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说 《萬古第一武神》-第五百四十二章 破陣熱推

萬古第一武神
小說推薦萬古第一武神万古第一武神
“这是什么拳法?”
已然站在传送阵中的琅凝霜,面色凝重到了极点,失声惊问。
“撞不周!”
陆川眸光依旧古井无波,缓缓收回右拳,好似一拳轰杀一尊神藏人仙,是一件多么微不足道的事情,神情淡漠道,“某家自创的拳法!”
“好好好,阁下天赋才情超绝,能够自创功法,心志必然坚毅无双,想来无人能够改变你的心意!”
琅凝霜深吸口气,冷声道,“希望阁下不要后悔,从今往后,你将与十三家一样,是我琅家不共戴天的大敌!”
“我很期待,琅家能带来什么惊喜!”
陆川淡淡道。
“哼!”
琅凝霜面色微寒,拂袖转身,已然完全没入升腾而起的金白色毫光之中,眨眼便既消失不见。
“琅家!”
陆川古井无波的双眸之中,森然之色一闪而逝,随手将那名琅家人仙的百宝囊摄入手中,神识横扫而出,便将其上的神识烙印破了个七七八八。
正如他所料,琅家之人留在上面的禁制,也是相差无几。
换个同阶来此,甚至是神藏人仙,或许不至于束手无策,至多很麻烦,但于他而言,实在算不得什么。
此前那几名琅家归真境武者被搜魂,陆川已然得到,如何破解这种禁制。
“走的了吗?”
陆川眉峰微扬,脚下的影子,彷如活物一般,蓦然狂涨而起,仿若张牙舞爪的妖魔一般,瞬息覆盖了大半个密室。
微商异闻录
呜呜!
影影绰绰中,鬼哭狼嚎般的呼嚎乍现,直如地狱幽冥洞开,笼罩了一点隐晦扭曲的身影,好似有万千手掌撕扯,令其无法维持人形。
“啊啊……你这个魔头,你是魔教之人,你……啊!”
这影子,正是此前的琅家神藏人仙的神魂,被陆川的拳意镇压,崩散了大半,却是活了下来。
并非他不想提醒被附体的琅凝霜,实在是无形中的威压太强,他根本连句话都说不出。
“按理说,似你这般怨煞入体,心魔已生的武者,应该是在外域与外敌厮杀所致,我不应对你出手,至少也该给你个转世轮回的机会!”
陆川缓缓转身,看着已然扭曲不成人形的影子,淡漠道,“可惜,你家那位老祖,太高估自己,也太高估了琅家,从一开始,便没想着留下丝毫缓和的余地,所以……只能让琅家灰飞烟灭了!”
网游之仙佛
“哈哈哈……嘿嘿嘿,似你这等卑鄙小人,本座见了太多太多,什么冠冕堂皇的话都能说出口!”
人影扭曲挣扎,歇斯底里,疯狂道,“想我琅家世代为人族忠良,驻守外域,守得一方平安,却落得个家破人亡,祖地被鸠占鹊巢的下场。
你这魔崽子,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吧,本座如今已是魔念深种,就算是死,也会咬下你一块肉来!”
“你活着的时候,陆某都不在乎,更何况,你如今不过是一缕残魂!”
陆川冷冷一晒,古井无波的眸子中,诡异神光闪烁,淡淡道,“事实上,留下你,是因为陆某很好奇,你这心魔深种的残魂,能否抗住搜魂炼魄之术!”
“什么?”
饶是残魂已然入魔,此时也是悚然一惊,旋即似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发出歇斯底里的狂笑,“哈哈哈,无知小辈儿,本座乃是神藏人仙,即便只是剩下一缕残魂,也曾明悟了本真之意,受天地伟力庇护,凭你也想对本座搜魂?
你真以为,自己是灵寂显圣境大修士不成?”
“能与不能,自然要试过才知道!”
陆川淡然一笑,随手一挥,九重尸塔滴溜溜浮现,化作尺许高下,将残魂收入塔中,身后的影子,在发出隐晦瘆人的呜呜嘶吼中,眨眼恢复如常。
早在大半年前,得知有这一类存在时,陆川便曾动了心思,想要试一试了。
可惜,一直没有机会。
与琅琊十三家的明争暗斗中,虽然搏杀了六七个神藏人仙,奈何这些人的心中没有多少破绽可寻。
即便如今的陆川,自身底蕴,已经到了现阶段的极限,依旧无法对神藏人仙搜魂。
或许,只有等他突破之后,才能做到吧。
但如今福地中出了不小的动乱,琅琊十三家已经容不下的存在,现在只是一个开头,接下来,才是真正的狂风暴雨。
陆川很清楚,自己或许能在三大势力争斗的夹缝中生存,甚至捞到不小的好处,却也不过是挣扎求存罢了。
这里,毕竟是琅琊十三家的地盘,留给他慢慢积累的时间和余地,已然不多了。
如此一来,一个神藏人仙的阅历见识,便是陆川最急需的知识。
“放心,慢慢来,以后有的是时间!”
