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 撿到一隻始皇帝 起點-第三百四十七章 家人閲讀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捡到一只始皇帝
赵括推开了院落的门,抬起头来,看到正在训斥着赵康的艺。
艺的手指着赵康的鼻子,正在大声的训斥着他,赵康低着头,乖巧的听着母亲的训斥,而他们听到开门声,不约而同的看向了门口,看到微笑着看着他们的赵括,艺顿时笑了起来,再也没有方才的愤怒。而赵康瞪大了双眼,满脸的惊惧与绝望,为什么偏偏是在今天回来了呢?
“父亲!!”
善大叫着,就冲向了赵括,赵括大笑着,一把将女儿抱了起来,善越是长大,就越是像她的母亲,眉宇之间几乎与母亲一模一样,是那么的可爱,赵括抱着她,完全不觉得吃力,笑着走到了艺的身边,艺心里有很多话要说,却只是藏在心里,没有在孩子们的面前表露。
“您回来了…”,艺说着,这才说道:“我这就给您做饭…”,她急忙走开了,赵康傻笑着,急忙跟父亲问好,这才悄悄的朝着大门的方向走去,善指着哥哥,叫道:“父亲,兄长他想要跑!!”,赵康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了,赵括缓缓转过头来,打量着赵康,眼里满是凶光。
“你又做了什么?让你母亲如此愤怒?”
“我…我啥也没做啊。”
“我知道!”,善笑着眯着双眼,双眼都弯成了月牙,赵康脸色苍白,急忙朝着她摇着头,善低着头,迟疑了许久,还是决定不出卖自己的哥哥,赵括笑着,带着善走进了内室,去见赵母。赵母正坐在屋内,眼神呆滞的看着前方,手里拿着针线,正在进行缝补,赵括看着白发苍苍的母亲,缓缓放下了女儿,走到了她的面前。
赵母的眼神愈发的不好,她几乎看不清什么东西,赵括还没有说话,赵母忽然开口问道:“括?括回来了?”,她放下了手中的针线,伸出手来摸索,赵括急忙上前,坐在了她的身边,赵母这才摸到了自己的儿子,赵母哭着说道:“你回来了,你回来了,我总是做噩梦,我梦到你浑身是血…”
赵括心里一酸,擦掉了母亲脸上的泪水,这才笑着说道:“母亲,我回来了,我无碍!”
“父亲,你要大声点,她听不到的。”,善小心翼翼的提醒道。
赵括这才放大了声音,再次说了一边,赵母摸索着赵括的脸庞,确认他没有出事,这才说道:“我一直都在祈求神灵,希望他们保佑你…”,赵母说着,忽然,她伸出手在自己的身后摸索了起来,过了片刻,她才拿出了一个布帛,翻开布帛之后,里面是几个有些干枯的桃子。
“今年桃子熟了的时候,你没有回来,这是我给你留下的…之前藏在窖里..没坏掉吧?”
“没坏…没坏,母亲。”,赵括眼里闪烁着泪花,紧紧的抱住了赵母,将头依偎在她的肩膀上,眼泪却是忍不住的流着,艺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进来,将善也带了出去。等赵括拉着母亲走出来的时候,艺已经做好了饭菜,康,善都乖巧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赵括让赵母坐在了上位。
自己则是坐在了她的身边,一家人这才其乐融融的吃起了饭。
可惜,赵政已经不能随时前来吃饭了,他有很多的事情要做,这次韩国百姓的事情,就足够让他忙上个七八天,在赵括不在的这段时日里,秦王已经从吕不韦的手里得到了不少的权力,安排提拔了自己的一些心腹,这些由他来负责的事情,他都必须要做好,不然,朝中群臣只怕是不会再信任他。
赵括忽然问道:“成蟜呢?他怎么不在?”
