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第二百三十二章 有意思閲讀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谢之鱼在沉思时,感受到前方投射来的目光,冰冰冷冷的。
她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抬起眸子,正撞上江宴探究的目光。
他环抱着双臂,眉头微微皱着,目光就跟刀子一样,从谢之鱼脸上刮过,恨不得要将谢之鱼的身体剥开。
谢之鱼收起思绪,迎上江宴的目光,微微一笑。
“丞相大人隋某脸上是有花吗?”说罢,她抬手摸摸脸颊,心中忽然升起一丝玩味,逗逗他。
她清了清嗓子,背过手,悠悠的向江宴走近一些,停在江宴身前,上半身向他那边凑了凑。
她眼睛弯了弯,意味深长地说:“丞相大人还是说你对我有……”
江宴看着谢之鱼忍不住的打寒战,怎么总觉得这家伙有别的意思?
他目光沉了沉,向后连着退几步,和谢之鱼拉开距离。
“什么别的。”他半眯着眼睛,目光变得凛冽。
“隋辩,如果让我发现你包藏什么祸心,我绝对饶不了你。”
谢之鱼站直身,抿嘴笑笑,她绕着江宴走了两圈儿,停在他身侧,嘿嘿笑道:“丞相大人,隋某哪敢包藏什么祸心呀。”
江宴冷冷的撇了她一眼,轻哼一声,甩了两下袖子,大步离开。
看着江宴的背影,谢之鱼心里忍不住憋笑。
在他彻底从视线中消失之后,谢之鱼回头看了一眼关押桂柔的牢房。
他眼中闪过一抹厉色。幕后黑手究竟是谁?
她深深的看了一眼关在牢房内的桂柔,随后快步离开。
入夜,冷风萧索,穿过枝杈间,枝叶摩擦,发出簌簌的声音,洲遭的一切仿佛陷入死寂。
忽然远处亮起火光想,滚滚黑烟直冲云霄,空气中弥漫着烧焦的味道。
很快,尖叫声,脚步声混杂在一起,人们四处逃窜。
天 醫 皇后
“快来救人啊,快来救人!”
“走水了走水了。”
一时之间安静的夜被打破,四处都是嘈杂的声音。
江宴从床上弹跳起来,捞起架子上的外套披在身上,直接冲了出去。
烈火在夜光下熊熊燃烧,牢房已经在火焰之中被烧成了木架子。
江宴矗立在原地,眉头已经拧成了疙瘩,目光沉沉的盯着熊熊燃烧着的火焰。
这里正是关押桂柔的牢房。
到底是谁动的手?
江宴咬牙,还没从桂柔嘴里面挖出来什么有用的信息,竟然就被人提前给暗算了。
他随手夺过身旁人的水桶,扑打在身上,不顾洲围人的反对直接冲进了火场中。
赵以洲吓了一跳,想要拽住向大火中飞奔而去的江宴,但是他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还没抓到他的袖子,他就已经冲进去了。
“丞相大人危险呀,快点回来!”
赵以洲眼睁睁看着江宴的身影消失在熊熊大火中,手足无措的站着,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江宴突然冲进去,正在救火的下人们都吓了一跳,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
赵以洲一看急了,难不成他们想眼睁睁看着江宴烧死?
他急忙张罗下人,催促着他们救火,“还愣着干什么,不快点儿救人,难不成要看着丞相大人葬身火海?”
下人们又开始手忙脚乱的救火。
冲进火海中的江宴,直奔关押桂柔的牢房。
这里的火势烧的最旺,他捂着口鼻,恐怕火就是从这里烧起来的。
他拧着眉,一脚踹开摇摇欲坠的木门,牢房内烧的焦黑,他大眼逡巡一周,这才恍然发现牢房内竟然空无一人。
本来这大火只是虚张声势,真正的桂柔恐怕已经被抓走了。
火势越烧越旺,如果再不出去的话,他恐怕就要葬身火海了。
就在江宴转身之际,头顶传来一阵吱呀吱呀的声音,还有碎屑往下掉。
他抬起眸子看着头顶上的房梁,已经让大火烧成了两截,摇摇欲坠,恐怕快要掉下来了。
这时前面传来一阵吆喝声。
隋辩的声音从前面传来,“丞相大人,你还愣着做什么,难不成真的想活活烧死吗?快点出来。”
江宴猛的打了个激灵,回过神来看向前方,隋辩就站在前面不远处,捂着鼻子在不停地向他招手。
江宴愣了愣皱着眉,他不要命就算了,怎么隋辩也不要命直接冲了进来。
一时之间,江宴心里很不爽,总感觉隋辩小看了自己,自己能跑进来就能跑出去,还用他来提醒自己,担心自己吗?
江宴三步两步冲到门口,凶巴巴的剥了一眼隋辩,那眼神恨不得直接将他撕吃,生吞了。
谢之鱼耸耸肩,看着江宴,嘿嘿笑道:“丞相大人看不出来呀,你还是一个这么勇猛的人。”
江宴目光幽邃的盯着谢之鱼,握着拳头,怎么总感觉这家伙是在讽刺自己?
他跑出来之后,下人围城一圈,生怕他再做什么冲动的事情。
他推开站在自己身侧得下人人,冷冷的看着隋辩,一字一句地说:“本相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管!”
他以为自己想管吗?谢之鱼轻描淡写地看他一眼,这家伙脾气怎么这么冲呢?
她在心中冷哼一声,明明自己在关心这个家伙,他却不领情,得亏自己也冲进火海呢。
她扁扁嘴,抬起眸子,“丞相大人,隋某是为了你好。”
江宴听了谢之鱼的话,只觉得可笑,竟然为了他好,这话说的倒是好听。
绝世航海王 安徒微
谢之鱼向前走几步,向火海中探了探脑袋,旋即抬眸看着江宴问道:“丞相大人,桂柔的情况怎么样了?”
江宴目不转睛的盯着谢之鱼,仿佛要从她的脸上看出什么。
他抿着嘴唇,没有回答谢之鱼的话。
赵以洲凑上来,先打量一圈儿谢志鱼和江宴随后拍着胸口叹气。
“幸好你们两个没出什么事情,不然我今天就要被吓死在这里了。”
江宴心情很不好,并没有搭理赵以洲,而是直接无视,当他是个透明人。
他挥挥手,下人走上前,立刻围上来拱着身垂着头,听他发配命令。
江宴回头看着熊熊燃烧的大火,眉头拧着,目光变得冰冷。
超级鬼探 诡界邪少
“必须调查清楚!”
敢在他的地盘下黑手,哪怕掀翻整个地界儿,也要揪出幕后黑手!
扔下这句话,江宴又看了一眼谢之鱼,眼中闪过一丝厌恶,随后大步离开。
谢之鱼看着江宴的背影,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在江宴彻底从视线中消失之后,谢之鱼也准备转身离开。
忽然手腕一紧,谢之鱼愣了愣,回过头,正迎上赵以洲关切的眼神。
“赵大人,怎么了?”她浑身一松,问道。
赵以洲舔了舔嘴唇片,握着谢之鱼的手,皱着脸,有些担心的说:“那个从贵溪楼带回来的女人真的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