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臨淵行 ptt-第八百零九章 身死誰記生前事展示

臨淵行
小說推薦臨淵行临渊行
熊熊劫火之中,百里渎的性灵在劫火中挣扎,嘶吼,似乎痛苦不堪。
碧落的肉身已经完全化作劫灰仙,他的性灵也劫灰化,被劫火点燃。劫灰仙被劫火引燃之后便几乎不可熄灭,直到自己化作灰烬!
穿越之混迹异界
性灵只是精神,很快便会被烧完,但肉身所化的劫灰仙却一时半会却不会被烧完,生前修为越强,死后烧得越久。
最为可怕的是,肉身被劫火点燃时,会感受到无比恐怖无比强烈的痛楚,被烧多久,便会承受多久的痛苦。
碧落现在便已经感受到了这种痛苦,但是,他看到百里渎的性灵也在劫火中挣扎,终于可以放下心来,任由痛苦袭来,劫火燃烧。
“陛下,老臣不能随你走下去了。”
他听到自己性灵被烧得破碎的声音,就像是篝火中的老木柴,被烧得发出炸裂声,他的内心却一片安宁。
飘渺邪神 逍遥づ神
他早就可以突破,修炼到道境第九重天,但是他太老了,觉察出修为越高,劫灰化的速度越快,因此苦苦压制境界,试图延迟自己的死亡。
若非与百里渎决战,他也不会让自己突破道境第九重天。

他的夙愿便是击败百里渎,为邪帝铲除一个强敌!
百里渎名不见经传,万年前突然崛起,击败了他。
重生之名门毒妻 八戒抛绣球
在万年前的那一战中,他败得莫名其妙。那时他聚集大军,本来可以将帝丰的同党一网打尽,却被四极鼎偷袭,以至于大败,没能去营救帝绝。
那一战,对他来说迷雾重重,事后明明可以看得很明白,但仔细一想,便都是迷雾。
他可以推测出四极鼎突袭,是百里渎在背后捣鬼,也可以推测出焚仙炉的背叛也是百里渎的手段,但最让他不解的是,为何四极鼎和焚仙炉会听从百里渎的话。
百里渎到底用了什么手段,让这两件明明是帝绝炼制的至宝听自己的话?
不过现在,碧落无需考虑这些问题了,因为百里渎肉身被他击杀,性灵也即将化作飞灰!
百里渎的性灵还在劫火中挣扎哀嚎,凄惨无比。
突然,百里渎便停止了挣扎,在劫火中躬下身子,双手撑着膝盖,嘿嘿嘿的笑起来。
碧落瞪着昏花的老眼看去,劫火中的百里渎性灵抬起头来,笑得面容扭曲,丝毫没有被劫火点燃!
先前的任何痛苦,嘶吼,都只是百里渎的伪装!
百里渎的大道,不在仙道之中,劫火对他来说根本没用!
仙相碧落想要攻击,却感觉到自己意识的飞速退去,他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碧落,你觉得胜过我了?”
百里渎的性灵漂浮在劫火之中,哈哈大笑,声如洪钟,声音中带着难以掩饰的得意:“你以为我就这样死在你的手中了?你太小看我了,也太高看自己。”
仙相碧落怒吼,奋起最后的力量向他攻去。
百里渎的性灵轻易避开碧落的攻击,此刻的碧落已经完全劫灰化,而且是处于劫火焚烧之中,这场火势猛烈,要不了多久,便会将他彻底化作劫灰,一切都将不复存在!
“这就是你们的可怜之处。”
百里渎的性灵向后飘去,看着向自己杀来的火焰巨人,悠然道:“你们穷尽智慧,却还是要随着世界一起衰老。我便不一样,我在每一朝仙界中衰老的只是仙道,不是性灵和肉身。”
仙相碧落步步紧逼,疯狂进攻,然而杀到百里渎跟前时,他的性灵便彻底化作了飞灰,只剩下一尊强大无比的劫灰仙,没有个人意识的劫灰仙。
那劫灰仙佝偻着身子,迷茫的瞪大了双眼,瞳孔中没有焦点。
他的眼中没有任何感情,眼角却有两行浑浊的眼泪流出。
仙相碧落,死了。
渐渐地,那劫灰仙在熊熊劫火中感受到了劫火燃烧带来的无尽痛苦,在火种嘶吼,挣扎,舍弃了百里渎,向战场中的其他人杀去!
