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77em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140.你話太多了鑒賞-ux1s2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
小說推薦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
宁然看她一眼,把手里的一摞图纸整理好。
“昨天,多谢这位同志仗义执言。”
纪红梅一怔。
很快反应过来,多看了宁然几眼。
“原来是你。”
难怪她觉得这小姑娘眼熟。
纪红梅活了这二十多年,就没见过几个像宁然这么漂亮到惹眼的小姑娘,要不是知道这小姑娘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人,家境也不好,她都要以为这小姑娘是不是省城哪家的大小姐了。
关键是,这小姑娘长得漂亮就算了,还很有气质。
这就很难得了。
纪红梅再次朝她伸出手,“还我吧,我有事,得走了。”
宁然看着那只手。
片刻,想了想,她抬头看着纪红梅。
“你家是做服装生意的?”
纪红梅顿了下,点头。
“生意不好?”
纪红梅没说话。
末世修行者
宁然淡淡道:“是因为设计图新颖度不够,款式也落后,跟不上市场要求,一直没有创新跟改进,吸引不了客源,所以老板不满意,一直找不到突破点?”
纪红梅听了这话,就想,这小姑娘果然是听见她跟张月那个贱人的话了。
自身的伤疤被人硬生生揭开,露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令纪红梅有些难堪,又是气恼,又是生气。
纪红梅语气生硬道:“我昨天才帮了你跟你外婆,你现在应该不是想恩将仇报吧?!”
宁然定定看她,“确实不是。”
帮助过她的人,无论是出于什么目的,意外还是有意为之,她都会还的。
既然纪红梅现在遇到的事这种困难,那她……
纪红梅站在原地,像是在出神,恼怒道:“那你还不快把它们还我!”
宁然瞥了她一眼,张了张嘴,出口却是问了句:“你有笔吗?”
“什么?”纪红梅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有笔吗?”宁然再次重复了一遍。
纪红梅听清楚宁然的话,不由皱眉。
“你要笔干什么?”
宁然没说话,朝纪红梅伸出手要笔。
纪红梅皱眉看着宁然,对方坚持不让,眼神里说不清楚是什么情绪。
以爱情以时光
半晌,纪红梅看着宁然那张精致的小脸,颓然叹了口气。
黑道大亨
“算了算了!”
看在这小姑娘长得还算符合她审美的份上!
纪红梅冷哼一声,愤愤回神,到路旁她停着的自行车前,从公文包里翻出一直笔,转身走回到宁然面前,猛的伸出手。
“喏!要做什么赶紧做!”
宁然挑了挑眉,伸手接过。
随后,她低头看着手里的图纸,翻了个页,在空白的那一面下笔。
纪红梅瞳孔骤缩,心里一怒,下意识就想夺回来。
设计图有多珍贵,这小姑娘知道吗?!
她怎么敢在上面用笔乱涂乱画!
这是对设计图的不尊敬!太过分了!
航海旅程 貢昶
但随即,纪红梅又想到了反目成仇的朋友张月,顿时就泄了气。
就算这小姑娘乱涂乱画又如何?
这些设计图早就被张月那个小贱人给毁了。
就算没被毁,又有哪一家老板能看上这些设计图?
就是她,都看不下去。
早就形同一堆废纸了。
这么一想,纪红梅顿时精神恹恹的,也就没再注意宁然在干什么。
而宁然根据自己对后世衣服的印象,选了几个中规中矩,对这个年代又还算新奇,容易被接受的款式,给画了出来。
既然纪红梅帮了她,目前又正缺这个,那她也算投其所好,还了这份人群了。
很快,宁然就画好了三个样式。
她把笔帽合上,整理好一堆图纸,连笔一起递给纪红梅。
纪红梅心不在焉的问了句:“你干了什么?”
宁然哦了声,“你不是缺设计图吗?我送你三幅。”
纪红梅一怔。
但反应过来,就是不以为然。
“你个小姑娘今年上初几了?学多少字了?学的都是什么知识?会画画吗?懂什么叫设计吗?”
宁然语气挺淡的:“接触过一点。”
虽然这样说,但纪红梅不以为,只当宁然是在说笑。
想着,她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挥挥手道:“行了行了,赶紧回去吧,不然你家大人该担心了。”
宁然唔了声,似笑非笑道:“女同志,记得看,说不定有惊喜。”
纪红梅嗤笑一声,“你个小孩子懂什么?”
说完,她拿着图纸回到自行车旁,跟宁然打了个招呼,也没看宁然给她的图纸,一股脑全塞进了公文包里,骑上自行车就走了。
宁然看着她远去,无奈的摇摇头。
只能希望纪红梅突然想起来,然后看了她画的设计图,不然,她也没有办法了。
宁然耸了耸肩,转身也走。
还是尽快把过户的事情弄完,然后就回去吧。
梁正英知道她那些卷子都做完了,可是又给她弄了厚厚一摞等着她去做。
然而,走出去没多远,突然,宁然神色微动,停了下来,转头往后看去。
后面街道马路上,只有零零散散的行人过客,步履匆匆,没什么异常的。
看了几眼,宁然收回目光,继续往前走。
心里有点奇怪。
她刚刚察觉附近有些危险的气息。
难道,是她感觉错了?
宁然走后,没过多久,马路的另一头,两个身姿高大挺拔的军人快步走过来,不时看向四周,像是在找什么似的。
而他们,正是顾季沉与陈奇。
陈奇看了眼身后,有些奇怪:“团长,咱们这样直接找真的有用吗?”
离天大圣
顾季沉稳步走在内侧,目不斜视。
“不然,你有什么办法吗?”
陈奇悻悻的摇头,“没有。”
“但我觉得,政委说不定就是在坑咱们!说什么那伙人到了这县城,有可能会对当地百姓造成威胁,可依我看,他分明就是想支走团长您,好在您手下安插人手!”
顾季沉嗓音低沉,语气淡淡的。
“知道就行,何必挑明?”
陈奇顿时就瞪大双眼,“团长您知道啊?”
顾季沉意味不明的嗯了声。
陈奇有点急,“那团长您还听政委的话出来,不怕回去的时候,政委把咱团里搞得乌糟糟的吗?”
顾季沉被念叨的有点头疼,瞥了陈奇一眼。
“知道为什么我是团长,而你不是吗?”
陈奇:“???”
顾季沉:“你话太多了。”
陈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