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 愛下-第八十二章:張寒桑!讀書

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
小說推薦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钻石王牌之强棒驾到
连续三次蹬墙借力,张寒在空中跳起来的高度,达到了一个让人匪夷所思的地步。
他的脚,离地面都有两米多高。
再加上他原本的身高和手臂长度……
站在观众的位置上看,张寒俨然就是一个飞人。
以不可思议的高度,愣是拦住了那一颗,马上就要飞出去的棒球。
“啪!”
当那一球被拦下来的时候,全场沸腾。
就连很多西邦高中棒球队的支持者,都忍不住起立鼓掌。
张寒这一次的表现,甚至已经跟双方阵营都没有关系了。这是足以载入棒球史册的一幕。
相信这场比赛以后,网上的精彩棒球视频剪辑,又要加一个。
以前都是大联盟或者职业选手的表演,现在恐怕要再加上一个高中生的惊艳表演。
这种表现的惊艳程度,已经远远的超出了高中生这个等级。即便是在职业赛场上,这个级别的精彩救援,掰着手指头都能数得出来。
现场所有人,看起来都非常激动,心潮澎湃。
作为这一刻的见证者,在未来的日子里,他们跟人谈论起这一幕来的时候,都可以高昂着头。
这是足以吹一辈子的。
很多西邦高中棒球队的铁杆支持者,原本坚定地站在自家球队这一方。
但是到了这个时候,他们的想法也发生了改变。
他们突然间觉得,即便他们所支持的球队今天没有拿下这场比赛,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谁让他们碰到的对手,压根就不算是普通人类呢。
在这个时候,很多球迷对于张寒的印象,就已经有了不好的变化。
他们似乎已经不再把这个高中二年级的选手,当成普通的高中生,甚至是普通人类了。
这家伙,是不一样的。
三出局,攻守交换。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陆续回到休息区。
休息区里的小伙伴,看到张寒回来以后,立刻一拥而上。
“帅啊!”
“寒,你是不是会功夫?”
“刚刚的动作,就算是专业的跑酷运动员,恐怕也做不出来吧…”
小伙伴们把张寒夸的,都快上天了。
但是天地良心,张寒当时真的没有想那么多,就是想着要把这一球给拦下来而已。
回想一下自己刚刚的动作,张寒自己也吓了一大跳。以前在家乡跟小伙伴玩这种蹬墙游戏的时候,他虽说也能连续蹬三次。
但是到了第三次的时候,身体上升的幅度,基本上就可以忽略不计了。最后一蹬的力量,基本上都是用来脱离墙体,显得更帅气。
但是这一次,他三次蹬墙,真的好像飞檐走壁一样,身体连续往上升,仿佛要脱离地球引力一般。
他自己也吓了一跳。
“巧合,巧合而已。”
这种动作,下一次还能不能够做得出来?张寒可是一点把握都没有。
更不用说,在做这种动作的同时,还要计算棒球飞行的角度和速度。
再来一次的话,张寒认为自己失误的概率,恐怕要超过百分之九十。
他当然不敢把话说得太满。
万一以后再遇到这样的情况,他却没有能够像刚刚那样表现,那岂不是很丢人?
张寒明显想多了,小伙伴们也很清楚,这种动作和表现,几乎是不可复制的。
在哪怕只有这一次,那也足以让人吹上一辈子了。
泽村荣纯两眼泪汪汪地看着张寒。
如果不是寒桑挺身而出,帮他把这一球给接了下来,他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
小家伙感激的看着张寒,握着他的手,不停摇晃。但自始至终,一句完整的话都没有说出来。
站在张寒的角度上,看着自家的小学弟都快哭成泪人了,有些于心不忍。
“我们是队友,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所以你不用这么感激。
“寒桑!”
原本只是泪汪汪的泽村,顿时破涕为笑。
“比赛还没有结束呢,这个时候庆祝,是不是早了一点?”
御幸一也不愧是冷场制造机。
就在小伙伴们心潮澎湃的时候,这家伙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钻了出来,提醒大家道。
他说的也是事实。
第6局的下半,轮到青道高中棒球队进攻,虽说他们现在领先一分,从攻击的角度上讲,也占据着优势。
毕竟第六局下半,他们的打者还没有上场。
但是比赛还没有结束,双方的比分是6:5,青道高中棒球队只不过领先了一分而已。
哪怕张寒刚刚的表现足以载入史册,也并不足以帮青道直接拿下今天这一场比赛的胜利。
甚至,能不能拿下比赛的胜利,现在都还是一个未知数。
“当然啦!”