“卑微的生命,蝼蚁一般。”
百里渎目送碧落所化的劫灰仙远去,没有任何阻拦他击杀他的想法,叹惋道:“你知道我是怎么发现你的弱点的吗?你知道你的弱点是什么吗?我在过去的千万年间,寻找你的破绽,然而你却丝毫不露破绽。但是突然有一天,我发现你老了,开始咳劫灰了。我便知道了你的弱点。哪怕你智慧通天,也始终会有老了的一天。”
碧落所化的劫灰仙大开杀戒,抓住战场中的仙人,便吸收他们一身血肉,试图夺取他们的血肉为己所用。
这几乎是劫灰仙的本能。
劫灰仙会试图剥夺所见的一切生物,夺取他们的血肉,因此所过之处只会导致无尽的屠杀。
像玉太子、仲金陵那样即便化作劫灰仙也依旧保留性灵的存在,毕竟是少数。
“苍老,是你的弱点。”
百里渎的性灵远远跟上劫灰化的碧落,像是在对碧落说,又像是自言自语:“你老了之后,脑筋便会不灵光,对突发的事件反映便不如从前灵敏。你的苍老,就是你的弱点,你的破绽。哪怕号称人仙的最高智慧,你也难免可悲的老去。我察觉到这一切,终于决定动手。”
碧落抓住两个仙人,把他们肉身上的血肉剥夺,吸收他们的气血,很快这两个仙人便化作了两具白骨。
碧落将这两具白骨抛下,丢在地上,纵身而起,身后的劫灰双翼展开,向其他仙人追去。
战场上,到处都是溃逃的仙魔仙神,有碧落麾下的大军,也有百里渎的败军。
战场已经化作了一片火海,而劫灰化的碧落则将劫火带到远处,点燃更多的人和地方!
“我那次动手,大获全胜。”
百里渎跟在他的身后,饶有兴趣的看着他又抓住两个仙人,道:“你败了一次之后,第二次只会败得更惨,更快。因为,你比以前更加老了。这就是英雄迟暮吗?”
碧落将那两个仙人拎起,吸收他们的血肉和气血。其中一个仙人正是碧落麾下的将领,一身气血飞速流失,却看到了这个劫灰仙身上的饰品,艰难的说道:“仙相……”
那头劫灰仙瞪大眼睛,似乎对这句话有些熟悉,然随即便将那仙人吸收,留下两具枯骨。
“有你这样的对手,我很开心。”
百里渎的性灵微笑,突然道:“来人!把他印向勾陈!我要让他冲击邪帝的领地!”
他的麾下,有一支仙人部队不顾生死,将碧落所化的劫灰仙引向勾陈洞天。
百里渎的性灵则主持战场,调动军队,展开对碧落余部的围剿。
待到这场战争结束,已经是四天之后了。
一个相貌古怪的仙人风尘仆仆的从天外赶来,求见百里渎,百里渎驱散左右,那仙人笑道:“怎么会被打得这么惨?竟然连肉身也被毁了!”
