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芝加哥1990 起點-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所見所聞分享

芝加哥1990
小說推薦芝加哥1990芝加哥1990
“嗯嗯嗯……”
此时的拉希达正在移动鼠标,熟练剪辑从某位现场记者那要来的布朗夫曼交响中心剪彩照。
她先将自己左侧的人和APLUS右侧的夏奇拉都切掉,再调整成正常画幅,压缩,加了个‘昨天的活动照’标题po上阿美利加音乐网站。
‘来了来了!是昨天在芝加哥拍的吗?天哪好配噢……’
‘怎么没通知欸!歌迷会里都没人知道他会去!还是拉希达厉害!’
‘真羡慕你拉希达,可以经常和APLUS呆在一起……’
粉丝专版里她已经有些固定的小舔狗,每次发新帖都会第一时间来留言,当然说怪话的更多,要等一会儿到。
盯着那张所谓合影照上自己和APLUS灿烂的笑容,突然感伤不已,为卑微的自欺欺人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她回忆起昨天……
拍完这张合影后,她跟父亲以及父亲那个讨厌的欧洲情人回到崭新的交响大厅,投入到和各色各样盛装人士的交际中。
“哈,昆西!娜塔莎!”
父亲昆西琼斯和他的情人娜塔莎金斯基都是名人,没有人不认识,一般的对话流程大概就是:“最近在忙什么?昆西,电影配乐?娜塔莎你呢?还一起工作吗?”
“我已经很久没接到电影配乐的活了,我过时了,老了,也累了。”
昆西琼斯会自嘲式回答:“最近在忙黛娜华盛顿(五十年代黑人爵士、蓝调女王)的纪念音乐会……”
“黛娜……哇喔,一切就好像仍在昨天。”
年纪大的音乐人便会开始回忆往昔并唏嘘不止,“但不知不觉已三十多年过去了对吗(黛娜华盛顿六十年代英年早逝)?”
“是啊,我最近越来越常梦到她了。”昆西琼斯回答,他和对方有过一段情。
“我才从欧洲回来,对,拍戏,Savior,啊嗯,不知道会不会在北米上映,导演是安东尼耶维奇,塞尔维亚人。”
娜塔莎金斯基则会吹嘘她的新工作,其实只在几部小成本电影里担当配角,当谈话对象露出茫然的神色时,她会立刻补一句,“制作人是奥利弗斯通。”搬出大导的名头。
两人都在加速过气的阶段,特别是去年昆西琼斯被爱徒,事业飞速攀向顶峰的威尔史密斯无情甩掉,娜塔莎金斯基加盟的大片Fathers’ Day票房失利之后。
“这是我女儿,拉希达,正在哈佛上学。”
父亲随后会这么推介自己,特别是在一些年轻俊才面前,当然也包括豪掷五千万装修改造这里的娱乐和酒业大亨。
“这是我女儿,拉希达,就读于哈佛大学。”
昆西琼斯推了把爱女的背部,让她往前了一小步,“希望能成为一名律师。”
“我对戏剧更感兴趣。”她立刻申明。
“是吗?很荣幸见到你,拉希达。”
作为全场的中心人物,小布朗夫曼身边总围绕着许多人,贵公子风度翩翩的伸出手,同时将头侧向身边的大卫格芬,低声询问着什么。
“不,那是姐姐。”大卫格芬的回答声音很小,但清晰的传进了自己和父亲耳中。
两人都能猜到小布朗夫曼刚才在问什么了。
2PAC生前女友以及和各路明星传出过绯闻的姐姐基达达无疑知名度更高,但在上流社会眼中这些可不是什么好名声。
“这样啊。”小布朗夫曼用无懈可击的笑容握手,寒暄了两句后又很快被其他人转移走了注意力。
昆西琼斯很勉强的干笑了两声,拉希达自己也感觉有点没趣,她独自脱离,开始找寻梦中情郎的身影。
该死,那混蛋整个下午都没再出现!
“你注意点场合再发骚好吗?!小布朗夫曼先生已婚了!而且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年纪……”
回去时他听到父亲正在和情人拌嘴,因为刚才娜塔莎金斯基和超级大亨握手时故意用嗲音、抛媚眼、扭来扭去,老头吃醋了。
“我不是你的个人物品!”娜塔莎金斯基抗议,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吵起来。
这一幕是父母离婚前的日常,现在只不过父亲身边换了个女人而已,拉希达默默翻了个白眼,甚至有点幸灾乐祸。
‘又是你!新闻图片上APLUS和夏奇拉一直在一起,你什么意思拉希达?用一张编辑过的图片误导论坛其他用户?’
