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笔趣-第242章  他捨不得裴初初捱打相伴

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小說推薦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见南宝珠瞪他,宁晚舟抿了抿唇,只得老老实实地解释:“我也是才听宫里人说的。只有天子一人回了长安,你妹妹不知所踪。天子脾气比以往更加阴晴不定,不仅罚了几名宫女,还罚了太子殿下。”
只有天子一人回了长安……
南宝珠的脸色瞬间难看。
“啪”地一声,她重重放下筷箸:“我去宫中问问!”
宁晚舟起身握住她的手,将她拉了回来:“姐姐疯了?太子便是因为多问了两句,才挨罚的。你这个时候去,不是找死吗?南宝衣断然不会有事,否则,我表哥绝不可能安安静静地待在宫中。依我看,她必定是待在某个地方养病。”
南宝珠红了眼眶,仍旧不忿:“就算是这样,可他怎么能……怎么能把我妹妹一个人丢在那里?他不肯陪,那我去问清楚地址,我收拾行李去陪娇娇!”
宁晚舟蹙眉。
视线落在南宝珠的孕肚上。
姐姐已有六个月的身孕。
大夫说姐姐平日里吃得太多,胎儿发育的比寻常婴儿更大,所以姐姐比寻常孕妇更要注意安全。
她不怕车马颠簸出事,他却怕。
他摩挲着南宝珠的小手,宽慰道:“你怀着身孕行动不便,去了又能如何?你不能照顾她,还得她照顾你,这不是添乱吗?”
南宝珠想想也是。
她抿了抿唇瓣,仰头望向宁晚舟:“晚晚,我害怕娇娇出事,你替我想想办法好不好?”
最强弃 鹅是老
昔年消瘦单薄的少年,已经长成顶天立地的模样。
宽肩窄腰,身姿挺拔,给她无与伦比的安全感。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已经习惯向他撒娇和寻求安慰。
宁晚舟拥她入怀,低头吻了吻她的眉心:“表哥行事稳重,又爱南宝衣入骨,断然不会让她出事。你放心养胎,等她回来,看见添了个小侄儿,定然会高兴的。”
南宝珠是信任萧弈的。
她潜意识甚至觉得,萧弈比她更爱妹妹。
她乖觉地靠在宁晚舟怀里,想了想,小声道:“也不一定是个男孩儿,娇娇生了个女孩儿,我也会生个女孩儿的。”
她连给女儿的小裙子和小簪花都准备好了呢。
宁晚舟不过随口一说。
男孩儿也好,女孩儿也罢,他都是喜欢的。
他很贪心,他甚至期盼姐姐能生一对龙凤胎。
……
七天之后。
对萧弈而言,长安的这七天度日如年。
当孤独遇上热烈 思想废物
见不到她的每时每刻都很孤单,哪怕沉浸在堆积成山的国事里,可是蓦然回过神时,脑海中出现的都是她的一颦一笑。
明明周围有无数朝臣和宫女内侍,可巨大的孤独感仍旧犹如灭顶的潮水,令他肝肠寸断痛不欲生。
“陛下?”
书房里响起胆怯的声音。
萧弈抬眸望去。
两名夫子领着阿弱和他的伴读,正在行大礼。
见他神色恍惚,夫子提醒道:“您说过,今日要考问殿下四书。”
萧弈面无表情,垂眸拿起一本《孟子》:“何为浩然之气?”
末日矩阵 吾不笑
阿弱规规矩矩地跪坐着:“回禀父皇,所谓浩然之气,‘其为气也,至大至刚,以直养而无害,则塞于天地之间……’”
他一字一句地背诵,唯恐哪里出了纰漏。
萧弈听他背完了,又道:“如何养浩然之气?”
阿弱语塞。
如何养浩然之气?
他怎么知道怎么养,反正他没有养就是了。
萧弈看他一眼,表情冷了几分。
都市相士 白马神
他又翻了一页书:“如何理解‘不得于言,勿求于心。不得于心,勿求于气’?”
阿弱小脸皱巴,根本回答不上来。
细嫩的掌心逐渐冒出绵绵冷汗,他苦思冥想了半晌,终于低下头,嗫嚅道:“父皇,儿臣不会。”
萧弈瞥向他的伴读:“裴姑娘?”
裴初初低着头,不敢直视天子,稚声道:“臣女以为,这句话是说:如果不明白一种道理和学说的字面意思,那就不要试图去了解它的内在思想根源。如果不了解它的内在思想根源,那也就无法真正懂得它所代表寓意的精神风骨。”
才不过七岁的小女孩儿,字字句句都很有想法。
萧弈又瞥向阿弱:“你的伴读都知道是何意,你竟不知道……”
阿弱头垂得更深,心中很是委屈。
裴初初根本就不是正常的小女孩儿,她爱书成痴,说是他的伴读,可是读起书来却比他更加求知若渴,国子监里那些十岁的孩子尚且不如裴初初,他又怎么可能比得过她?
每次夫子在学堂里提问,都是裴初初第一个抢答。
每次考试,拿到第一的也都是裴初初。
说是伴读,风头却比他还要盛,他都不想要这个伴读了!
萧弈合上课本,冷淡道:“你是太子,朕不罚你。可你的夫子和伴读,却要代你受罚。”
夫子被罚俸半月,伴读被罚打手掌心二十下。
内侍拿着戒尺过来,皮笑肉不笑地看着裴初初:“裴小娘子,请吧?”
裴初初一声不吭地跪在原地,伸出双手。
阿弱虽然嫌弃裴初初抢尽风头,可是却也见不得她挨打。
遗章
姜叔叔常常带他出宫去玉楼春看戏,戏本子上说,女儿家最是细皮嫩肉,轻易打不得。
他舍不得裴初初挨打,着急地膝行向前:“父皇,是儿臣没有好好用功,关裴姐姐什么事?您要打就打儿臣好了,您别动裴姐姐!”
萧弈垂着眼批阅奏章,没有搭理他的请求。
戒尺一下一下地打在小姑娘细嫩的掌心。
裴初初是娇养的士族女郎,从未挨过打,虽然性格坚强,可强忍的眼泪终于在第十下时再也抑制不住,瞬间哭得小脸通红。
阿弱见她哭,立刻跳起来,一把推开那个行刑的太监:“走开!不许你打裴姐姐!”
然而他才六岁,轻而易举就被另一名太监抓到旁边。
那太监尖着嗓子哄他道:“殿下再闹,您的小伴读还得多挨几下打,您何必呢?更何况您是主子,她是伴读,她敢回答您答不上来的考题,这不是落您的面子吗?”
后面那句话,是专门说给裴初初听的。
御书房里正闹着,一名灰头土脸的男人突然匆匆闯进来。
十苦风餐露宿星月兼程而来,哭着跪倒在地:“主子……”

特此说明:裴初初那个解释,是我综合了一位学者的解释,做出的解释。那句话有很多种解释,我写的未必正确,不要被我误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