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臨淵行 txt-第七百九十三章 人魔的執念相伴

臨淵行
小說推薦臨淵行临渊行
蓬蒿与梧桐结伴寻找人魔,而梧桐却是带着苏青青历练,教她人魔如何战斗,又教她如何纯净道心,很是细心。
人魔藏身之地,往往是魔气汇聚之地,而那里往往是天牢洞天的福地。
天牢洞天因为地势险恶,魔气森森,肯降临到这里的仙人寥寥无几,而且多数是修炼魔道的仙人。
不过仙廷中修炼魔道的仙人不多,有大成就的更是仅有狱天君一人,更是死在梧桐的手中。
仙界的仙人,又与人魔有血海深仇,因此天牢洞天至今还是无主之地,梧桐和蓬蒿可以任意行走。
蓬蒿观察梧桐教导苏青青,只见她无微不至,心中纳闷,还是忍不住说起自己的疑惑,道:“梧桐,我见你举止像人,言语像人,教授徒弟时,也像是人。我从你身上找不到人魔的影子了!我们人魔是怨念所聚,我竟从你身上察觉不到怨念!你究竟是人还是魔?”
梧桐笑道:“道兄,谁说人魔是怨念所聚?”
蓬蒿怔了怔:“你成为人魔,不是为了给族人报仇?你杀了狱天君之后,大仇得报,按理来说应该便会散去执念,就此身死道消,回归天地。然而你报仇之后,却还活得好端端的。”
梧桐道:“我之所以成为人魔,是因为我对族人的不舍,并非是纯粹给族人报仇。我死了不止一次,也不止一次成为人魔。狱天君杀了我数十次,但每一次我都会复生,对族人的不舍成为我的执念。”
蓬蒿思索,转身看向自己寻到的其他人魔。
这些人魔都是因为仙界降临引发的惨案所致,他们中有人是因为滔天血仇而化作人魔,有的是对亲友的不舍而化作人魔。
看来,的确并非所有人魔都如他一般,是被仇恨所支配。
超能高手
蓬蒿道:“但是梧桐,你寻到族人之后,这执念便应该散了。历史上出现的人魔不计其数,为何没有多少人魔留存下来?我以为,他们完成执念之后,凝聚起来的性灵便会散去,彻底化作乌有。你完成了执念,应该会死去。”
梧桐想了想,道:“大概这并非是我全部执念的缘故吧。”
蓬蒿叹道:“你的道心修为已经这么高了吗?我看不懂你的心境了。说不定你会成为我人魔一族的第一位大帝。”
梧桐闻言,仰起头来,眼前却不由自主的浮现出苏云的身影,那个一开始便与她斗智斗勇斗道心的少年,成为她进军更高境界的心魔。
只有苏云的堕落,进入魔道,成为她的伴侣,才会成全她道心的缺憾。
“大概是我实现了一半的抱负的缘故吧。”
梧桐虽然看到了苏云的身影,却言不由衷的笑道:“我想是由于这个缘故,让我的道心大进。”
蓬蒿目光幽深幽暗,道:“我的大仇,也将会得报!这一次,我会让那个大仇人,血债血偿!不过我不像你,我没有其他执念,我想我在报仇之后便会彻底死去。”
焦叔傲不安的看向远方,低声道:“姑娘……”
梧桐看去,只见远处的天空中出现一个巨大的仙箓图案,那是光芒洞照留下的痕迹,显然,有什么强大的存在降临这片充满魔性的土地。
梧桐心中微动,道:“仙廷想要夺得天牢洞天,派来了高手!”
天牢洞天是人心中的魔性魔气聚集之地,污秽不堪,充满了负面情绪,在这里修炼只会扰乱道心,被魔性入侵,抑或是仙道修为受损,得不偿失。
但倘若是修炼魔道,那么天牢洞天便是无上圣地!
在这里修炼魔道,事半功倍!
