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留裡克的崛起 線上看-第581章 你居然攛掇我們與瓦良格人作戰分享

留裡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裡克的崛起留里克的崛起
那些俘虏被推推搡搡押运上岸,他们警惕地坐着不知道自己的命运。
倒是有一点他们已经非常清楚,所谓的入侵者就在这里,而且他们居然正是瓦良格人。
试图和他们战斗真是最愚蠢的决定,现在看看局势,自身连逃跑的可能性都没有呢。
留里克正忙着吃饭,耶夫洛带着复杂的心情带着亲信进抵他所在的房子。
“大人,我回来了。”隔着皮帘,耶夫洛问道。
“为何不进来?我何时让你拘谨了?”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是,我这就进来。”
耶夫洛的确心情复杂,他们走进房屋觐见自己的主人,这脸庞着实令留里克怀疑。
“你怎么了?总不能告诉我你败了?”
“并没有。兄弟们轻易解决了他们,不过……”
“到底怎么了?”
“因为那些敌人……”
“你在犹豫。”留里克站起身。
耶夫洛静静坐下又勾下头,这举动的确非常反常。“他们是苏欧米人,是我的同族。”
“真是芬人?卡洛塔,你还真说对了。”
卡洛塔坐在一边咯咯笑,留里克示意耶夫洛站起身,罢了换好自己的皮衣:“走吧,看看你的苏欧米人是什么情况。”
但耶夫洛没有起身,“大人,我有一事相求。”
“请说。”
“请饶了他们。如果他们愿意投降,就饶了他们。似乎这只是一支先头部队,他们后续还有很多人。”
留里克暂停脚步,他实在想不到杀伐果断的耶夫洛现在居然……
“你是说,我军击败了他们的主力,不必对其斩尽杀绝?那么,如果身份呼唤,他们是否也会仁慈呢?”
“这……也许不会。”
突然间,留里克也犹豫了一下。这些年的征战,他的心肠已经逐渐变成钢铁,手段变得狠毒,以好让罗斯人生存下去。但回到最初,他如何想做一个人屠?
留里克想了想,又道:“是否仁慈,全看他们是否恭顺。你为袭击者说清,是因为你是苏欧米人。也好,暂时你来管控他们,如果出了什么乱子,你要负责。”
耶夫洛舒坦了一下,便跟着留里克去接见那些俘虏。
又有一群送人头的笨蛋!罗斯战士刷着剑与斧,对惊恐的俘虏耀武扬威,看到俘虏恐惧颤抖他们就哈哈大笑。
“都闪开吧!”留里克气势汹汹而来,驱散了围观人群。
他见到了做了一地的俘虏,且看这些人几乎都是发黑的头发,皆有着颇为浓厚的亚洲长相,却也有了一些欧洲色彩。但他们全是是小个头,与这种人近战厮杀,罗斯人自然占尽便宜。
留里克遂以苏欧米人听得懂的语言当场进行审讯,还是最常用的话术,所谓只要说出实情就饶命。
为了活命,俘虏毫不犹豫地说明后续大部队的事实。
只此一个消息就足以让留里克头皮发紧。
仙武主宰 余打
就算敌人是一群土鸡瓦狗,那也是达到三千人的大军呀,就算是三千头野猪,一天消灭也颇为艰难。
这些苏欧米人配合的态度实在喜人,关键之刻耶夫洛奉命亮出自己的真实身份。
再看看这群苏欧米人的表现吧!
他们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一个接一个地趴在地上,嬉皮笑脸的说自己有用,原因尊奉这位耶夫洛兄弟做大哥,接受其指挥,愿意给瓦良格人做仆从。
如此就能收获一大群仆从军?如果全部的苏欧米人都是如此恭顺又懂得变通,那就犯不着再起干戈。
无限之降临彼岸 颓废DE温柔
本身,留里克知道苏欧米人的存在,向其用兵完成征服,至少不该是今年要做的。
但机会稍纵即逝,苏欧米大军不请自来,罗斯大军就在这里,若是放弃历史机遇那就太蠢了。
敌人还有多久抵达?也许只有一天或是两天。
留里克紧急着急全部的百夫长、旗队长,于占领的塔瓦斯提亚人的议会召开军事会议。
在一度的人员聚集,罗斯人可真是互相说说笑笑,他们都知道有一批苏欧米人来袭,然交头接耳的无非都是和自己新女人娱乐的事。
他们放肆地大笑,互相恭维对方是真男人,再就是说自己的新女人是温顺的羊羔,或有性子刚烈的,只要掐着脖颈就就范了……
“都别笑了。”留里克严肃这脸大喝一声出现。
场面安静下来,阿里克随口一句:“兄弟,听说又来一群送死的?我的双剑已经太久没饮血了。”
“但是你下面的第三把剑可是已经饮血了。”留里克绷着脸随口说一句,又引得大家哄堂大笑。
阿里克丝毫不难堪,反而挺起胸膛,兄弟们的大笑就是对他的赞誉。
因为阿里克从俘虏中挑了一对长相不错的姐妹,然后就……
阿里克是这样想的,自己的家庭需要一些仆人。所谓仆人嘛,也可以给自己生一些孩子,以至于成为家族的旁支。
留里克再示意大家安静,又言:“看起来你们都知道了事情!那些被俘的人声称自己只是先头部队,后方还有三千人。敌人划船而来,显然是要和我们展开水战。”
提及“水战”这一词组,大家又变得跃跃欲试。
留里克再摆开双手:“他们居然敢与咱们展开水战,这是自寻死路。兄弟们,我们当做好一番准备尽量一战歼灭他们。奥丁祝福我们,诸神赏赐我们一个机会,今年我们将征服整个东方之地!”
