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说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溫皇的輪椅-第五十七章 傳藝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小說推薦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和氏璧的本体,还有个别称,叫作‘金镶玉’。
是因其曾被摔缺一角,后被人用黄金补全,故由此而得名。
零剑星之刻 恶魔月下月
当日,任以诚将和氏璧所蕴含的奇异力量吸收殆尽,成就了他独特的元神。
元神的存在,玄之又玄,似实还虚。
虽然依旧是和氏璧的模样,可却浑然一体,并不存在瑕疵。
但如今,那镶嵌着黄金的位置,已经变成了漆黑色,碧色中透出一抹幽暗,看起来格外的显眼。
那熟悉的感觉,赫然正是魔气!
不知何时,竟钻入了元神中,并且扎下了根来。
一切仿佛早已注定,天意难逃……
“这算什么?”
任以诚的脸色已变得十分难看,胸膛起伏,思潮翻涌,心中更有一股无名火气,油然而生。
有言道,屠龙者终成恶龙。
难道他这降魔者,也终要入魔不成?
太讽刺了!
“狗屁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秃驴害人不浅,全他娘的扯淡,嗯……出来。”
任以诚破口大骂,他倒也不后悔救人,只是眼下心烦意乱实在没能忍住,突然他双耳微微一动,随即转过身来。
脚步声响起。
第一邪皇缓步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老夫适才感应到了一股细微的魔气,虽然一闪即逝,但却瞒不过老夫,看来魔刀在你身上,产生了某些意料之外的变化。”
“呵呵,我也没想到,入魔在我这里竟然变得如此简单,而且,为何我觉得前辈似乎早就知道了?”
任以诚凝视着眼前的老人,对方的脸上全然没有半分意外的样子。
第一邪皇淡淡道:“那你可知,老夫自创出魔刀之后,后半生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如何克制魔性上边,在这方面没有人比老夫更了解。
天地万物,莫不在阴阳二字之内,这个道理你应该懂吧?”
任以诚点头道:“略知一二,那又如何?”
第一邪皇沉声道:“所谓太阴生少阳,太阳生少阴,正与魔,亦是如此,两者从来都只在一线之间。
愈是纯粹的东西,就愈容易被污染,你的那股力量,太过于纯正了。”
“我……”
任以诚登时胸口一滞,欲骂无言,邪皇后边那句话,听着真是好特么的耳熟啊。
“嘶——呼,前辈既然知道,为何不在我救人的时候提醒一声呢?”任以诚深吸了一口气,说话间牙齿不断咯吱作响。
第一邪皇反问道:“我提醒了,难道你就不出手了么?你能拥有那种力量,就证明你心性纯善,所以这始终都是无法避免的。”
“……”
任以诚哑口无言,对方说得完全没法反驳。
顿了顿。
他摇了摇头,轻叹道:“算了,左右这种事也不是头一遭了,我能解决一次,就能解决第二次。”
任以诚想起曾经帮助归海一刀化解阿鼻道三刀的魔性,只是对方的情况明显不如第二刀皇那般严重。
他心里有些没底,不知当初研究出来的《神魔一念》的心法,对魔刀是否也同样有效。
第一邪皇忽然笑了。
“年轻人志气可嘉,不过你也无须过于紧张,对于你来说,这未必不是一场造化。”
“哦~,愿闻其详。”任以诚讶异的挑了挑眉。
第一邪皇朗声道:“何为魔?在寻常人眼中,魔便代表着邪恶,但这只是最肤浅的愚见。
小子,你记住,魔!其实是臻至最高境界的必经指路,也是唯一的无二法门,只要通过了这场试炼,你的修为就可以更上层楼。”
“还请前辈不吝赐教。”任以诚拱手施礼,他知道对方既如此说,那必然是有所准备的。
第一邪皇感慨道:“能跟老夫一样身具正魔双气,看来是老天注定的缘分。
好!老夫就将融合我毕生武学经验所创的这招‘天道混元殛’传授于你。”
之后,在风、云等人满心诧异不解的情况下,两人开始闭关。
天道混元殛博大精深,需要同时兼具正魔两股真气,再配合天地乾坤二位,方才能有所成。
逆转仙轮
所幸,任以诚曾练成‘混沌渺无极,双分日月明’的奇招,对于阴阳变幻之道心得颇深,修炼起来尚算得心应手。
数日后。
山洞深处。
任以诚盘膝坐在那巨大魔字之前,双目紧闭,念动之间,将已完全恢复的元神,逆行运转开来。
霎时间,那一缕魔气如火上浇油,迅速扩张开来,将原本的碧色光芒给掩盖了下去。
任以诚神色陡冷,双眸泛起殷红血色,漆黑浓厚的魔气沛然透体而出,其势滔天。
接着,就见他双手盘抱,同时运转经天皇气,伴随魔气交缠,翻涌激荡。
在这两股雄浑真力的影响下,赫见他周遭方圆十丈的地面瞬间崩裂扭曲,在将魔字摧毁后,竟形成了一个黑白相间的太极图形。
而任以诚的面容身躯,也随之变成了半黑半白,就如同邪皇入魔之后那般模样。
但见他两手上抬,真力席卷之下,地上无数碎石浮空而起,更显出凝聚之象,相互摩擦间,还隐隐闪现出宛如雷电的光芒。
第一邪皇见状,连忙出声喝道:“够了,快停手,再继续下去你会气尽而亡。”
九子过名 颜玊
“哈啊?”
任以诚闻言一怔,旋即双手一挥,运功将气劲散去。
“啪哒啪哒……”
無 愛 不 歡
碎石如雨,砸落在地。
“合着这就是一跟人玩儿命的招式?”
任以诚没好气的看着邪皇,嘴角不由一阵抽搐,心中亦是万分无语。
第一邪皇不以为意道:“老夫只是不想日后一身绝学失传,若非我那徒儿学不得魔刀,如何能轮的到你。
况且,刀皇在浊世魔池中受尽无边痛苦才练成的魔刀,也已被你彻底掌握,你小子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
“那…只能用来同归于尽的招式,确实有点鸡肋嘛。”任以诚讪笑两声,收招之后,面容已然恢复如常。
正如邪皇所说,仗着和氏璧元神,再加上《神魔一念》的心法,他现在完全可以做到在激发魔气的时候,依旧保持神志清醒。
此次,他最大的收获其实并非是学会了天道混元殛,而是真正练成了那号称刀中之最的魔刀。
在这数日间,第二刀皇也恢复了过来。
一朝成魔,一朝梦醒。
他恍若再世为人,终于接受了聂风。
诸事已了,众人决定离开生死门。
聂风陪着第二梦送刀皇回断情居。
任以诚和步惊云一同回返中华阁,独孤梦也随行前往,准备找无名询问其父独孤一方去世的真相。
第三猪皇则留了下来,照顾双臂已断,没有徒弟伺候的第一邪皇。
一切尘埃落定,江湖又再恢复了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