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說 我真沒想當救世主啊 線上看-第693章 夢遊室女座閲讀

我真沒想當救世主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當救世主啊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啊
它正在疯狂地挣扎,试图破茧而出。
郑峰脑瓜子里嗡嗡作响,别说集中精神思考问题,就连组织语言开口说话都费了他浑身的力气。
再要他去出谋划策,那不可能。
马塔·尼克劳斯不甘道:“队长你别开玩笑了,我们现在在比赛啊!”
郑峰却已经盘腿坐下,不发一言,一副我意已决的样子。
马塔、李青青、埃德加、庞克特、莫瑞森等人相互对视一眼。
完蛋。
队长是来真的。
难怪昨天他会突发奇想的搞什么“挂机”训练,原来是早有打算。
“好吧,看来咱们真得自力更生了。”埃德加耸耸肩。
莫瑞森:“我相信埃德加你可以带领我们取得胜利!”
简·罗兰瞪他一眼,“胡说八道,马塔才是副队长,我们应该服从马塔的指挥。”
莫瑞森:“但埃德加的综合实力在我们队里仅次于队长!应该埃德加说了算!”
简:“一名优秀的指挥官靠的并不只是拳头!很多优秀的将军并不会驾驶装甲!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有什么用?”
已经……开始吵上了。
见状,学院内部的教师们同样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先哲计划相关人员和周东来等旁观者同样陷入困惑。
这时候,队伍里向来沉默寡言的列夫却靠近了郑峰,瓮声瓮气的说道:“队长,我接受你的安排,但我认为你应该给我们一个更有说服力的理由。”
郑峰勉强睁开眼睛,看了列夫一眼,再看看那边终于停止争吵,注视着自己的队员们。
他也感觉到了。
如果放任事态发展,恐怕飞虎队被淘汰是板上钉钉。
郑峰寻思,自己恐怕必须说点什么。
但这时候他脑子里已经几乎全部陷入混乱,只剩下一点灵光。
就靠着这点灵光,他福至心灵,开口道:“我的目标不是区区一个学院内部的选拔赛,更不是区区一个7号行星的选拔赛。我想带着你们冲出第十战区,站到全帝国最高的舞台上,在那里扬名立万。所以我们要一直赢下去。要实现这目标,以你们之前表现出的水准,还远远不够。”
星辰 變 後 傳
“不可能总靠我拖着你们往前走。我要你们在没有我的帮助的情况下冲出学院。如果你们失败了,那证明我一开始就在痴人说梦。勉强带着你们冲进云顶战区内的选拔赛,那也没什么意思,只会输得更丢人现眼而已。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说完,郑峰便再度闭上眼睛。
这次他可是彻底闭死关了。
杀手先生娶我吧 花涀泪
列夫回头看看众人,倒也不说话,只闷着头走出人群,翻开摆在前方的任务说明书。
埃德加略显扭捏的看了马塔一眼,下一刹那便回头对着莫瑞森的脑袋就是一巴掌,“就你话多!马塔队长,交给你了。”
马塔点点头,“好。”
他们恍然大悟,明白了郑峰的“真实”意图。
不愧是队长,真深谋远虑。
这一刹那的思想冲击,让他们完成了蜕变。
五分钟后,马塔完成行动计划编制,点击开始按钮。
29名飞虎队员的身影自准备场地消失,进入了第一个攻坚任务。
数天之前,当郑峰开始带着飞虎队员们进行特训时,小家伙们的平均实力就已经出现大幅增长,追赶上了学院普通战斗班级。
如今又是近一周时间过去,在前天的首轮比赛中,队员们又已经经过了开局不利,中期发力,后期碾压的经历,再次长进不少。
从能力上,前天的比赛给飞虎队员们带来一定提升,但真正的改变却是心态。
这些曾经的被淘汰者恢复了自信。
他们已经意识到,其实“我可以”。
现在,他们放下芥蒂与私心,下定决心要在郑峰面前证明自己,同时也憧憬与觊觎着那个最高的舞台。
既然队长这么说了,那我们就试试看。
我们会和队长一样,生死看淡,胜负看淡,尽力而为,不留遗憾。
带着这样的心境,这群心理年龄与智商并不协调的三岁小孩子们渺小的身体中,悍然迸发出了惊人的能量。
三十三小时过去,飞虎队以80支队伍中排名19的名次压线过关。
当得到评选结果时,疲惫至极的小家伙们满脸难以置信,恍如做梦。
八百余个同年级班级,两百余个战斗序列班级中的第19名,意味着在没有郑峰的情况下,他们从曾经的被淘汰者变成了学院内的精英中的精英。
并且,其他队伍都有满编三十人,他们始终是29个人在作战!
