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ptt-第226章 至賤蘇小寶上線相伴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我靠反转系统吃定仙君
几个意思,我那菜鸡水平哪能打得过你。
原来宴女侠今日不是来为自己出气的?
苏青之用手揉了揉笑僵的唇角条件反射地躲在仙君身后。
问鼎三界 夜梦还乡
“莫怕,我在。”
冷千杨大手一挥将宴青挂在了树梢上。
“哦噢!”
“昨夜苏师弟与他大吵,这是…”
“早就说仙君不会放手的。”
众人眼神热烈交汇着,怯怯地往后退了两步。
“仙君,你要为我做主,那个..”
鼻青脸肿的陶郡主话音刚落就被仙君的衣袖挥进了池塘里。
现场噤若寒蝉,围观人群很识趣地撤离吃瓜现场,还贴心地关上了门。
仙君傲视群雄,很是满意大家的领悟能力,长腿一迈坐在案几旁。
苏青之转身想走,就被仙君长手一搂坐在了他的大长腿上。
这是公共场合,你的脸面被狗吃了?
传出去叫我怎么做人?
“你放开我!”
“你无耻!”
苏青之拼命挣扎想要逃脱魔爪就被堵住了唇。
“哦噢!”
花如雪面红耳赤,白神医目瞪口呆。花婆婆留下了羡慕的口水。
“敢走,就试试。”
冷千杨面不改色,端着香气袭人的云霄茶品了品补了一句。
清虚 清虚道君
本尊何曾怕过。
想跟我比无耻,尽管来呀,谁怕谁。
苏青之俯下身子在他性感的喉结上狠狠地嘬了一个草莓印。
“噢噢!”
现场直播到达最顶点。
“呼噜!呼噜!”
现场的几位清一色的在咽口水,就连花掌门也不例外。
仙君掩面逃走,出门的时候被仙人掌一绊差点摔倒,滚的衣服上全是尖刺。
得逞的苏青之发现原来人至贱则无敌,很爽嘛。
不走心只走肾的套路效果也不错。
瞧瞧屋檐的青瓦后面露出的那一双双期盼的小眼神。
李野的哈喇子都快滴自己头发上了,嘿嘿。
忽然很想跟崆峒派的厚脸皮掌门方琼比试一二是怎么回事?
震惊过后,花婆婆才回过神意识到自己是在报仇。
“死老头子,今日咱俩一起死!”
花婆婆一个黑虎捕食准备进攻就被花掌门震飞,身子重重地甩在墙面上。
“白伯伯!”
重生千金要逆袭 蓝色灵蝶
花掌门几步跪在白神医的床榻边,一脸愤恨地说:“娘亲真是好手段,残害我的亲人,毁掉我的沧月派,你还要干什么?你说呀!”
亲人?呵呵。
花婆婆半人半鬼的脸颊上老泪纵横,颤声说:“我养了你十五年,一把屎一把尿..”
“别说了!”
“这句话是个魔咒,从我记事起,你每天都要说上八百遍,一千遍,一万遍!”
“你问我为何讨厌你,为何禁锢你,好,我告诉你为什么,那就是我恨你!”
“恨你自甘堕落,恨你让我带着耻辱出生,被人咒骂是个野孩子!”
“她们把我堵在墙脚,剃掉我的头发,叫我趴在地上舔狗屎,舔狗屎!”
“娘亲,我哭着去找你,你说,那是你不乖!”
“是吗!是我不乖吗?”
“我做错什么了,要受这种折磨?苍天有眼吗,有吗?”
“要是那天雪再大点,冰层再薄点,我死掉就好了!”
花如雪捂着胸口说的声泪俱下,幽幽地说:“要不是柳大哥劝我,我那日早就死了。”
“不是这样的,如雪!”
花婆婆试图想要解释,却被噎了回去。
“给我闭嘴!”
