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最強狂兵 烈焰滔滔-第5055章 夜風似是故人來!推薦

最強狂兵
小說推薦最強狂兵最强狂兵
李基妍被打翻在地上,吐了一大口血,然后便立刻爬起来,没有耽搁任何的时间。
然而,就算是她的反应再迅速,此刻也是胜负已分了,面对强势的刘氏兄弟,李基妍根本不可能逆转!
刘闯和刘风火同时抽出了两把短剑,架在了她的脖颈上!
“折腾了这么一大圈,别再白费力气了,束手就擒吧。”刘风火说道。
李基妍不吭声,俏脸之上满是冷峻,唇角还挂着鲜血,这样子看起来实在是很动人。
然而,有了苏锐的前车之鉴,刘闯和刘风火可不会因此失守了心神,这兄弟二人都知道,在李基妍这漂亮的外表之下,还隐藏着一个深不可测的灵魂,不仅实力很强,演技还很出人意料,稍有大意就会栽在她的手上。
他们面色冷漠地看着李基妍,眼睛里面都写满了警惕,时刻提防着她逃走。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再过五分钟,苏锐就要来到这里了。”刘闯说道:“而那些前来接应你的人,大概已经被苏锐杀了,所以,别想着逃走了,这次绝对不可能了。”
李基妍面无表情地说道:“那现在看来,那些废物手下的牺牲并没有半点意义,并没有换来我的自由。”
这句话初听起来挺冷漠的,可是,实际上,如果能够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李基妍的眼眸里面有着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复杂。
只是,这复杂隐藏在眼光深处,也隐藏在夜色之中。
“他们等了你很多年,可惜的是,永远也等不到你了。”刘风火摇了摇头:“看来,我们接下来也能有时间听你好好聊聊过去的故事了。”
李基妍再度开口说道:“我不是不是可以聊,但是你们还不配知道。”
她的话语这种似乎带着难以掩饰的傲然之感。
这往往是以前身居高位的人才能流露出来的气质,在以往那个生活在社会底层的李基妍身上可是根本看不出来这一点。
“你就算是不肯开口也没什么问题。”刘风火声音淡淡地说道:“相信苏锐会撬开你的嘴巴的。”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忽然被夜风送了过来。
“放开她吧。”
这声音随风而来,又随风而逝,似乎飘渺无形,让人很难去寻找这声音的主人究竟身在何方!
刘闯和刘风火对视了一眼,双方都从对方的眼睛里面看到了前所未有的凝重!
因为,哪怕这两兄弟的实力已经强横到如此地步了,也仍旧判断不出来这声音的来源到底是何方!
这确实是一件足够让人惊诧的事情!刘氏兄弟已经很多年没遇到这种情况了!
除非,对方的实力远在他们之上!
“你是谁?”刘风火凝重地问道。
壞蛋 是 怎樣 煉 成 的
在听到这声音之后,李基妍的美眸之中也流露出了疑惑的神色来,她好像在什么地方听到过,但是一时间却没能想起来。
“你没必要知道我是谁,我对你们也没有任何的恶意。”那声音再度被夜风送了过来,然后又被逐渐吹远:“放了她吧,这是我欠她的。”
“我们是绝对不可能放人的。”刘风火说道:“如果你真的想要带走她,那么就现身出来,和我们打上一场!看看孰胜孰败!”
而这时候,李基妍似乎已经想起来这声音的主人到底是谁了!她的眼睛里满是难以置信!
她的美眸之中涌出了很多的硝烟,那些硝烟,和过往有关。
不过,在硝烟之后,李基妍的眼睛里面便蒙上了一层血色。
看起来已经过了很多年,可是,那些鲜血似乎从来都不曾淡去。
甚至,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李基妍的双手都已经开始不自觉地颤抖了!
也不知道这种颤抖究竟是因为激动,还是愤怒。
“放了她吧,如果你们非要我现身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在人前出现过了,闯子,火子,你们可要想清楚了。”这声音再度被风送了过来。
然而,在听到了“闯子”和“火子”的称呼之后,刘氏兄弟二人的身体齐齐一颤!
这一次,轮到他们的眼睛里面释放出浓烈的不可置信之色了!
“不会吧?”这刘氏兄弟二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然而,虽然这是个反问句,可是,在问出口的那一刻,答案就已经在他们的心中了!
“既然猜到了,那么就什么都别说了,把她放了,我欠她的。”这个声音再度被风送过来:“我现在距离你们还有几百米,不想走过去,太远了。”
距离几百米,就能够让夜风把自己的声音传送过来?能够完成这种操作,那么这个人的实力得强横到什么程度?
李基妍冷冷说道:“别以为这样,我就会领你的情,你我的生死之仇,我一定会报!”
那声音再度响起:“都已经借身还魂了,那么换个身份轻松的再重活一场,难道不好吗?”
李基妍盯着夜空:“我有我的追求,你有你的选择,我们不仅不是同路人,还是永远不可能解开的生死之仇。”
她这算是又强调了一下双方之间的关系了。
“这些年……您……还好吗?”刘闯问了一句。
“我还好,挺好的,只是不想回来罢了。”那声音答道。
他从幽冥来
“为什么不想回来,这里是您的……”刘闯看似很不理解,他诚心诚意地说道:“我们都很想您。”
那边沉默了。
刘氏兄弟在说话间,已经把抵在李基妍喉咙上的短剑撤下来了。
冷冷地扫了两兄弟一眼,李基妍直接迈开了步子,走进灌木丛。
“如果你还敢出现在华夏兴风作浪,那么,我们绝对不会再放过你了。”刘风火对着李基妍喊道。
然而,他却并没有得到对方的回答,后者的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远了。
刘闯和刘风火又对视了一眼,他们都看到了彼此眼睛里面的激动之色,此刻仍旧没有消退。
一分钟后,刘闯终于打破了寂静,问道:“您还在吗?”
一秒,两秒,三秒……十秒钟后,两兄弟又听到了被夜风传送过来的声音:“我还在,刚刚在想事情。”
“您想到了什么事情?”
“我在想……我该走了。”
再也没有声音传来了。
只有这拂过山间的夜风,似是故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