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 第五界點笔趣-第一千零八十六章展示

第五界點
小說推薦第五界點第五界点
恶魔棋子持有者,也就是国王棋子拥有着可以确认自己的眷属是否存活。
毕竟恶魔棋子并不能够重复利用,只能够作用单一个体。如若恶魔棋子拥有者死亡的话,导致的结果也就是国王棋子手中持有的对应棋子重新恢复成没有被使用过的状况。
经过玉藻前的提起,莉雅丝也是瞬间反应了过来。她直接查看了一下现在所持有的恶魔棋子的状况…
“全都没有异常。”声音之中带着些许的庆幸,还有雀跃。这已经说明了王权现在并没有生命安危,但实际上这也并不准确,毕竟王权可是被空间坍缩吸收了进去,现在他在什么地方都还是一个未知数。
听见莉雅丝的汇报,无论是阿撒塞勒亦或者是瑟杰克斯两个人脸上松了口气。反倒是其余的几位主神开始讨论关于王权身上拥有神祗事情。他们最终还是要对这一件事情做出具体的应对,不可能让这一个世界再出现一个比肩亦或者是超越他们存在的主神。
他们的话并不怎么好听,王权是刚刚拯救了这个世界的存在。可作为管事者而言,的确也不希望又突然出现一个拥有超高实力,尽管本人是比较喜欢和平的,但却也不想要凭空多一个足以畏惧的敌人。
“诸位能否在确定赤龙帝再一次出现之后,再对这一件事情进行处理?”
开口说话的人是瑟杰克斯,他并不反对诸神的意见,哪怕王权是他的妹夫也好。他也不愿意这个世界上又出现一个管束的对象。不过现在神祗的力量对于王权来说或许还拥有作用,比如有可能让他脱离现在的劣境。
“可是…时间一长,这种信仰在人类的心中固定下来的话。想要更改就没有那么简单了吧。“
开口提出这一个忧虑的是奥丁老爷子,他并不介意王权使用这一份力量。可万一王权很长时间不出来,思想根深蒂固的话…对于他们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情。这也就代表着他们的信仰之力也会被分散不小的一部分。
而他们现在也有不少的神明需要这一份信仰来对自身进行修复。根据不完全统计,现在他们各自的神话势力信仰力都被削减了大概三成左右。并不是总体的三成,而是各自神话势力的三成。这代表着所有的神话势力都受到了一样的损伤…
并且在对抗启示录圣兽的状况下,他们还付出了不少神成为了只拥有神祗却并没有正体的家伙。需要让他们复活,也需要利用到这一些信仰力,信仰力被削减的情况下,他们要完全恢复,一个神话要完全恢复巅峰的实力指不定还需要花费百来年。
“让他用又有什么关系,我本人倒是持有赞同的意见。难不成你们还是想要通过恢复信仰来恢复力量,再一次挑起势力之间的战争?!嗯…每一个神话势力的损伤都并不相同,受到的损伤也有轻有重,现在可是最好恃强凌弱的时候。”
说出这一句话的并非会阿撒塞勒也并非是瑟杰克斯,他们作为堕天使和恶魔,理论上是用不上这一份信仰力的。所以瑟杰克斯也只能够提一个建议,具体的情况还需要依靠他们这一些神明来进行定夺。
这一句话发表出来的人是帝释天,他是一个别人经常看不透的家伙。不过看在他会派出初代孙悟空还有曹操出来帮忙的情况下,恶魔还有堕天使这边的人对他的感官也坏不到哪去。
作为一个神系之主发出来的声音,奥丁也有一些小小为难了。毕竟帝释天所率领的并不是什么小的神话势力,他所率领的可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强大的神话势力之一。和他北欧神话相比基本上是不相上下。
“可是…这。”奥丁还想要说一些什么,可周边的神明似乎都已经被这么一个说法给说服了。最为主要的依旧还是王权一个人彻底将启示录圣兽给消灭掉了,出自于感激之情,他们也应该为他做一些小小的事情。
“算了,我也没有什么意见。”
奥丁不知道帝释天在打什么小心思,按照现在的形式,他也只能够依照帝释天的指示来这样做。
“既然是这样的话,也请各位回去进行修整吧。现在估计也有很多的事情需要诸位亲力亲为。”瑟杰克斯也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他也自然知道帝释天并不可能只是因为那么简单的状况就应答别人…但就现在的状况而言,这是最好的发展。
“感谢今天到场的诸位,因为诸位的缘故,我们才能够将启示录圣兽这一个最大的威胁解除掉。”
“这也只是为了我们自己未来谋求发展而已。”
“客气什么的倒也并不怎么需要,我们不也没有出什么太大的力气吗?”