整个东方之地?人们听得热血沸腾。
事实的确如此,所谓的东方之地大概指的就是现今芬兰,奈何这片广大的区域已经在几年的时间内不停为罗斯人蚕食。期初,罗斯人乃至整个住在斯韦阿兰平原的各路瑞典人只是明白“东方之地”之概念,具体的地理情况是缺乏了解的。
留里克已经拿出了真实世界的地理轮廓,罗斯人先于所有人知道何为东方之地。
科文人和拉普人(养鹿人)已经成了可靠的仆从,塔瓦斯提亚一战衰落,很快他们也将向罗斯纳贡臣服。
至于卡累利阿人,他们已经不算是住在“东方之地”的人,而是遥远东北欧的住客。
只要征服了苏欧米,罗斯人就可以说征服了整个东方之地,征服了整个芬兰。
那么,未来必将发生的湖泊大战,就决定了一切历史的走向。
站在历史大趋势的紧要关头,留里克越想越是和惊心动魄。再看自己的兄弟们,大家热情洋溢。
留里克立即布置战术,介于湖泊上的风势不如大海,罗斯人的划桨长船正好拥有强大的机动性。
墨丘利号拥有着人力螺旋桨,此乃辅助动力,真正依靠的还是风。她仍是舰队的旗舰,也许不能在湖泊水战展现太高的战力。
那些俘虏所言,苏欧米人的战术就是独木舟逼近后船上弓手放箭,依靠着人数优势取得胜利。
他们似乎觉得战争就是一场人数很多的围猎,然而……
罗斯军的优势就在于龙头战船具备机动、防御的双重优势。何况罗斯军还有这重型武器,无论是公牛投石机,亦或是扭力弹弓,它们都能立即搬运到长船上,成为特殊的舰载武器。
既然是水战,苏欧米人觉得射箭可以解决大部分战斗,留里克索性也要求自己的部下们多多装备弓矢。
短木弓至少是狩猎的好东西,要把木头、藤条、动物筋腱加工成一支短木弓可是要费一番功夫,通过与塔瓦斯提亚人主力的激战缴获,罗斯人的弓矢装备量已经大幅提高了。
不客气的说,现在每一名战士都拥有自己的远程武器。哪怕许多人只懂得拉弓凭运气射箭,一旦大规模的运用制造“弹幕”,总会有箭矢击杀敌人。遂有二十跳龙头战船成为战斗主力,每一条上安装一座扭力弹弓或是投石机,其余的划桨手清一色再装备一套弓矢。
龙头战船坐满四十人,八百名战士构成一支可以横冲直撞的机动舰队。
这还不算完,其余的长船紧跟着墨丘利号这条风帆驱逐舰,虽然这支部队不再是机动舰队,舰队仍会坐上一千人,成为一个行动可能缓慢然坚不可摧的存在。
战术已经布置完毕,罗斯军决意以逸待劳,就把持着塔瓦斯塔卢等候敌人主力出现。
而苏欧米人的主力大军,仅在次日的中午赫然出现在湖面上。
苏欧米酋长乌科,他凭着双眼就能看到远处湖面飘荡的大量船只,本能告诉他这些敌人有很大蹊跷。
奈何一众求胜心切的村庄首领已经非常鲁莽地带领自己的手下不顾一切冲上去。
“喂!你们这些人要做英雄吗?敌人有蹊跷!”
“你们快回来,我们一同前进!”
乌科这方大喊,却换来几个村庄手里的嘲讽:“兄弟,你还磨蹭着干什么?快跟我们冲吧,晚了战利品都是我们的。”
乌科咬紧牙关,他其实想冲,却愈发觉得这事儿太奇怪。他索性一咬牙一跺脚,就算有人骂自己的懦夫,那就骂吧。
大部分的苏欧米独木舟都在等候首领的意思,如果乌科的旗舰独木舟不冲,兄弟们也还是不要冲为妙。
又是二十条独木舟前去挑战,兴致勃勃的村庄首领们看到后面的兄弟怎么都当了懦夫,骂骂咧咧的人现在也镇定下来。
“怎么回事?说好的一起冲击,怎么就咱们兄弟成了出头鸟。”
便有人谨慎地问:“老大,我们现在岂不是成了侦察者了?”
