些权利给他们,比如握着小金库给下人发薪水。
第九條尾巴
发吧,府中没有银子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府中的古董收藏也都是假货,你要这个权利就给你这个权利。
夏的物语录
为此孙姨娘没少往里面贴钱。
異界龍魂神尊
飞白讲到这儿笑坏了。
孙姨娘手里哪来的银子?
那些银子都是从陈国公那儿要来的,可以说在长宁侯失踪后,是陈国公在养着侯府。
苏洛听后也是一头黑线,那个孙姨娘是不是傻啊?这个时候要什么小金库,把自己摘清才是正解啊。
“小姐,那个孙姨娘过来肯定是想从您手里要银子。”
玉儿说完嘟着嘴一脸不爽,这侯府就没一个好东西,都想从小姐手里扣银子。
小模样挺可爱的,苏洛忍不住捏住了玉儿圆圆的小、脸,捏的玉儿嘴里直冒泡,郁闷的气氛一下子轻松起来。
玉儿笑的眉眼弯弯直嗲小姐你真坏,嗲的杜子腾直搓鸡皮,第一次见识小丫鬟如此胆大的,还敢跟小姐嗲。
苏洛逗了一会玉儿,看着走到破墙外踌躇的孙姨娘,嘴角微微上扬,想从她手里扣银子,做梦去吧。
孙姨娘的眼神穿过破墙落在院中,闻着香味,看着那一桌子的美食暗自吞咽口水,心里对苏洛的怨恨又强烈了几分。
如果不是这个克星要走了司南琴的嫁妆,侯府也不会穷成这样。
这怨恨毫无理由,却又怨的理直气壮,有些人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清清嗓子,勉强挤出笑容,孙姨娘迈开了小碎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