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我的導演時代 起點-第533章 草看書

我的導演時代
小說推薦我的導演時代我的导演时代
打麻将的时候,突然一下子运气非常好,连着胡,赚的不少钱,心满意足了,这时候常常会担心再打下去会把赢来的钱输回去,不想打了。
很多人打牌的时候都有这种想法,赢了就跑,输了就不让别人跑。
可是,你赢了,别人也不让你跑,要不然次次这样,下次鬼才跟你打牌。
这时候,要是有人喊一声,警察来了,那就完美了,大家忙着跑路都来不及,谁还有功夫继续打。
李谦这个行为就有点类似,他明知道几个平台继续下去,资本最薄弱的自己迟早不是另外三家联手的对手。
聖 虛
现代互联网企业,只要可以实现垄断的行业,大概率最终会垄断。
天才儿子腹黑娘亲
毕竟互联网没有距离,不像其他行业,除了官方,再牛逼都做不到垄断。
可能一家,也可能两家垄断,在线票务市场就那么大,不可能容纳那么多公司。
李谦明知道自己干不过,索性掀桌子,请官方下场,提前结束这场牌局,就停在这里。
干不过就不干,维持现状,不管是对李谦,对行业,还是对观众,都是好事。
李谦坐拥28%的市场份额,足够了,相当于全年五分之一的电影票,都是从未来电影APP出去的。
对于行业来说,限制票补,让竞争变得相对公平了。
《捉妖记2》两亿多票补,这个钱都够拍半部《流浪地球》了。
现在的票补平台出的多,并且开始绑架院线了。
经常会出现这种情况,某家电影院必须给我50%的排片,我才给你票补,要不然就给别的电影院。
一边压影院,一边压出品方,出品方想要票补,就得让我参与进去,不管是投资还是发行,然后我再安排点演员进去。
影院想分票补,也要满足我的要求,给足了排片,不同意我就一分钱不给你,给你隔壁的电影院,到时候分流你的观众。
这还是没有垄断,平台就开始影院、片方两头吃了,等以后垄断形成,平台不光两头吃,还连钱都不给,都要发行方和出品方出,直接白漂。
等于到时候片方是直接拿这个票补买平台的支持,买影院的排片。
没钱票补的电影,就一点竞争力都没有了。
对于观众来说,可能会降低他们对电影的兴趣,增加他们观影的投入。
毕竟票贵了,心里肯定不爽,这样再选片子的时候也谨慎一点,烂片再想不断大卖就难了。
这几年烂片的大卖,其实也有票补的缘故,毕竟9.9元的票价太便宜了。
短期内肯定会有阵痛,票房缩水,市场下滑。
在李谦发表了自己的提议之后,在场的人也有喜有忧,心思各异。
…..
会议一结束,李谦就被陈伍给拦住了。
“李导这样做不太好吧!”
即便是内心已经很愤怒了,不过陈伍还维持着表面上的客气,只是语气颇为不善。
李谦呵呵一笑,“其实我也是为了咱们几家平台好啊,这几年大家都亏了不少钱,都不容易啊。”
“哼!”
见李谦还在装模作样,陈伍心里的火气渐渐有些压不住了。
“玩不起就掀桌子,李导手段真是高明啊。”
李谦摇摇头,“其实这样挺好的,干嘛非要弄个你死我活,和谐不行吗?”
“鼠目寸光!”
陈伍也不惺惺作态了,“春节档之后有资本给未来电影估了150亿,你这么一搞,别说150亿了,下一轮融资的估值能到一百亿就烧高香了!”
面对陈伍的嘲讽,李谦到时不生气,反而很认真地说道,“陈董说的不错,一旦光电正式出台文件,限制票补,资本对未来电影的估值很有可能缩水三分之一。”
“那你还这么做,倒不如拼一把,赢了通吃!”
在陈伍眼里,李谦这就是故作淡定了,之所以提出这个提议,无非是怕干不过他们三家资本,怕落得满盘皆输,从而选择见好就收。
这是陈伍从没有想过的,毕竟李谦是个年轻人,正是激进的时候,而且看这人也不是什么保守的。
李谦又笑了,“陈董,你知道我们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吗?”