“继续划桨,看看远处的人究竟是什么情况。你们都做好戒备,距离一到就射箭。”
话是如此,这一群苏欧米人的独木舟在平静的湖面狂奔,却对对手的情况一概不知。他们唯一能判断的是,随着距离的逼近,那些模糊敌船的轮廓已经足够情绪。
眼前的景象立刻震惊所有人。
他们鲁莽并非他们就是傻子,因为那些船只分明就是……
“是瓦良格人!”那鲁莽的村庄首领当即被惊得浑身颤抖,所有的勇气也被吓得荡然无存。
“傻孩子们,调转船头!我们快跑啊!”
命令一下,全部的独木舟调转船头。
然而罗斯军的二十条机动战船,追击之际多达三十名划桨手操持着罗斯人的凹形大桨,已经让长船达到了十节的冲锋急速,因为他们体格强健,可是能保持这急速狂袭超过半个小时呢!
苏欧米的鲁莽着已经插翅难逃。
固然耶夫洛希望自己的同族能聪明地缴械,战斗仍是不可避免的爆发,罗斯大军已经倾巢出动,岸上只剩下一批受过轻伤的人控制营地,对于这场决战罗斯军也是充满了敬意。
先是石头飞过来,在独木舟附近砸出水花。继而是扭力弹弓的陶土烧成的锥形弹带着低沉呼啸声飞跃。
狂奔的龙头战船逆着南风狂奔,随着距离的逼近,重武器的射击愈发精准不说,船上的十字弓手也开始发力。
疯狂划桨试图逃亡的苏欧米人,他们觉得混入大部队就安全,也因此他们休得反击。
他们成为一个又一个的活靶子,开始有人中箭落水,也有独木舟被突然飞来的高级的铸铁弹丸打得木屑横飞。
战斗到现在已经没有任何悬念,占尽水战优势的罗斯长船追上了苏欧米的独木舟,不留情面的杀戮随即展开。
罗斯人毫无伤亡,就以扭力弹弓给敌船轻易凿洞,再以十字弓精准射杀船上之人,对于落水者亦是长柄战戟戳杀劈砍。
杀戮简直就在苏欧米人主力面前发生,乌科根本无法欣慰自己没有带着主力狂冲,而是见得那些如同饥饿狼群捕食般狂暴的龙头战船肆虐,当即乱了阵脚。
投诚的努欧力就在乌科的独木舟上,这个报信人当即成了发泄的对象。
乌科给了这小子一拳,当即揍得他嘴角出血。
“你骗了我!这些渡海的袭击者,是瓦良格人!你居然撺掇我们和瓦良格人作战!”
努欧力也很奇怪:“他们是罗斯人!”
“不!蠢货,他们是瓦良格人。我真是疯了,要和他们作战,苏欧米要为此灭亡!”
可话也说回来,瓦良格人明明都是在南方的海域游弋,过去时光他们多次袭击苏欧米近海村庄掳掠财富和人口。乌科又不是弱智,他看得出那些“海狼”就是瓦良格人惯有的装饰海蛇首的长船。
看着自己的同族被歼灭,乌科想到了逃跑,不过自己弱是逃跑也不合适。苏欧米人倾巢出动,再看不可思域出现在湖泊群里的瓦良格大军,大家心情十分复杂。
事态比乍一看上去的更加严重,乌科看到那些肆虐的瓦良格战船明明看到苏欧米大军扑在湖面上的一大群独木舟没有进一步攻击的趋势,这绝非胆怯,恐怕是在等候其后方的大部队?!
乌科眯起眼睛定睛一看,他数了数眼前有二十条龙头战船,在其不远处,还有一艘非常巨大的船只带着更多的战船不断逼近呢!
“都不要慌!”他大吼一声。
吼声让紧张的人们安定下来,苏欧米军躁动的军心有所稳定,独木舟们本能地靠拢,索性没有人做逃兵。
难道双方必须打仗,自己必须和瓦良格人拼一个你死我活?如果瓦良格人想要杀戮,苏欧米人早在多年前就会面临灭顶之灾。
也许可以通过一些特殊的手段,让这场战争避免?
不过随着那艘大船更加逼近,那三角形船帆上的巨大的交叉蓝色条纹,已经让军阵中不少苏欧米人清楚的意识到自己究竟是与那一拨瓦良格人遭遇。
“居然……是他们!”乌科惊得浑身颤抖,说话也哆哆嗦嗦。
努欧力擦干净了嘴角,便问:“难道你们认识他们?”
“如何不认识?他们的大型船队每年都要在海湾里游荡,总是和我们的海洋捕鱼人遭遇,可是他们从未袭击过我们苏欧米人。怎么……”突然间,乌科萌生一个大胆而又危险的想法,但这个想法确实很符合苏欧米人比较注重贸易的特点。
既然彼此至少打过很多次照面,之前也没有爆发冲突。
如果可以通过协商手段处理战争危机,何尝不是最稳妥的事?
必须有人要做使者!乌科当仁不让要做这个使者,但也得拉着努欧力一起去。
事到如今就算是出卖旧朋友也是不得不做的事,再说苏欧米人大多数也不把塔瓦斯提亚人当盟友。那么,这位努欧力就是一个换来停战的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