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 邊謀愛邊偵探 未晚向-447,毒蜘蛛的秘密:第八章(3)閲讀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况准道:“我们都交往半年多了,我想了解你的家人,你却避讳告诉我你家人的情况,这也就算了,我想带你回家见我的父母,你却也拒绝了。”
卜娜深情地望着他,问道:“难道你生气了?我们才交往半年多,见双方的父母为时过早。”
特工小狂妃:高冷邪王宠上瘾
况准直截了当道:“——我想跟你结婚。”
卜娜犹豫了一下,吞吐道:“——我们才交往半年,结婚的事缓些日子再说。”
亿万萌妻,高冷BOSS超给力
况准有点咄咄逼人道:“我想了解你的家人,你却不乐意,这让我很恼火。”
“关于这点,我很抱歉,但你总有一天会了解我的家人的,”卜娜道,“我很爱你,总有一天我也会跟你结婚的。”
“你对我这样遮遮掩掩,我感觉你是不信任我才这样的,”况准道,“你每次要出去见什么人,做什么事,也从来不告诉我,让我觉得很迷惑。”
卜娜强挤出笑道:“——你也没有问过我呀!”
“你的态度和做派,从来就是不想我问你太多。你向来不问我的行踪,你的态度让我明白,也让我不要问你太多,我要问的话,你肯定会说,你从来都不问我的行踪,也希望我不要问你。”况准道,“这种状态,我真不是很喜欢,让我觉得我们不是可以交心的情侣。”
卜娜压低声音道:“以后我去那里,去做什么,我都告诉你就是了。”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她是一个心思缜密的女孩,跟人相处时,当感受到对方的情绪时,她知道怎么低头缓和气氛。
况准问道:“那你告诉我,你今天去那里了,去干什么了?”
葉 雪
卜娜吞吞吐吐道:“我……我去见了一个老朋友,因为很久不见了,所以跟他多呆了一会儿,才这么晚回来。”
况准有点不好气道:“既然是你的老朋友,我们是确定的情侣,为什么不介绍给我认识呢?说到这点,我真要埋怨你几句,我要把我的朋友和亲人介绍给你认识,你总找各种借口,回避不见,你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没有什么意思,你知道我是爱你的就是了。”卜娜竭力温柔地说,尽量不要在这方面惹怒了况准。
安静……他们俩就那样僵持着,好像时间都静止了!
况准忽地站起身来,走近卜娜,咬住她的耳朵道:“你是真的爱我吗?”
卜娜忍受着他带酒味的热气扑到她的脸上,说道:“——我是爱你的,不然我怎么会准许你随便进出我的住处呢!”
况准盯望着她,一副让卜娜捉摸不了的犀利神情,似要把她一口吃掉,如果他是一只狮子的话,卜娜肯定会吓得发抖。
况准一把粗鲁地扯掉卜娜连衣裙的肩带,霎时她的半个身子都露了出来,她试图拉上裙带。况准根本不给她机会,鲁莽地把她的连衣裙都扯掉了,整个身子只剩下了内衣,裙子被他一把丢到地上,然后把她抱进卧室,丢沙包一样把她扔到床上,扯掉她的内衣,压倒她身上……
卜娜拼命反抗,况准还是进去了……
卜娜痛苦道:“你这是强–bao……”
况准喘着愤怒的粗气道:“你不是口口声声说爱我吗?怎么会是强–bao呢!”
卜娜忍受着……等他完事。
终于,况准从她身上下来,穿上衣裤,拣起被他们压得皱巴巴的报纸,是有况准报道山村杀妻案的《朝闻报》。
况准气呼呼地把报纸揉成一团,丢到床上,问道:“你为什么要收藏这张报纸?”
卜娜头发凌乱,拉上被子盖住她裸露的身体道:“因为上面有你写的新闻呀。”
况准道:“因为爱我,就要收藏有我写的新闻的报纸,是吗?”
卜娜压低声音,“嗯”了一声。
况准道:“真是屁话,我写了那么多好的新闻,你为什么唯独收藏这张报纸?你是对那件山村杀妻案感兴趣吧!”
卜娜深深地知道,在强势的男人面前,尽量温柔一些,表现的弱势一些,那样男人才会喜欢,就算她有错了,他也不会太过追究,因此她作出委屈的神情道:“是你误会了,我是因为爱你,才收藏你的这张报纸。”
况准道:“废话,我写过那么多新闻,你跟我交往这么长时间,不对我写的更好的新闻感兴趣,却唯独对这个新闻那么关心,还问了关于这个新闻的很多信息,并悄悄地从我住处带走了这张报纸。”
卜娜竭力深情款款地说道:“你真是想多了,我就喜欢你写的文章,珍藏了你的一张报纸而已。”
光 之子 小說
况准道:“我真是不喜欢你这种说辞,我很生气,你给我的感觉是,你在撒谎,你却还一直在那装无辜,不好好回答我的问题,跟我打太极。”不等卜娜说话,就气急败坏地摔门而去了。
卜娜歪躺在床上对着天花板发了一会呆,忍受着身体被况准“蹂躏”后的隐痛,披上睡衣,出门发愁地看着饭厅里杯盘狼藉的饭桌,她这辈子最讨厌做的事就是做饭洗碗。况准走了,这个烂摊子,得她自己来收拾了……
况准刚才对她的行为,真像是一个流氓在对她施暴,有一下掐住她的喉咙,让她差点一口气没有接上来,还咬了她的脸,现在还火辣辣的。看来他对她不能坦诚面对他,很是恼火,都转化成恨了。
3
况准和卜娜有半个月都没有联系了!
