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起點-第二百三十七章 拐彎抹角展示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江宴目光凛然,早在谢之鱼醒来之前,他就已经提问过贵柔了,从桂柔嘴里面仍然什么都问不出来。
他还让桂柔交代了她和隋辩之间的对话。
如果桂柔没有说谎的话,谢之鱼的确没有问什么。
难道真的是自己想多了?
不,绝对不会的,江宴相信自己心中的感觉,从月引逃跑之后,他就感觉隋辩对他隐瞒了什么。
这次隋辩一声不吭的带走桂柔,更加坐实了他心中的想法。
如果隋辩真的没有隐瞒什么,为什么会提早的知道桂柔会出事。
谢之鱼抬起眸子,迎上江宴,对她审视的目光,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想。
“丞相大人,桂柔是贵溪楼的人,贵溪楼背后还有更大的掌权人现在桂柔被我们抓住,对方一定害怕我们从桂柔嘴里面问出什么,所以才会对桂柔下手。”
谢之鱼抿嘴笑笑,坦然的看着江宴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無 忌
“丞相大人,你干脆就承认吧,你没有我想的多,如果你想到这一步的话,桂柔说不定就不会被我带走了。”
谢之鱼的这番话成功的触及到了江宴的雷点,他捏着拳头,怒气腾腾的瞪着谢之鱼,那眼神,恨不得直接把谢之鱼的嘴巴掰开,把他的舌头给拔掉。
他快速的拨弄着拇指上的戒指,强压下,心中的怒气,必须要淡定。
谢之鱼没什么别的本事,唯一一点,他能成功地将自己的怒火撩拨起来。
见江宴脸色阴沉,一句话不说谢之鱼就知道自己又把他给惹毛了。
本来被他扔在这里心情很不爽,但是一看到江宴怒其败坏的样子,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起来。
而且看着江宴生气的样子,为什么觉得这么可爱呢?谢之鱼将心中升腾起来的这个想法压了下去,太可怕了。
她晃了晃脑袋,正色道:“大人,我说的可都是实话呀。”
江宴气呼呼的摔门离开,的确谢之鱼说的是实话,不管是从桂柔还是从他嘴里面问出的话,都没有任何破绽。
迫不得已只能将谢之鱼放了,这个家伙又让他得逞了。
当下人走进柴房进来,解开解之鱼身上的绳子时。谢之鱼还得意地抬起下巴,颇为不屑的看着江宴。
当所有绳子都解开之后,谢之鱼揉揉手腕,从地上站起来,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看着江宴叹气。
“丞相大人,你说何必呢?”
她勾起唇角,笑容更加得意,“把我折腾到现在什么都没问清楚,还浪费了那么多的时间。”
江宴紧绷着脸瞪着谢之鱼,咬牙切齿的说:“随大人你有什么话想说,大可直接说,不要这么拐弯抹角,实在是没有意思。”
谢之鱼看到江宴气急败坏的样子,更加高兴。
“大人,我说这些话你不能理解,那是你的问题和我没有关系啊,我说的已经很直接了。”
她目光越过江宴,停留在赵以洲身上,似乎在向他征求意见。
走到赵以洲身边,自然的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向他挑了挑眉头问道:“赵大人,你觉得我说的对吗?”
突然,被提问的赵以洲有些蒙,有些诧异的看着隋辩,没有想到他竟然把火力往自己身上引。
赵以洲嘴巴张了张,还没有回答问题,就感受到了江宴投射而来的目光,冰冷的让人打寒战。
他的目光就跟淬了冰一样,看人都带着冰渣子。
他忍不住的打了个哆嗦,推了一把隋辩向后退几步,想要和他拉开距离。
“随大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呀?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谢之鱼看到赵以洲怂怂的样子,不由得心里比乙。
自己好歹也是救我他命的人,竟然这么嫌弃自己,这让他情何以堪呀。
她轻哼一声,抬起下巴,甩了甩袖子抖了抖身上的灰尘,哎呀,哎呀的往外面走。
江宴揪住谢之鱼的后领子往后一拽。
她比想象的还要轻盈,竟然自己一拽,谢之鱼就往后跌,差点跌到他的怀里。
幸好江宴反应快,没有让谢之鱼和自己撞个满怀。
他嫌弃的捏着谢志鱼的领子,“随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呀?”
“出去就出去了,哎呀哎呀是什么意思?”
谢之鱼拧着眉,他手中挣脱出来轻哼一声。
“丞相大人。你可是让人绑了我一天一夜。隋某还不能有怨气了吗,难不成还要感谢丞相大人?秉公执法把我绑了这么久吗?”
她卷起袖子,露出一小截手臂,她的手腕上赫然一圈紫红色的痕迹。
谢之鱼举起手腕在江宴眼前晃了两下。
“丞相大人好好看看,这就是你的杰作,你说我怎么可以没有怨气呢?”
她皱巴着脸捂着自己红肿的手腕,“你看人家细白的手腕都变成这样了,丞相大人竟然还问我,为什么要哎哎呀呀的?”
她放下袖子,将手腕藏在袖子下面。
江宴拧眉,的确谢之鱼手腕上的那道痕迹,看着很吓人,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谢之鱼的手腕似乎跟个女子一样。
他没有见过哪个大男人手腕那么细白。
这让江宴不由得有些怀疑谢之鱼的身份。
注意到江宴探究的目光,谢之鱼,抬起眼皮,坦然的看着他的眸子,甚至还往前走了几步,他不是想看吗,就让他好好看看。
江宴极为自觉的向后退了两步和随便凑这么近真的很不舒服。
看江宴排斥的样子,谢之鱼得意的挑起唇角。
他也不过如此嘛。
她站直身体又抖了抖袖子上的褶皱,“既然丞相大人这么计较,那隋某就装作安静一点吧,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不知为何,江宴听着隋辩说这些话,有些怪怪的,就好像自己。是个什么无恶不赦的人一样。
他盯着谢之鱼的背影,心里真的很不舒服。
实在不想和隋辩再计较什么了,他扶着额头,只觉得头有些疼,只要和隋辩搅和在一起,他准没有什么好事儿。
以后还是离隋辩远一点吧,哪怕他们一起共事。
赵以洲察觉到江宴脸色有些不对,关切地问道:“大人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