‘总喜欢蹭照装熟的碧池!在法国就这样!’
‘APLUS和夏奇拉是天生一对!你?回家自己多照照镜子吧拉希达!’
刷新页面后,论坛的夏奇拉党果然到了,他们开始刻薄的扳回舆论风向。
“呜呜呜……”
她泪水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古典音乐大牛巴伦博伊不常举办沙龙派对,她也不知道APLUS会来,昨晚,她不愿去,但被父亲逼着又到场交际。
“我女儿拉希达,在念哈佛,对,放假了。”
昆西琼斯目标很明确,重点带女儿结识他欣赏的青年演奏家,无一不是古典音乐圈里前途无量之辈。
搁这给我相亲呢?她暴怒,“死老头你差不多一点啊!”没甩脸色都快搞不清楚自己的家庭地位了?
“那你别走远。”
正好巴伦博伊来叫,老头委屈的离开。
很快有几个青年演奏家陆续过来搭讪,放在以前他其实也会乐在其中,但现在……
‘叮叮叮……各位,下面有请小布朗夫曼先生……’
当交响中心经理在大厅中央敲响酒杯时,她才注意到超级大亨不知什么时候也到场了,同时很快,她又看到了填满心房的那个男人的身影。
一身裁剪合体的古驰黑西装、扣子和领口敞着,眉头微蹙似乎在想着什么烦心事,高大伟岸的身形流露出一抹不太符合人设但又格外迷人的忧郁……
重点是夏奇拉终于没黏在他身边了!
时不可失,她打发掉身边的青年俊彦,立刻跟着围拢的人流移动,悄悄接近。
还是慢了,由于要顾忌形象,过去打上招呼时男人已经站到了州长夫妻俩身边。
“Hi……”
男人对自己挑眉微笑,是不是在暗示?她有些拿不准,但对方注意力很快转移去了其他地方,频频举杯向大厅里的其他熟人致意。
“女士们,先生们……”
小布朗夫曼开始演说,大厅很安静,人们都在默默听讲,纷纷给出精准的微笑表情看向他。
男人也在专心听,看向小布朗夫曼的眼神非常空洞,明显有点心不在焉。
拉希达双手抱着酒杯,喜孜孜的越贴越近,最后脸蛋都快蹭上对方的胳膊了,就等小布朗夫曼演讲结束就表白、勾引、使出浑身解数!怎么都行!
真好闻……
她深吸了一口男人身上的古龙香水味和霸道不羁的气息,都快沉醉了。
“哈哈哈……”
不过立刻出现了个小插曲,门口走进来一拨新客人,嬉闹声打断了小布朗夫曼的演说,她回头,看到了富有好莱坞黄金时代风格的美熟女雪琳芬,中性风的米拉乔沃维奇,黑珍珠哈莉贝瑞,还有双料奥斯卡影后,米国人的最爱之一朱迪福斯特!
四位高矮身材和风格迥异的漂亮脸蛋立刻引起了一阵小骚动,她们身边的男人们和大厅其他女贵宾都显得是那么的黯然失色,拉希达嫉妒的发现身边男人眼神突然就亮了起来,摸着下巴朝她们挤眉弄眼。
她当然知道除了朱迪福斯特,其他三个大美女要不是正牌前女友,要不就是生过孩子或者传过绯闻,自己……
太花心了啊,处处留情,不过她对这点倒没那么大反感,毕竟自己老爸就是经年老渣男,谁看不起谁啊……反而嫉妒的嘟起嘴,和米拉她们对视,示威。
米拉没给什么回应,和哈莉好得像亲姐妹互相手挽手笑着,她们这拨男男女女很快发现了贸然闯入的不得体行为而造成的混乱,包括朱迪福斯特,纷纷躲到了外圈,其他客人们的后面。
小布朗夫曼继续被打断的演说,拉希达一个字都没听进去,继续享受呆在男人身边的时光。
“APLUS!”但小布朗夫曼突然点名,而且很大声,语调严厉。
她被吓了一跳,迷茫的望向盯着这边的超级大亨,再扭头观察身边男人的反应。
似乎小布朗夫曼在坚持让他上去发表对什么法案的意见,“今天是你的秀,布朗夫曼先生……”男人挤出笑容,摆手不肯就范。
“快点!”