“没错没错,仅仅只是为了自己而已。”
……
神明们对于这一件事情解决,终究还是高兴的。毕竟那种怪物继续存在,也不确定会给他们带来多大的影响。能够直接处理掉这么大一个麻烦,倒也不失为一种好事。
看着神明们散场也差不多结束了,阿撒塞勒才将自己的目光放在了瑟杰克斯的身上。
“这个变化还真的是戏剧性啊,本来都已经做好准备和启示录圣兽在那个孤僻的环境里面待上很长的一段时间…没有想到赤龙帝那个家伙却是一个人将这一个大麻烦给解决掉了。”
阿撒塞勒苦笑着开口说道。
“这也是我从来都没有想到的事情,事到如今我倒是能够确定赤龙帝真的是那一个家伙了。”瑟杰克斯也是略微叹了口气,和阿撒塞勒一样露出苦笑。
“现在怎么办?”
“只能够安抚一下手下的人员了,还有你妹妹那边的状况,也需要观望一下。对了…”
阿撒塞勒似乎是想起了某一位,他张望四周又哪里看得见除开他和阿撒塞勒以外的人存在。
“她走掉了吗?我原本以为她应该能够有办法寻找到王权现在所处的方位。”
阿撒塞勒所指的人自然也就是玉藻前,实际上早就在他们打招呼的时候,玉藻前就已经离开了。离开的时候还带上了刚刚苏醒过来一脸懵逼的新条茜。
她现在也不知道王权到底陷入了什么状况,不过她拥有方法知道没有错。以她的能力根本也不可能推算到王权现在到底在什么地方…所以她打算直接去质疑齐木楠雄。
……
另外一个地方,王权从沉眠之中苏醒了过来。
只不过他的面前出现的并不是什么熟悉的天花板,甚至连天花板都并不存在。看起来是有一些猩红色的天空…王权大概也能够确认他现在所在的位置应该就是冥界。
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
躺在地面上完全不想要动弹的王权思考起了自己晕厥过去的事情。
好像是自己被启示录圣兽激怒了,然后用尽了所有的力量和启示录圣兽拼了。结果自然是王权胜利了,他的攻击几乎是完全穿透了整个启示录圣兽。让它从内而外彻底爆体…完成这一击的代价自然也就是王权的身体暂时报废了。
然后他也没有发现他和启示录圣兽之间的战斗产生了空间坍缩,他又没有力气逃离,最后的结果自然也是被吸收了进来。到现在看起来,他似乎只是普通的回到了冥界?
暴君的四嫁皇妃 红子小珂
不管怎么样也好,现在王权对于击倒了启示录圣兽依旧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实感。毕竟对方的重生能力,倒也不能够确定他变成那一副模样还能不能够再一次重生。如果它愿意遵守规则的话,倒也还好,世界平安无事。若是反过来,那么这个世界大概也被糟蹋的差不多了吧。
王权也没有继续想太多,他现在只需要快一点复原然后和莉雅丝她们报一下平安就可以了。
农门医女之药香满园
打着这样想法,王权轻轻动了动自己的手指,强硬着想要支撑着自己的身体起来。可还没有等王权完全将自己的身体支撑起来,他又噗通一声倒在了地面上。
现在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几乎都是软趴趴的状态,身体完全承受不住那最后一下的反冲力,导致了他现在的状况发生。这该要怎么办?想要治疗身体上的伤口也并不是什么麻烦的事情,但前提是,他要能够有基础行动能力,从宝库里面拿出一颗丹药享用才可以。
只能够等到自然恢复了吗?