蓬蒿不解:“仙廷修炼魔道的高手应该不多吧?倘若来人修炼的不是魔道,在这里会被压制修为实力,岂不是自寻死路?”
梧桐也有些疑惑,道:“难道仙廷真有比狱天君还要强横的魔道高手?我们前去看看。”
他们赶往那仙箓图案洞照之地,却见那仙箓光芒一片圣洁,显然不是魔道高手降临。不过,降临之人的修为实力极为强大,需要的仙箓也是规模惊人!
蓬蒿翘首观望,只见金光从仙箓光芒中溢出,四面八方绽开,宛如凤凰的尾羽,铺满天空,绚烂异常。
然后又从那仙箓光芒中飞出一杆华盖,一边旋转,一边飞行,华盖渐渐变大,笼罩天空,形成一重又一重的天穹,共有八重,以此抵挡天牢洞天魔性的入侵!
梧桐脸色微变:“这华盖,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动用的!”
蓬蒿心中凛然,道:“这是仙帝家的宝物!仙帝出巡,要动用九重天华盖,什么人能动用八重天华盖?”
那华盖是一件极为了不得的重宝,华盖祭起,演化八重天道界,可以说万法不侵!
且不说这宝物炼制起来是何等艰难,就算能炼出来,也无人敢用!
因为华盖象征着皇权,象征着仙帝的权位!
就在这时,只见两队金吾卫持杖从天而降,从仙箓光芒中飞出,屹立在仙箓图案两旁。
接着便见一头巨大的金龙从仙箓图案中飞出,摇头摆尾,那金龙乃是成年的神龙,筋躯霸道至极,威武不凡。
千金 笑
一尊金甲仙人手持三尖两刃刀,站在那金龙头顶,目不斜视,极具威严。
一声声低沉的龙吟传来,一条又一条金龙从仙箓图案中飞出,拉着一辆华美非凡的金色宝辇从仙箓图案中飞出!
这时,只听魔帝那女子的笑声传来:“原来是帝丰太子降临,难怪声势这般浩大。”
蓬蒿闻言,顿时咬牙切齿,面目狰狞。
那八金龙停下脚步,各自身躯摇晃,化作八尊金甲神人,龙首人身,立在金辇左右。金辇上,有两位仙子一左一右掀开珠帘,一位面色有些苍白的少年头戴凤翅金冠,冠顶有颗鸡子大的红珠,颇为耀眼。
他的身后则是捧着各种宝物的侍女,也是美貌的仙子,身段婀娜,眉目含春。
“魔帝见笑了。”
那少年正是帝丰太子,叫做步忘机,人称忘机太子,目光肆无忌惮的在魔帝姣好的面容和身上游走,笑道:“天牢洞天至关重要,不容有失,因此我奉父命前来,看看魔帝是否遇到了什么困难。那么,魔帝是否遇到了困难?”
魔帝眼珠子转动,娇笑道:“倒是遇到了一个困难。这里有两个强大的人魔,不能为我所降服,竟然与我争夺天牢。请殿下为我除之。”
步丰太子步忘机惊讶道:“竟有人魔让魔帝也感觉棘手?”
魔帝道:“这二人,一个叫做梧桐,是广寒洞天的主宰,人魔成仙,修为极高,可以说是除我之外的魔道第一人。她一直在此地活动,阻挠我一统天牢洞天,掌控天下魔神和魔道!”
步丰太子步忘机笑道:“广寒洞天主宰?既然知道来历,那么对付她便简单了。我立刻着人前去攻打广寒,夷她九族,看看她是否还敢留在天牢洞天?”
梧桐脸色剧变,立刻催动神通,但见一根桂树枝条出现。焦叔傲当即背起苏青青跳上枝头,梧桐也登上桂枝,向蓬蒿道:“道兄,这位步丰太子手段阴沉,麾下强者众多,不宜久留!我送你前往帝廷!”