小布朗夫曼非常强势,用起哄中带着点讥讽的语调往上招呼,“……时间有的事!来吧!”
男人这时候反而扭扭捏捏、黏黏糊糊的找借口赖在原地,令她升起些微失望和幻灭的感觉,还不如插话想帮忙解围的斯隆女士有担当。
“别让女人做你的挡箭牌!”小布朗夫曼怒斥。
“OK,OK,那我就……”
大厅里所有人都看向这边,他终于拖泥带水的答应下来。
“对!来吧!上来!多聊两句!”
小布朗夫曼做了个潇洒的舞台邀请动作,然后让出位置。
“毕竟家世、教养、身家都差太远,这么一看差距还是很大的……唉,就怕人比人,这话一点都没错。”
她心里暗暗想到,情丝不由抽去几分。
“数字千年法案……矛盾……”
她支起耳朵,偷听州长夫妻俩的对话。
“FREEDOM!”
又被吓了一跳,男人突然说没两句就没头没尾的一声大吼。
圆圈中心的那张脸突然变得非常严肃,充满霸气的目光有若实质的扫视过来,就像柄刚出鞘的利刃,或者刚出笼的猛虎,满堂贵客噤若寒蝉,大厅陡然变得落针可闻……
“噢!”
还是不行,还是他最棒了,拉希达瞬间快站不稳了,无法自禁地发出声细微的低吟,并拢双腿,视线里已没有其他人。
“那么自由呢?自由怎么办?”
男人梗着脖子,开始用带着点芝加哥南城黑人区的口音开始发表他的长篇大论,“……这合理吗?”
说到这,他看向小布朗夫曼质问。
小布朗夫曼一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一手端着酒杯,冷笑,嘴角因为生气而有点轻微的抖动,脸涨得通红,但没给回应。
男人移开目光继续说:“OSP……它只相当于公路公司……”手部动作也多了起来,越来越自信、放松。
他说得越多,小布朗夫曼就越尴尬,拉希达都能靠肉眼分辨的尴尬,虽然目光仍频频严厉怒视大厅里起哄附和APLUS的人,但不应出现在这种家世等级的大人物脸上的骄傲、不服气、难堪和情绪波动外露都出卖了他。
格外精彩。
都市最强选项系统 宁尤
“好吧,我的话说完了,一点浅见小布朗夫曼先生。”
虽然听得云里雾里,明显占到上风的男人最后揶揄了小布朗夫曼一句,然后扭头张望了下,回到了原位置。
所有人投过来的目光都变得愈发凝重、复杂,他们掩饰住面部表情,小心翼翼将目光投向举重若轻的他,然后又看向正和大卫格芬等人低声交谈,不停短促训话的小布朗夫曼……
拉希达开心极了,大胆挽住对方的臂弯。
“我们对待恐怖主义的看法只有一个,必须给予严厉的还击……”
傻傻等着,熬完州长先生和环球音乐总裁道格莫里斯先生的长篇大论后,“你……在这等会儿。”
男人和斯隆女士以及州长夫人低声聊了几句,然后拍拍自己的手背,“我去……”
去干嘛?拉希达没来得及问,他就溜向人群深处。
斯隆女士上台继续发表演讲,最后是主人巴伦博伊,等‘散场’时,她发现自己被骗了,男人不见了,小布朗夫曼那群人也不见了,米拉她们还有父亲和娜塔莎金斯基……都不见了。
“气死我了!”
这时候她还不知道男人成为三十亿富翁的事,因为大卫格芬拿到杂志后就收起来了没再往下传递……
‘夏奇拉只是玛利亚凯莉的替代品,APLUS一直深爱着他前妻,也是他唯一愿意结婚的女人。’
总裁,引你入局 蘑菇头
‘是啊,从长相就看得出来,多像!小号的玛丽亚凯莉而已。’
‘玛丽亚凯莉更配,任何条件都衬他,你们别做梦了,APLUS不会娶夏奇拉的……’
再次刷新,论坛里的玛丽亚凯莉党也开始了,更尖酸刻薄,很快和夏奇拉党吵成一团。
“昂昂昂……”
都在做梦!那个花心鬼,她直接一把电脑的电源线扯掉,哭得更伤心。
失落的在巴伦博伊家中寻找老爸,本打算打个招呼就回家舔伤口去……
“三十亿?怎么可能!?”
“全球富豪榜一百名左右……”
“APLUS在互联网赚了大钱,难怪刚才站在了互联网业那边!”
