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玄幻小說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風硲-第一千八百九十八章:新德拉諾七雄(一)讀書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小說推薦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死的日子
泰瑞纳斯猛的拍案而起:“放肆,让我割让领土做聘礼,这绝对不可能。”
弗丁哈哈一笑:“别人割让领土是卖国贼,但您是国王,国王不算卖国。”
泰瑞纳斯牙齿咬得格格直响:“弗丁,你应该知道斯坦索姆的重要性,有这座军事要塞存在,才能保证达隆米尔地区的安全,达隆米尔湖畔是王国最重要的粮仓,若是失去斯塔索姆,洛丹伦将陷入饥荒。”
弗丁无所谓的说道:“反正现在也是大饥荒,索性连同达隆米尔地区一起作为聘礼。”
泰瑞纳斯看穿了弗丁的阴谋,所谓的聘礼只是一个说辞。
他早已经不满足于壁炉谷,想要获得一大块土地,自立为王。
“岂有此理,弗丁,我现在就剥夺你白银之手骑士团的职位,解除你的指挥权。”
弗丁满不在乎的摊摊手:“泰瑞纳斯国王,兽人等待着拯救,若是没有我,兽人都会被布莱克摩尔杀掉,你负得起这个责任么?”
泰瑞纳斯气得面色铁青:“洛丹伦猛将如云,没有你也一样。”
弗丁点了点头:“没错,洛丹伦能够带兵打仗的名将非常多,我只是处在末位,但心系兽人的只有我一个,您别无选择。”
泰瑞纳斯气得浑身发抖,但不得不承认,弗丁说得是对的。
如今,乌瑟尔正在铁炉堡接受治疗,若是换做其他将领,才不会为了兽人卖命。
弗丁将泰瑞纳斯国王吃得死死的,得意的一笑:
“想想吧,国王陛下,是兽人重要,还是达隆米尔地区重要,你的心中想必早有答案。”
泰瑞纳斯国王呼吸急促,差点背过气去,慢慢的坐回王位:
“你说得没错,兽人比什么都重要,好,弗丁,我这就派人去银月城,替你向希尔瓦娜斯提亲。”
弗丁眉飞色舞:“痛快,国王陛下,只要希尔瓦娜斯答应了,我立刻出兵。”
泰瑞纳斯国王派出了一个使团,准备了丰厚的礼物,进入银月城为弗丁提亲。
没人知道使团如何巧舌如簧,与高等精灵交涉,但结果让人满意,希尔瓦娜斯同意了。
希尔瓦娜斯.风行者是这样说的:
“早年我与提里奥.弗丁见过一面,被他的英雄气概所感动,认定了他是我的终身伴侣,无奈因为种族差异,只能将这份爱意深深藏在心里。我希望我的男人是一个盖世英雄,若是他能够击败邪恶的布莱克摩尔,待他凯旋之日,就是我们大婚的日子。”
逗比王妃升职记
弗丁大喜过望,果然兑现了承诺,大军开往希尔斯布莱德丘陵。
在洛丹伦的历史上,如此大规模的远征很少见。
弗丁亲率白银之手骑士团主力,一共五千精锐圣骑士。
又从洛丹伦城防军、提瑞斯法林地常备军中抽调兵力,在加上各地领主的私人武装,足足有七万多人。
弗丁并不满意,又从各地征来农夫十余万,最为后备军和后勤部队。
大军号称五十万,从提瑞斯法林地出发,准备经由银松森林,杀入希尔斯布莱德丘陵。
吉尔尼斯王国,吉恩·格雷迈恩国王得到这个消息,吓得一夜都没睡好觉。
婚宠99次:腹黑BOSS的出逃娇妻
格雷迈恩国王认为弗丁以表面上征讨布莱克摩尔,真正目的是为了灭亡吉尔尼斯王国。
吉尔尼斯王国上下戒备,随时准备与弗丁决一死战。
银松森林,落叶缤纷,秋风送来了最后一丝暖意。
弗丁乘坐着一头白色猛犸象,怡然自得的欣赏着路旁的美景。
如此声势浩大的出兵,弗丁怀有自己的目的。
一是为了彰显自己的威严,为自己增加政治筹码。
二来,弗丁对洛丹伦国王的位置早就虎视眈眈,只等杀死布莱克摩尔,就亲自去卡拉赞见麦迪文。
弗丁打定主意向麦迪文证明,自己比泰瑞纳斯更适合当国王。
一旦他当上国王,就可以实现自己的理想,将洛丹伦变成兽人的国度。
成为洛丹伦国王,迎娶希尔瓦娜斯,弗丁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大军刚刚进入银松森林就遇到一股流民。
弗丁身先士卒,一马当先,顺利消灭数十流民,取得了初战大捷。
洛丹伦王宫,泰瑞纳斯被弗丁气得一病不起,只能在床前处理政务。
霸宠无上限:首席只欢不爱
一名近臣在病榻前朗读前线送来的战报:
“银松森林,弗丁带领白银之手斩杀逆贼五百万,已经将贼首送往洛丹伦,请求嘉奖。”
泰瑞纳斯气得笑出了声:“五百万?我洛丹伦的百姓都做了逆贼,也不够这个数目,该死的弗丁。”
近臣合上情报,回答道:“国王陛下,根据线报,弗丁杀死的流民一共三十五人,都是面有菜色,站都站不稳的饥民。”
泰瑞纳斯摆摆手,有气无力道:“算了,只要能顺利杀死布莱克摩尔,弗丁要什么就给他什么。”
银松森林安伯米尔区域背靠的山脉,隐居着十多户逃亡的兽人。
异界种植大师
这天,七个兽人孩子出来玩耍,不慎迷路,来到的大路上。
兽人孩子最大的九岁,最小的才五岁,从未见过这么宽阔的道路,于是在道路上玩耍。
突然,一阵轰隆隆的声音传来,白银之手的前锋部队赶来。
骑士们各个顶盔掼甲,就连马匹也披着厚厚的铠甲,兽人孩子都被吓傻了,呆呆的站在路中央。
圣骑士们在七个孩子面前停住,最前面的年轻圣骑士道:
“七个兽人孩子,要不直接冲过去?”
一名军官狠狠的大骂:“你疯了么?你难道不知道国王陛下对兽人多么爱惜,若是不慎伤了他们,我们都得死。”
年轻圣骑士又道:“我下马将他们抱走,保证不伤到他们。”
军官摇摇头:“此事必须慎重,若是吓到这群孩子,我们都承担不起,立刻向弗丁大人汇报。”
弗丁还沉浸在不久前的胜利中,杀戮使得他心情舒畅,有斥候汇报,道路被人拦住了。
“什么人,竟然敢阻拦我的大军,真是活腻歪了。”
弗丁带领亲信们前去查看,见到是七个兽人孩子,顿时愣住了。
七个孩子手拉着手,惊恐的望着白色猛犸象上的弗丁,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就要哭出来。
弗丁盯着七个孩子,突然,无尽的恐惧感涌上心头。
他想起了第一次与兽人交战,因为轻敌,队伍陷入了兽人包围圈。
兽人身材高大,孔武有力。
圣光莫名其妙离开弗丁,身边的战友一个个倒下。
为了活命,弗丁倒在死人堆中装死,亲眼目睹兽人撕咬着战友的尸体,从那一刻起,弗丁就被吓破了胆子。
弗丁不记得如何逃出来,只是从此以后,对兽人的恐惧感不时的出现,折磨着他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