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玄幻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376,雪鴞:第六章(5)閲讀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林茂医生一只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里,在前面带路。
他们经过走廊时,罗菲看到墙壁上介绍妇科科室主要医生的公告栏。金明亮作为妇科科室的领头人,着重介绍了他,还挂了他大幅的照片,面部轮廓分明,五官迷人,算得上是一个美男子。白色大褂里现出来的红色领带,在白色的映衬下额外鲜艳。吸引人的不是那种俗气的艳丽,是他内在焕发浓烈气质,催发的一种过人魅力,就像林茂医生说的,金明亮是一个很适合带领带的男人。
罗菲驻足看金明亮的介绍,还没有看完,林茂已经走远,不得不马上跟上去。
金明亮有单独的办公室,虽然面积很小,但简单的摆设很是考究。靠窗的办公桌边缘,放了一个长长的文件架子,上面摆满了病人的病历本。办公桌对面靠墙有一个小型书架,上面塞满了书,无非是医学方面的书籍和杂志,靠边还有四个大号文件夹。
办公桌上放有一份总医师的评选名单表,放的位置正是他平时办公的地方,可见他死亡前,最后做的事,是在看那份总医师的评选名单表。
罗菲顺手拿起来看了看。
有三个备选名单,详细介绍了他们的履历和贡献。他们都是三十出头的年轻人,分别叫金顺子,刘小琼和李战。
虽然罗菲没有觉得这三个人跟他调查的案子有什么关联,但三个人的名字,还是深深烙在了他的心上,不禁想象这三个人没有确定谁是总医师前,医院免不了有一场明争暗斗,派系之间为了自己的人得到这个位子,你争我抢,应该闹出不少故事吧!他们三个人之间,平时关系也应该很微妙。这种职场上的职位之争,闹出命案都是说司空见惯的事。机关单位,或者公司性质的单位,因为职位之争,闹出大大小小的案件,惊动警察是常有的事。他曾受人委托处理过这样的案件。所以他看到那份备选名单时,不由自主地有这样的感慨和联想。
慶 餘年 小說
金明亮作为医院的副院长,甄选谁做总医师,他算是有话语权的医生之一。
眼下,他突然死亡了,世间的所有纷争,也算是跟他无关了。
罗菲在金明亮的办公室没有看到什么特别的证据,能让他联想到凶手跟金明亮是什么关系。
罗菲在和林茂医生的闲谈中,得知金明亮死亡那天见了谁,有目击证人的,金明亮除了见同事、病人外,没有见他见可疑的陌生人。就算警察查了医院的监控,也没有发现他见了可疑人士。
林茂的说辞,给罗菲——凶手就是金明亮身边熟人的错觉。
罗菲正要出门的时候,看到办公桌上放文件的架子上,有一个蓝色文件夹,上面的标签用正楷黑体字写着:克兰费尔特综合症。
这个医学名词,博学的罗菲没有听说过,不由觉得好奇,顺口问了林茂医生,克兰费尔特综合症是什么样的疾病?
林茂医生本打算给他解释一番,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从文件架上拿下那个文件夹,递给罗菲,让他自己看。
罗菲饶有兴趣地打开文件夹,浏览这个生疏的医学名词,究竟有着怎样的意义。
克兰费尔特综合症又叫先天性曲细精管发育不全,是一种较常见的因染色体数目异常引起的并伴有多种异常表现的综合征,这种疾病会引起原发性睾gao丸wan功能减退。男性格外多了一条女性的性染色体,虽然这是一种让人苦不堪言的疾病,但发病率很低,我们国家目前才发现几百例。
这份资料中详细介绍了这种病的病因,发病机制,临床表现等等。
罗菲大致了解这是一种什么病就够了,没有仔细看完,便随手把文件夹放了回去。
“金院长对这种疾病有研究吗?”
罗菲好奇地发出这样的疑问。
“好像有过这样的病人找过金医生,金医生对这种病的治疗没有涉足过,但引起了他看这方面资料的兴趣,还抓住一次机会,跟国际上研究这种疾病的权威医生会面交流过。”林茂医生说道。
“这算男性生殖方面的疾病……我不懂医学的分类,但我还是肤浅地认为这不是一个妇科医生深入的研究范围。”罗菲道.
“至于金医生为什么突然对这个有所关注,可能是他作为医生,遇上过这样的病人,虽然不能帮人治疗,但为了扩张自己的视野,平时多学习了这方面的知识。”林茂不肯定地说。
“但更大的可能是,有这样的病人拜托他,研究这个病症,帮着治疗吧!”
罗菲若有所思地“嗯”了一声,停顿了一下,说道:“这种疾病是先天性的,治疗起来应该不是那么简单吧!”
