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蘇廚-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 請客讀書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苏厨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请客
苏油美滋滋地收起来:“定州西北有几个小矿区,那里我肯定要搞五小工业的,需要重点保护,以后军中的军器维修,弹药复装,小批量炸药制造等事情,那里就是前哨保障基地。”
“雄州最多的就是砖瓦土和砂石,到时候我给水泥,烧砖还是采石你们随便。”
“别小看防守,能保住屯田的收成那也了不得,百十个碉堡的钱都省出来了!”
孙能将本子上的图稿撕下来,兴奋地说道:“那我们现在就去见大帅!”
“不用了!”帐外响起一声不满的声音:“我们已经来了!”
帐门掀开,孙能与曹南顿时一个立正:“参见大帅!参见副帅!”
门口两位肩扛金领花的军人,渊渟岳峙地站在那里,正是种诂和巢谷。
苏油拱手笑嘻嘻地道:“种帅,元修,你们怎么来了?”
种诂一脸没好气的样子:“明润你能给大家省点心不?这里是边境前线,你的护卫呢?”
苏油说道:“他们是骑军,还在造筏度黄河呢。”
种诂怒了:“黄河?!过河后还要绕过文安洼,也就是说,还在一百六十里外?!”
苏油说道:“我船上还带了一个排……”
“一个排顶屁用!万一辽人将你劫了去怎么办?给他们造连机铳?造霹雳炮?”
自 歡
“太皇太后与陛下的电报都打到我那里去了!你是当朝一品,朝廷丢不起那人!”
这话说得,真实历史上几十年后皇帝都不是没丢过,还俩!
巢谷在一边笑得吭哧吭哧的,这尼玛经略使敢训四路节度使,要翻天了这是。
种诂听见巢谷的笑声,才察觉到了不妥,强自耐心道:“等过几日骑军到了,我来安排他们送明润你回去。”
“别呀,我还要去定州看看去,听说那里有金、铜、铁、铅、煤,还有一处石棉!”
种诂硬的不行只好来软的说道:“算我求你了行不?去年你派的勘探队,我老种有没有孙子一样的陪着?今年你派的建厂队伍,我老种有没有翁翁一样地拱着?都是宝贝,谁敢委屈着他们?!”
其实勘探小组在定州西面的宋辽边境,还有一种最近才发现的重要金属——钼。
这是一种熔点高达两千六百五十度的金属,需要将氧化物通过氢气还原才能得到。
在张天师发明电熔炉之前,这种东西只以矿物的形式存在,天师早就知道有这玩意儿,可就是制备不出来。
不过现在可以了。
钼与铬、镍、锰和硅等可制造不同类型的工具钢、高速钢和合金钢等。
工具钢有了它,效率可以达到钨钢的两倍,性能优良,成本低廉且重量较轻。
高速钢有了它,就具备了碳化物不均匀性,不但耐磨、韧性好,高温塑性还特别强,非常适合用作制造成型类刀具。
合金钢有了它,可用于制造机床结构部件,强度大增,最大的用途就是铁轨和桥梁。
铸铁有了它,火车的闸轮和刹车片强度和耐磨性会变得非常好。
我的混混男友 七色花妖
又因为耐高温,耐压,强度高,还可以作为还原性高温炉的结构材料,最新的合成氨反应炉,就是用它作为加热板。
还有就是高温熔融电炉的电极,能够直接作为玻璃行业的加热设备、炉具、容器、导流槽、气管。
定州的钼矿是和铅矿相伴生,现在还是秘密,种诂都只知道那里在炼铅和锌,不知道其实更重要的东西是钼粉。
总之这是能让钢材部分性能提升一两倍的好东西,蔡京也是有大气运加身的,定州发现这玩意儿之前,产地只有一处——淮南。
“你去看了有啥用?你去看了金铁自己就能从地里长出来了?”种诂继续苦苦哀求:“这些就交给娃子们去办就得了,多少大事等着你坐镇拿主意,一个小小的定州……”
“最近还真没啥事儿……”
“没啥事儿你去钓鱼都好,少来祸祸我!”
