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重生之捉鬼續命笔趣-0376 是不可能賣假貨滴!展示

重生之捉鬼續命
小說推薦重生之捉鬼續命重生之捉鬼续命
有一个问题,一个很值得思考的问题。
系统妈妈是不是经常在我身体内背着我去看网络直播?要不然她咋如何精通实事呢?!
从一袋米能抗几楼!?
再到生吃个人,我很抱歉!
最后的年轻人你不讲武德!
与现在摆在眼前的剧本!
这尼玛比我都能上网冲浪啊!
“红木是假的?!”
饃 饃
“RNM,退钱!”
“大炮怎么能欺骗我们这帮纯洁的观众!?”
“大家不要相信这个坏女人说的,大炮是不可能骗大家的!大家不要被流言蜚语欺骗啊!要明辨是非啊!”
“RNM,退钱!”
“RNM,退钱!”
“RNM,退钱!”
……
支持我的观众在鬼民群众浪潮中显得是那么杯水车薪,螳臂挡车,不自量力。眼瞅着整个形势已经往崩坏边缘发展。卖出的一万多件货在短短一分钟之内退了七千多件,马上要退没了。
这是奔着亏钱发展啊!
就光寻思系统妈妈这股尿性劲,这次带货直播不卖出点东西,她肯定抓住这个机会往死祸害我。
不行!
我得自救!
“RNM,退钱!”
我如同足球运动员压哨进球后疯狂庆祝的举起双手,嘴里喊着弹幕里头统一队形刷最多的话。
“这些都是我的家人,我怎么能卖假货呢?!”
随后我热泪盈眶,含情脉脉盯着手机摄像头,想把爱从眼神中传递出去,并且破釜沉舟,釜底抽薪,背水一战的陡然转变口风破罐子破摔:“就算卖假货了!那小燕子一年忙来忙去要死要活的才搭了这么一个小窝,我往小燕子窝里头倒点糖水,肿么了?!我就有错了呗?!”
“你卖假货!”
系统妈妈咬死我不松开。
“就卖假货,那肿么了?!”

我眼泪噼里啪啦往办公桌上掉,右手网抑云麦克风,左手单人床模型,犹如天杀星下凡上身般红着眼眶,尽情强词夺理:“那他妈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的!那从远古时期开始的精卫填海到现代社会的大燕南飞,这几千年以来把所有小燕子的飞行距离加在一块能绕地球十万八千圈了!各位!能绕十万八千圈了啊!”
“都累懵逼了还想着要搭窝呢!你就不心疼小燕子吗?!难道你就眼瞅着它要搭窝累死吗?!我心疼小燕子,往小燕子的窝里倒点糖水喂它喝,肿么了!?”
“我还做错了呗?!”
“难道是小燕子们不配喝糖水吗?!”
“我就想发发善心,以慈悲为怀,肿么了!?”
“还有,你这圣母是怎么当的?!连最简单的换位思考都不知道吗?!都不懂吗?!你这个圣母当的也不合格啊!你都不知道可怜小燕子就别来管我心疼小燕子!”
系统妈妈傻眼了。
现场冥鬼观众不发弹幕了。
我继续丧心病狂的疯狂借题发挥:“还有,你说我卖假货!那就请你拿出证据,如果你没有证据还他妈瞎说的话!那我就得二话不说,立马律师函警告了!”
话锋一转,我指着手机摄像头,对那些喊着“RNM,退钱”的观众,喝道:“各位!谣言止于智者,傻逼才在口相传,难道各位是傻逼吗?!”
“你们是傻逼吗?!”
此言一出,弹幕不再喊着“RNM”退钱,但是没能彻底止住退货的脚步,只是放缓了一些和没有鬼再叫骂了。
“呸!强词夺理!”
