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我想留下來-三百五十二 搖搖欲墜分享

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我想留下来
“我不听!我不听!”薛雪捂着自己的耳朵,她以为只有这样,薛瑜的话才不至于进了她的耳朵里。
“薛雪!”薛瑜大喊,“姐,你不要再麻痹自己了,好吗?你要认清现实。当下,我们最重要的事,就是收集一切对他不利的证据,只有证据充足,你们离婚时你才能得到依依的抚养权,才能分到更多的家产。”
“我们没有什么钱啊,这些年,他的工资,我都清楚的。除了老家那套房子,没什么可挣的。”
“姐!”薛瑜大吼,“姜航他有私生子!他在江湾一号有一栋别墅!江湾一号,你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吗?”
“薛瑜,你住口!让我再想想,好吗?”
“你!”薛瑜急得面红耳赤,“薛雪,我是为你好。从此刻起,你只需要记住,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和依依!”说完,薛雪摔门而出。
“温贝最近在做什么?”欧阳冷不丁的一问,萧邦反而不知该如何回答。“有段时间没联系了。我哪知道啊。人家现在是有钱有闲的,说不定整日的带着希奥包到处游玩呢!”
“你真的将所有存款都给了她?”
“你知道的,我心里一直都觉得愧对于她,尤其是刚结婚那几年,一个女人,愿意陪你一起吃苦,难得。钱财,身外物,都给她,一分没留。”
“她最近状态好像不错,”欧阳漫不经心的说。
“你小子,想说什么啊?”
“前几天我在江湾一号见到她了,她,”欧阳支支吾吾。
“嗨!不可能,那儿的房子,她没那个财力。”萧邦不屑。
“我和薛瑜亲眼看见她走进去的。保安跟她好像很熟悉呢!”
萧邦不再说话,他若有所思。“我儿子呢?”
“那倒没看着。”
“跟你打听个事啊,姜航,他到底一年能有多少收入?”欧阳问。萧邦看着欧阳,笑了笑。“你问这个干嘛?人家的收入跟你又没有半毛钱关系!”
“我实话告诉你吧,薛雪可能要跟他离婚了。薛瑜最近一直在为他姐姐的事烦心。”
“我这么跟你说吧,我每年在他那儿的业务,一大半都进了他的口袋。在苏市,他们的业务很多,像我这样的人,也很多,你说,他到底有多少?”萧邦笑了笑。“人家啊,什么都不用干,动动嘴皮子就行了,他这几年的收入,具体多少,确实是个谜。我最近可听说了,他现在可是深得他们集团老总的信任,据说还要给他往上提拔提拔呢!这个时候离婚,薛雪是不是傻啊?”
“女人,你懂的。”
“哎,有的女人,是真傻!有些个事情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行了。非得闹得鱼死网破,对她们有什么好处?他们集团,觊觎姜航位子的人可多着呢!我跟你提个醒,你呀,私下好好劝劝你家那位,别整天风风火火的,干嘛呀这是!让她啊也劝劝她那个不开窍的姐姐,只要她不挪窝,外面的,再怎么威风受宠,那也是不能把她怎么着的。”
“你小子,不厚道。老实说,跟温贝离婚,是不是后悔了?”
“后悔?”萧邦想了想,“说实话,还真有一点。外头玩腻了,发现还是家里的好。哎,可惜了。”
冷宫弃妃夺君宠:宫心计 布兰妮
“哈哈!”欧阳终于面露本色,终于,他又像从前一样了。
“你告诉我,小瑜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是不是啊?!”薛雪发疯似地大吼,她使劲儿摇晃着姜航。今天,是这个月姜航第三次回家。“姜航,你告诉我。别人说什么,我都不信,我只信你。你告诉我,小瑜她是在诬陷你,姜航,你告诉我,她说的都是假的,都是假的!”薛雪大哭。
“够了!”姜航一脸不耐烦,“如果不是女儿,这个家,我一天都不想呆!”
“爸爸妈妈,你们不要吵了,我害怕,爸爸,”依依小心翼翼地从窗帘后露出头。
“薛雪,你要是再这么下去,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你看看你,把女儿吓成什么样了!”姜航收起对薛雪地狰狞嘴脸,转而笑嘻嘻地望着依依,“来,乖女儿,到爸爸这儿来。”依依看了看了妈妈,快速扑进爸爸怀里。“爸爸,不要走了吧,我害怕妈妈。”
“好,爸爸今晚不走,爸爸陪着依依,好不好?
“好。”
“告诉爸爸,想吃什么?”
“我想吃披萨,有许多水果地披萨。”
“爸爸带你出去吃,好吗?”
“好的,爸爸我爱你。”依依亲了亲姜航。
“替我转告你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妹妹,她要是再这么胡闹,把我的名声搞臭了,你们都别想好过!”姜航抱着依依,摔门而出。薛雪呆坐在冰凉的地板上,她穿着结婚时买的那套家居服。她哭,无声的流着泪。
“董事长来了,他怎么来了?”姜航刚到公司,就听到员工们嘀咕着。“姜总好。”
“手里都没活儿了是吗?”姜航怒,员工四下散去。他走进办公室,老颜背对着他。“颜董,您怎么来了?”
“小姜,怎么回事?”老颜将一封举报信交给姜航,姜航打开一看,顿时神色慌张。“对不起,颜董,我会将我的家事处理好的。”
“堂堂分公司的老总,竟然处理不了自己的家务事。现在集团总部上上下下,人人都知道你的这些丑事。我给你五天时间,不处理好家务事,这间办公室,恐怕要易主了。”老颜私下打量了下姜航的办公室。
“别!”姜航急忙说。“您放心,我会处理好我的私事,请您放心。”姜航鞠躬。
老颜朝外走去,突然,他驻足,“希亚到底是个不懂事的丫头。她若冒犯了她人,你作为过错方,多给她些补偿。”
“好的。”
目送老颜和他的秘书远去,公司里的人继续交头接耳的。姜航关上办公室的门,他手里握着那封实名举报信:
我叫薛雪,我实名举报我的丈夫姜航先生。我与我的先生已结婚九年,这九年来….
“该死!”姜航将举报信撕得稀碎。“马律师,立刻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姜航,早自从傍上了希亚这棵大树后,他在集团的地位更加稳固了。没有人知道希亚是谁,除了他自己外。大部分人,只知道希亚是那个萧邦引荐的妙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