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風硲-第一千八百九十四章:典獄長布萊克摩爾熱推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小說推薦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死的日子
黑袍人目光微凝,点了点头:“好名字,万灵之召,总有一天尽人皆知。”
布莱克摩尔目光炯炯,咬着牙道:“有了万灵之召,就不必惧怕麦迪文,先从敦霍尔德入手,把这群祸害我们的畜生全部杀死。”
“稍安勿躁,事情要一步步来。”黑袍人平静的说道。
“还请先生指教。”布莱克摩尔非常信任黑袍人。
黑袍人望着远方连绵不断的巍峨群山,神色凛然道:“这个世界从不缺乏反抗者,他们中有很多比麦迪文要强,可是最终都失败了,被污蔑为灭世者,下场凄凉,布莱克摩尔,实力并非唯一的取胜手段,更多的需要智慧。”
布莱克摩尔神情很是不甘,再一次想起了父亲,压抑的说道:
“你说得没错,公道从不在人心,而只在强权。就如我的父亲,他做的是对的,可是泰瑞纳斯是国王,他代表的就是正义,哪怕他做错了事情,也没人敢说他是错的,因为他是国王,所以他永远伟大,永远正确。”
黑袍人背着手道:“没错,因为泰瑞纳斯掌握着话语权,他建立了兽人收容所,所有的洛丹伦百姓都在受苦受难,被压榨致死,但他们却不得不称赞国王伟大。即使你拥有强大的实力,拯救万民于水火之中,他们也会骂你是恶徒,卖国贼。”
布莱克摩尔感觉呼吸不畅,压力从四面八方袭来,使得他无法呼吸:
“民心是最没用的东西,先生,我该怎么办?”
黑袍人猛的一甩袖子:“很简单,泰瑞纳斯要为他的错误付出代价,他养活了兽人,就必死于兽人之手!”
布莱克摩尔目光一动:“你是说利用兽人推翻泰瑞纳斯国王的统治?没错,这样我们占据着公理人心,我们就是公平与正义的一方,泰瑞纳斯将是歹毒的灭世者,我不是没想过,但这样做,与泰瑞纳斯又有什么区别?”
黑袍人冷静的说道:“我们和泰瑞纳斯不一样,只是利用兽人,比如敦霍尔德,只余下三千兽人即可,其他的全都制成硬肉干。”
“三千兽人?”
布莱克摩尔吓了一跳,敦霍尔德收容所一共有三万八千兽人。
黑袍人压抑着仇恨,嗓音沙哑道:“为了保证忠诚,用亡灵秘药凝练这三千兽人,让他们成为智力低下的战兵,以绝后患。”
布莱克摩尔双目射出仇恨的目光:“早就该这么干了,那么接下来呢?”
黑袍人昂首挺胸道:“接下来我们要占据道德的制高点,其实很容易,只要让当世两名权势最大的兽人成为您的两条狗即可,而你居于幕后,操纵一切。”
这两名兽人,一个是格罗姆.地狱咆哮,带领战歌氏族在荒野中逃亡。
另外一个是奥格瑞玛.毁灭之锤,正在致力于解救收容所的兽人。
无奈解决不了粮食问题,被他解救的兽人多数活活饿死。
敦霍尔德收容所。
一个漆黑的夜晚,收容所的大门悄无声息的打开,一辆不起眼的马车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第二天,卫兵发现,收容所的最高长官和家眷不见了。
收容所需要一位典狱长,候选人都聚在一起,各个愁眉不展,如同参加自己的葬礼。
还是之前的规矩,抽签。
候选人都清楚,这就是一条死路,用不了一个月,就会被和平之鸽弹劾,然后全家喂给兽人。
也有其他选择,那就是和前任典狱长一样选择逃走。
就在这绝望的时刻,布莱克摩尔主动站了出来,嗓音洪亮道:
“诸位长官,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中尉,本没有资格竞争典狱长的位置,如今和平之鸽虎视眈眈,正要拿我们敦霍尔德收容所开刀,必须有人做些什么,我觉得没有比我更适合这个位置了。”
一名高级军官怀疑的看着布莱克摩尔:
“我得到了消息,泰瑞纳斯国王派来了白银之手骑士团,目标是你的领地,我若是你早就逃走了。”
若不是洛丹伦饥民遍地,民不聊生,王命难以传达到边疆,布莱克摩尔早被剥夺了职位。
布莱克摩尔笑道:“没错,我反正就要死了,何不让我死在典狱长的位置上,也算是发挥了余热。”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一番,反正没人愿意做这个位置,布莱克摩尔愿意送死,索性成全了他。
于是,大家全票通过,由布莱克摩尔担任典狱长。
上任伊始,布莱克摩尔做了一件别人想做,却不敢做的事情,带领亲信袭击了和平之鸽的营地。
和平之鸽驻扎在南海镇附近,这群贵族子弟每日除了吃喝玩乐,就是抢男霸女,偶尔到敦霍尔德收容所找麻烦。
飘雪季节离别前奏
布莱克摩尔在一个夜晚发起进攻,成功将其一网打尽,统统喂给了兽人。
接下来,布莱克摩尔从收容所中挑选出三千最强壮的兽人,使用黑袍人发明的特制亡灵秘药,将他们打造成半兽人半尸体的怪物。
借助这群怪物,布莱克摩尔在收容所附近修建了一座巨大的帐篷。
每天都有兽人驱赶入帐篷,却不见有兽人出来。
敦霍尔德收容所的兽人日益减少。
没有不透风的墙,消息很快传到了洛丹伦。
阿纳克洛斯得到消息后大吃一惊,布莱克摩尔简直胆大包天,急忙觐见国王:
“国王陛下,大事不好,布莱克摩尔不知怎么成了敦霍尔德收容所的典狱长,和平之鸽营地遭到突袭,已经有三万兽人惨遭屠杀。”
“什么,三万兽人?”
泰瑞纳斯猛的站起来,身躯摇晃,险些没有栽倒,面色惨白:
“无法无法,真是气死我也,布莱克摩尔,这个该死的灭世者,我早该将他杀掉,三万无辜的生命呀,我的心好痛。”
当年洛丹伦围城,十万军民因为乌瑟尔的错误判断战死,泰瑞纳斯也不曾这样伤心过。
“提里奥.弗丁何在。”泰瑞纳斯大吼一声。
弗丁从群臣中出列:
“国王陛下,我已经着手整顿白银之手骑士团,乌瑟尔这个废物把白银之手搞的一团糟,战马饿得只剩下皮包骨,骑士们的铠甲多数破损,武器都是些破烂,我需要一大笔钱,为白银之手恢复战斗力,如果一切顺利,能够在一个月之后征讨布莱克摩尔。”
“什么,一个月,洛丹伦的兽人都得被杀掉,你付得起这个责任么?”泰瑞纳斯急得团团转。
弗丁不动声色道:“如果有足够的金钱,我可以将时间缩减到半个月。”
“我只给你一星期时间,你要多少钱,我给。”泰瑞纳斯眼睛都红了,恨不得立刻杀到希尔斯布莱德丘陵。
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臣提醒道:“国王陛下,国库空虚,一个铜币也拿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