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小說 醫路坦途 ptt-502 新人報道相伴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
选择,有时候选择比努力还重要。很多人面对选择的时候,要不就闭着眼睛随便选,要不就听天由命的扔钢镚,或者脑袋一热,凭着所谓不靠谱的直觉去选择。
其实,人一辈子能遇上的机会不多。慎重一点,绝对不会吃亏。就如同追姑娘一样,你预谋一下脱掉人家裤子的成功率绝对高于你兄弟发热的一时冲动。
赵京津虽然是江河学者,但因为在省院大神太多,各种各样的不知道根底的人太多,他只能当个副院长。毕竟是省会城市,谁知道从哪个云彩上下来一个就是谁谁谁的小舅子之类的人物太多了。
如果在省院继续呆着,能不能到院长不好说,可学术高度也就到头了。省院的级别虽然和隔壁几个附属大学的医院一样,可学术水平就差了不少。
其他几个附属医院,要不就是外科强,要不就是内科强,他们省院就老干部病房强,不对现在对外称呼为特需科。有些人在台上的时候或许还会顾忌顾忌,一旦安全着陆,说实话,真怀疑他的那个素质怎么当的领导。省院很大一部分资金花费在这个科室里。
如果去茶素,院长这个位置想都不要想,他太了解张凡了。虽然平日里笑嘻嘻的像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对谁都客客气气的,甚至医院的小护士都敢喊他黑巴郎子。
可哪都是内科的护士,没上过手术的护士,和张凡一起上过手术的护士医生,谁敢喊,手术室里的张凡就是暴君一样的存在。现在小伙子年轻对权利不太在意,如果上点岁数,估计手术水平到头后,绝对会……
虽然行政级别上不去了,但是去了茶素,学术方面就有希望了。赵京津唉声叹气的坐在办公室里,都不知道怎么办。看着窗外已经快要落山的夕阳,老赵忽然好像想通了什么一样,“总得有点追求不是!”
……
鸟市附一的院长徐光伟和脑外主任罗正国坐在一起虽然说是再喝茶,可茶都放半天了,还没人动。
“徐院,组织上询问我的意愿,问我想不想去茶素。你说我应该去还是应该不去。”
“什么位置?”徐光伟是普外出身。
“副院长。”
“第一副院长吗?”老徐问完,好像觉得不太可能一样,又说道:“茶素市医院现在发展的太凶了,我看了评估报告,人家目前的设备体量已经超越了省院,如果张凡继续留在茶素,估计用不了几年,就会超越我们。
他们的脑外不太行,现在除了薛晓桥和戴宇航两个年轻人以外,算是没啥人了,他们的脑外主任我知道,水平一般。”
“我应该去吗?”罗正国纠结的问道。
“用朋友的身份我建议你去,用院长的身份我肯定不愿意你去。”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老徐。”
……
鸟市的领导在茶素吃了亏,但肯定不会罢休。当然了他不会找着机会去把欧阳再骂一顿,这不是小孩子过家家。你茶素政府能提前排兵布阵,难道我鸟市就无动于衷?
史上最强大师兄 魁丘
开玩笑,一个年收益十几亿,资产几十亿的医院,都张开口要拿下了,要做就做彻底。首先张凡的档案直接被调走,人家鸟市人事处的都没问张凡的意见,就打了个招呼。
“张院,您工资卡要换了,以后就归人行发了。还有,医保卡也从市医保变成了省医保。等您啥时候有功夫,到鸟市走一边手续。”
张凡这才醒悟过来,自己变成省管干部了。当年大学毕业的时候,组织部选干,满临床就选了两个人,还是一对情侣。当年大家很纳闷,这小伙子当年在学校的时候低调的比张凡还不出名,怎么被选上了呢?
