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言情小說 官企討論-第279章 自作死

官企
小說推薦官企官企
市府下面的某委领导,居然找到华令虎,要协调这个事。
理由,比较冠冕堂皇。在托管之前,应该给天宇公司一个自救的机会。
华令虎告诉对方,已经给了机会,给了整整两年的机会。
现在,好不容易说动了远程公司过来托管。已经没有机会好给了。
这样说,也太剥人面子了吧。
为了这个事,华令虎与来人大有撕破脸皮的样子。
不可通融,来人被触了眉头,甩手而去。
很显然,解鹏做了这个领导的工作。
具体怎么做这个工作,当时,华令虎只能脑补。
后来有耳风招招。
不一定可信。
但也不能不信。
天宇公司的职工外出打工才有收入。据说解鹏的收入可观。他当幕后老板的私人公司,纯利润逐年增长。
解鹏拿些钱出来做自己想做的事,也就自然了。
前一招不行,解鹏又弄出这后一招。
远程公司派车去全力公司拉货这个事,被解鹏用来做文章。
具体操作这篇文章的,又是天宇公司曾经的两办主任王君宝。
在一家小餐馆里,王君宝给到来的七个人洗脑。
“你们应该看出来了吧。我刚才说的事,说明什么?”
有人也就自作聪明,跟着说:“很明白的一个事。以为我们天宇人全是傻子。”
又有人附和,“就是。说是帮我们。远程公司派几辆车,也要挂账我们公司头上。”
“还真的是。这就是要等秋后一道算账。有不少人还是傻乎乎,以为远程公司是为我们天宇公司好。做梦吧。”
王君宝说:“从常理上说,帮忙,帮助人,是不计回报的。远程倒好,也不嫌丢人,把丑话说在前,居然说,桥归桥,路归路。”
“王主任这个提示好。我们就拿远程公司说的话,当依据。我们也来个桥归桥,路归路。远程公司无论什么人情,我们都不要动心。”
“对的。天上不会掉下来馅饼。王主任,你说吧,接下来,我们怎么干。你说好了,我们去干。”
王君宝指了桌面,说:“第一步,我们先喝酒。吃饱了,喝足了,才有力气干事。”
这时,服务员把菜肴往桌面上摆放。
有人还想说什么,被王君宝的手势制止了。
少侠求勾搭
“什么话,也不要说了。”王君宝的目光扫了服务员,又说:“大家动筷子。”
大家也就明白了王君宝的暗示,不要当着服务员的面,议论事。
服务员说:“你们要的菜,上齐了。”
有人问:“酒呢?”
王君宝对服务员挥了挥手,说:“出去,把这个包厢的门给关了。”
服务员出去后,王君宝起身。他从门边的柜子里拿出两瓶白酒,还有香烟。
这是王君宝先到时放进去的。
“说明白了。这是解总给我们的。香烟,一人一包。”
大家这就开开心心笑纳,把分到手的香烟,放进口袋里。
因为,桌面上有两包公用的香烟。
白酒开瓶,大家把酒杯放到玻璃转盘上。
这时候,王君宝屈尊,给来的人斟酒。毕竟,在天宇公司辉煌时,他是不会给这几个工人斟酒的。
酒瓶倒下去的酒,容器用的可是喝啤酒的玻璃杯。
两瓶白酒,全部分光。
大家动手,拿了一杯,放到自己面前。
每个人面前,还有一只小酒杯,那种白瓷有印花的。喝酒的人都知道,一两白酒可以倒满三杯的。
三杯小杯白酒下肚,大家这就畅所欲言。
“什么玩艺,以为天宇人好欺侮。”
“打错了算盘。”
“也不看看,天宇人,之前是干什么的。”
“吃香的,喝辣的。哦,应该说曾经。”
“想当初,老子的队伍,也有七八个人八九条枪。”
“比喻不对。我们的设备,不比远程公司的差。”
“这就不要吹牛皮了。人家远程的设备,确实比我们的好。他们生产的,是精密偶件。”
“你不会说,我们生产的,只是傻黑粗吧。”
王君宝发现这种聊天,虽然没有跑题,但在胡扯。
“我们这吃了喝了,应该知道接下来,怎么做。”王君宝把一杯白酒端起,向大家示意。
大家这就跟着端杯。
王君宝率先喝了,放下酒杯,说:“是这样的。我们应对远程公司,要分几步走。第一步,就是拉来的货,放在这,不要碰。”
有人问:“不动它,让它睡觉。”
“对。”王君宝说:“让它怎么来,怎么回。远程不是让我们挂账吗?行啊。我们没有动它。最后,这个账,就是远程公司自己认了。”
“不行啊。王主任。听说,老厂长,已经在组织人马。据说,已经组建起一条流水线的人马。”
王君宝说:“那个老糊涂,让远峰给洗了脑。我们有第二步应对。”
有人提醒,“老厂长,有很强的号召力。”
转世记忆 温九字
王君宝嘿嘿一笑,说:“如果,假如,老家伙不能走路,他还有号召力吗?”
啊?
听话听音,王君宝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这是要对老厂长动手啊。
“王主任。这第二步,要三思而行啊。”
有人这就怼了刚才说这话的人,“你小子,不会也被洗了脑吧。我们被逼到了这一步,其中,就有甘北山在中间跳。他要是不跳出来,远程公司没有这个胆量。”
“也是。远程公司生产的是配件,不是主机。要是没有甘北山,远程公司想造出一台柴油机,都费劲。”
有人问:“远程公司不会派自己的工人过来吧?”
王君宝说:“不会。他们要是派自己的工人过来,性质就变了。这就不是托管,是吞并。真要是那样,就好了。我们就更有话好说了。”
有人问:“王主任。你就直说吧,我们应该怎么做?”
王君宝说:“我们让甘北山先自己跌上一跤。听明白了,是他自己跌了一跤。只要甘北山跌到不能走路,在家躺着。他就不能到公司来号召。代工的事,就歇菜。”
又有人问:“天宇这不是一切照旧吗?”
“不是。”王君宝的手在面前抹了,说:“我们可以自救啊。”
“怎么自救?”
“向财政上要钱。以前,要钱难。现在,应该到容易的时候了。因为,市府开始重视起天宇。这时候要钱,应该可以给一些了。”
大家这就点头。都觉得,路,似乎应该这样走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