艺笑着说道:“这些天,他也在忙着…政想要给他一些官职,可是他做的似乎都不是很好。”,康看了一眼父亲,这才无奈的说道:“父亲,您得好好管教他了,他现在整日都跟那个虚伪的小人混在一起,也不来找我了…我怎么说他也不听,我险些都要跟他动手了…”
致高考后的楚雄一中学子
魏离传说
“该被管教的是你!”,艺说着,这才看向了赵括,艺愤怒的说道:“您知道您的儿子做了什么好事吗?”
赵括这才想起自己进屋的时候,艺正在训斥康,他还不知道康做了什么事情呢,赵括皱着眉头,看着康,康则是无奈的低下了头,全怪自己嘴欠,就不该说管教的事情的,艺恼怒的说道:“我前天去市买些东西,看到他正跟一个女子走在一起,有说有笑的,也不怕丢人!”
赵括顿时皱起了眉头,愤怒的说道:“你敢骚扰民女?!”
“什么民女啊,那是王龁将军的孙女…而且是她来骚扰我的…”,康委屈的说着,赵括顿时也就明白了,哦,原来是早恋啊,我还以为是多大的事情呢,赵括笑了笑,这才问道:“那她好看吗?”,康抬起头来,小鸡啄米般的点着头,说道:“当然好看,不好看我能带她去玩嘛?!”
“括!!”,艺忽然喊起了赵括的名,赵括急忙清了清嗓子,这才愤怒的说道:“你还年幼,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呢?还带着她去市里玩??”,赵括假意的训斥了一顿,而康也听出了父亲的意思,低着头笑眯眯的接受。赵括觉得,这男人还真是一种奇怪的生物,他们知道儿子恋爱,心里并不会愤怒,反而是觉得很开心。
可若是他们知道女儿恋爱,嗯,那事情就会变得非常的糟糕。
康在知道父亲没有生气之后,继续说起了成蟜的事情,赵康看起来实在是有些担忧,他觉得成蟜是被人所欺骗了,无端的开始疏远自己…赵括先是打断了他,方才问道:“你所说的这个小人,是谁?”,赵康不屑的说道:“就是先前那个上蹿下跳的樊於期,他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成蟜居然将他视为挚友!”
末世
赵括沉思了片刻,方才点了点头,这件事,还是要自己去询问。继续吃着饭,赵康忽然又说道:“还有大师兄…您出征的那天之后,大师兄就抱病在床,再也不曾出门,我去拜访了他几次,他看起来非常的不好…他还想要辞掉官位,可是吕不韦不肯,您应该去看看他的。”
赵括这才想起来,似乎自己回到咸阳之后,就没有见过韩非,韩非病了?赵括不由得长叹了一声,韩非这是得了心病啊,韩国的覆灭…赵括将这件事也记在了心里,等到艺去忙碌的时候,赵康这才凑过来,笑着说道:“父亲,给我点钱吧,我想要出去玩…”
赵括从身上搜出了点钱,交给了他,这才说道:“不要让你母亲知道了…出去小心点,这天寒地冻的…算了,算了,去吧!”,赵括这才挥着手,赶走了康。随后,赵括才去拜访住在隔壁院落里的戈,戈如今瘫痪在床榻上,无法起身,身边随时都要有人来服侍他,当赵括来看望戈的时候,戈并不是很开心。
他扭过头来,不去看面前的赵括。
赵括笑着走了下来,这才问道:“戈公,您这是又是因为什么呢?”
“当初马服君曾说,若是以您为将军,赵国一定会灭亡….我还不明白他的意思,如今我是明白了,原来是秦国以您为将,赵国才会灭亡啊。”,戈公说着,这才看向了赵括,他问道:“当初马服君为赵国所打下来的土地,您又帮着秦国打了回来…我要是哪一天忽然走了,可是有很多话可以跟马服君说了…”
赵括沉默了许久,没有回话。
戈可能是意识到自己的话说的有些过分了,他又说道:“您是赵人啊,马服君,您的先祖是赵国的王,您的父祖都在为赵国流血牺牲,赵王的确是对不住您,您可以在秦国生后,也可以帮着秦国治理地方,可是为什么要带着士卒去攻打赵国呢?为什么要杀…唉…马服君啊,您是赵人啊。”
赵括认真的看着面前的戈,他说道:“我知道自己是赵人,我不会否认这一点,也不想要改变这一点,我所想要改变的,是这个天下…我希望您可以理解我,您不知道外面的情况,一场蝗灾,饿死了十几万的百姓啊…我必须要改变这一切。”
“您想要一王天下,为什么不能是赵国呢?”