“诶对哦,我们干嘛在这里聊?”
“……”
没过多久,几人就在文安洼一片芦苇丛边上下钩了。
现在的文安洼不像后世白洋淀被分作了一百多个湖湾岔,如今又是水满时节,正是浩浩汤汤一个巨大的大湖,湖面上波光粼粼金鳞跳跃,大量的水鸟在这里栖息。
小火轮的船尾有一个平台,上面有特意设计的支架,还有水舱,用来养渔获。
苏油邀请种诂和巢谷入座,一人发了一根竿子:“里头有一条五斤的鳜鱼,特意给两位从黄河带过来的,咱们今天中午把它干烧了。”
巢谷笑道:“还别说,挺想这口的。”
种诂将苏油分给他的饵料上到钩上,笨手笨脚地抛入水中:“这里被黄河冲洗过两次之后,堪称是一片宝地啊,可惜宋辽长期对峙,不得开发,不然就凭这千里大洼,所活也不可胜记。”
苏油也调好了浮漂:“要搞的话,还得在出水口修建大闸,控制水量,保证灌溉,仿造太湖模式,在边缘开辟溇港,种植水稻。”
“其实这里还有个好处,这里都不用大动干戈,拒马河泥沙多,只要每年疏浚,就会带来泥沙,渐渐将这个大泊冲积成为良田。”
种诂摇头:“能将大湖化作千里沃野,那得是理工之能了。”
苏油笑道:“不过我的建议是暂时不要,湖泊能够起到减峰消谷的作用,对下游安全是具有巨大好处的,工程造起来后,改造湖周,已经能安置上百十万人,这就够了。”
巢谷笑道:“百十万人还是小数目?明润果然是做了宰执之人。”
苏油说道:“近几年东面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动作,正好咱们厚培民生,扩田,扩隐户,招纳流民,将人口厚度培养起来。”
“河北已经安定了十几年了,一代人已经起来了,吏治肃清以后,巡检司要开始搞人户调查田亩登记。”
“河北是传统保守地区,民风又彪悍,万一有事儿,两位可要给我兜底。”
种诂笑道:“明润想多了,陕西那鸟样都给明润生掰了过来,我看河北地界的情况要好得多。”
都市神豪
“道理其实很简单,只要你给大伙儿发地,发钱,谁要是敢拦,谁就是上赶着找死!”
“所以定州我还是得去,不大兴工业,怎么发地发钱?”
“……”
“来了来啦……中!哈哈哈一条大鲂鱼!两位我这窝子可是发了啊……”
“……”
跟着司徒走,钓鱼不空手。
如今的鱼实在是过于好钓,薯类膨胀饵料兑虾粉和几滴曲酒,对鲤科来说是难以抵挡的诱惑。
很快水舱里面就有了好些大大小小的鲂鱼、鲫鱼、鲤鱼。
收杆的时候种诂还恋恋不舍:“偶尔这么玩一次,真还挺有意思的……”
提着一抄网鱼上到二楼,苏油下厨忙活,巢谷和种诂开始泡上茶,研究苏油提议的碉堡,一点帮手的意思都没有。
曹南和孙能也撑着小船回来了,船头上是虾笼,还有几只被猎杀的野鸭跟大雁。
司徒亲手料理的美食,那可是怎么都不容错过的。
这样这一顿就丰富了,土豆烧大雁,爆炒野鸭,油爆湖虾,清蒸鲂鱼,干烧鳜鱼,糖醋鲤鱼,豆豉鲫鱼。
虾笼里的小黄瓜鱼巢谷都不放过,要苏油给他做成熏鱼,说是留着慢慢吃。
军中艰苦,这次苏油给种诂他们拉来的,有一船全是调料。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到了雄州霸州,守着这方圆千里的文安洼,就得学会吃鱼才行。
还开了一瓶永春露,算是慰劳几位的辛苦。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苏油才说道:“真不是我不回去,这俩月要搞二摸,大名府上下官吏现在都恨不得把我给撕了,这是出来躲躲。”
说到这个种诂就笑:“明润你就缺德吧!雄州城里那些文职,可真是恨死你了。”