“就让他们好好见识一下,我们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攻击力。”
小伙伴们在庆祝完以后,很快就准备好了自己当前应该做的事情。
现如今的这支青道高中棒球队,跟去年刚刚杀进甲子园的他们比起来,早已经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这种变化不仅是实力上的,更是心态上的。
去年青道高中棒球队刚刚打进甲子园的时候,包括片冈监督在内,青道所有人都是心浮气躁的。
他们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在天空中飘着,脸都是浮肿的。
他们认为自己无所不能。
但残酷的现实,给了他们狠狠的一巴掌。
他们当时的实力虽然不错,但是距离在甲子园赛场上横行无忌,明显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要走。
现在这支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在心态上已经有了很大的成长和进步。
他们不再像之前那么好高骛远,不再像之前那样容易找不到北。
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开始沉下心来,面对自己应该面对的一切。
这就是经验的作用。
都说失败是成功之母,从这个角度上来说,这话还真没有错。
如果今年是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第一次打进甲子园。即便他们有着一模一样的实力,缺少了经验的积累和心态上的转变。
在面对大阪桐生和西邦高中棒球队的时候,他们也未必能够做到像现在这样顺风顺水。
尤其是在这种比分胶着的比赛中。
双方比拼的,除了实力之外,心态和经验也是很重要的两点。
“真够倒霉的。”
西邦高中棒球队的酒槽鼻子监督,也想到了这一点。
看到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似乎很快就明白了原本属于他们的责任,开始积极备战。
他的心里就是一动。
眼前这支青道高中棒球队,跟去年刚刚打进甲子园的那支球队比起来,早就已经是两支队伍了。
很遗憾,他们没有碰到去年那支心浮气躁的青道。
而是碰到了今年这一支,心态已经沉稳下来,开始专注于打出自己风格的青道高中棒球队。
“不过你们也不要小看我们,以为这样就可以轻松打败我们。”
第六局下半,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摩拳擦掌,准备一鼓作气拿下分数。
但是残酷的现实,再度给了他们一个难以忘怀的教训。
虽然他们很努力,但自始至终都没有能够发挥出来。
很快就被对手拿下了两出局。
泽村荣纯,还被对手给直接三振了。
西邦高中棒球队的王牌长谷,在跟青道高中棒球队打线对决的过程中,消耗了大量的体力和精力。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所有小伙伴都认为,这家伙的状态必然会大幅度下滑。
毕竟他的投球数早已经超出了第1个临界线,距离第2个临界线也很近了。他是不可能,继续保持比赛,刚开始状态的。
但人家就是硬生生地撑了下来。
作为豪门高中的王牌投手。
在刚刚加入球队的时候,长谷的表现并不是最出色的一个。
别说球队里还有更高年级的王牌,就算在同年级的投手里面,他的天赋也算不上多出类拔萃。
好不容易等到学长退役了,球队里又来了一个超级新星。
他的王牌之路,似乎总是步步荆棘。
在这种情况下,最终脱颖而出的人,既不是跟他同一年级的天才选手。
也不是后来的超级新星。
反而是他这个看起来平平无奇,似乎没有多少特长的男人。
光是这一点,就足以说明很多问题了。
长谷在私底下的努力,是别人看不到的,但并不意味着那些努力就没有效果。
除了精准的控球和刁钻的变化球以外。
长谷另外一个优点就是耐力好。
每天练习投球一百五十球以上。
这一百五十球,都是能够维持在一定水准的。
再加上西邦高中棒球队的板凳实力雄厚,之前的比赛并没有压榨长谷的体力。
所以今天这一场比赛,长谷体力非常充沛。
哪怕是跟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纠缠,他也能够撑得住。
“乒!”
仓持咬着牙把球打出去。
“可恶,这家伙的投球数已经一百多了,球威还这么重?”
被打出去的棒球,落地反弹。
长谷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把这一球给接到了自己的手套里,然后马不停蹄的传一垒。
仓持的速度虽然飞快,但是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想要跑到一垒也是不可能的。
“啪!”
“出局!!”
