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牧龍師討論-第690章 血夜幽蘭看書

牧龍師
小說推薦牧龍師牧龙师
留给了南雨娑一份信,让她来执掌祖龙城邦。
找到了明季,祝明朗、黎星画、宓容便打算连夜出城了。
可就在他们打算前往绝岭城邦的时候,宓容一句话让祝明朗立刻头疼了起来。
“夜娘娘在外面,她恐怕不会轻易离开,我们只要一走出祖龙城邦,怕是会被她撕个粉碎。”
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祝明朗都差点忘记了外头还有一个女鬼皇在蹲守自己……
这要是跑出去,命直接就没了。
可他们不能等到白天再出发,因为暗漩也只有夜里会形成,天一亮祝明朗就无法通过这个特殊的空间漩涡快速的赶往极庭皇都了!
“对了,夜娘娘的小手还在女娲龙那,我们可以利用这个将夜娘娘给引开?”祝明朗说道。
“嗯,正好我们还要赶往绝岭城邦一趟,我们让人将她的断手扔到南面,然后我们朝着北面离开。”宓容也认同这个办法。
只要能够引开了夜娘娘,然后借助天煞龙身上的丧龙之息来掩藏他们这些活人身上的气味,夜娘娘即便反应过来了,最后也很难追踪到他们。
……
调虎离山战术很成功,夜娘娘心满意足的拿回了她纤纤素手,平原上那刮起的恐怖阴风也仿佛温和了许多。
祝明朗几人也成功离开了祖龙城邦,天煞龙如今的速度已经比以前快了几倍,不需要花太多的时间便抵达了北绝岭。
与圣阙大陆的领袖宏耿说明了情况,这位身体还缠着纱布的领袖并没有任何的犹豫。
他表明了自己的身体状况,论实力的话,寻常的巅位王级根本无法与他抗衡,但他可以战斗的时间会比较有限,激战过久伤口会全部裂开。
带上了这位皇王,明季在北绝岭附近找到了一个最近的暗漩,几人再一次进入到了阴间的十字路口,胆战心惊的找寻着时间之流与空间之流。
“是一道时间之流,我们要乘上去吗?”明季询问道。
“这与空间之流有什么不同吗?”祝明朗问道。
“本质虽然不同,但达到的效果是一致的。空间之流是像一条特殊的甬道,从一个地方穿梭到另一个地方,而时间之流的话,就等于是延长了外界的时间,我们在这里行走好几天,外面可能只过去了一炷香时间。”明季解释道。
“重新再找别的暗漩可能来不及了,就这个吧。”祝明朗说道。
“好!”
时间之流与上古遗迹的情况有一些相似,时间是紊乱的,但如果能够掌握好这时间之流的规律,便可以利用它做很多事情。
这样也等于给了黎星画更充足的时间去推演,可以得到更深层的预见信息。
……
在时间之流中漂流,这确实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黎星画与宓容的交流比较频繁。
一个是预言师,一位是观星师,黎星画尽可能的将一些命理线索给罗列出来,好让宓容为她推演出所有细小事情的具体时间。
雀狼神终究是一位神明,黎星画预见的事情会存在很多的变数,但有观星师为她矫正一些信息的话,她可以将未来几天发生的一些事情都尽可能的掌握。
“星画姐姐,我有些不太明白,像你这样的预言师既然可以看到未来,那一定也看到了雀狼神拿到玉血剑的那一幕,直接锁定玉血剑就好了,为什么还那么辛苦的找寻命理线索?”宓容有些好奇,忍不住问了一句。
玄戈神国的圣君虽然也是预言师,但宓容很少有机会接触到预言师的真正玄机,难得在这里能够相识,自然有很多关于预言师的问题。
“预言师并不是万能的,一个事件从发生到结束,就好比是一幅巨大的图案,预言师得到的永远都是残缺的碎片,甚至可能是看上去毫不相关的东西……”黎星画耐心的给宓容解释道。
窗外晃动的竹影。
溪水下的鹅卵石。
一个匆匆而过的背影。
日落下的飞鸟。
眉上尘歌林下孤笙
倒在血泊中的一具尸体……
这些都是毫无相关的细碎画面,可里面却蕴藏着许多事件的走向,假如找不到一个合理的命理线索将它们贯穿起来,它们就是一些毫无意义的东西。
就比如说黎星画在几个月前就看到了一堆在城角的沙子。
这堆沙子代表不了什么,它可能是用来修补塔楼的,但如果有更充足的命理线索,就可以提前预知祖龙城邦将陷入到流沙危机中。