“是什么?”陈伍沉声道。
“陈董你是资本,资本只为了钱,为了钱不惜破坏。而我是一名电影人,也是以电影行业为生的,我追求的不只是利益,还有行业的健康,一个健康的行业才能让我获利更多。”
“没想到李导竟然如此高尚啊。”
陈伍嗤之以鼻,高尚两个词还刻意拖长了音,满满的嘲讽。
李谦摇摇头,也不想跟他扯这么多了,丢下四个字,径直走开。
“对牛弹琴。”
“你……”
陈伍满脸涨红,可是想要发火的时候,李谦已经走远了。
重重地“哼”了一声发泄之后,他也忧心忡忡地离开了,这么大的事,必须要寻找对策。
既然李谦当众提出了这个事,就不会毫无准备,而且刚才在会上,光电的领导对李谦的话竟然毫无反应,也很不妙。
……
李谦在电影家协会上当着数百名业内人士提议的建议限制票补的话,会议一结束,就完完整整地传到了网上。
如果爱情可以预见 木牧诺
票补,已经成为了常态,所有人都习惯了,这时候李谦站出来说这种话,无疑是对业内的一次巨大震动。
无数网民也反应不小,而且出奇地一致,都是反对李谦说的话。
“李谦这是脑子被驴踢了吧,嫌自己票房太高了?”
“取消票补?试试看,几十块钱的电影票,傻子才去买哦!”
“完了,电影行业要凉凉了,坐等电影院关门。”
“取消票补我就不看了,大不了看盗版,到时候看你们把票卖给谁去。”
“果然是资本家啊,连这一点点的利益都不肯让给观众,要和我们抢。”
“看你的电影是瞧得起你,一部电影卖几十个亿,农民种一万年低都赚不到这么多。”
“取消票补就取消,建议光电降低票价!”
……
关系到大众的自身利益,之前普遍19.9就能看的电影,未来可能要三十多块的正常价格,绝大部分人都接受不了。
基本上就没有赞同的,有也是声音很小。
连带着一向口碑很好的李谦,也引来了很多的非议。
不少人给李谦安上了黑心资本家的称呼,而且愈演愈烈。
“你在呢么想这一出啊,看现在有人开始骂你了。”
家里,佟莉亚看着网上的动静,很不解地看着李谦。
“骂就骂吧,其实口碑好也不是什么好事,骂一骂好一点。”
李谦倒是毫不在意,这点骂声早就在预料之中了。
再国内口碑太好了,有时候不是什么好事,看看袁老这种放古代都要被尊为圣人的人,还不是好几次被网民各种黑。
他要不是袁老,而是一个商人,摸下豪车这种事,谁会吃饱了撑的骂他。
香江那些富豪,一个个不知道养过多少情人,可是大众只会羡慕,不会骂他们。
程龙那么风流,大众也是羡慕加调侃,基本上没有人以此骂他。
换了二马东子试试,别说几个情人了,但凡一个爆出来,拿就不得了了。
程龙那些事,大家为什么不骂,因为都知道他是这种人,好色已经是一个标签了。
换了内地任何一个男明星,那肯定要被骂道封杀的。
公众人物做的错事,不取决于事情本身错的多离谱,而是取决于大众对这个公众人物的认知。
你是个坏蛋,干了坏事,和你是个好人,干了坏事,大众看法不一样的。
听李谦这么一说,佟丽娅到是有点理解了,“可是,就算是为了行业的良性发展,也用不着你出头吧,就这么看着不做点公关嘛,其他三家平台肯定会借机黑你的。”
“我不出头,今年总局都不一定能下定决心。”
李谦摇摇头,总局有他的担忧,担心会影响整个行业,搞不好让市场倒退,这影响可不小了。
李谦还是反复劝过领导,陈诉不得不做的各种理由,并且愿意主动提出这个提议。
背到时候真要朝着不好的方向发展,拿光电把锅丢在李谦这个电影家协会副主席、导演协会会长、发行放映协会副会长、京城文联副主席…..的身上。
看着网上的各种声音,这时候负责公司各种投资、融资的副总裁钟莉芳来电话。
“喂,芳姐。”
“和预期的一样,之前的几家资本同时延缓了B轮融资。”
钟莉芳非常精炼的汇报了未来电影的融资情况,春节档之后28%的市场份额已经和老三老四拉开差距了,作为行业第一,资本对未来电影的估值暴涨,并且迫不及待地要送钱过来了。
“等着吧,不急,让他们好好考虑,平台那边也要开始人事变动了,把格拉瓦的那批团队扶起来。”
李谦吩咐了一番,就挂掉了电话。
后果,早就合计过了。
之前150亿的估值,是冲着已经和另外几家拉开差距的业内第一来的,光第一两个字就值二三十亿了。
毕竟,互联网行业是一个赢家通吃的时代。
现在虽然还是业内第一,不过一旦限制票补,那票务平台这个行业,恐怕很多年内都无法决出胜负了。
虽然未来电影很可能一直保持第一的份额,甚至比取消票补之前更稳定,可这不是资本要的。
投资这种事,宁愿赌一把,也不愿意稳妥。
投资是最求回报的,不是做产业,他们愿意高额溢价投资,只是为了未来垄断整个行业,上市套现离场,即便风险很大。
可是一旦稳定下来,垄断就没多大可能了,稳定但是收益低。
不过也不至于从150亿的估值降到100亿那么离谱,毕竟还是行业第一,李谦估摸着120多亿的估值差不多了,等于这次损失了20多亿。
也没多大紧要,他是做产业的,这少了20多亿的估值,不算事。
……
正值淡季,斯皮尔伯格的《头好万家》不温不火,《坏太平洋2》换了导演,票房惨败,口碑拉稀,网上关于取消票补一事,也吵翻了天。
当然,也有企鹅和阿狸煽动的原因,他们是最不希望看到取消票补的,拿等于是拿掉了他们最强大的武器。
本来就习惯拿钱砸死别人的,这下不能拼钱了,那还玩什么?