三出局,攻守交换。
青道高中棒球队小伙伴们面临的局势,变得更加严峻。
总比分6:5,比赛来到第七局。
第六局的时候,西邦高中棒球队,强势的拿下了两分。
而青道高中棒球队,没能还以颜色。
虽说现在他们依旧领先对手一分,但是从比赛的局势上来看,青道高中棒球队现如今,气势并不怎么强。
甚至非常有可能,被对手追平或者反超。
这样一来,第七局的守备和攻击,都变得至关重要起来。
第七局,片冈监督没有更换投手。
上一局侥幸撑下来的泽村,继续站上了投手丘。
对于这个投手,西邦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似乎早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他们应对的非常果决。
使用最大号的球棒,站位也比较靠前。
虽说佐野修造的球被张寒接杀了。
但是他刚刚的打击,给西邦高中棒球队其他的小伙伴们,带去了极强的信心。
他们针对泽村荣纯采用的策略,虽然看起来非常的简单,但效果应该是很不错的。
上一局比赛,他们能够拿下两分,并且一度有机会追平甚至反超。
这在西邦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看来,绝不是巧合。
既然之前的策略有用,现在更没有改变策略的道理。
刚刚上场西邦第二棒打者,就直接摆出了积极打击的姿态。
投手丘上的泽村荣纯,脑海中回忆着刚刚张寒告诉他的话。
“不用管那个怪物的打击,他在全国范围内也是能够排进前三的高中生。西邦高中棒球队其他的选手,不可能有跟他一样的实力。”
张寒当时说这些话的时候,泽村荣纯虽然每个字都听懂了,但就是不明白自家的学长,究竟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于是他当即把自己的疑惑问了出来。
张寒无语。
他显然有点太高估自己学弟的智商了,为了顾及这个小家伙的面子,他没有把话说得太白。
没想到他稍微转了个弯,小家伙竟然就听不明白了。
“你刚刚的表现不错,相信自己。西邦高中棒球队其他的选手,不一定能把你的怪癖球给轰飞出去。”
“你就让他们打,我们会拦下来的。”
“别忘了你身后守备的,是一群可靠的学长。”
其他的三年级选手,听明白了张寒的潜台词,全都主动上来给泽村鼓励。
之前那一球,虽然被张寒拦了下来,没有变成本垒打。
但刚刚真的非常危险,只差那么一丁点,就被对手给反超了。
作为投球的当事人,泽村荣纯肯定承受了不小的心理压力。如果他们在泽村荣纯上场投球之前,不能帮助这个小家伙疏解一下。
之后的比赛里,很有可能会发生让他们难以承受的变化。
得到了所有学长肯定和鼓励的泽村荣纯,就好像喝了可爱多一样,小脸蛋儿红扑扑的。
“我会的!”
全心全意,心无旁骛的投球。
想到学长们交给自己的任务,想到大家对自己的期待。
泽村荣纯就感觉有一股力量,从自己的体内不断的涌出来。
虽说他投的球数不是很多,但因为对手是全国顶级的豪门,他承受的压力,一点都不小。
泽村荣纯多少还是有些紧张和疲惫的。
但是现如今,紧张变成了动力,疲惫早已经不知道到了哪个爪爪国。
泽村荣纯干劲满满的,将自己手里的棒球,给投了出来。
“嗖!”
白色的小球,呼啸而出。
西邦高中棒球队的第二棒打者,原本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看到这一球的时候,心态差点没给崩掉。
好快!
不,应该说是更快了。
已经投了不少球的泽村荣纯,非但没有因为投球数的增加,而减缓球速。
反而比以前更加凌厉,球速也快了不少。
“这家伙究竟吃什么长大的?这也太邪门了!”
西邦高中棒球队的第二棒打者,贯彻了自家监督的嘱咐,对着飞来的棒球,果断出手。
“乒!”
他的挥棒,迟了一步。
“可恶,不是错觉,球速真的变快了。”
被打出去的棒球,高高的飞了起来。
“交给我!”
鬼厨 吾为妖孽
小凑亮介早早的等在棒球的落点。
举起手套,不费吹灰之力的将这一球,给接到了自己的手套里。
“啪!”
“出局!!”
有了第一个出局数,就相当于开了一个好头。
哪怕之后丢了一支安打,泽村荣纯的表现,也依旧很冷静。
最后用变速球,成功骗对方的第五棒挥棒。
“乒!”
被打出去的棒球,直接落地反弹。
“嘻哈!”
一个矫健的身影,就像捕食的猎豹一样冲了过去,将这一球收进自己的手套里,然后马不停蹄传一垒。
“啪!”
“出局!”
三出局,攻守交换。
西邦高中棒球队针对泽村荣纯的策略,严格说起来,并不能算是完全的失败。
他们拿下了一支安打,并且还有一次差点拿下安打。
可是距离拿下分数,好像总差了那么一点。
看台上,来自棒球王国杂志的资深记者富士夫,针对这一幕,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泽村荣纯选手,终于开始展现出他七彩变化球投手的真正实力了。”
“什么?”
大和田秋子感觉很疑惑。
她怎么一点都没有看出来,青道高中棒球队这个一年级的投手,究竟有什么了不起的?
“七彩变化球,本来也不需要解决所有的打者。它最重要的特点,在于千变万化,让对方没有办法找到规律。当你认为自己找到了克制它的办法,那也只是巧合而已。等到棒球有了新的变化,他自然而然的也就能够拿下新的出局数。就像现在的泽村荣纯选手。我似乎有点理解,为什么片冈监督和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教练们,要把泽村荣纯选手留在一军的队伍里,重点培养了。”
“单就天赋而言,他搞不好真的要超过降谷晓选手。再加上他的表现和心态……”
“青道高中棒球队,或许真的找到了一个了不起的王牌候选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