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龍魔血帝 潑墨染青竹-地兩千五百二十七章 東方歌 下看書

龍魔血帝
小說推薦龍魔血帝龙魔血帝
“周围守卫看起来比较森严。两位大能把守,前朝太子果然非同寻常!”
望着森严的守卫,星紫萱也是感叹一声。司马空手底下的佣人都是大能,没有天神的修为。
“这些人应当是门主或是紫霄派来的,他们要监视东方歌的一举一动。师姐,我们借助不动如山从下面走!”
秦叶提议道,不动如山可以在大地之下行走。眼下秦叶的修炼的还不到家,只能让星紫萱带着他进去。这个时候他们就感到一些痛苦了,没有九皇子的感知能力,哪怕是星紫萱都要在里面瞎转。
唐僧手记 胡布衣
“走!”
两人再度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在假山之中。他们的潜入没有任何人察觉。夜深十分,一个个房间逐渐熄灭。唯有正殿几个房间还亮着灯。
“朝着有灯的方向走!”
两人又一次朝着朝着地面遁去,这次星紫萱的速度要慢了许多。距离太近,一旦发出声响,就会打草惊蛇。两人蹑手蹑足,到了正殿的窗跟处。索性这里并没有人守护。
正殿内人影晃动,但有禁制的阻隔,秦叶和星紫萱也听不到里面究竟说些什么。
“不要急,看我的!”
星紫萱手腕上出现一个耳朵形状的宝物,此宝名为顺风耳,乃是一件准仙器。传说中这件准仙器是仿照顺风耳神仙的耳朵制成的,虽然没有任何威力,但却可以无视禁制来听取外界的声音。
一对耳朵,星紫萱拿出了左耳交给秦叶,另外的右耳则是自己戴上。戴上后,里面的交谈他们可以轻松的听到。
有这种宝物才拿出来?看着一旁的师姐,秦叶的脸上也有一些疑惑。
早知道这样何必耗费这般力气?可秦叶不知道的是听取消息所付出的代价。顺风耳戴上后,他的大脑开始沉重起来。海量的神力顺着耳朵涌去,令他产生了昏睡的感觉。顺风耳的消耗,远远比他想象中的要恐怖数倍。
这也是星紫萱为何没有使用顺风耳的缘故,连她都觉得戴上顺风耳会很不舒服,影响它的修为,更不要说是七星天神的秦叶了。没有立即晕倒就说明他修为深厚了。
尽管顺风耳的副作用极大,但戴上后也是立竿见影。房间内的交流立即被秦叶听到了。
“今日若不是我,你怕是早就被发现了!秦叶那个小鬼很不简单,他那一双眼睛能够看破很多东西。为以防万一,后面还有一个感知型修士察觉我的气息……”
一个身穿蓝衣,胸口镶嵌宝石的青年坐在椅子上,他气息内敛,眼含星芒。从锐利的目光中能够看得出,此人很不简单。颇有一代王者风范。
“不简单?那又能到什么程度?七星天神,加上他的师傅司马空,在羽仙门又能有什么作为?羽仙门真正决策者是正阳宫,连羽玄他都做不了主!”
另外一个和他模样一致,身穿黑衣的青年说着。青年负手而立,背对着椅子上的青年。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浓浓的怨念与无尽的戾气,他才是真正的东方歌。
在东方歌对面坐着的则是他的化身,东方歌正是利用化身和本体调换,这才骗过了大能。那些大能们所利用的手段如出一辙。拥有化身的他们可以放出化身来遮挡蜘蛛标记。真正的蜘蛛标记是遮不住的,除非他们的修为强过魔王。
“那老头子已经死了,当初就是那老头子说你身上邪念太重,这才不准许你成为羽仙门下一代继承人。还是羽玄求情,才保住你一条性命……”
化身看着东方歌,他将陈年旧账翻了出来。当年的东方歌具备天时地利,恰好羽玄也有隐退的意愿,便将他带到了师傅羽湛的面前。
哪里知晓羽湛打量东方歌一番后,当即将羽玄训斥了一番。说他分不清人性,怎能将此人带到自己身边?斥责过后,东方歌继承人的身份就被羽湛撤去了。理由是东方歌心性不定,武逆恩师。从那以后,东方歌就被一直圈禁于此。
坐牢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大威魔王到来之前,大威魔王感受到了东方歌身上的巨大怨念,便是和他谈了一番。东方歌一拍即合,当日就打上了蜘蛛的烙印。
只等待魔族真正入侵那一日,他挺身而出,振臂一挥,重新夺回属于自己的位置。这次秦叶的发威,羽仙门上下都很震动。为此才将囚禁的东方歌也放了出来。
“住口,不要在那里说那个卑鄙小人。他只顾自己的位置,将我抛了出去。我戾气重?还不是我替他清除了许多他想要杀的人?到头来他卸磨杀驴,还让我感恩戴德,魔族若来,我第一个杀他!”