在两大巨头的煽动下,李谦也承受了越来越多的非议。
之所以是非议也不是骂声,主要还是自身口碑过硬。
而这段时间,业内也是吵翻了天,只是不为外人知道而已。
影院自然是弹冠相庆了,自从票补成为习惯以来,虽然票房高了他们也有利,不过处处要受平台的制约,你不听话他就不给你票补,给你附近的对手。
林 羽
而各大公司,在经过不断的商议之后,也有不同的声音。
伯纳影业,于东开了好几次会议,一拍桌子,终于定下了调子。
“动手吧,这是个机会!”
春节档《红海行动》和《捉妖记2》的对决,让于东深切感受到票务平台就是脖子边上的一把刀,就因为《红海行动》的票补最少,首日排片只有15%。
要不是口碑爆炸,李谦眼光好支持了一个亿票补,后果不堪设想。
拜托票务平台对影视公司的制约,刻不容缓。
而在华阳传媒,也开了好几次会讨论,取消票补对他们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结论和于东一样,都不愿意头上多一个大爷。
李谦这正好是个机会,赶跑那个大爷。
可是,看到全网对李谦这么多的非议,黄家兄弟又有些犹豫。
李谦挨喷,那是乐见其成的,可是他们还是支持李谦的意见。
不过,为了大局和自己的利益,黄忠军还是面对媒体表态了。
“现如今片方已经被票补绑架了,很多时候我们看同档期的对手投入多少票补,也投入同样的数量,相互竞争加码以致“水涨船高”。
这种竞赛对市场上的各方都是一种巨大负担,我认为取消票补,刻意让电影行业的竞争回归电影本身,而不是靠真金白银去拼。”
黄忠军、于东、王长田等人纷纷表态支持取消票补,业内各大制片、发型公司,以及院线、影院,也都表示支持。
不光是他们,导演们也发声了,毕竟票补是要花钱的,增加了投资,回本艰难,作为导演,片子亏本了,别人不会说你白花了钱票补,只会说你这个导演不行,拍的电影扑了。
马小刚也化身马大炮,开始炮轰票补是具有“华国特色”的市场行为,是一种不正当竞争:“好莱坞发展这么多年没有搞票补,为什么所有事一到国内变味了,出这些幺蛾子,包括买收视率、票补什么等等,是在比谁有钱,电影应该比的是作品好坏,而不是谁有钱可以砸。”
好家伙,看起来是骂票补行为,实际上骂的人不少。
一个多星期以来,各种行业人士发声表示支持取消票补,禁止这种不争奖的竞争,可以说整个行业的主流声音就是支持的。
终于,开始有官媒在网上表态了。
人民日报发了微博:“观众喜欢低价票,但对于究竟是谁在幕后当活**,却不见得每个人都知道。
票补这一本来该是临时行为的促销手段,成为一种常态现象,是财大气粗的资本在后台进行博弈所带来的结果。
也就是说,票补是一桩由资本引发的狂欢,如果不被主管部门强行叫停,票补是不会消停的,除非有公司取得垄断地位,不然的话,资本就会一直主导这场狂欢进行下去,直到竞争者声嘶力竭暴毙而亡……”
说了一大堆,也是支持取消票补的。
所有的声音,除了观众和三大平台全都支持,两方观点开始在网上展开了博弈,都试图影响光电的选择。
眼看着己方势单力薄,而且不是电影行业的,在业内没有根基,和总局也说不上话,不像李谦在领导面前都说得上话。
虽然网民的舆论还站在他们这边,反对取消票补,不过也只有这些了。
更让陈伍气愤的是,之前一直同意加入计划,共同打造行业闭环的华阳、伯纳他们,这次还站在李谦这边,倒戈相向了。
“叛徒!”
陈伍恨恨地锤着下桌子,心里已经把这群猪队友给骂上无数遍了。
这群傻逼,脑子被驴踢了,没有一年十位数的票补,他们哪来的那么高的票房。
不过,这也无法改变整个电影行业都支持取消票补。
纷纷扰扰一个月之后,光电正式下发了关于全面取消票补的文件。
听到消息的陈伍,直接把电话给砸了。
“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