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第360章:赤果果的坑兒子呀鑒賞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最強熊孩子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苏清灵文韬怎样,暂且不提。
但这武略,绝对是有两下子的。
一鸡毛掸子,直把李承乾的脑袋都给打出了一个大包来。
而做贼心虚的她,不由自主的开口辩驳:“光天化日之下,守在女子闺阁门外偷听,岂是正人君子所为?”
“再者,我……我也没看见你站在门外……”
“我这么大个人你没看见,你是眼睛瞎掉了?”
李承乾翻了个白眼,一边揉着脑袋,一边站起身:“你这小丫头,人不大,打人到是疼得很。”
帝武 耀羊祖师
“我……我也不是故意的。”
苏清灵赶忙丢掉手里的作案工具。
随后偷眼打量李承乾,活像个偷糖果被抓住的小贼。
见她这模样,李承乾也只能无奈的叹息一声了:“行了,见你没事儿我也就放心了。”
“你可别做那种寻死觅活的事儿,尤其是为了我寻死,尤为不值当。”
李承乾缓缓转过身道:“今日既然话已经聊到这了,我也不妨问你一句,你愿意嫁我么?”
“啊?”
苏清灵望着李承乾的背影,有些愣神。
“婚姻对于这时代的女人来说,就是人生中所有幸福的来源。”
“若是婚姻不幸,那就是这女人人生的不幸,我已经毁了一个女孩的人生了,不想再毁了你的。”
李承乾转头用眼角看了眼苏清灵道:“若你不愿意,我便去与父皇闹,与父皇对着干,也断不会让你嫁给我。”
说完这话,他迈步就要离开。
谁知,苏清灵忽而开口道了句:“若我嫁你,你会怎样待我?”
闻言,李承乾愣了下。
随后,他缓缓转过身,正视苏清灵道:“父皇怎样待母后,我便怎样待你。”
“真的?”
“若有虚言,天打雷劈。”
话落,李承乾还不忘补充一句:“但前提是,你也能与母后一样,包容我的一切。”
说完,他在不停留,迈步直接离开。
现场也只留苏清灵一个愣在原地,久久未动……
其实这俩人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
李承乾不想娶她,也只是因为不想走前世李承乾那条老路罢了。
但如今看来,有一些东西是命中注定的,不论他怎么闹,怎么作也是改变不了的。
而相比于李承乾来说,苏清灵的心思则要更复杂一些。
第一次见他时,他是那么的恶劣,她甚至都想着,宁愿投湖自尽也不嫁给这样的人。
第二次见他时,他又是那样的优秀,只一首诗,便让满场士子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待到之后,她就没在见过他。
但她也在背后,打听过许多关于他的传闻。
有人说,他是皇家败类,李世民平生最大的败笔。
也有人说,他是大唐的骄傲,更是大唐年青一代的领军人物。
但不管怎样,都没有后来那次大闹长安城来的震撼。
为了一个女子,他敢提枪纵马,在鲁王府外大开杀戒。
或许有人会因为他没有杀死李元昌,而觉得他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惺惺作态。
但苏清灵却知道,他是个懂得大是大非的人。
他之所以没有杀死李元昌,并不是因为他不想,而是他想牺牲自己,放下仇怨,来保全李唐皇族的名声。
旁的不论,只说这份明是非辨善恶的心性,就是旁人所不具备的……
苏清灵紧紧地抿着嘴唇,望着李承乾离开的方向,喃喃道:“我愿意包容你的一切,只愿你不要负我……”
……
麻雀不愿上枝头 蜜见
待到李世民带着李承乾出了苏府后。
见李承乾那模样,李世民忍不住笑道:“你小子,该不会还在怪为父算计你吧?”
“并没有。”
“我知道父皇为何让我娶苏小姐。”
“我也知道,父皇所做之事,多数都是为了我好。”
李承乾抿了抿嘴道:“只不过儿臣希望,以后父皇若是有什么要求,可以明面上与儿臣提出来,而不是在暗地里搞小动作。”
“为父跟你小子明说的事儿,你做了几件?”
李世民歪着脑袋看着李承乾道;“对付你,只能用这种小动作才管用。”
闻言,李承乾忍不住苦笑:“这天底下,哪有您这般当爹的。”
“那天底下,岂有你这样当儿子的?”
李世民翻了个白眼道:“你看那些寻常百姓家的孩子,有几个是不听父亲话的?”
“你如今都已经及冠了,还是这般不懂事不听话,你让我怎能不自己去想办法?”
“父皇,您这话说的可就有些过了。”
“您让我跟您征讨梁师都,我去了。”
“您让我跟您征讨北漠,我去了。”
“您让我征讨吐谷浑,我去了。”
“您让我征讨东北三番,我还是去了。”
“父皇,您让我做的这些事儿,我有那件是没做的?”
“说实话,父皇您真的该为儿臣考虑一下了,我也是个人啊,我也有自己的想法的呀。”
李承乾望着李世民道:“我总不能真如您手中的棋子一样,您让我去那我就去那吧?”
“你说的那些都是无关痛痒的小事儿。”
李世民嘴角高挑着看向李承乾道:“我唯一想让你做的,就是储君,就是接手这偌大的江山。”
“这您是想多了。”
李承乾耸了耸肩道:“我早就与父皇说过,我宁愿去皇宫倒夜香,也不做储君。”
“行行行,随你随你。”
李世民胡乱的摆了摆手道:“你不愿做储君就不做吧。”
话落,他忽而转过头看向李承乾道:“不过现在可有个重要的事儿要交给你来做。”
“什么事儿?”
“监国!”
“啥?”
李承乾满脸诧异的望着李世民。
监国,顾名思义,就是要代替天子管理国都以及处理天下政务。
可这事儿,再怎么着也轮不到他来做啊。
且不说,他一不是太子,二不是储君,没那个资格。
再不济,李渊可还活着呢。
就算是李世民要离开国都一段时间,需要有人监国,也应该是李渊出来才对。
见他那模样,李世民也立刻看穿了他的想法。
李世民直接开口笑道:“我知道,你想的是让你皇爷爷监国,但这次恐怕不行。因为你皇爷爷这一次要与我一起离开长安。”
“离开长安?去哪?”
“岐州!”
“而且同行的还有你母后。”
李世民背手道:“明日我便会下达皇长子监国的旨意,至于你会如何做,那就全看你的了……”
说完,他也不管李承乾是什么表情,直接迈大步离开。
只留李承乾一个傻站在原地。
这是坑儿子,赤果果的坑儿子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