林茂医生道:“那是当然……为了安慰病人,医生还是会利用自己的知识,尽最大的努力减轻病人的痛苦,那怕只是精神上的安慰。”
罗菲接话道:“克兰费尔特综合症这种先天疾病,想必医生能做的,只能给他们精神上的安慰吧!”
林茂医生道:“算是这样吧!”
4
罗菲从R市回到桃花山庄,顾云菲兴奋地告诉了他一个消息,她这三天跟踪付斐,发现了他一个奇怪的爱好。他每天下班从公司回去,会去郊外的明山山顶的一块大石上,坐着发呆。本来可以沿着宽阔的公路开车上山山顶的,但他每次把车开到山脚下,把车停在露天停车场里,然后顺着小路爬到山顶。
罗菲认为他只不过是想爬山运动,她没有必要大惊小怪。
但顾云菲说,他每次坐在石头上,都朝山下的一处水潭发呆,而且每次发呆的时间,都是半个小时。
她跟踪了三天,三天都是这种情况,怎么不叫人疑惑。
罗菲固执地认为那只是他的一个习惯。
顾云菲不以为然,她说罗菲要是听了付斐和他前妻那段怪异的婚姻,他就会相信,付斐每天徒步到山顶的大石上朝一个地方发呆,肯定有不同寻常之处。
顾云菲顺利地见到了付斐的前妻。他的前妻是一个美人,叫张莉,有一副好嗓子,离婚前后,一直在酒吧跑场唱歌。
张莉是一个不做作的女人,对自己的私事毫不遮遮掩掩,她对谁都坦承相告,性格爽快,跟谁都自来熟。
顾云菲去她唱歌的酒吧见她,问她为什么和付斐离婚了,她毫不隐瞒地告诉了她实情。
她嫁给付斐,是因为她性xing冷leng淡dan。付斐在她唱歌的酒吧,听人说她有这种病症,所以主动找上他,说他需要跟这样一个女人结婚,并向她保证,他不会在夫妻生活上对她有要求,算是对她有这样病症的尊重。张莉为了安抚父母希望她结婚的心境,也需要跟一个在夫妻生活上没有要求的男人结婚。于是双方一拍即合,在四年前结婚了。
结婚后,他们夫妻没有同床过。付斐在房fang事shi上从来没有要求过她。张莉性xing冷leng淡dan ,从来也是没有这方面的需求,关于这种疾病,她到处求医过,治疗都没有效果。
一年前,付斐突然跟她提出房fang事shi上的要求,张莉实在讨厌跟男人做那方面的事,果断拒绝了。付斐一气之下,提出跟她离婚,张莉一口答应。
张莉当初答应嫁给付斐,是他向她保证,他不会要求她跟他过夫妻生活,她才考虑答应他的求婚。至于付斐对男女之事不感兴趣,她从来也没有了解过。张莉是一个大大咧咧的人,只要付斐不烦她就行,平时她不会跟付斐多说一句话,关心他的任何行动和隐私。
本来跟付斐在一起就很乏味,不想他违背结婚前的诺言,对他提出过夫妻生活的要求,她拒绝了,他便恼羞成怒,嚷嚷跟她离婚。张莉毫不犹豫就答应跟他离婚。次日,他们就去民政局领了离婚证。
咦……这真是一段奇怪的婚姻。
既然付斐不需要一个妻子为他生儿育女,或者说满足他肉体上的需要,为什么还要和一个女人结婚,而且偏偏要找一个性xing冷leng淡dan的女人结婚。
难道有他不得已的苦衷?
还是付斐也需要一段假装的婚姻,好在大家面前装面子?
彼此没有需求的婚姻,领证后住在一个屋檐下,应该很难受吧!
付斐本来就是一个令人捉摸不透的人。他的婚姻这样离奇,在旁人看来很是不可思议,但罗菲并不觉得奇怪。他跟他见面的几次,每次从他游移不定的眼神中,总能看到其中闪烁着令人震撼的寂寥感。
付斐那串古董钥匙,一直让罗菲耿耿于怀,所以罗菲才让顾云菲跟踪他,看他会不会用那串古董钥匙,打开什么门。
付斐曾经的婚姻让人如此不可理解,他爬山发呆的举动也应该是有缘由的吧!为了确认付斐爬山发呆的行为是不是跟他的婚姻一样,令人费解,他计划明天和顾云菲一起去跟踪付斐。
目前为止,罗菲还不能确定付斐跟雪鸮案有关,但他奇怪的举动和婚姻经历,吸引他很想读懂他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或者说他身后隐藏着怎样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