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初唐求生討論-第667章淵蓋蘇文潛入瀋陽熱推

初唐求生
小說推薦初唐求生初唐求生
空中飞艇尚且这样的复杂,而万吨的钢铁战舰更是复杂。
先说动力,现在的蒸汽机水平还可以,过得去,但他知道蒸汽轮机才是未来,这要需要大规模的基础研究。
阳寿已欠费 西西弗斯CC
其实蒸汽机这可以慢慢来,最要紧的是带动螺旋桨的轴密封问题。在苏武号上,已经有海水从轴里渗漏进来。
那还只是吃水2米左右,压力不是很大。如果万吨巨轮,这水压大力,密封不好渗漏就是一个难以克服的问题。
因为船体采用钢铁,最理想办法就是焊接,但现在一没有电力,二没有焊条,电力在研究,已经摸到门道。
但电焊需要焊条的,焊条的材料是什么,吴欢他不知道,只能让研究员一样一样试。
怎么试?连电都没有!只能等电研究出来,再研究出电焊机,再一样一样试材料,鬼知道什么时候能研究焊条。
没有办法又回头捡起铆接来。铆接的速度自然会很慢,因为防渗水,重合度会升高,加上铆钉本身,都会增加船体的自重,而且这分量不轻,多个10%的重量都算是小的。
因为是万吨战舰,要装备200毫米以上的大炮,升弹机,炮塔等等,连同火炮本身都是在研究的,这困难可想而知。
沈阳和高句丽僵持了快3年了,高句丽的内战也打了2年多,人死的差不多,都打不动了,在僵持着。
但新罗,百济,一直被高句丽一直压着打,加上都被吴欢狠狠宰了一刀,都想找补点回来。
他们见高句丽内战打个不停,开始的时候忌惮吴欢,一时间不敢动手。
等了一年多,见沈阳只是出兵占了卑沙城,改名大连,就在没有任何动作,于是两国一起进攻平壤!
渊盖苏文立刻陷入三面夹攻的境地,最凶险的还是新罗,百济进攻的是他的老窝!
他的老窝丢了,军队就会垮掉,所以他收缩北部的兵力全力,回防平壤。
面对三面夹攻,他的路不多,要么死扛,最后被吃掉。要么和高建武和谈,然后联军一起干新罗,百济。
死扛?能扛多久?扛不了多久,持久的大战,自己的精锐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而新罗和百济都是生力军。
和高建武和谈?且不说能不能成功,付出多少。就向高建武那个废物低头,他就不能忍受。
这两条最终的结果都是自己不愿意看到的,所以只能外面找帮手。
大唐?显然不行,自誉为正统的王朝,怎么容的下自己这个叛臣?那只有去和沈阳谈了。
沈阳能提出什么条件,自己能接受?要城?还是好钱?去接触一下,看看他们开什么条件。
本身打算派个使者去出使,但想到传闻沈阳拒绝高句丽,百济,新罗,倭国的人进入,就连使团也一样,自己派了几次使团也是如此。
现在生死存亡,也就是沈阳能救自己,自己亲自去!希望能见到沈阳王,能说服沈阳王出兵最好,就算不能,买点武器也不错。
他带了为数不多的东珠和黄金上船。不过他学聪明了,找了一艘山东来的商船,然后自己和都会说汉话亲卫都换成汉服上船。
大连现在是军事重镇,商船还没有靠近海岸,就被军舰拦了下来。
渊盖苏文自然不会说自己的高句丽人,而是说是山东人,到沈阳采购些东西,军舰上的官兵见没有异常也就放了他们!
渊盖苏文抵达盘锦,经过盘查,也没有露出什么马脚。船是进入不了内河了,这时候是冬天,被冰封了,进入沈阳只能乘坐火车。
渊盖苏文怕露出马脚,只带了5个汉语好的亲卫,坐上了火车。
所谓只有千日做贼,那有千日防贼的道理就是这样,贼总能找处各种漏洞来。
坐在火车上,渊盖苏文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他记得上次来不过是2年前,那时候哪有什么盘锦城,那里不过是一片荒地,现在是一座巨大城市。
还有这火车,这车厢都是钢铁的,这得多重,弄不好上万斤吧,自己上车的时候,还看见有10多节,长上百丈,没有马拉,还跑的和奔马差不多速度,这是怎么回事,他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
如果清楚的明白自己醒着,还以为自己是做梦,2年多点时间就让沈阳发展成现在这样子。
火车很快进入沈阳,车窗外的景色完全把他给震惊了。他记忆中的沈阳不过是一个小城,小城里面都是木头房子。
现在的沈阳城外的房子竟然都是砖房,一排排一列列的,两层,3层的,还有一根根巨大的烟囱冒着黑烟。
他们不怕骑兵袭扰进来么?这样的大胆?想想又作罢,现在谁敢惹沈阳?不是找死么?3年15万突厥人都打不过1万多燕军,现在谁还比突厥强?
他突然有点想不通了,现在沈阳这样的繁盛,为什么不吃掉高句丽,或者打回大唐?积蓄力量么?他们的力量早就超过任何国家了。
下了火车,进入沈阳宾馆住了下来,他没有立刻去外交部呈报,也没有去找吴欢。而是在沈阳熟悉一些情况,特别是沈阳对自己的态度。
然而他在沈阳混了2天,没有听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消息很多,但大部分都是商业消息,特别是大唐的和南洋,美洲的。
无奈之下,他直接带人闯王府。他没有把握经过外交部会让他见吴欢,被人直接解送出境,那么自己不就白来了?
王府就在市政府边上,原来是杨广的扬州行宫,被弄回来后,吴欢本来反对,但想想这样大好的东西让费了可惜,造起来,做个博物院也不错。
想是这样的想的,可是事情发展就由不得他了。造起来后,政务院和下属部门迁移进去了。总参谋部也迁移进去了。本来想弄个小院住住的吴欢,被逼的住进了大殿了。
他住进去没有几天,就非得要迁边上的院子。你想想一个人看着偌大的大殿,只有自己和几个工作人员,冷冷清清的,心中会感觉到一股子莫名的凄凉。
所以做皇帝的,在这种环境下,都或多或少的有心理疾病,不是狂妄自大,就是歇斯底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