“赵国?即使赵王如秦王那样的支持我,国相全力的辅佐我,赵国的实力又如何能一王天下呢?秦国可以击溃各国的联军,这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秦国本身的强大,而要让赵国变得如此强大,需要耗费多长的时间呢?需要死掉多少的人呢?”,赵括也是直截了当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没有加以任何的掩饰。
戈看着他,许久都说不出话来,只是叹息了一声,再次转过头去。
赵括却跟他说起了自己在韩国的所见所闻,又说起了几个孩子的变化之类,聊起了家常,而戈也终于不再像方才那样的愤怒,他平静了下来,认真的听着赵括说着外面的世界,听着赵括抱怨着自己的驭者,两人聊了许久,赵括这才离开了这里。戈大概是因为曾追随赵奢抗击过秦国,接受不了赵括的做法。
可是赵括知道,自己不得不去做这些事情。
在离开了府邸之后,赵括又前往了韩非的身边。他所要看望的人的确是有些多,韩非所居住的地方,正好跟赵括的院落也不远,赵括也没有乘坐马车,徒步前往韩非的府邸,赶到了府邸,即刻有人出来迎接赵括,这些都是韩非的弟子,也算是赵括的徒孙,故而他们对赵括也是非常的尊敬。
被他们领着走进了内室之后,赵括终于是看到了坐在床榻上的韩非,韩非穿的非常的厚,脸色极其苍白,不断的颤抖着,外面的确是非常的寒冷,可是内室并没有冷的让人颤抖,韩非挣扎着想要起身拜见老师,赵括却是摇着头,让他坐下,他就坐在了韩非的面前,一时间,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韩非非常的热爱自己的国家。
在离开了韩国这么多年的时日里,韩非从不曾忘却自己的国家,而如今,韩非的国家灭亡了…看着不断哆嗦着韩非,赵括摇了摇头,这才开口说道:“政…大王免去了那些郡县今年的税赋和徭役,并且派人来帮助百姓,救济那些孤儿寡母…我去韩国各地都查看了一遍,官吏们都做好了春耕的准备,还弄来了不少的耕牛。”
“在遭受了这么多的苦难之后,他们终于可以过上好日子了…”
韩非抬起头来,看着老师,韩非并不是不明白这些道理,只是,国家的覆灭,无论是对什么人而言,都是一种无法接受的打击,赵括认真的说道:“你是在为了韩王而感到难过嘛?”,韩非摇了摇头,说道:“这一切都是他所应得。”
“那你是因为看到韩国的百姓逃离了苦难而难过?”
“我…我只是..我..我…”,韩非双眼通红,却结巴的说不出话来。
“你的国家并没有覆灭..你的国人,你所爱的人,他们过上了更好的生活…他们不会再被冻死,不会再被饿死..”,赵括叹息着,他说道:“你要想办法让他们过上更好的生活,制定更好的律法…而不是在这里浪费时日…在那片土地上,韩人的文化会持续数千年,在很多年之后,生活在那里的百姓也会是一样的勤劳…朴素,老实…”
韩非捂着自己的脸,他沉默了许久,这才抬起头来,问道:“若是灭亡的是赵国,您会伤心嘛?”
“当然会伤心…可是这是拯救天下唯一的办法,你很早就做好了准备,不是嘛?”
无敌相师
韩非那赤红的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前方,沉默了许久,他说道:“是啊….”
ps:刚才直播码字,经历了一次电脑死机,包括砸键盘等行为之后,终于是将这一章给写了出来,嗯,我休息一会,再看看是否能接着码字吧。如果可以,我再码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