后来,张凡懂了。他佩服的不是这位小伙子,佩服的是小伙子的女朋友。大一到大四之间,各种帅哥围着转,大五忽然从爆炸头,烟熏妆变成了同桌的她,然后……
张凡被省管了,然后老陈为第一附属医院院长,老居为第二附属医院院长。老高虽然没动,但据说省里已经着手让煤城医院同意兼并。虽然评估报告部里还没通过。
但人事命令也随之而来,张凡院长括弧(正处级享受副厅级待遇)。张凡接到文件的时候,心里怪怪的,好像感觉自己即将要退休,领导给了一个安慰奖一样。
很多人不知道这个享受什么什么级别待遇是什么意思,其实说白了就是,发的钱多一点,最主要的是看戏坐头排开会能上主席台。当然了,这句话的含义,绝对不是字面意思。
院长是张凡,结果书记是从省里直接下派的厅级老干部,说是快退休了,在退休前在帮帮张凡和欧阳他们。欧阳升了半格,成了第一副书记。任丽竟然也升了半格成了专职纪高官,不在兼任卫生局书记一职。
然后赵京津成了茶素第一副院长,罗正国成了第二副院长,附属二院的一位主任是第三副院长。可以说,茶素以前的班子直接就被解散了。能进班子会议的,也只剩下张凡、欧阳和任丽。以前的老高他们都进不了班子了,可以说从医院高层变成了医院中层,算是原地不动了。
茶素这边,觉得欧阳会闹,因为在大家眼里,欧阳揽权第一名,但是,这一次欧阳没说闹,甚至相当愉快的上任了。任丽无所谓,用她的话来说,只要不要免去她心内科主任就行。
上级的想法估计也很简单,班子会议三比四,组织的意图就能很好的体现了。而且张凡还是处级,别人都是厅级副厅级,你总不能太过分对吧。其实,省里的组织人员把医院想简单了,把医生也想简单了。
医院虽然是事业单位,但这玩意也算是企业的。得靠技术说话!部里还没有通过,书记已经来上班了。
五十来岁,见到谁都能笑呵呵的拉着对方的手聊好久。脸上松松垮垮的肌肉就好像是老太太一样。人家带着秘书来上任,第一时间就找张凡报道。
张凡和欧阳在办公室谈心,“欧院,这次委屈您了,要不我找领导再谈谈,你来挑大头,我跟着你。”
欧阳瞅了一眼张凡,“你以为这是小孩子过家家啊。这次的结果我已经很满意了。开大会顶牛一个省里的肠胃,你以为很轻松吗!行了,我也老了,趁着还能动,给你敲敲边鼓,把把门。以后的路还是要靠你的。”
“张院,欧院,书记来了!”老陈风风火火大声的喊到,人都没进门呢,声音就先到了。
张凡和欧阳对视了一眼,就赶忙站了起来,准备迎接。
按道理,书记是一把手,在条例里面写的清清楚楚,书记管人事,院长管业务。
可医院,这玩意就主要是业务啊,科室主任,并不是随便就能任命的。所以其实医院一把手是院长,当然了,后来小医院变成了一肩挑,大医院成了书记管业务。
可现在还没变。
“哈哈,哎呦,我来向院长报道了。张院好!欧阳院长好!”书记跨过老陈走了进来,一脸和气的笑容,远远的就快步伸手握向了张凡。
“上级担心累着你们这些专家学者,工作还没交接清楚,就把我这匹老马催到了茶素。我虽然不是医生,但在医疗系统也呆了半辈子,规矩我是懂的。以后杂七杂八的事情就交给我,你们就安心看病救人!”
欧阳站在一边三角眼都竖起来了。
张凡握着他的手笑了笑,“辛苦了。坐!”
我 要 做 門閥
如果是以前,老陈早早就进来泡茶了,这次不知道是老陈心里有点过不去,还是怎么的,反正他没进来。
张凡亲自泡茶倒水,欧阳也没离开,她要看看这个家伙说什么。
“这次领导很重视,班子算是高配了。赵京津教授和罗正国教授还有闫晓玉教授因为工作还没有交接清楚,所以我就先行了一步。”
书记名叫路丙男,老头的从业经历相当的丰富,早年在爱卫会,然后去了医政司,最后转了一圈回到鸟市成了医科大的书记,然后转了一圈到茶素市医院当书记来了。
就如他说的一样,一路走来,虽然不是医生,但一直和医生打交道,从小医生到大医院都有相当丰富的工作和斗争经验。
这也是鸟市领导的巧挑万选的人。找个年轻的来镀金的,想都不用想,不被张凡和欧阳欺负到哭着找妈妈,他们都能把欧阳当好人了。
找个医生来,估计也不行,用欧阳的话来说,现在在鸟市找个比张凡牛的医生,还真难。
所以,这种泥中带刺绵里藏针的老头才是最好的人选。领导觉得从鸟市来的几个副院长,应该天然的靠拢路丙男,其实人家赵京津没下文之前就给张凡打了电话。
说要来茶素给张凡当助手,当时是这么说的:“你小子,够牛的,当年我想挖你,结果没挖动。现在好了,不用我挖了,我自己来茶素了。以后你看着办,不给我弄个院士,我都和你没完。
老路你认识不,我打过交道,很老道的一个人,年轻的时候大家都喊他笑面虎……”
听着好像老赵有相当大的不忿,其实这是交了底,我是来混院士的。而附属一院罗正国是下了文打的电话。“张院,已经下任命了,我觉得茶素脑外应该再配一台床旁CT啊,你看看骨科都有了骨研所了。骨科是什么,好一点的木匠都能干。
而脑外才是外科明珠啊!您当班长的以后可不能偏心啊!”
只有附属二院的闫晓玉教授没打电话,也没和茶素联系什么时候到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