她轻轻挥手,一根桂树枝条出现在蓬蒿身后,另一端连接着帝廷。
蓬蒿迟疑一下,让麾下的九个人魔先登上枝头,自己也跟着来到桂枝上。
只听魔帝的声音传来:“另一人叫做蓬蒿,也是一个人魔,实力强大,手段颇多。”
“蓬蒿?”
步丰太子步忘机露出迷惑之色,道:“这个名字,似乎在哪里听过……“
他侧头想了想,摇头道:“记不起来了。”
桂枝上,蓬蒿纵身跃下,向麾下的九个人魔道:“你们去帝廷见陛下,便说是我蓬蒿要你们来的。你们告诉陛下,我可能会完成我的执念,不回去了。”
他的声音陡然变得洪亮:“步忘机,我来帮你记起!”
他大步向帝丰太子步忘机走去。
帝廷。
苏云这些日子把董奉董神王请了去,为洞庭、彭蠡等旧神治疗伤势,自己在一旁搭手帮忙,又与这些旧神商讨旧神修炼之法,几尊旧神都大有收获。
苏云的旧神修炼之法是从帝倏留在金棺中的法门中参悟出来的,通天阁又破译了旧神符文,因此让这些旧神可以修炼,便成为了可能。
陵矶、洞庭等旧神因为不能修炼的缘故,导致法宝比他们还要强横,在战斗中屡屡吃亏,受伤还难以治愈,所以苏云不得不调动自己所有智慧,帮助这些大个子开创修炼的功法。
等到他将这些功法开创出来,又过去了好几个月。
这日,天后娘娘前来找儿子,把董奉神王讨了回去,心疼道:“你们家皇帝把人不当人,当成牲口使唤,医治那些蠢笨的大个子,瞧把我奉儿累得瘦了!”
豪门小劣妻 暮琬凝
苏云笑道:“娘娘,这些日子神王吃好喝好,非但没瘦,还胖了一些。”
天后娘娘恶狠狠瞪他一眼,冷笑道:“我们孤儿寡母寄居于帝廷,手底下没有什么兵力,只有萧长生一个能出力的,然而却孤悬在南极天。本宫好不容易劝说他与陛下联军,攻打后土洞天,缓解陛下的燃眉之急。而今陛下出兵何在?只恨萧长生是个实诚人,还在那里与姓师的小浪蹄子拼命呢,不知何时便会被打死!”
她有些悲愤:“陛下使唤我奉儿,也是如此!本宫就这么一个孩儿,你一使唤就是几个月,连家都不让回!陛下,何时派兵出征后土洞天,支援萧长生?”
苏云试探道:“娘娘若是能亲自出征,必定旗开得胜。”
董奉悄声道:“陛下,你这样说话,会被我娘活活打死……”
天后娘娘气极而笑,喝道:“姓苏的,若非本宫坐镇帝廷,第二天帝丰或者邪帝便来偷了你的老巢,夺走你的基业!”
苏云再试探道:“娘娘不出征,那么娘娘的巫仙宝树是否可以出征?”
天后娘娘怒道:“你又要打本宫巫仙宝树的主意?你想把本宫的宝树当成牲口使唤?陛下不要顾左右而言他,何时出兵救萧长生?”
苏云目光闪动,想等到长生帝君与师帝君打得两败俱伤鱼死网破之时,再出兵捡便宜,笑道:“陵矶等旧神伤势未愈,等到他们伤势痊愈,朕便御驾亲征!”
天后娘娘这才放心,道:“君无戏言!”
苏云肃然道:“君无戏言!”
天后娘娘离去,苏云相送,正欲返回甘泉苑,这时玉太子率领九个人魔赶来,道:“主公,这几个人魔自称是蓬蒿弟子,前来助陛下出征。”
苏云欣喜道:“蓬蒿果然利索。他人呢?”
那几个人魔将蓬蒿的话复述一遍,苏云脸色顿变,道:“玉太子,你留下安排他们入军,我去一趟天牢洞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