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小說 蓋世 起點-第一千一百章 請落座!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黎会长身下的巨大王座,在萨博尼斯磅礴异能的冲击之下,噼里啪啦地爆响着。
缭绕那巨型黄金王座的,一道道金色神电,如一头头蜿蜒的金色龙蛇,承受不住钢铁神柱的撞击,化作齑粉金光。
轰隆!轰轰!
一根根,揉炼金、银、铁和铜精的参天巨柱,内藏萨博尼斯的浩荡气血,被修罗王精妙驾驭,其无坚不摧的杀伐气势,如能将空间凿穿,将任何天地,瞬间给撞成碎末。
望着粗壮的根根巨柱,感受着里面的恐怖力量,千鸟界的众生心灵都在震颤。
高坐黄金战车的修罗王,在一手指天后,又两手同时按向大地,再猛地一抬。
伴随着惊天的轰隆声,一座座像是被神灵堆积木般,迅速由碎石堆砌,而高高隆起的山川,刹那间成形,且顿时攀升到百丈高!
座座山川,如刺向天穹的锋利长矛,闪烁着冰冷的金属光泽。
此界的规则大道,仿佛被萨博尼斯攥在掌心,随意地拿捏。
黎会长的诸多布置,因高山拔地而起,一下子变得混乱。
他端坐的黄金王座,环绕着的金色神电被击溃,王座也剧烈地摇荡着,被那些钢铁神柱撞击的,不断朝着高空而去。
眼看着,那王座就要带着黎会长,破开千鸟界的界壁,深入到外域星河。
“引!”
现出千丈法相的君宸,以震耳欲聋的喝声,道出一个暗含无穷玄奥的字。
亿万里之外的,一颗颗飞逝的星辰内,开始地动山摇!
一个个金铁矿脉似在瞬间炼化,凝为最纯粹的金铁异流,被君宸以通天之力接引,以神鬼都无法测度的方式,直接注入那座不受控制,就要破开界壁的黄金王座。
众人只看到,王座下方似有点点星光,骤然一闪。
旋即,便发现汹涌的金铁异流,在那黄金王座下方显现,不仅立即稳住了王座的摇荡,还令黎会长突获神力。
端坐着的黎会长,因此而站起,张开手臂,做出环抱整个天地的架势。
无边的金铁异能,从王座灌注向他的躯体,令他变得和修罗王萨博尼斯般,犹如黄金铸就,且也在节节攀升。
回 到 地球 当 神 棍
黎会长,也因此而显出了自己的巍峨法相。
综魔法师的愿望 珞神月
他的法相并非人形,而是一座座,仿佛刺入到无垠星河的神山群!
一片绵延山脉,内藏千百座高到不可想象的山峦,金铁,铜银,众多稀缺金属蕴藏当中,附近群星闪耀,熠熠生辉。
一股金铁本源的气息,似乎从那片如扎根星河深处的山脉传来!
受萨博尼斯的力量催动,在千鸟界拔地而起的山峰,突然崩塌解体,一块块巨大的碎石,朝着萨博尼斯身下的黑暗滚落。
逍遥小村长
一时间,传来很多修罗战士的怒骂声。
“黎会长和君宸配合,果然是战力无匹。再加上,两人早就在湮灭星域暗中布置了一切,不惜以湮灭星域众多星辰天地的毁灭为代价,去力抗萨博尼斯和格雷克。”
初灵鬼王摇头晃脑地感慨。
他鬼火幽幽的眼瞳,瞥了一眼悄然抵达的黑浔,天魔青魇,还有撼天大帝。
再看了一下,立于“血灵祭坛”中的天藏,心道神魂宗在此界的四位强者,齐齐环绕着“毁灭堡垒”,是在暗中看护着青鸾女皇?还是保护虞渊?以免虞渊在这场神战中,被不慎击杀?
黑暗,继续荼毒千鸟界的剩余地界。
当修罗王萨博尼斯,乘着那辆巨大的黄金战车,对黎会长发起攻击时,停下的绝寒黑暗,便再次蔓延开来。
各族的族人,人间的修行者,大妖,在渐渐狭窄的岩地幽谷,和阴尸,和变异魔怪继续战斗。
血脉较低,身份不够尊荣者,大多被阴尸和变异魔怪给磨死。
暗域修罗,顺着黑暗的侵蚀,不时抽冷子,攻击一下如贝鲁,如米娅般的九级血脉首领,不求立即斩杀,就是让他们分身无术。
渐渐地,仅剩下六分之一的辖境,还没有被黑暗淹没。
黎会长和修罗王萨博尼斯在战斗,如执掌星穹的君宸,则是和三分之一的大魔神格雷克,进行着种种灵诀,血术,道则的碰撞。
借用湮灭星域,诸多星辰域界力量的君宸,居然和格雷克斗了一个旗鼓相当。
至少,表面上暂时未落下风。
这位通天商会的第一客卿,不论下场如何,通过这一战,必将扬名整个广袤星河,君宸这个名字,也会变得万族皆知。
因为他的对手是大魔神格雷克,即使只是三分之一,君宸能抗住,也足以自傲!