百里渎性灵道:“稍有不慎,被一个小辈算计了。”
那仙人开启灵界,从中取出一块如小山般的血肉,道:“省着点用。”说罢,起身离去。
网游之戒律牧师 候鸟
那块小山般的血肉蠕动,突然将百里渎性灵团团包围,如同一个巨大的肉茧,忽大忽小,隐约可见肉茧里面有光芒透射出来,一个新的生命在酝酿。
过了良久,这个肉胎中的人形便越来越清晰。
就在此时,突然有将士闯进来,禀告道:“仙相,那劫灰仙已经被引到勾陈……”
那将士抬头看到这个巨大的肉胎,不由骇然,正要转身出去,忽然万千道血红的肉线从肉胎中激射而出,咻咻将那将士肉身洞穿。
“呼——”
那将士被拉得倒飞而去,便见肉胎猛然裂开,出现一张血盆大口,遍布利齿,将那将士一口吞下。
那肉胎又自慢吞吞的蠕动,待过三两日,肉胎的胎壁越来越薄,突然裂开,百里渎赤条条的从里面滑了出来。
他站起身,微笑道:“碧落应该已经给勾陈造成莫大的伤害了吧?”
勾陈洞天。
碧落所化的劫灰仙跟随仙廷的将士一路杀入勾陈洞天,那些将士一路上死伤惨重,到了勾陈洞天之后便立刻夺路而逃,四处隐匿,惶惶不可终日。
那大劫灰仙凶恶无比,四处搜寻,待杀到一片仙城中,人们早就四散奔逃。
劫灰仙兴奋莫名,径自落在城中央,正要大开杀戒,却见这城中央有一座高台,高台上有一根黄橙橙的大柱子,柱子上一个年轻秀气的仙人被五花大绑。
那劫灰仙向那仙人走去,那年轻仙人急忙用力挣扎,试图挣脱束缚,高声叫道:“且住!我曾经也是劫灰仙,咱们是同类!”
碧落所化的劫灰仙抬手向他抓去,玉太子见状,连忙运转法力,将整个斩仙台带得呼的一声飞上高空,叫道:“道友,正所谓党同伐异!你我应该联手才是!”
碧落所化的劫灰仙立刻展开双翼,呼的一声飞起,向玉太子呼啸追去。
玉太子毕竟是师承玉延昭,法力雄浑至极,即便被捆在仙后娘娘的斩仙台上,速度也丝毫不慢。
整座斩仙台风驰电掣,流光般跨越天府洞天,奔向钟山。
他被帝绝镇压,丢入冥都第十八层,在那里无法修炼,修为境界一直是道境第七重太天。然而玉延昭的功法非同小可,玉延昭乃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在正面抗衡中战胜帝绝的存在,玉太子虽然没有修炼到绝顶,这身修为也着实称得上惊天动地。
碧落所化的劫灰仙振翅追至,落在斩仙台上,却见玉太子爆喝一声,生生将斩仙台上的铜柱震断!
这铜柱与斩仙台是一体,都是仙后所炼。
仙后原本打算杀他泄愤,但又要等一等,看看事情是否有变,邪帝又率军前来支援,帝丰又杀向勾陈洞天,因此仙后娘娘反倒把他忘记了,以至于他还被锁在斩仙台上。
幸好玉太子修为雄浑,只可惜还是挣不脱仙后所炼的锁链,只好依旧被绑在铜柱上,带着这根大柱子破空而去!
碧落气势汹汹,在后追杀,这劫灰仙没有性灵,没什么智慧,追不上也锲而不舍。
玉太子被他一路追杀,又气又急,这劫灰仙一根筋,只知道要来吃他,居然一路追过了天府洞天、钟山洞天,引得一群白泽翘首张望。
终于,玉太子逃亡十多日,远远看到帝廷,修为险些耗尽,不禁泪洒长空。
那劫灰仙趁他修为耗尽的空档,立刻飞扑而来,落在铜柱上,两只利爪向他抓去!
就在此时,帝廷中突然无比明亮的光芒升腾而起,光芒中的是苏云的性灵,广大无边,遥遥伸出一指,点在那劫灰仙的眉心!
先天一炁爆发,将那劫灰仙身上熊熊劫火压得熄灭,一炁流转其人周身,将其劫灰化的血肉复原!
玉太子惊魂甫定,顿时失去了对铜柱的控制,呼啸下坠,咚的一声笔直的插在一座仙山的山顶。
寒风呼啸而过,玉太子被五花大绑捆在柱子上,迎面便看到苏云率众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