陆川看也未看传送阵,转身向外走去。
虽然通过传送阵离开的话,是最方便的选择,可用膝盖想也知道,琅家那位老祖,绝对不会留下这种后患。
但这并不妨碍,陆川毁去传送阵,断了外面那些琅家强者的退路。
只有浑水,才能摸鱼!
咔嚓!
当陆川踏入地道时,阵基嗡然一颤,瞬间四分五裂。
……
轰隆隆!
外间,轰鸣阵阵,各色流光闪烁,浩瀚无垠的各种异象铺天盖地,直如改天换地,斗转星移!
此时此刻,半空中,只有十几道身影,正在惨烈搏杀。
陆川放眼望去,轻易便分辨出,琅家和十三家追兵的情况,后者已然落入了下风。
原本七名的追索队伍,如今只剩下四人,还在苦苦挣扎。
琅家强者却有七人,占据了明显上风,胜利不过是迟早的事情罢了。
毕竟,方圆数十里以内,还被阵法封禁。
“呵!”
陆川冷冷一晒,没有插手双方的争斗,也没有想着什么捡便宜,敛去了自身气息,游走在山间群落之中。
“主人老爷,阵眼就在前方十五丈外!”
未过多久,玄瞳的声音便既传来。
若非受限于陆川的阵法境界,玄瞳怕是早已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但即便如此,数以百计的分念铺散出去,比之陆川自己推演和寻找,也快了数倍不止。
“啊……”
就在此时,半空中一声惨叫戛然而止,却见一片恢弘光影虚幻散逸,一道身影浴血跌落,旋即便被凌厉剑光绞成了血雨。
死者,正是追兵中的一员。
胜利的天秤,已然完全倒向了琅家,若无意外的话,短短片刻,便会结束。
而意外,往往就在出其不意下发生。
琅家错就错在,不该轻视陆川,若在第一时间,将之完全禁锢,怕就没有这些意外发生了。
当然,琅家之人的顾忌,也在情在理。
那等情形下,玄澜宝镜随时都会锁定陆川的方位,若是陆川反抗激烈,暴露了他们所在的话,计划必然无疾而终。
为了玄澜宝镜,琅家之人经不起任何意外。
可惜的是,在这他们眼中,一个小小的半步神藏,根本不足以让琅家认真对待。
说你爱我 溪玲
亦或者,陆川是那些大势力的棋子,是为谋夺琅琊福地打前站,早晚不过是敌人,自然是该死了!
只要首尾处理干净,神不知鬼不觉,日后说不得,还有合作的机会。
奈何,陆川现在的行事风格,太过霸烈,根本没有留下任何缓和的余地,琅家同样也没将他放在心上。
从一开始,双方就没有合作的可能,不存在什么政治的妥协。
于陆川而言,人家都想要他的命了,还眼巴巴的凑上去寻求合作,那不是什么政治觉悟的艺术,而是犯贱。
两世为人,早已看清了这些所谓世家,亦或朝廷,乃至大势力,骨子里的虚伪与无情。
陆川岂会选择妥协?
所以,只有一往无前的血勇,以匹夫之意,血溅五步,杀他个血流成河,尸横遍野,才能挣得一方净土。
无论是妥协,亦或是低头,得来的生存空间,不过是他人施舍罢了。
既是施舍,便能夺走!
唯有自己得来的东西,才真正属于自己,谁想动心思,都得掂量掂量,能不能抗住匹夫之怒,血溅五步的惨烈反击!
所以,陆川毫无迟疑,一脚踏出,山字经斗转之下,沛然伟力宣泄,轰然击入地脉。
轰!
大地巨震,彷如地龙翻滚,方圆数十丈范围之内,似乎投入了一颗石子,形成了层层波浪涟漪,咔咔碎裂声不绝于耳。
天行缘记 楚枫楠
嗡嗡嗡!
几乎在同时,半透明的光罩涟漪激荡,彷如抖动的玻璃,剧烈起伏不定,须臾便裂开了几道巨大的口子。
“阵法破了!”
仅剩的三个追兵,登时大喜过望,毫不迟疑的运转最后的真元,施展出压箱底的手段,奋力迫退对手,疯也似的逃向破口所在。
“可恶,哪里走!”
琅家强者自然不会放过,怒啸而起,穷追不舍。
于他们而言,玄澜宝镜的是首要目标,杀死十三家这些鸠占鹊巢之徒,是次要目标。
若有可能的话,自然是想要两全其美。
奈何,天不遂人愿!
陆川破坏阵法时,同样泄露了自身气机,自然被琅家强者察觉,可他们现在,根本没有时间管顾一个半步神藏,也不想去探究,这个诱饵是如何脱困的。
若是玄澜宝镜没有到手,琅家这些年的布置,不说一朝化作乌有,满盘皆输,也是白瞎了大半心血。
所以,当众神藏人仙拼命搏杀之际,陆川已是奕奕然离开了山峰所在,眨眼消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