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奮鬥在瓦羅蘭 ptt-第二百一十四章 無極之傷分享

奮鬥在瓦羅蘭
小說推薦奮鬥在瓦羅蘭奋斗在瓦罗兰
“所以你要带我去哪?”
诺克萨斯的孩子看着一路沉默的戒,有些不安的捏了捏自己的拳头,因为只要他想,他就随时能够从自己的身体里召唤出一把锋利无比的镰刀,将这个一直绑架着自己的艾欧尼亚人砍成两半。
但是他却清楚的知道自己做不到,只要自己稍微有动作,那个叫做戒的人就能够轻而易举的将自己打倒,然后再次打那个根本不可能打伤自己,只是能够把自己打疼的地方。老实说他觉得这样做真的很蠢,如果是他的话,他绝对会在第一时间砍断胆敢袭击他的人的脑袋。
“带你去一个能够让你像个人一样活下去的地方!”
戒看着这个孩子身上那破烂的衣服,还有那已经完全看不出来样子的鞋子,努力的让自己不现在就杀了这个暗裔的宿主。毕竟他现在并没有变成妖魔……虽然也有可能是暗裔伪装的,但是那样强大的存在真的想要做什么的话也不可能是自己能够抵抗的。所以他如果真的想要用伪装来做成什么事情的话,那么自己也必须进行观察和预防。
但是,但是……
如果这个孩子真的是没有被暗裔侵蚀内心的话,他却是有必要让一个走错路的孩子变成一个正常的孩子的。
至少在他变成一个怪物之前,让他能够身为人活着。
只是他的话让诺克萨斯的孩子猛然停了下来,并且死死的看着他身边的戒。
“你要把我送到诺克萨斯人那里去?那你还不如现在就杀了我。”
戒沉默了。
“他们是你的同胞。”
但这个孩子只是不屑一顾。
“我连名字都没有,而且我没有第一时间归队的时候就已经是逃兵了,现在回去的话只会被当作间谍处理,至于怎么处理,当然是直接砍掉我的脑袋啦。”
他真的很害怕这个人把他送回诺克萨斯人的军营那里,因为他回去就是真的必死无疑的,根本没有第二种可能性。
戒停顿了一下,他还想开口。
“但……”
但那个孩子打断了他。
“但你觉得你会比我更了解诺克萨斯人?”
戒叹了口气,他拉着这个孩子的手,朝着另外一个地方走了过去。
“当然,因为没有比你的敌人更加了解你的存在了。”
他或许在决定怎么处理这个孩子之前,要先给他买一身衣服了。
——————
如果说之前的战斗,无极剑道的易大师还能够全身心的投入其中,并且挥动自己的剑刃,但是现在却不能够了。
无极村被毁了,虽然说看得出来是诺克萨斯人的炼金毒剂毁掉了这个村庄。但是无极却非常的清楚不是,因为他一直待在脸上的那个七星洞察目镜不仅能够让他看到周身所有的敌人,更是能够让他看到阴阳两界,以及精神世界的东西。
在他的视界当中,无极村中死去的人仍然在和杀死他们的那些人纠缠着,而那些人虽然使用着异邦人的武器,但是他们毫无疑问的都是艾欧尼亚人。尤其是领头的几个人无极还认识,那是曾经和他并肩作战,一起对抗诺克尔萨人的一个武士。
但是他对对方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对方在自己出言拒绝对方主公用武力联合艾欧尼亚势力,并且出言讥讽的时候,对方那快速的拔出刀子的速度。
而他出刀也的确很快,被他杀死的无极村人,没有一个能够活到第二秒的。而他杀对方的时候,却让他切身的感受到了在一秒钟之内,被整整一千次斩击斩到的感觉。
修罗战神
“我们拼死守护的同胞,坚守的道义,反而亲手毁灭了我们。”
他忍不住的惨笑了出来,无极之道现在仅剩下他一人,而他却也因为杀死了那些‘英勇抵抗诺克萨斯人的英雄’而从名声臭到了家,纵然他揭示了那些人的阴谋,并且亲手手刃了仇敌,但是在这种时候,也没人会对他这个孤家寡人说话的。
我夺舍了始皇 姒荒
老实说,他现在很是心灰意冷,几度出现了自裁的想法。他也不知道自己存在在这个世界的价值了,也不知道自己又应不应该将无极的剑术传承下去了。
“或许,我会守护着这里,直到这里被什么人摧毁,又或者被虚空生命杀死吧。”
他笑着摇了摇头,将自己的剑从自己的膝盖上拿了下来,结束了自己的冥想。他默默的走到了一件勉强复原的酒馆当中,继续打理着这个已经残破无人的小镇,并且维持着自己平静的生活。
但是,今天似乎并不怎么平静的样子,就在他温了一壶酒的时候,一个头戴斗笠,并且腰间挂着一把断刀的武士出现在了他的酒馆,而从他踏进之间废弃的酒馆的时候,那就没有安静下来的风可以看得出来,眼前这个人绝对有着不弱的风魔法。
而能够有这样的风魔法,并且还有不俗的剑术的,易也只能够想到一个流派,还有那个传闻当中的人了。
“不知道是怎么样的风,竟然能够把御风剑术的唯一传人吹到我这里来。”
武侠诸天行 语漫说
他拿着酒壶从后面走了出来,在那个已经坐在了唯一完好的桌子上的浪客举了举自己手中的酒。但是他眼前这个明显和自己一样沉迷在酒精,并且放纵了自己很久的浪客的却只是微微动了一下喉咙,并没有取出自己酒杯的意思,反而有些不好意思的用手指挠了挠那粗糙的脸颊。
“抱歉,易大师,我已经戒酒了。”
易愣了一下,他狠狠的灌了一口酒之后才问出了自己想问的东西。
“你得到你的救赎了?”
他有些羡慕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因为他的仇人是那么的明显,还有着能够关心和达成的事情,但是自己什么都没有了。而亚索则是尴尬一笑,他将自己的断剑放到了桌子上,以此来表达自己没有恶意,才回答了易的问题。
“……只是觉得我不能够再颓废下去了,毕竟家里和道场里都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是时候成为顶梁柱了。”
易在以往会对这种事十分的欣慰,但是现在他只觉得刺耳,所以他又大口的灌了一口酒,想要出言讥讽一下,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种不祥的感觉同时笼罩了两个剑客,让他们都不由自主的看向了雨幕当中新出现的两个人。
而这两个人,自然是戒,还有那个诺克萨斯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