尽管预言师可以耗费自己的灵力,对一件事进行更具体化的预见,从而收集到更多的“图案碎片”,但这个过程是相当耗费精神的,需要休息很长的时间才能够使用一次。
因此在不能继续对某个事情使用“预见”的时候,就需要去找寻命理线索。
而且假如一些事情明明可以通过找寻线索来得到答案,也没有必要浪费宝贵的灵力去使用“预见”了。
进入到这时间之流中还是有很大好处的。
这样等于黎星画有时间去做推演不说,还能够多使用一次预见能力。
整件事脉络经过了这几次找寻命理线索,其实已经很清晰了,这多出来的一次预见没准能够起到奇效。
……
在时间之流中,不仅仅黎星画可以看到更多事情,经历了几场战斗的祝明朗也正好可以歇息,皇王宏耿伤势也在一点一点的愈合,比一开始离开绝岭城邦的时候好很多。
“这时间之流是比较少见的,我们运气还算不错,既从极庭的东面到了皇都附近,还有了充足的时间休息。”明季说道。
自从上一次进入到了暗漩,明季现在对暗漩越来越好奇,越来越渴望挖掘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了,兴许人们掌握了这些东西,就不至于惧怕黑夜里的那些阴物。
祝明朗这会倒没有时间去研究这些东西,离开了暗漩,祝明朗发现他们所在的位置离皇宫并不远,一抬头就可以看见那一座一座宏伟的宫殿……
“这暗漩竟然就在皇宫后面的园林,那皇宫岂不是也要遭到黑暗之物的侵扰?”
皇宫灯火通明归灯火通明,但整个皇宫都被一层冷霜一般的月光给笼罩着,苍白的冷月之下,一个个诡异的身影在宫阙下游荡着,正贪婪的找寻着那些活人……
没有任何的庇佑,这夜里的皇宫也与鬼城没有什么分别,祝明朗甚至看到了几只夜魇正在分食一名宫廷侍卫,鲜血从屋檐上缓缓的流淌了下来。
窗门紧闭,灯火再通明也阻挡不了这些阴暗之物的狩猎狂欢。
看来皇族对这些夜行者也没有什么办法。
“我们还是尽快到滴水城吧。”祝明朗说道。
“公子,等一等。”黎星画目光此时却注视着那血淋漓的屋檐,尽管脸上带着几分怜悯与无奈,她仍旧盯着那里。
几条长长的血丝从屋檐上滑了下来,滴落在了花圃中一束束夜兰花的花瓣上,迅速的将这几朵夜兰给染成了鲜红之色,在冷冷的月霜下看上去无比妖艳邪异!
然而这一幕,对于黎星画来说却非常熟悉,她不止一次在睡梦中预见到过!
很多将来发生的事情会无序的涌入到黎星画的睡梦中,这些不知是什么时间,什么地方发生的预见画面是不损耗灵力的。
她只看到了滴血的夜兰花,却不知道这血红色的夜兰花是因为屋檐之上有一个侍卫被夜魔给杀死了,假如这一幕在此时此刻发生的话,那意味着另外一件事也在今晚。
“公子,我们到皇妃阁。”黎星画说道。
“皇妃阁?”
极庭只有一位皇妃,那就是祝皇妃。
假如祝门与祝皇妃密不可分,很多人都认为祝门之所以有现在的地位,正是祝皇妃在支持着祝天官,包括如今的皇王也有所偏袒。
祝明朗对这些事情了解不是很多,祝天官也从来不和自己说任何关于祝皇妃的事情。
皇妃阁祝明朗倒是去过几次,他们避开了那些夜魔,飞向了那黑漆漆一片的皇妃阁。
只是,刚踏入到皇妃阁附近的庭院,祝明朗就嗅到了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起初祝明朗以为皇妃阁也遭到了那些夜行者的侵扰,可很快祝明朗就留意到这里有龙肆虐过的痕迹,而那些皇妃的侍卫似乎也都是被龙兽给杀死的!
皇妃阁内死寂一片,每往里面多走一步,都能够看见尸体。
重生之如颖随行 如颖随行安安
一直到了祝皇妃的寝殿,祝明朗才看到了一个活人。
这个人就坐在一张椅子上,独自在漆黑一片的寝宫中,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可怕的气息!
光明楼 好时节
他的脚下,有一具衣着华丽的女尸,亦如那被血染过的夜兰花一样,美丽却透着渗人的鲜红!
祝明朗隔窗望了一眼……
从侧脸上,祝明朗认出了这具女尸,正是祝皇妃!
而坐在那椅子上,在黑暗中一言不发的人,竟是极庭皇王赵辕!!
血脉基因主宰
皇王赵辕杀了皇妃阁所有人,包括祝皇妃???
皇王赵辕这是疯掉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