花如雪狂笑着,带着满身的恨意森森地看着花婆婆说。
“我每天都被你逼着扎马步,不到一万个就不许睡觉,我只要敢睡,你就会用鞭子抽我!”
“我最讨厌跑步,你逼着我绕着落霞镇跑,跑不完就睡雪地里。”
她红着眼眶,停顿了几秒后,哽咽着说:“我是你女儿吗?我只是你出气的工具而已!”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花如雪的控诉被白神医打断。
“白伯伯,你竟然…竟然打我?”
花如雪的语调悲凉又带了几分不可思议,还有几分深入骨髓的伤心。
白神医跟她到底什么关系?
竟敢打三界女神?
苏青之一头雾水地想。
白神医有气无力地说:“如雪,做错事的人是我,不是你娘亲,你不要再怨她了,乖!”
“白伯伯,你别说话,我这就为你渡气!”
花如雪端坐着为白神医祛毒疗伤,这磅礴的灵气跟汹涌的浪潮一般涌了出来,这么大方?
这个女人为了沧月派不择手段,这会如此不要命的操作是怎么搞的?
苏青之还在疑惑,就听身后传来一声巨响。
“花婆婆晕倒了!”
侍女围着她七嘴八舌地说:“花夫人,你怎么了,夫人醒醒!”
“如雪,去救你娘亲。”
白神医抖着双臂怒声说:“快去!”
红楼之贾环逆袭记
“请白伯伯赐我一死,我做不到!”
花如雪紧咬着嘴唇,无比冷漠地看了眼角落里的娘亲。
“小苏,你帮我救她,否则你的秘密老夫就说了。”
他淡淡一笑,摸了摸左手的手腕。
我的秘密..啊..我的脉象还是被你给识破了?
这到底是什么时候露馅的?
一言不合就威胁人,你跟花婆婆还真是一对。
苏青之脸色霎白,点着头说:“保证完成任务。”
她与花婆婆相对而坐,掌心的灵力包裹着眼前的人,听白神医吩咐道:“去捉一只七彩金蝉放在她眉心处,还有千年红雪莲。”
“是!”
侍女们忙前忙后的跑着,拿来了需要的物件。
半个时辰后,花婆婆阴阳脸上的脓血开始消退、结痂露出了原本的白嫩肤色。
苏青之按着白神医的吩咐炼化了千年红雪莲给花婆婆含着。
犹如干涸的沙漠有了灵泉,她的肌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脱掉了全部的血痂。
“有效果了!”
“花夫人的脸这么快就好了!”
侍女们抱在一起兴奋地喊道。
遗憾的是花婆婆的意识陷入幻境,不知在说什么胡话。
苏青之靠近她耳边仔细听,依稀分辨出是两个字:“念诗。”
念诗?
屏退所有人后,屋里就剩了白神医交与给苏青之四目相对。
“让花如雪和花花和好,否则你暗中追查苏陌衡的事,还有你的脉象我全部告诉冷千杨。”
白神医将手放在他的手腕处,一脸严肃地说。
又威胁我?
苏青之不禁气结,摊摊手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哪有那个本事!”
“她俩仇怨已久,我办不到!”
“仙君都被你搞定了,还给我装。”
白神医笑的一脸奸诈和阴险。
被搞定的仙君回屋后在刺骨的凉水中泡了一整天,疲乏地在躺椅上小憩。
神醫 棄 妃
梦里的场景旖旎瑰丽,自己被人绑在床上,兰花风铃不时地响动着,女子胴体如玉…
灰色云雾后的那张俏脸时而模糊时而清晰。
明明是陶郡主的脸,他惊恐地发现自己喊出口的名字是:苏怀玉。
他惊叫着从梦中惊醒,有了一个大胆的设想。
“苏怀玉的脉象真的是男子?”
冷千扬的身影大步跨进白神医屋里,语调急切地说。
候在白神医身旁艰难谈判的苏青之后背一寒。
索命的恶鬼来了,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