“虞渊。”
天藏突然轻声低笑。
站在“毁灭堡垒”边沿好半响,一直观察着界内局势的虞渊,扭头看向他,皱眉道:“又想说什么?”
陈青凰在这时,也看向黑浔,天魔青魇,撼天大帝,似在思量着对方的意图。
她明白,神魂宗在千鸟界的四位强者,一起来到“毁灭堡垒”附近,要么是为了她,要么就是为了虞渊。
而她,迄今为止,尚未展露任何对神魂宗和商会的恶意……
“你还是没有感知到,那柄神剑的气息吗?”
天藏笑容很轻松,讲话时,他指了一下“死亡巢穴”所在的黑暗深处,“既然千鸟界和暗域连通,既然暗域的寒能可以涌入,那么你不是应该,去尝试着感应那柄神剑的位置吗?”
虞渊一怔。
然后,他暗地里沟通臂骨中的剑魂,如天藏所说的那般,去感应神剑下落。
片刻后,他摇了摇头,说道:“无穷的黑暗,吞没了一切,我的感知和魂念,包括剑魂的,都渗透不了黑暗。”
“也是。”
天藏笑着点头,“你如今的境界,确实还差了一点意思。而且呢,你又放弃了那条捷径,所以……”
他看向脚下,众多异族族人和浩漭修行者,正死战阴尸和变异魔怪的一个幽谷。
“所以那位,提前给你准备了一个东西。”
这句话一落下,从那幽谷深处的大地中,突传来一阵噼啪异响,似乎某个尘封之物,被斩断了捆缚的绳索。
虞渊轰然一震。
他看着幽谷,眼眸爆出难以置信的光芒,嘴角微颤,“怎,怎么可能?”
强宠—失宠皇后
释放着墨色魂能的化魂池,裹着浓稠的烟雾,从那幽谷下方飘然而出,无需辨别方向,就直奔虞渊而来。
化魂池的池壁,本已被抹去的剑痕,再一次清晰地呈现。
“请落座!”
天藏,黑浔,青魇,撼天大帝齐声高喝。
四位神魂宗的强者,散落在化魂池的四个角,天藏更是和“血灵祭坛”一起收缩变小,同另外三位一样,略略欠身,做出恭迎的姿势。
在这一刻,不止是“毁灭堡垒”中的陈青凰,安梓晴,罗玥众人猛然变色。
底下的各族族人,钟离大磐,沈飞晴,死亡之鹤,席荃,还有贝鲁,利奥,灿莉,也惊憾无边地,抬头看着虚空的异动。
化魂池冲离时,他们就在惊呼了,目光始终追随。
毕竟,他们中的很多人在陨月禁地,亲眼看到了化魂池的奇妙。
也看到了化魂池进入到域界通道消失,曾留意到化魂池的池壁,早就变得光滑如镜,不再有深刻的剑痕出现。
化魂池突然在千鸟界再现,而且池壁剑痕如此明显,令他们已在暗暗惊奇。
待到化魂池直奔虞渊而去,神魂宗旗下的四大强者,散在池子四角时,他们就更加震惊了。
他们都在猜测,猜测下一步将会发生什么。
然后,便看到四位神魂宗的强者,异口同声地,在恭迎虞渊落座。
千鸟界但凡有智慧的众生,此时都心神震撼,都看着化魂池,看着虞渊。
连修罗王萨博尼斯,大魔神格雷克,和黎会长、君宸的神战,也因此有所收敛,四位星河间凶横至极的存在,战斗之余,同样分心留意着那座化魂池。
万众瞩目的虞渊,反倒是愣住了,他看着那座熟悉的池子,竟有些不知所措。
黑浔,撼天大帝和青魇,微垂着头,沉默不语。
天藏收敛了嬉皮笑脸,一脸正容地说道:“有了它,有了池壁刻印的剑痕,再以剑鞘和剑魂,辅以你本身的力量,你应该就能感知到那柄神剑下落,将其从暗域深处,给召唤出来,带入到千鸟界。”
“擎天之剑!”
“聂擎天的那柄神剑!”
“神魂宗,竟然还谋划着,夺取那柄遗落的神剑!擎天之剑,居然在暗域深处!”
一石激起千层浪!
各族的幸存者,还有不少暗域修罗,甚至是钟离大磐,绿柳,纷纷霍然变色。
而这时,虞渊微一点头后,便跨出了一大步,直落化魂池。
如神王落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