系统妈妈没想到我能露出如此丑陋嘴脸,想继续骂我吧又找不着好的出发点,只好嫌弃的啐上一口。
“这可不是强词夺理。”
我放下单床人模型,左手背在身后,闭眼睛摇头晃脑似乎在不经意间吐露出真言:“甭管真货还是假货,我的这帮韭菜们……不对不对,是我的这帮跟狗似的家人们肯定能买账!所以现在这烂木头喷绿漆硬装红木家具的单人灵床不卖三十八块八,也不卖八十八块八,更不可能卖八百八十八!一口零售价就卖九百九十九!先前已经购买过还没有退货的家人们你们挣到了!”
“但是这个无良商家要与我解除合作合同,这一点我是不能忍的,相信大家也是不能忍的!所以价钱订在这个位置给厂商看!咱们家人购买可以领链接里的优惠券!领完优惠券购买单人灵床只需要一百零八块冥钞!”
“一百零八快冥钞,物超所值啊!你们还在等什么?!抓紧时间购买吧!走过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
购买欲催发的还不够厉害。
我拿起备用手机寻找到一段适合此情此景用的BGM,BGM动人歌声回荡在整个直播间。
“在一瞬间有一百万个可能……”
我随着BGM,抹了一把眼泪,用颤抖的声音对准摄像头说道:“各位家人,实不相瞒其实我是从农村出来打工的苦命孩子……我们虽然穷,但是我们有志气!卖假货是不可能卖假货的!所以请家人们要相信我们!没有家人们的支持,我怎么给自己买第一辆兰博基尼!?没有家人们的支撑,我怎么能给自己的豪车做保养!?”
“动动你们的小手指,希望就在眼前!”
“躺在灵床上,家的感觉近在咫尺!”
“还在犹豫什么,优惠券不多哟,尽快抢购吧!”
幸好网抑云麦克风感染情绪能力太过强盛,这一首BGM功夫,订单重新破万数,呈直线上升。
我口干舌燥找到一杯放在木框里的矿泉水,一口气喝下大半瓶,喘两口歇歇看着灵床成功卖出去六十多万件之后示意让他们停下:“不卖了不卖了,现在要揭晓第二件今天将要售出的物品,绝对物超所值!”
“唰!”
我揭开红布。
红布之下的东西不禁让我咽下一口口水。
这玩意叫啥来的?!
三尺白绫!?
没错!红布之下放着的一块布条,与电视剧中皇帝给大臣或者宠妃赐死时的白绫一模一样。
灵床我可以接受。
但尼玛白绫是什么鬼啊!?
这我咋推销啊……
别慌,这个时候要稳住气,千万不能慌张。
刚刚平息一片叫好的弹幕再次沸腾。
“白绫?什么意思?要我们自杀吗?!”
“难道是看不起我们是鬼吗?!”
“你这分别是搞歧视!”
“日尼玛,取关!”
“日尼玛,取关!”
……
“这……”
好不容易把破灵床推销出去就已经接近词穷,现在这白绫应该如何推销?
我左手拿白绫久久不能言语。
任由直播间弹幕攻击我。
突然想到一个很适合的广告宣传语,我把白绫缠绕在自己脖子,接着又按照系围脖的手法把白绫系好,随后对着摄像头摆个剪刀手:“酸酸甜甜就我!”
“卖萌可耻!”
“大炮你真变了!”
“我们不要看你这张破脸!”
“日尼玛,取关!”
“日尼玛,取关!”
……
“各位别心急嘛!”
我攥紧拳头,摆出一副知人冷暖的表情,咬牙切齿表达自己对地府的不满:“前些日子各位应该知道我赶回了地府,并且在奈何桥帮助他鬼喝孟婆汤!上次赶回地府,我发现地府存在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地府的风沙太大!赶上三月初三和九月初九的阴风甚至能冷到把咱们的魂魄吹散!所以我回到阳间急中生智,为了地府的黎民百姓特意研究出了这个产品,白绫围脖!”
“致死之地而后生!”
“让地府,让阴间,让咱们这些已经丧失生命权利的冥鬼们充满光明和温暖,才是我身为地府阴差和直播平台主播义不容辞的责任!”
“所以这个白绫围脖,免费送!不收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