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朕的長髮皇后》-第一百二十七章 抽籤分享

朕的長髮皇后
小說推薦朕的長髮皇后朕的长发皇后
诸葛村夫听完,嘿嘿冷笑着,瞥了眼千山暮道:“丫头,你可知那老怪物为何定要将他引回烟浮国?”
“为何?”千山暮幽幽的看着林云墨,心头竟莫名的不安起来。
“自然是要杀他!”诸葛村夫摇头晃脑的说。
东方韵不解的问道:“为何非要在烟浮国不可?”
诸葛村夫斜睨着东方韵:“你看不出来吗?你到底是怎么出的师?”
东方韵被噎的说不出话来了,却是敢怒不敢言,不满的瞪着诸葛村夫。
“沉了片刻,诸葛村夫才道:“因为,他是龙血凤髓之人,在外面有龙气护佑,姜琰珺伤不了他分毫,只有到了此处,他才是个普通的人…”
“我只想要知道,到底要如何做,暮儿才可以全身而退?”林云墨急切的问道,此刻他更担心千山暮的处境。
诸葛村夫掀了掀眼皮说道:“别怪老夫没提醒你们,若跟那个老怪物斗,只有恢复了这丫头的公主印记才可,可如此一来,亦会成为摆脱不了的桎梏,你们…想好…自己选…”
林云墨想起白昼曾跟他提起过的,二皇子,三公主俱是傀儡一事来,心里十分不舒服,他扭头看向千山暮。
“咱们再想别的…”
“我要恢复印记…”
两人同时脱口而出,话语撞到了一起。
“我不能让你再涉险!”林云墨目光锐利,语气决然。
他对千山暮一直是轻言软语,从未有过半句冷硬。
可,这次不一样。
千山暮眼角眉梢带着倔强,她深深的看着他,颤声说道:“我又怎能置你的性命于不顾?相比之下,你所处的险境比我更甚不是吗?”
“好了…”诸葛村夫见两人互不退让,还不知耗到什么时候,打了个哈欠开口道:“既然僵持不下,那就由老天决定好了,抽签!”
说罢,他自顾自的由地上捡起四根他早已啃秃了的宫人手指,转身悄悄在其中一根做了标记,而**紧在手中。
“老夫只在其中一根做了记号,你两个过来抽签,只抽一次,若是你们都抽了没记号的,那个老怪物由老夫来解决如何?”
“好吧!”林云墨看向千山暮,“我先来”!说着走上前,捏出了一根中指,没有记号!
千山暮心头一松,在林云墨幽幽的目光中,绣眉微颦,浓烈的臭味熏的她头晕脑胀,抽了抽嘴角。
疾步的走到铁笼跟前,捏了一根手指,瞄了一眼,隐约看到了红色的标记,十分嫌恶的丢进了铁笼里。
转身都是爱 陌北风
诸葛村夫捡起了手指,捋着胡子大笑道:“嗯,看来,公主是躲不过去了!”
林云墨闻言脸色骤然一沉,看向千山暮,欲言又止。
千山暮心知他担忧自己,便走上前去,安慰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有些事必须我独自去承担,即便是挚爱,亦会束手无策。”
林云墨勉强扯出一丝笑意,看着她漆黑的眼眸真挚的说道:“是生或是死,我都陪你!”
东方韵在一旁看着,心底里突然泛起酸涩的滋味来。
“丫头,过来吧。”诸葛村夫笑的有些牵强。
“东方韵不是说没有灵丹护体,暮儿额前的印记没法恢复吗?”林云墨清冷的问道。
诸葛村夫冷笑道:“东方韵办不到的事,难不成老夫就不能办了?你这小子敢质疑老夫?”
千山暮却没有丝毫犹豫:“那就有劳前辈了!”说罢,她轻轻扯了扯浅紫色的襦裙,在铁笼旁坐了下来,瞬间变得自若从容,与刚才抽签时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诸葛村夫面色渐渐凝重起来,他将自己的身子往铁笼处又艰难的挪了挪,铁链与地面擦出尖锐刺耳的声响。
林云墨这才发现,诸葛村夫由始至终都是盘膝而坐,他的腿似乎格外干瘦,与正常人的双腿有着极大的差异。
“不用看了。”诸葛村夫自嘲的笑道:“老夫自幼不良于行,这是废腿。”他边说,边伸出手到千山暮额间那块丑陋的疤痕处。
“闭上眼睛!”他缓声道。
千山暮依言紧挨双目,心头一片茫然混沌,仿佛瞬间迷失了方向,额间愈发灼热刺痛起来。
有些原本模糊的画面,逐渐清晰起来。
一个穿了素白衣裙的女子,泪流满面的跪在坟茔里,右手握着一块棱角分明的石头,左手紧抱了一个吮吸着手指眼睛黑亮的婴孩。
那女子猛的举起手中石块,狠狠砸向那个婴孩的额头…
那个婴孩…便是她吧…
骤然间,钝痛袭上心头,甚至连喘息都感觉好艰难。
几人见到她额间的疤痕逐渐消退,直至踪迹全无。取而代之的是一枚水滴状的图案,怪异中透着神秘。
眼前浮现的画面愈来愈暗,最后变得漆黑一片时,她耳边听到急切焦灼的呼唤声,恍若梦境,虚幻而又缥缈。
柳梦离看着林云墨将昏过去的千山暮小心的抱起,拾阶而上。
“前辈刚才是做了手脚吧?”柳梦离将声音压的低低的,刚才她可是瞧得分明。
诸葛村夫犟着脖子道:“你,可不能胡说…”
柳梦离冷冰冰的威胁道:“晚辈实力虽比不上前辈,要论眼神,前辈可就差远了,三殿下可是拿命来宠公主的,您…最好…多求求菩萨,保佑我们公主毫发无伤,不然…”
“不然怎样?那小子能将我这前辈怎样?”诸葛村夫瞪大了眼睛,怒喝道,他可不是吓大的!
柳梦离翻了翻白眼,不屑的说道:“管你前辈还是后辈,依三殿下的脾气,他会折了你的双臂,将你的满口牙齿全敲碎,然后挖了你的舌头,做成人蛆扔进厕中!”
诸葛村夫一张沧桑的老脸瞬间变得铁青,说不清什么原因,对于林云墨,他心底里却是有些打怵。
与此同时,启洲的碧血阁
“主子,这些日子,碧血阁周边好像多了些碍眼的东西!”欧阳兮轻声一笑。
姜琰珺将窗户推开了一条缝隙,冷风自缝隙中尖锐的吹了进来,果真见到碧血阁的拐角暗处,有鬼鬼祟祟的背影在晃动。
“林云墨的人不会如此懈怠,会是谁的人?”
“主子,您就不怕,千山暮他们搬救兵?”
姜琰珺笑的阴险而嗜血:“若是他们不去,那就没好戏看了!”
欧阳兮看着姜琰珺阴冷算计的脸,顿觉一股寒气由头顶袭进心窝。
她装作漫不经心的问了句:“能有什么好戏?”
姜琰珺似是胜券在握,傲然笑道:“她若不去,自然是一分胜算都没有,若是去,还会多添另一重,成为我的傀儡,你说有没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