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 銀鴉之主 起點-第八百四十四章 忽如其來的暴雨分享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银鸦之主
广阔的天空中,并不密集但宽大无比的乌云,层层叠叠地聚合,笼罩了这片区域的天空,让天色显得阴沉无比。
如果是在其他地方,这种天气,也许是会引来几句咒骂的。
但是,如果发生在幻影界,这种天气只能让人流露出惊愕的情绪。
而事实上也是如此,在这磅礴大雨出现的时候,身上或多或少有着各种非人特征的非凡者们,以惊愕的视线望着天空。
然而,他们的惊愕,并没有能够影响这个不应该出现的天气。
大雨依然磅礴而降,希洛洛的雨点声,在这被迷雾笼罩的幻影界中,带起大片大片的雨幕。
雨幕与白色雾气交织,让这个亡灵港看上去似乎已经不像是幻影界的土地。
所有注意到这一切的人,也逐渐发现,这雨幕,这磅礴大雨的中心,就是这个不起眼的亡灵港…..
不,亡灵港?这里是亡灵港吗?
一些非凡者忽地对于自己到底身处什么样的港口忽地有了疑惑。
因为雨点而不再平静的海面上,暗蓝的海水缓慢而稳固地向上攀爬,一艘艘“停泊”在港口的船舶,被这磅礴的大雨吞没,积攒了无数雨水的船舶在摇摇晃晃间,沉入了海面之下。
雨水不停地汇聚,仿佛有一张巨口正以鲸吞之势吸纳着海水。
与雾气纠缠的海水逐渐笼罩了这座港口。
不断积蓄的水位,让这个亡灵港显得异常无比。
而实际上也是如此。
很快,众人发现了,笼罩了亡灵港的“海水”、“雨水”,似乎被什么力量隔绝在外。
一道道刚才没有注意到这个情况的非凡者们,都纷纷将视线投向了这座亡灵港。
而在这群人之中,却有一个比较特殊的身影。
他穿着一身全身铠甲,铠甲一片漆黑晦暗。
那奇特的铠甲,放在任何地方都应该是引人瞩目的。
但是,无论是那些在暴雨中逐渐变得狂热、麻木又或者疑惑、呆滞的非凡者,还是那些意识到大雨有问题,想方法逃跑的非凡者,都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
穿着全覆式铠甲的骑士,看着一个穿着破烂衬衫,披着短小风衣,长着一条巨大而畸形的手臂的非凡者在幻觉般的哭嚎中,任由海水淹没。
被海水淹没的非凡者,身形逐渐发生变化。
他的身上多处了一道又一道褶皱,带着潮湿感的褶皱,在男人的身上越聚越多,让他看起来越发像是一个有着类人轮廓的海生种。
而除了他之外,有一些正在逃亡的非凡者,在以各种手段试图远离这个亡灵港的时候,被几道从身后掠过的灰影撞上。
不,是咬住。
晦暗铠甲的骑士默默地望着这一切,看着那些被咬住身体的非凡者身躯血肉以极快的速度失去水分。
当那道影子停下的刹那,一具看上去风化已久的干尸跌落出来。
干涸的尸体上,还能隐约地血肉模糊的利齿撕咬状。
幻影生物。
似乎除了他之外,并没有人发现那些在实质般的水液中游荡的凶恶杀手。
灵珠转 卑微的尘
而他,也没有在意这些东西的意思。
短暂地,视线掠过那几道影子后,他的目光定格在了那雨幕汇聚的亡灵港小镇上。
谁也看不到他面甲下的表情,但是,谁都能够看出他对于这个只有小镇大小的亡灵港的在意。
而就是这个时候——
轰!!!!
伴随着地面崩塌的声音,一只身形奇异的怪物,潮湿滑腻的皮肤上带着各种各样的海生特征的怪物,向着骑士扑咬而来。
“真是让人讨厌的东西。”
骑士敲了敲自己胸前晦暗的饰品,即使全覆式盔甲让人看不出他的情绪,但也能够感觉到其强烈的个人意志。
尤其是胸前的盔甲。
那逐渐显露出非人特征,那逐渐形成面部轮廓的盔甲褶皱,在这个刹那,猛地一变。
下一秒,一只巨大的、带着类似非人特征的怪物从他身上钻了出来。
或者说,他胸前形成了那诡异盔甲的褶皱活了过来,对向而行,悍不畏死地向着那怪物扑击而去。
轰!!!
对撞之间,海水涌动,不断高涨的海水在这一下撞击中,碾碎了周围的不少区域。
浓郁的海水灌入了另一侧的亡灵港中。
而那只凶恶的海怪,在对撞之中,似乎被轻而易举地撕碎了。
碾碎了一个敌人,骑士却没有任何立刻行动的想法。
晦暗的无形力量涌动间,不远处的那具干尸,也被裹挟而来。
…..
炫目的白光再次占据了亚戈的视野,亚戈利用无头骑士力量,再一次发动斩击,撕裂那股想要影响他的理智、他的认知的光流。
但是,当他醒来的时候,却是看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
刚才还是港口小镇模样的亡灵港,这个时候已经覆盖了大片大片的积水。
要知道,他见到的幻影界中,基本没有“水”的存在。
或者说,幻影界内,本来就不该有水。
笼罩一切的迷雾,才是所谓的“水”。
幻影界内各种雾气才是水。
或者说,笼罩一切的迷雾,才是“灵之海洋”的基础。
没有水的海中,茫茫的荒野,无尽迷雾才是“海水”的正体。
这些水,这些仿若实质的水,并不符合亚戈的认识。
发生了什么?
亚戈很想细细探究。
但是,很显然,对面那个家伙并没有给他机会。
涌动的光流再一次升上了天空,仿佛要笼罩这片被海水浸透的小镇一般放射出光芒。
但是,出乎预料的是,这升上天空的光流,那有着隐约人形轮廓的身影,在升上天空后,气息却忽地变弱了。
以极快的速度跌落。
甚至,还不到五秒,亚戈就失去了目标。
不见了?
亚戈还有些诧异,直到…..
他的视线下意识扫过自己身躯,确认自己状况需不需要休息时。
以银之血和灵雾构筑无头骑士身姿的他,此时的体表,已经变得晦暗如墨。
不是轻描淡写的“银黑”色。
而是完完全全地,仿佛被浸透了一般的晦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