惊诧莫名的不只是小家伙们自己。
丁虎等教师也陷入沉思。
众人在回想起比赛开始之前主脑给飞虎队的模拟排名,正是第19。
当时有些人觉得是高估,丁虎觉得是低估了。
现在丁虎算是懂了。
原来这第19名的预测里竟有这样的含义?
难道主脑一开始就知道郑峰会在选拔赛终赛阶段躺平么?
飞虎队众人走出模拟座舱,丁虎与另外十九支出线队伍的班主任快步上前。
此时众多飞虎队成员齐刷刷地站在郑峰前方。
小家伙们虽然身心俱疲,但队列整齐,昂首挺胸,分外自豪。
终究是少年心性。
“队长,我们表现得还可以?”
埃德加·朱利安抹了把额头旁的汗水,乐呵呵的说道。
马塔也用膜拜的眼神看着郑峰。
作为今天的代理指挥官,马塔·尼克劳斯很好地履行了自己的指责。
奇怪的是,尽管郑峰全程都呆在出发点老僧入定,不发一言,不做一事,但马塔却有种他无时无刻不在的错觉。
每当她需要做出决策时,都会先反问自己一句,“如果是队长的话,他会怎么做?”
提出问题后,她的脑子里会以极快的速度回忆一番自从郑峰开始行队长之职,带领飞虎队集训再到参加比赛以来的点点滴滴。
随后,马塔便能从郑峰曾经所做的每一步决策,以及自己在他的命令下完成的每件事情时的内心动向中找到参考依据。
这并不算复杂的逻辑推理,思考的速度也很快,但却全程贯穿了今天的整场比赛。
马塔知道,其他人也一样。
哪怕是最不老实的埃德加·朱利安,在面对每一步重要决策时,也都会忍不住地回想,之前自己在郑峰的命令下是怎样做的,然后照着之前的行动风格去执行,并且为了证明自己也可以,反而做得更好。
谁也不能否认一个客观事实。
那就是今天明明躺平了的郑峰,存在感却依然强烈,甚至比前天更强烈。
郑峰看着纷纷仰头注视着自己的小小队员们,心头琢磨了一下,是应该说点什么。
自从脱离虚拟空间后,他的感觉稍微好了点,脑子里的杂音没那么响亮了,晨风二号出现的频率也稍低了些,可算稍微能组织语言了。
“的确不错。”郑峰微笑点头,“出乎我的意料。”
但他马上话锋一转,“但又在情理之中,所以你们别指望我怎么夸奖你们。”
“呃……”
郑峰的表情渐渐严肃起来,“我希望你们明白一个道理。你们还小,你们的人生还很长,现在的你们只是完成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基本工作而已。你们将要经历的斗争是持续的、长期的,甚至可能是永恒的。”
“我在的时候,可以为你们指明方向,攻城拔寨。我可以去对付最强的敌人,搞定你们都搞不定的问题。但生命不能永恒,意外总会存在。总有一天,要么是你们进入到战场,加入到别的队伍中,又或许你们自己也成长为一名指挥官。总之,我不在你们身边了。又或者,我们遇到了我都无能为力的局面。”
“当我不再能被你们依赖时,你们该怎么做?就此软弱下去,又或是放弃挣扎?敌人或者对手并不会因为你们露出软弱而对你们手下留情。社会不会等你们,比赛里的竞争对手不会等你们,敌人更不会等你们。”
“你们只有一个选择。记住我曾经教过你们的,我曾经是怎样做的,然后搞定你们应该搞定的一切,去完成我未完成的事业。只要人类还存在着一天,那么我们的故事就不会终结。”
飞虎队里的其他人愣住了。
这什么跟什么啊!
队长一开始说的话还似模似样,让他们深有同感,但怎么越到后面,这话就越是不对味儿呢?
尤其最后一句最夸张。咱们只是群小孩子,都还没毕业,赢下的只是一场校内选拔赛而已,怎么就和人类的命运扯上关系了?
郑峰自己也冷不丁反应过来,“嗯?呃……”
我在说些什么?
我才十一岁呢?
我怎么了?