校花的贴身神医
“这么做不对,他某种程度上是我们音乐人里的叛徒……”
重新散落各处的人们开始嗡嗡嗡交谈。
什么三十亿?什么叛徒?她暗自心惊,加入进去打探,忍不住和其他音乐人争论,为男人辩护。
三十亿,全球富豪榜……
她打听到消息后更焦急了,越听越不舍越呼吸急促,全世界最优秀的Nger啊!难得在芝加哥有见面的机会,她不甘心只当个被集邮的对象,没头苍蝇一样里里外外乱转,去哪了?人到底跑去哪了昂昂昂……
‘啪!’
屋外草坪上,她看到父亲忽然给了娜塔莎金斯基一巴掌。
“分手!我们完了!呜……”娜塔莎金斯基直接哭着跑了。
“爹地!”
夜巡
她倒是乐于看笑话,但掌掴声在夜晚的空旷草坪传得很远,有些人看了过来。
走过去质问痛苦按着心口的老爹,“你干嘛呢!?”
“骚货,贱货!逮着个男人就发花痴……”老头喋喋不休骂道。
呵呵,活该,她没办法,只好送老父亲回家。
昆西琼斯气得一路上直喘粗气,问什么原因又不肯说,到家猛灌了几口酒就上床休息了,她落寞的回房也开始卸妆。
这时当地小姐妹发来了短信,‘我到A+唱片啦!APLUS的派对噢!’应该是炫耀的群发。
她双眼一亮,没错!他刚刚登上富豪榜肯定要庆祝一下啊!赶紧重新补妆,打扮,行动力极强的换上性感战斗晚装,拎着高跟鞋就又冲出了大门。
去A+唱片的路,有一大段要要经过人烟稀少、灯光昏暗的郊区,她看向窗外,仿佛看到了自己现在的心情。
“小姐,到了。”司机把车开进停车场。
“你有邀请吗?”两栋大楼灯火通明,把门的警卫问道。
“什么邀请?”
“一个短信,或者有自己人带。”
她把小姐妹发的短信亮出来,“对不起,不是,你不能进去小姐。”警卫看了眼后态度变得很傲慢。
“你不认识我?”
“不……”
气死了,她被堵在门外,那些顺利进去的男男女女们回头投注过来的眼神格外伤人。
“海登先生!是我,拉希达……对……我在……”
“给!”她恶狠狠把手机贴到警卫耳边。
“抱歉……”警卫乖乖让路。
“哼!”
她甩着脸色进入大楼里的派对现场。
不对,不对!人头攒动的都是些芝加哥当地小咖、玩咖,跟着强劲的音乐疯跳。
“海登先生!”她堵着耳朵继续骚扰,不达目的不罢休。
“唉!你在原地等。”
很快,一位自称叫埃里克的调音师过来找到她,“琼斯小姐?跟我来……”
电梯笔直往上,她随口应付埃里克唠叨光辉历史,什么当年陪穿着二手衣服的APLUS闯荡纽约,和白人打架之类的……
“进来吧,别乱说话,也别做出格的事,然后如果被我发现里面的事被你传了出去,你懂的。”
海登拉开门前警告。
“我知道。”她点头。
海登把门打开。
这就对了嘛,咚咚咚的强劲音乐传入耳中,派对里都是衣冠楚楚的大人物,格调环境比外面的大场不知道高哪里去了。
她看到了A+唱片总裁琳达,和她寒暄了几句,然后是大A、艾尔等芝加哥顶级DJ,看到她便过来互相调笑,玩闹。
闯关一样往里走,她努力辨认在场的名人,利特曼传媒CEO斯隆、利特曼出版社家族的利特曼先生、A+电影工作室CEO兼总裁叶列莫夫、前索尼哥伦比亚唱片总裁丹尼尔格拉斯好像喝醉了,正被APLUS的贴身保镖老头搀扶着擦肩而过。
“哈哈哈!”
在最后一关的卡座中心,APLUS被精英们簇拥着,醉眼朦胧但又疲惫的微笑,随意半躺着都俺么有魅力,前女友米拉乔沃维奇把大长腿搁在他腿上,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咬耳朵说悄悄话。
双料影后朱迪福斯特正和哈莉贝瑞在卡座前跳贴身舞,举止非常大胆火辣,就好像在故意给男人表演特殊即兴节目。
还有醉醺醺坐在旁边聊天的雪琳芬和娜塔莎金斯基……
不对,怎么娜塔莎金斯基又跑这来了?比自己还快,而且笑得那么大声、放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