东方歌身上的怨念更甚,他将一切过错全部推到了羽玄的身上。昔日的恩师反目成仇,那点点滴滴都已经不再他的脑海中。
“没有羽玄师傅,你早已经尸骨无存。当年他把你带入到羽仙门内,抚养你长大,连基本的养育之恩都忘记了吗?我看羽湛宫主做的一点问题也没有。真若是把羽仙门交到你的手中,将会生灵涂炭……”
坐在椅子上的东方歌冲着本体斥责道,他说分离出去的化身乃是善念,强大的恶念则是继承了本体。这也是羽湛不同意的原因。
岂能让恶念来主持身体?当年羽湛的话也有一丝余地,那就是让东方歌好好反思,什么时候想通了,羽仙门的掌门或许还有他的一席之地。
反思等于修炼,只要东方歌悟出自己恶念退,善念上便可以坐上羽仙门的大位,而且实力也能更胜一筹。但东方歌却在歧途上越走越远,以至于拉都无法拉回来。
“住口,谁让你在这里说教!这次你虽然帮了我,但主要也是为了帮助你自己,因为你怕被查出来自己也会死掉。帮我不等于就可以大放厥词,我要立即把你关进去,让你好好反省!”
东方歌身上涌现出大量的黑烟,黑色的烟雾朝着化身的身上笼罩而去。善念的化身瞬间就被制服,原本他的实力就敌不过本体,再加上魔王的蜘蛛印记,让本体的实力进一步突破。
“执迷不悟,若是再执迷不悟必将尸骨无存。东方歌,你的末日要到了……”
“狗东西,我要关你一百年,五百年,一千年。一直把你关到死为止!”
面对善念的提醒,东方歌大发雷霆。他冲着化身咆哮,理智、风度全都丢失的一干二净。
外面的秦叶和星紫萱听得清清楚楚,星紫萱看到秦叶神色萎靡,连忙把戴在他耳朵上的顺风耳摘了下去。并且给他输送了一丝的神力,秦叶这才逐渐缓和。
“师姐,我们走!”
缓解的秦叶只说了一句话,目前已经知晓了结局,剩下的还要从长计议。现在对秦叶来说休息才是最重要的。凭借不动如山,星紫萱顺利的离开了东方歌的宅院。整个过程神出鬼没,并无一人察觉。
“怎么样?是否好了一些?”
星紫萱的心情大好,总算是查到了一些蛛丝马迹。这次面对紫霄的时候,她也有了底气。
“宝物不是随便就能戴的,应了那句话,欲戴其冠,必承其重!”
秦叶摇了摇头,这次他算是认识了那句名言。好的东西就算给你,你也没有福分去享受,反而会找惹祸端。
“那我们换一换?你把你的鞭子给我,我就把顺风耳送给你如何?”
星紫萱打起了地狱轮回鞭的主意,对于那个鞭子她还是很想用一用,可秦叶却是把得很紧。其余都可以商量,唯独地狱轮回鞭秦叶从不松口。
“师姐,那把鞭子不是什么好东西,谁拿在手,意味着无尽的祸端。”
秦叶一脸严肃,他并不正面回应。这把鞭子是从地府里偷来的,能进地府偷东西,能量可见一般。传扬出去,纵然不说招来杀身之祸,也会升起巨大的祸端。只要不是无奈之下,秦叶都不会动用此宝。
“扑哧!”
“跟你开玩笑的,这是你的秘密与机缘,师姐是不会抢夺的。我倒是愿意看你快速成长,成为可以让我依靠的臂膀……”
面对严肃的秦叶,星紫萱直接笑了出来。她的话打消了秦叶的疑虑,也让秦叶对她的好感度增加。
“师姐,我们回去休息吧。”
秦叶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他随后对星紫萱说道。
“这就回去了?那两个人不查了?”
星紫萱稍微有些诧异,今夜才刚刚出来,立即返回是不是有些太早了。而且还有两个人
“不查了,他们和东方歌的手段必然一致,到时候直接拆穿就是了。”
秦叶眼角带有深深的疲惫,这种疲惫不单单是顺风耳带来的负效应,更是这几日的精神压力。三日没有效果,别想活着走出羽仙门了。
“师弟,那两个人虽然不查了,但还有一个人并没有查。白天我给你颜面并未拆穿,到了晚上我可不会再给你机会了。”
古剑奇谭之爱缘今生 伊素婉
星紫萱拉着秦叶,直接奔向了崔芷荷的住处。
先他们一步的人正是秦叶的邪恶化身,邪恶化身乔装改扮混入羽仙门内,他首先打听的就是崔芷荷的住处。在他眼里,崔芷荷乃是上品女子,比起外面的女子更有滋味。尤其是秦叶本体的未婚妻,更能引起他的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