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說 數風流人物 瑞根-己字卷 第一百五十五節 談條件熱推

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数风流人物
冯紫英的确没有时间来纠葛了,这一宝,他几乎是倾力压上了。
现在已经是七月初了,满打满算最迟九月中旬,蒙古人就该差不多集结完毕,要南下了。
从哪里南下,哪里是突破重点,不得而知。
古噬现 漠者三千
但是北边边墙太漫长了,无论是谁都没法堵截得住。
而且从职方司获得的消息来看,一旦内外喀尔喀都要加入进来,那几乎可以肯定,从宣府到蓟镇甚至辽东这一线,蒙古左翼诸部都不会放过。
无论是佯攻,还是分路突破,永平府都跑不掉,甚至永平府境内就能轮到几路突破。
绝品兵王
看看从喜峰口到义院口这一带,数百里地,单单靠那些烽燧能起到多大阻拦作用?
太平营、建昌营、燕河营、台头营、石门营这一顺大营理论上要作为抵御蒙古骑兵突入进来之后的主力,但是他们能起到多大作用,冯紫英心里没底。
实际上在尤世功和他的谈话中就隐约流露出过一些意思,这几大营在真正面对蒙古人大规模入侵的时候都会集中使用,不可能以一营兵力去硬扛蒙古入侵主力,那是自寻死路,而主要还是要由蓟镇这边来统筹整合起来迎战。
话虽然说得好听,但是隐藏的意思冯紫英却明白,如果入侵蒙古军队数量不大,那么蓟镇会统合兵力应战,但是如果蒙古军队数量超过预料,那么蓟镇就要以防守顺天府,确保京畿安全为主了。
那么舍弃永平府也就是清理之中的事情了。
这却是冯紫英不能接受的。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既然打定了主意,冯紫英就全力以赴。
接下来几天里,从五县一州选集结过来的民壮经过筛选,加上从军户子弟中挑选出来的民壮,共计十六个哨两千余人开始进入基本训练。
在第一批八个哨中表现优异的数十人被挑选出来充当带队教官,在冯安的统一指挥下,开始对这两千人的大规模训练。
而第一批从榆关港下船的佛山庄记火铳也从榆关经抚宁运抵卢龙,开始装备第一批八个哨的民壮,黄得功和左良玉的拔山营两个部各带四个哨进行混编,帮助他们进行训练。
与此同时,拔山营两部也在黄左二人的指挥下,开始规范性按照冯紫英撰写的小册子进行队列训练,以求迅速弥补起在这一块上的不足。
七月流火,伴随着卢龙城外一座城寨建成,整个陆续到位民壮加上拔山营二部,部分进入了这个城寨中,这个城寨规模不算大,只能容纳三千余人,与卢龙县城只有两里地之遥,互为犄角。
这座城寨和平常城寨不太一样,是运用了新生产出来的水泥加上泥砖进行建造,同时规制也是按照棱堡式结构进行建设。
其实冯紫英对于棱堡的建筑结构也不是太了解,他只能大略地按照自己的一些了解和想象来指导建筑队伍来按照这种模式来建设,模样大致就是较为简单的意大利式棱堡,但是扩大打击角度和多面体的目的还是能基本达到。
北斗第八星
于此同时,类似于突出的棱堡和马面结构也在迁安县城和卢龙县城开始建设,在四面城墙大量修筑突出的菱形堡垒或者马面,这样可以最大限度发挥出火铳的优势,在目前铸炮水平还难以让人满意的情形下,冯紫英更信任经过自己考察过的火铳。
冯紫英也和庄立民提过,在完成了火铳新军的组建之后,铸炮和组建炮兵部队也会成为未来辽东镇的一件大事,这一点庄立民也深以为然。
不过铸炮技术对于钢制要求更高,但现在在解决了炼钢工艺之后,这些都应该不是问题,更多的还是需要解决精于铸炮的熟练匠人问题。
尤世禄策马赶上冯紫英,二人放慢马速。
神 印 王座
“看样子你是真的打算要在迁安大战一场了?”尤世禄目光凝重,“我看了你们在迁安城墙上做的手脚,修了那么多棱形马面,看样子是要用佛郎机炮和火铳来对付察哈尔人?可是那些民壮能发挥作用么?”
