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 大清隱龍-4868 避難在老宅展示

大清隱龍
小說推薦大清隱龍大清隐龙
英国使馆武官德兰尼早就在门口等候了,他们不敢主动出门去迎接只能在这里苦苦等待,因为英国士兵一旦离开使馆去主动护送庆亲王等人,那么整件事的性质就变了。
政治避难不是一个新的名词,欧洲早就有什么流亡政¥府,政治避难的传统,中世纪时候就已经有了。
庆亲王和醇亲王只要进入使馆区,那么对外你可以找任何的借口,你大清国怎么也不敢直接攻击使馆的。
但是前提是你必须自己走进门来,而不是让英军护送你来,这样英国佬就能摘干净了。
“快快快……加快速度……你们中国人不是有功夫吗?你们的功夫呢?”
这还不够快?胶皮车轮子已经快摩擦的冒烟了,车辆颠簸中眼瞅着辐条车轮都要撞变形了。
啪啪啪……子弹在他们身后射了过来,福晋和孩子们发出一阵惊叫声!
“不要开枪……不要误伤英国使馆的人……”追击的清军军官一看属下开枪了,吓的赶紧阻止,这洋鬼子可惹不起,大清上上下下对洋鬼子和二鬼子的恐惧已经发自肺腑了。
灵珠记 忧郁的玫瑰
四辆洋车几乎是撞在了使馆的台阶上,车上的人们连滚带爬跟球一样冲进了大门,庆亲王甚至跟狗一样脑门直接撞在了门框上。
列魔志
我心悦泽
大人叫孩子哭,英军卫兵立刻冲上去用身子护住这些王爷家眷,此刻清军这才冲到门口。
德兰尼挺胸叠肚的说道“你们可以去向朝廷汇报,就说醇亲王、庆亲王极其家眷,遇到了严重的威胁,生命安全无法得到保证!”
“他们向英使馆发出了政治避难的请求!按照英国贵族的传统和外交礼节,亲王级别的贵族遇到危险了,所有国家都会伸出友好的手提供保护的……”
重生之二代富商 小小羽
这几名小军官就是驻守大清门的,哪里敢跟英国人叫板,甚至他们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但是也知道这样回去复命肯定是不行。
“这……这位洋大人……您这么说我们可没法交差啊!您说二位王爷遇到生命威胁了?到底是什么生命威胁?总要说出一个道道来,我们才能向万岁爷汇报啊!”
说到这里,小军官甚至扯着脖子冲大门里面喊“醇亲王……庆亲王……二位王爷有什么事情难道不能跟万岁爷说?”
“到底怎么了?您总要有句话啊,我们好带回去……”
大门内的庆亲王已经吓的脸都白了,刚刚生死一线让他人都快虚脱了,靠在墙上来回捯气儿。
醇亲王多少还能撑得住,他咳嗦了一会开口道“你们……你们回去禀报朝廷,不是我们两家背叛大清,而是实在有不得已的苦衷!”
“我现在也没法说明白了,你们就这么跟万岁爷说,就说我们对大清是忠心耿耿的,我们是害怕让一部分狂热的疯子,给害了……”
“就这么说吧,估计不是今晚就是明天,万岁爷自己就会明白了!”
德兰尼点了点头“你们都听清楚了?回去吧……我们必须要加强戒备了!”
英使馆的大门被缓缓的关闭了,这座使馆本来就属于清朝的一位王爷,而这位王爷就是醇亲王奕譞!
讽刺啊,实在是讽刺,当奕譞回到这座熟悉的王府之后,却是以政治避难的身份而来的。
英国在大清拥有常驻使馆,就是从1860年入侵北京城之后开始的,之前他们是无权在京师设立常驻的使馆。
英国外交官只能在沿海开放的那几个城市里居住!
英法联军攻入北京城之后,英军迅速占领了东交民巷的醇亲王府当临时指挥部,之后可就再也不还给醇亲王了,而是直接改成了大使馆。
也就是从那以后,醇亲王奕譞就去了什刹海边上,新的醇王府去居住!
而法国人先抢占了肃王府,由于奕䜣的交涉,最后法国人也去了东交民巷的纯公府,这是一座郡王府邸,用来扩建大使馆!
“十六年了……我已经十六年没有踏入这里了,真没想到今天会以这样的身份再回到旧址!”奕譞幽幽的说道。
老王府的格局并没有发生变化,无非就是花草树木有点变动,多了一些西洋品种的花卉,各个屋子里的陈设也变成了中西合璧的样子。
出来进去的都是洋鬼子一个个高鼻深目气势汹汹的,福晋和孩子们来到这里就有些恐惧。
德兰尼知道醇亲王的心情不好笑着说道“中国有句古话,叫做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这座王府比您现在的醇王府要小很多了,其实王爷是占便宜的!”
“呵呵……占便宜?这样的便宜我宁可不占……我大清国怎么就搞成这样了……”奕譞难受的想哭。
德兰尼也不知道要如何回答了,只能讪讪的说道“这……也许就是改变所必须要付出的代价吧!维新变法,哪里有这么简单的,都是血与火走出来的……”
棋盘街的枪声震动了深夜值班的各部官员,兵部还有豫王的警察总局不敢怠慢,包括新军马铭等人也都知道了消息。
三方迅速把消息传递到了紫禁城中,这时候同治帝还在批改奏折,忙碌着庞大帝国的无数政务。
“十一点了……陛下您得休息了,这些折子明天再批吧……”大四喜心疼的在旁边说道。
“不行,事情太多了,朕不处理完六部就没有办法行事,他们还等着朕的批语呢!你给朕倒一杯咖啡来……”
“哎呦……陛下可别喝洋人的苦茶了,每次喝了您都失眠,还是喝热牛奶吧?”
“不要,给朕倒咖啡……咳咳咳……”载淳是真累够呛了,黑眼圈都冒出来了,就在这时候突然外面传来侍卫的匆忙脚步声。
“陛下……密道又开了……豫王爷、马铭将军、宝鋆大人求见!”
“啊!咳咳咳……咳咳咳咳……”载淳如今可是害怕了这条密道了,雍正爷修这条密道,目的就是为了深夜传递紧急军情的,这自己亲政之后开了多少次了?每一次都有坏消息啊!
“咳咳咳……叫进……咳咳咳咳……快叫进……”
三位大臣快步走进就要下跪,载淳摆了摆手“别跪了,这时候又不是大朝会,讲究这些干嘛?又有什么坏消息了……”
三人相互对视一眼,马铭和宝鋆都用眼睛看着豫王本格,豫王这个气啊,心说你们不开口逼着我冒头?
可是这三人里他爵位最高,你当王爷的不说话,等谁说呢!
豫王小心翼翼的说道“陛下……刚刚……棋盘街响起枪声……发生了短暂的交火!”
“嗯?棋盘街!好大的胆子,什么人居然在这里造次?”载淳眼睛都瞪圆了。
“陛下息怒,求陛下有点心理准备……我……我们刚刚得到消息……庆亲王和醇亲王二位王爷……”
“叛逃了!叛逃到英国使馆里躲起来啊!”
啊!载淳一声大叫,眼前一黑身子就侧歪到了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