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szec火熱都市异能 煉氣五千年 txt-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上樑不正下樑歪相伴-rfvgs

煉氣五千年
小說推薦煉氣五千年
如此算计,让丁牧意外,这可不像云苍的手笔,应该是得到了李晋的授意。
眼看绝刀飞射而来,想要施展瞬移神通避开绝刀已经不现实,丁牧只能竖起自在剑抵挡。
只听叮的一声,自在剑震颤不已,而绝刀却直接被切成了两段,云苍则是趁机向前,避开了丁牧的攻击,但是在看到绝刀被斩成两段的时候,他的脸上也充满了震惊。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绝刀能被砍成两段!
要知道绝刀是灵气的凝聚,是一种神通,而不是兵器,丁牧手中长剑到底要达到什么级别,才能将神通从中斩开?
李晋脸上也带着震惊,他的目光凝聚到自在剑上,带着明显的忌惮。
丁牧挡住绝刀,心中也是生出了几分后怕,幸亏自在剑足够强,要不然刚才他很可能就中招了。
洪荒:求求妳讓我證道吧
眼看云苍前扑,他再次施展瞬移神通,闪到云苍面前,自在剑再度刺出。
云苍虽然是仙帝第六层的大能,但最大的依仗还是绝刀,在战斗经验方面,远远比不上丁牧,如果没有李晋的授意,刚才丁牧就能取了他的性命。
如今丁牧骤然出现,他面色大变,急忙用长剑抵挡,但是他所用的长剑,如何能和自在剑相比?
伯爵的侵略指南
一声脆响,云苍手中长剑断成两截,胸口出现一个二十多公分的伤口,血肉翻飞,嘴里更是吐出一口鲜血。
面对丁牧,云苍还远远不够。
如果没有妖兽的牵制,没有李晋的授意,他怕是连一招都坚持不下来。
“师父!!”
一个身影突然冲进来,护住云苍,“丁牧,不要杀我师父!”
奕舞来了。
丁牧发出一声冷哼,瞬移神通再次发动,来到蛮荒巨鳄身后,自在剑狠狠劈下,蛮荒巨鳄的脑袋被直接砍下来,随后无数剑意飞射而至,将蛮荒巨鳄的尸体打成碎片,又被丁牧发出的火焰烧成灰烬。
就算是发狂的二十阶妖兽,在现在的丁牧面前,依旧不值一提。
之后是火蟒,再之后是剑羽雕,当四只二十阶妖兽都被丁牧杀死,烧成灰烬之后,丁牧才落到云苍面前。
“奕舞,让开!”
奕舞摇头,“师父于我有大恩,如果你一定要杀死师父,就先杀死我吧!”
丁牧面色转冷,“那你们就一起死吧!”
随着自在剑落下,上万道剑意顷刻之间将奕舞和云苍淹没,没有丝毫留情。
但是当剑意攻击过后,云苍完好无损,就连胸口的伤势都已经完全恢复,奕舞却已经倒地,气息微弱。
丁牧脸上冷意更重,他通过剑意的反馈,已经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在剑意落下的瞬间,奕舞义无反顾地挡在了云苍面前,而云苍却没有任何动作,任凭剑意落到奕舞身上,要不是丁牧在关键时刻收回了力道,奕舞怕是连尸体都剩不下!
云苍竟然真的把冲出来保护他的奕舞,当成了挡箭牌!
“云苍,你枉为人师!”
大怪兽哥斯 冬想
云苍冷笑,“我培养她这么多年,也是时候回报我一下了。你如果看不过去,就出手救她啊。”
丁牧懒得再和云苍废话,自在剑再度刺出,云苍也不躲闪,发出一道灵气,将垂死的奕舞拉起来,想要挡住丁牧的攻击。
丁牧急忙变招,但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黑芒飞射而来,如果丁牧继续变招,就会被绝刀击中,如果不变招,奕舞必死无疑!
奕舞的命运如何,只在丁牧的一念之间。
丁牧从来不是心慈手软之人,如果为了保住奕舞的性命就做出躲避的动作,被绝刀击中,不说他能不能摆脱绝刀带来的影响,单单她对奕舞的重视,就会成为李晋算计他的一个重要因素。
所以丁牧没有任何犹豫,如果能保住奕舞的性命,那最好不过,如果保不住,也只能怪她找了一个人渣当师父。
长剑没有丝毫停留,直接贯穿了奕舞的身体,奕舞甚至都没有任何动静,她早就已经是垂死之际,如今被这一剑刺中,又怎么可能还有别的反应?
与此同时,绝刀擦着丁牧的身体飞过,云苍急忙后退,距离自在剑的剑尖,只有不到十公分的距离!
“丁牧,果然够狠毒!竟然连相处多日的朋友都能下得了杀手!”
云苍语气中带着冰冷和不屑。
丁牧冷哼一声,“如果奕舞不是为了救你,又如何会落到如此地步,更让我想不到的是,你竟然会用奕舞做挡箭牌。不过没关系,你很快就要为你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了。”
“笑话!你以为你能杀……呃!”
云苍的话还没说完,一柄暗红的长剑就刺穿了他的胸膛,冰冷的杀意在他身体内扩散,顷刻之间飞射而出。
在丁牧一剑刺穿奕舞的时候,左手就释放了杀意分身,在云苍反应过来之前,杀意分身一举建功!
李晋眉头紧锁,他知道云苍不是丁牧的对手,却没有想到云苍败得这么彻底,这么干脆。
都市絕品兵王 小蔥拌豆腐
李晋身边还有十余名仙帝大能,这些才是李晋真正的心腹,战长老也在其中。
这些仙帝大能眼看云苍被偷袭,情况不乐观,急忙出手,结果却迎来了丁牧发出的上万道剑意,哪怕他们是仙帝大能,也不得不暂避锋芒,结果就是云苍得不到支援,在杀意分身的攻击下,轰然倒地。
丁牧则是快速来到云苍身边,右手放到云苍的脑袋上,还没来及发动搜魂术,云苍的脑袋就砰的一声爆开,红的白的溅得到处都是,就连元神都没有留下。
李晋收起左手法诀,脸上全都是冷漠。
诡案谜雾 憨憨杜
从云苍被丁牧击败的那一刻起,云苍的价值就彻底消失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给云苍一个痛快,顺便保住自己一些秘密。
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云苍对奕舞如此薄情,全因为李晋对云苍同样薄情寡义。
如果云苍知道自己拜李晋为师,会是这种结果,他心里会不会也有许多不甘?
只可惜,一切都晚了,当他用奕舞做挡箭牌的时候,就注定了他必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