“我们也不想用民壮,但是尤三哥你给我撂句实话,蓟镇那边做好保卫永平的准备了么?”冯紫英反问。
狂妃太帅了 话小草
尤世禄有些尴尬地挠了挠脑袋:“紫英,你是清楚的,蓟镇就几万兵马,可是要防御的战线太长,而且下边几个副总兵和参将们都有自己的跟脚,我大哥也很难指挥得动他们,可军情如火,稍一争执耽搁,或者下边人阳奉阴违,酿成大祸却要我大哥去扛,所以我大哥宁肯忍一忍,等过了这一次,自然会有一个说法。”
“那三哥的意思是,蓟镇不会管永平?”冯紫英没被尤世禄的糊弄话给忽悠过去,“再说战线长,也不能说对我们永平没有一点儿责任吧?”
尤世禄也叹气,摇头,最后迟疑着道:“紫英,我也给句撂一句实话吧,蓟镇当然对永平府有责任,但是兵部那边已经有严令,要以保卫顺天府为主责,但蓟镇也会平衡考虑,台头营和石门营那边会统一由山海卫那边来调配,……”
“尤三哥,这话就不厚道了,台头营到石门营这一线,本身就在东路的控制下,山海卫责无旁贷,抚宁到榆关这一线,除非林丹巴图尔吃撑了,他会走这一路来?”冯紫英也有些怒了,这尤世功看来是真打算要彻底丢开永平府啊,“就算是蒙古人从义院口到界岭口一线进来,他们也绝不会去碰抚宁和榆关,山海关上还有五千铁骑呢,蒙古人不蠢,难道就不怕抄后路?”
尤世禄有些尴尬,但他又不愿欺瞒对方,事实上也欺瞒不了对方,只能硬着头皮道:“还有建昌营和燕河营分列青龙河两岸,可以策应,或许……”
“尤三哥,这打仗的事儿能用或许来说么?太平营、建昌营和燕河营会不会被抽走?会不会一触即退?甚至干脆就彻底放弃,退守到滦河、浭水一线去?”冯紫英沉声反问。
尤世禄默然不语。
冯紫英心里更笃定了,尤世功肯定已经在考虑这一点了,尤世禄也不会向自己说明,只能沉默以对。
“尤三哥,开平中屯卫你们会保么?”冯紫英再问。
尤世禄苦涩地摇摇头,“紫英,这话我没法回答你,一切要看蒙古人此番南侵的规模,如果太大,而且是多路进击的话,我估计很多地方我们都只能放弃,然后退守……”
“底线是哪里?”冯紫英越发心惊,看来蓟镇和兵部得到的消息越来越不容乐观,这意味着外喀尔喀诸部也要加入进来了,之前自己离京时还说外喀尔喀诸部是有可能加入,现在看来基本上确定了。
“第一道防线是沿潮河一线,从丰润、玉田到梁城所;然后第二道防线就是不容有失的,平谷——三河——宝坻,一直到天津卫,主要是考虑不能让漕运被截断,那样影响太大。”尤世禄声音低沉下来,“内外喀尔喀诸部据说这一次出动的兵力都不少,都在两三万人左右,加上察哈尔本部,估计可能会超过十万大军。”
其实蓟镇大军也有十万人左右,但是蒙古人是以骑兵为主,机动能力太强,跟随的仆从军也大多是以马匹作为行进驮运工具,所以机动能力比蓟镇这边强得多。
加上蓟镇还要在沿着边墙一线布设大量兵力应对,防止蒙古人声东击西,从北面正面直接突破,所以真正能够抽调出来作为机动作战的兵力就没有多少了,顶多也就是两三万人。
“第一道防线就放在了潮河一线,那么我们永平府还能有谁来保卫?”冯紫英冷笑。
还说什么太平营、建昌营和燕河营会不会被抽走,那是肯定要抽走的了,也就是说一旦蒙古人选择从界岭口到青山口中段这一线突破,蓟镇基本上不会有太多的抵抗,而是要直接退守到顺天府境内去了,甚至连丰润都有可能直接放弃。
尤世禄目光望向远方,“据说,只能说是据说,兵部有意抽调京营的五军营和神机营一部,来协防蓟镇,但是具体情形还没有定下来,协防什么位置也还不清楚,……”
“京营这帮废物,拿来送死么?”冯紫英对此不意外。
毫无疑问这是永隆帝和内阁乃至兵部的一次默契,京营多达数万人马,每年消耗粮饷巨大,但是却发挥不了作用,还不如废物利用,清理一下也不是坏事。
京营这帮家伙还自视甚高,自以为是天下第一军,每年操演邀请文武百官观阅,各种花式倒是玩得不少,甚至不把边军放在眼里,现在正好让他们来试一试水。
尤世禄笑了起来,“紫英,你也对京营这么看不上,要知道总督大人当年也差点儿就要去当五军营大将呢。”
“哼,我爹还没那么蠢。”冯紫英叹了一口气,“不说了,现在情况我知道了,其他我不要求,我只要求给我一营骑兵作为机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