看着近在咫尺,被自己给震得一愣一愣的丁虎与其他教官,反应过来事儿不对的郑峰尴尬挠头。
他很纳闷。
这些话的确出自自己之嘴。
自己组织语言时脑子里的思维运行过程,他也很清楚。
当时他真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整个过程水到渠成,自然而然。
可等他把话说完,迅速冷静下来后,就觉得事情不对味儿了。
“虎哥,后天还有别的比赛,庆功宴什么的就不用了吧?我们挺累的,这就回去休息了。再见!”
处境过于尴尬,郑峰决定溜之大吉,当真说完就跑,只留下丁虎等教官与其他参赛的小孩子们大眼瞪小眼,也不知道是该给他的“热血”宣言点赞呢,还是为他屁大点个豆丁娃的“大言不惭”而发笑。
回到家中,郑峰又急匆匆的看了不少心理学著作。
他担心自己的脑子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
自然是一无所获的。
此时的郑峰却并不知道,正有一大群人反反复复听着他的“豪言壮语”,进行各种深度剖析。
在历史、文学和心理学上造诣颇深的伊曼努尔·柏图先定下讨论基调。
“以郑峰目前的年龄与他能接触到的信息层面讲,这番话的出现显然不合常理。现在我们已经确定先哲已经寄托到了郑峰的身上,但我们并不能确定究竟会是郑峰继续成长并唤醒记忆成为先哲,还是在他体内的先哲陈锋突然苏醒,并替代掉原本属于郑峰的人格。”
“基于以上理由,我认为,讲话的人既是郑峰,但又可以说不是郑峰。这番话的内容太大,指代的对象显然不仅仅只是飞虎队。他真正的听众是全人类,是我们,以及如今的帝国执政者阶层。”
在上述言论的基础上,先哲计划核心成员与包括周东来和安德烈在内的帝国领导阶层进行了宽泛且深入的讨论,对郑峰的话进行了各种角度的解读。
从郑峰开口的动机,讲话时大脑大脑思维运转的机制,再到他究竟表达了个什么意图等等不一而足。
如果要以文字论文为载体来描述,那就是郑峰这一番话,便产生了总量多达上亿字的帝国最高等级学术论著。
就在外面的严谨学术大讨论如火如荼时,始作俑者郑峰本人却因为连日来的高强度用脑进入疲惫不堪的状态。
脑子里嗡嗡嗡的,也不知道是谁在说话,更听不清究竟是什么,倒像是单纯的耳鸣。
晨风二号画面出现的频率也进一步升高了,从之前的几分钟一次,提升到了几十秒一次。
郑峰根本不明白这究竟有什么含义。
在这种情况下,他接受了填鸭神器里的小薇老师的建议,尽量放空大脑,不去思考任何问题,也不再看书,只把神器里改进睡眠效率的睡眠质量增强仪功率开到最大,试图来一场昏天暗地的深度沉睡。
但他失败了,陷入到以他如今的年龄、基因唤醒度、身体素质等每一个角度都不应该进入的失眠苦楚中。
他在床上辗转反侧,翻来覆去,眼睛闭了又睁,睁了又闭,时而主动伸展眉头,却又总会无意识间重新皱起,久久不能入眠。
暗中窥探的繁星都给吓到了。
就在这时候,繁星接到了一条来自郑峰本人的小小请求。
他点播了一首歌,千年前的音乐大师钟蕾的代表作之一——《梦游室女座》。
奇迹发生了。
伴随着悠扬的乐声,以及钟蕾完美声线的低吟浅唱,郑峰原本紊乱的呼吸迅速变得有节奏起来,脸上紧绷的皮肤缓缓松张。
良久后,房间里只剩下平滑的呼吸声,以及轻轻回荡的《梦游室女座》单曲循环。
自打出生以来,郑峰很少做梦。
但这一次,他做了一个很美,很大的美梦。
他梦到自己变成了一个可以跨越时间与空间的自由的灵魂,与银河系挥手作别,再踩踏着音乐搭建的桥梁,游走在浩瀚瑰丽的室女座超星系团的每一个角落。
他时而落到红艳艳的行星表面,昂首望着深蓝色的烈日升空;时而站在五彩斑斓的星云带旁,伸出手指拨动彩虹般的辐射云;时而站在巨大的星空巨兽头顶,奔行亿万里,沿途留下一道道流光溢彩的粒子云……
在这梦里,他得到了最大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