这期间,况准一直在期待卜娜给她打个电话,或者发个信息什么的,自始都不见她有什么反应。
况准终于忍不住,主动联系了卜娜,不想打她手机是空号。
这个女人究竟在搞什么鬼?况准决定到她的住处问个究竟。上次分别时,他是对她是粗鲁了点,有点不礼貌地占有了她的身体,但那都是她自找的,谁叫她一再挑战着他真心的极限呢?
况准敲了敲卜娜的房门,良久都没有反应。
况准气愤的开始捶门,门被捶的咚咚响,都惊动了对面的邻居。
一个银发老太太罅开门缝,对况准不好气道:“年轻人,请你轻点捶门,门都快被你捶垮了,我孙子在睡觉呢,你轻点好不好!”
况准连忙道歉……
银发老太太道:“那个租户上个星期已经退了房子搬走了。现在里面还没有租住人进来呢。”
况准诧异道:“这住着的一个女人,她搬到那里去了?”
银发太太说了一句不知道,就“啪”地一下,把房门关上了。
卜娜难道生他气了,悄无声息地搬离了这里,打算一辈子不跟他见面了?就算情侣间闹点别扭,也没有必要兴师动众地退掉房子,让他找不到她。看来卜娜不仅神秘,还很任性。
她的房间里,还有他的一些东西呢!就算搬走,也应该通知他,让他把东西拿走,并当面宣告跟她分手,这样玩任性地玩失踪,真是让他恼火,怎么会爱上这样古怪的女人。
况准打算联系房东,看他知不知道卜娜的下落。
房东当然不知道卜娜的下落,但房东说,卜娜告诉他,如果一个叫况准的人找他的话,让他转交一包东西给他。
房东是一个和颜悦色的老头儿,很客气地把一个旅行包给了况准。
况准以为卜娜会留点什么令他意想不到的东西,恋爱一场,永远消失前,总得留点纪念物给他吧。
旅行包里全是他的东西,剃须刀、毛巾、睡衣、内裤和浴巾,还那张他写有山村杀妻案的报纸,看来这是卜娜在向他暗示,她要决绝地离开他,跟他一刀两断,她离开时不会带走他任何一点东西,表明不想再与他有任何瓜葛,他也要知趣的不要寻找她。
况准失神地看着旅行包的东西,卜娜这个女人如此神秘,他偏要找到她,揭示她的真面目。他感觉他一个大男人,被一个弱女子玩弄了。最让他不安的是,卜娜接近他好像是有什么目的的。
但,他跟她交往的这几个月,他也没有损失什么呀!说句很粗野的话,他到是占了她不少的便宜,美美地享受了她性感的身体,她简直就是一个尤物,做那事时,从来没让他失望过……
况准失落地提着旅行袋,心上空落落的,他真不想就这么失去卜娜,他爱她,他现在好想她……
况准想去卜娜工作的地方问问情况,她之前只是告诉他,她在一个英语培训机构上班,至于什么培训机构,他没有问过,她也没有告诉他。
现在他想去卜娜工作的地方问一下她的情况,却不知道去什么地方找她,不禁后悔地拍了拍脑门,痛恨自己之前不多长个心眼儿,问她究竟在那家培训机构上班,只怪他陷入甜蜜的爱情中,一时迷糊了,忘记了解她平时的生活细节了。
况准抬头望了望蓝色的天空,暗暗发誓,只要卜娜没有离开地球,一直生活在这片蓝天下,她躲到天涯海角,他也会想办法找到她的。
况准把一个别人随地扔的空矿泉水瓶,狠狠地一脚踢飞了,落到不远处的绿化带里。
况准沮丧地回到报社,没有心思工作,想着问一下卜娜的亲朋她究竟去那里了,才想起他跟她交往的半年,没见过她一个朋友和亲戚,她好像来自外星,跟地球人没有关系。按照常人,总有三俩走得近的朋友,她好像不跟任何人交往。就算她有朋友,但也从来不介绍他认识。
况准要想找到她的话,都不知道如何找起,不由发急地抓脑袋摔办公桌上的东西,惹得同事们朝他投去异样的目光……
况准看出同事们对他的举动很好奇,索性告诉大家,他被一个看起来很漂亮的女人耍了,简直耍的他团团转。
同事们以为多大点事,听他这样说,都说那都不是事,天下漂亮的女人就是妖精,妖精天生就是折磨男人的,谁叫他遇上妖精,活该他被迷惑了,为她烦恼。
况准觉得卜娜就是一个神秘古怪的妖精,他要把他降妖的本领拿出来,找到她,把她制的服服帖帖,不由嘴角露出一丝微妙的怪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