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说 北朝求生實錄 ptt-第1125章 陰謀的味道(3)熱推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北朝求生实录
夜深了,高伯逸所居住的楚王府,门外却是灯火通明,不仅挂着灯笼,而且还点着火把,将四周照得宛若白昼。
不要说是刺客了,就是猫啊狗啊,也是无处躲藏。
皮景和拖着疲惫的步伐,打发掉一轮又一轮盘问的巡夜军士,还出了邺南城,过了漳河上的廊桥,最后终于进入邺北城,来到高伯逸的地盘。
没错,高伯逸故意将府邸安置在原本居民比较散,防御比较差的邺北城,然后……这片地方,就是他说了算的地方了。
邺南城不好说,但是邺北城的每一个地方,都有高伯逸的触角在那里。这块地方的青皮、流民、城卫甚至是官府里的小吏,都直接或者间接跟高伯逸有关。
皮景和一过那座廊桥,就感觉黑暗中似乎有无数眼睛盯着自己,让人感觉压力山大。
邺北城最大的一处府邸,就是楚王府,很好找。当初只是个小宅院,但是经过扩建多次后,面积已经跟当初不可同日而语了。
当皮景和来到楚王府前面的一条街时,他发现走在前面的身影,貌似很眼熟。
那人似乎也感受到了身后的脚步声,回过头来,两人被楚王府灯火的余光照到脸,都看清了对方究竟是谁。
“赵彦深?”
皮景和疑惑的问道。
赵彦深本名赵隐,字彦深,别人喊他,都是叫赵彦深,皮景和也不例外。再说他本来就认识对方,在高欢霸府的时候就认识。
在这个场合下见面,究竟为什么会深夜来这里,恐怕已经是不言自明了。
赵彦深讪笑道:“皮将军是有重要军务要来找大都督么?”
可不是么,政变啊,这还不算是重要军务?
皮景和一本正经的点点头道:“确实如此。彦深所为何事来此?”
当然也是为了“重要军务”!
只是赵彦深是中枢朝臣,身上并无军务,当然不能这么回答。他也板着脸肃然道:“皮将军有急事能来,在下有急事自然也能来。”
“呃,相请不如偶遇,要不同去?”
“嗯,鄙人正有此意,请!”
两个老狐狸假惺惺的推脱了一番,便“不约而同”的决定一同前往。
等他们到府邸门口的时候,却发现大门洞开,两旁站着两名亲兵,腰杆笔直的站好,目不斜视。
饶是皮景和与赵彦深两人见惯了大场面,此刻也有些头皮发麻。
这扇门后面,像是有龙潭虎穴一样。明明里面灯火通明的,却像是黑暗且深不见底。进去也不是,在门口游荡也不是。
皮景和深吸一口气,缓缓迈步入内,那两名亲兵,就像是看不见他们一样,既不说话,也不拦着,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赵彦深紧紧跟在皮景和身后,二人入府里不久,就有位老仆站在路边上。看到他们来了,便礼貌的上前说道:“阿郎恭候二位多时了,请随老奴来吧。”
皮景和跟赵彦深二人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惊骇。如果说高浚的做法,是自己以为很隐秘的话,那么高伯逸则是让他们二人感觉到了什么叫做“一切尽在掌握中”。
两人心中忐忑的跟着老仆人来到亮着灯的门口,这才停下脚步。
“二位里面请吧。”
猎行异世
老仆做了个请的手势,随即悄然退下,就剩下皮景和跟赵彦深二人面面相觑。
来都来了,岂有不进去的道理?
皮景和轻轻敲了下门,里面就传来高伯逸的声音。
“进来吧,门没有锁。”
两人一前一后进入书房,就看到高伯逸书房的墙壁上挂着一幅很大的齐国山河地理图。而高伯逸此刻正拿着油灯,一点点的查看地图上的细节。
“二位请坐吧。”
他转过身来,将油灯放在桌案上,三人对坐,气氛有些古怪。
这里没有一个人是蠢人,皮景和等人来到这里,就已然说明了一切,不需要过多的解释与强调。
“今日午时,有一乞丐来到赵府,半个时辰后离开,绕了很多弯,最后落脚的地方,是永安王府。
同样是今日子时,永安王来到皮府,不到半个时辰后离开,也是回到了永安王府。”
高伯逸将两张纸分别递给了皮景和与赵彦深二人,上面详细记载了高浚的活动轨迹。他们都以为高浚只找了自己,实际上高浚除了他们二人以外,还找了很多中枢大臣!
这样做是不是很嚣张,很没有章法?
实际上高浚的决断并没有错。
难道你不动作,高伯逸就会放过高家人么?
如果对方要搞事,那么你家门碍着我眼睛了,这也可以变成一个打你的理由。
如果对方不想搞事情,那么就会对所有的动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存在所谓泄密的问题。
而自己串联的人多了,虽然传到高伯逸耳中的可能性会变大,但是能够获得的支持,也会成倍增加啊!
难道高浚会认为高伯逸不会有所应对么?
他们这些人只不过是在搏一把罢了!
皮景和和赵彦深虽然也知道高伯逸不会一点准备都没有,然而像现在这样精确掌控……还是让他们感觉后背发凉。
这多亏是今夜来了,今夜要是不来,明天白天,有些话可就解释不清楚了啊!
“二位前来,可是为了永安王的事情?”
高伯逸笑着问道,他的语气虽然温和,却让皮景和等人汗毛都竖起来了。
“不错……永安王,似乎想行不轨之事,末将心中颇为不安,故而前来叨扰大都督。”
皮景和咬了咬牙,从怀里掏出那卷黄色丝帛,递给高伯逸。
“在下……也是大同小异。”
赵彦深比皮景和淡定得多,毕竟,高浚并未指使他具体做什么事情,只是说事后收拾局面而已。
“二位不必紧张,高浚让你们做什么,你们就做什么即可。我这里已经有了全盘的应对。”
高伯逸此刻是在笑,然而皮景和等人却觉得这个笑容有点冷,还有点瘆人。
“那……末将告退。”
得到高伯逸的首肯,皮景和直接溜了。
“彦深,我有件事想拜托你一下。”
高伯逸的表情忽然变得很柔和,跟刚才的公事公办,有着明显不同。
“大都督请讲。”
“我那犬子高承业十分顽劣,不爱读书,还请你能稍微指导一下他的学业,我现在是以一位父亲的身份,拜托了。”
高伯逸诚恳的对着赵彦深拱手行了一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