先婚后爱:迷煳娇妻吻上瘾
王权有一些欲哭无泪的躺在地面上,他好像从来也没有体验过这一种感觉吧。
嗯…虽然是那么强大的冲击,但损害的基本上都是内部,表面上王权看起来并没有任何的问题,哪怕是一丝一毫的小伤口都不存在。这也不用怕会因为小伤口流血休克甚至死亡。
不过这要自然痊愈,还需要多长的时间啊。
光是想想,王权都有一些绝望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现在也只能够这样了吧。”
在王权认命的时候,他的身体内突然传出了一个娇小的声音。
“唔…”
伴随着声音响起的同时,王权也感觉到自己的腹部上多出了一股不应该拥有的重量,伴随的自然还有…疼痛!
“疼疼疼…”
豆 羅 大陸 小說
这一个出现在王权身上的家伙除开和他签订了契约的无限龙神奥菲斯以外,又会有谁呢?
此时此刻的她正坐在王权的小腹上面,身上依旧是穿着那一身黑色哥特式的裙子,奥菲斯轻轻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有一些奇怪的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最后将自己的目光放在了王权的身上。
“疼?”
看着奥菲斯歪着脑袋询问自己那一副可爱模样,王权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不该说自己疼不疼了。
“嘶…奥菲斯能够先从我的身上下来吗?”
最终王权还是有一些忍不住开口。
“嗯。”
幸好,奥菲斯也十分听话的从王权的身体上下来。她学着王权的模样,躺在了王权的身侧,模样看起来也煞是可爱。
“奥菲斯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什么问题吗?”
这一个和自己签订了契约,之前和启示录圣兽最后战斗的无限龙神,王权也是在她出来的时候才想起来她还在自己的身上。不过她的这一副模样看起来也不需要自己担心?
“只感觉到有一些疲劳。”
说出这一句话之后,奥菲斯轻轻闭上了自己的演技,蜷缩在了王权的身边,竟然是直接沉睡了过去。
看见这一幕的王权也露出了有一些哭笑不得的表情。姑且还是让她好好休息一下吧…她大概也很努力给自己供应力量了。
这么想着,王权也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彻底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等到王权彻底醒过来的时候,他依旧是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上传来了一股不同寻常的力量。奥菲斯正坐在王权的肚子上面,呆呆的看着王权,也没有主动去叫醒他。
不过王权还是十分明显注意到对方在看见他苏醒过来的时候,脸上带着些许雀跃的表情。
仙道之主
王权也自然而然的向奥菲斯打起了招呼。
“早上好,奥菲斯。”
“早上好。”
今天王权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大部分地方已经完全恢复正常了,不过还是需要养伤。并不能够拥有太高强度的运动。实际上他现在只需要拿出丹药出来,大概连养伤这一步骤都可以完全去除掉。
他的身体自愈能力似乎并没有那么强吧?还是说这一些都是奥菲斯的功劳,让奥菲斯的体质分流到了自己的身上吗?
也在这个时候,奥菲斯那有些三无但却以外很悦耳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肚子饿了,权。”
“我知道了,现在就给你找一些吃的。”
王权忍受着身体上传来的酸痛,从地面上坐了起来,刚刚准备从宝库里面那一点吃的东西还有丹药的时候,一个人影摇摇晃晃的出现在王权视野之中,并且还没有走多远的距离,噗通的一声彻底倒了下去。
这又是什么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